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傻笑的金沙江

2015-07-28 09: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为了一家四口的物质生活在吃饱穿暖的基础上再有点进步,某年暑假,我曾经从寄宿的四川省会理县矮郎乡,包了邻居李师傅的货车,经会理、通安,过皎平渡进入云南,再经杉老、撒营盘、皎西、茂山、禄劝,贩卖中药材到昆明。去的时候,一路夜色蒙蒙,细雨绵绵,好不容易不再耻于经商,第一次做买卖的我,不断盘算着此行该有的收获,反复揣测着或将遭遇的麻烦,时睡时醒,稀里糊涂就到了。回来的时候,因为赚了点小钱,喝了点小酒,加上被生意伙伴认定为耿直,达成了继续合作的协议,心情不错,路过皎平渡时天气又很好,天色也还不晚,就叫李师傅把车停靠在路边等我——我想顺便看看曾让那位跟我一样毕业于师范却没有循规蹈矩去当教书匠的湖南人毛泽东写下过“金沙水拍云崖暖”这样大气逼人的诗句的金沙江,找找灵感,也写一点适合自己的、力所能及的东西。

  李师傅是个实在人,对大自然的美似乎不是太敏感,正好又有些疲倦,就在车上躺下休息了。眼高手低地爱诗写诗已经二十来年的我,于是就平生第一次亲自而且独自,看见了金沙江。盘着腿坐在了据说毛先生当年曾经住过的岩洞中。生平第一次那么深切地体会到了自己的渺小、可怜、微不足道——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见过那么多的水,汇聚在一起,那么浑浊那么野蛮那么嚣张那么怵目惊心地滚滚而来滚滚而去——小时候,在阿普波沃山上放猪放羊,我见过的水,都是山泉水,清亮、甘甜、温柔、亲切,甚至有几分谦卑的山泉水;长大后,当教书匠混日子,除了享用起来非常方便的自来水,最常见到的就是一条不仅名字显得低调,形态和品质一般情况下也都比较温馨宜人的矮郎河;偶尔出门,匆匆忙忙坐在汽车火车上,依稀仿佛间倒也见过一些名声响亮的湖泊江河,因为心不在焉,只能是不看白不看,看了也白看。

  习惯性地燃起一支叶子烟,深吸了一口,又深吸了一口,恐惧和无助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我不禁想起了满腔热血却报国无门最终水葬了自己的大诗人——屈原。我感佩其才情,却不能理解:既然楚王那厮不知好歹,自己呢也没有“彼可取而代之”之类想法,那么远远地离开,不跟他玩就行了,何必一定要那么痛那么苦地《天问》?亡于秦手的不过是一个楚朝廷,河流山川土地天空日月星辰仍在,何必舍命追随?又想起一位已故著名彝族作家的长篇小说《欢笑的金沙江》——讲的是古老的彝民族“一步跨千年”,由“奴隶社会”经过“民主改革”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受苦受难的奴隶翻身做了主人的故事。我对故事的背景,当年那场翻天覆地的旨在“人人平等”的社会变革本身充满敬意,却深深地遗憾小说没有能够心平气和地讲明,每个人都应该做主人,但不是做别人的主人,而是做自己的主人。

  一支烟抽了大约十几分钟。我站起来挥了挥手,觉得意犹未尽,又蹲下来,捡起一小块石头,把它使劲扔进了江心。意思是——“我见过你了!我不敢、也不想跟你玩!我要回家了!”意念中的自己成了一只生于山野,长于山野,还将魂归山野的黑山羊,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的黑山羊:弯弯的头角下,一双明亮非常的黑眼睛,非常适合用来深情召唤了解它心思、懂得它情意、信任它品质、愿意与它一起体会包括繁育后代在内的种种生命本身的快乐的黑母羊;当然也非常适合用来表达对牧羊犬之类常怀非分之想的虚妄轻狂者的蔑视和警告——小心我一头撞死你!

  一首小诗《我背着我的死》,就此诞生:我背着我的死\晒着我的太阳——\我不喝酒,也比别人酒醉了还要冲动\我笑:啊,在我和苍老的大黑山之间\全是辣子,都不辣\我说不辣,就不辣\我哭:啊,在我和傻笑的金沙江之间\全是盐巴,都不咸\我说不咸,就不咸\\我背着我的死\晒着我的太阳——\我一喝酒,就清醒\就能原谅了全世界\我唯独不能原谅的是我自己,除非他\割去舌头的一半\除非他,砍掉\右手的食指\\我背着我的死\晒着我的太阳——\敬爱的宽敞明亮的云贵高原啊\请允许我,允许我\动用\您那伟大的子宫\——虽然我用全部爱情深埋在心上的宝贝\其实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