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多少年不见的一些人

2016-06-27 09: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多少年不见的一些人,人到中年以后,又将见面。这当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的心情因此比较激动。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激动过。激动之余却也略有伤感——偏居一隅这么多年的自己,其实就像个死守着一堆无人认领的宝贝疙瘩的保管员。我一下子赏给了自己两支叶子烟。两支叶子烟抽完,情绪才渐渐稳定了下来,然后才慢慢打开心灵深处那个秘密仓库,翻检出一直深藏的、他们的、黄金般耀眼的青春片段,开始与他们的名字:吉狄马加、倮伍拉且、倮伍沐嘎,一一对应着。其中的吉狄马加早已名扬四海,现居遥远的青海,我与他差不多已有二十年不见;倮伍拉且也已屡获殊荣,现居州府西昌,虽然相距不过一百八十余公里,但是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而也住在州府西昌、见面机会也不多的倮伍沐嘎则无需奖赏,发表于1988年第6期《凉山文学》上的一组《原野》至今激荡我心,尤其那题记“这里不是别人的土地,对于我们却也很陌生”,坦白讲,一直是我信笔涂鸦的思想基础。遥想当年(二十三年前),激情飞扬的我们曾经共同去到凉山最北的甘洛县,参加一个文学笔会,在笔会的联欢会上合唱过一首《心中的太阳》,约当是“山上有棵小树,山下有棵大树,我不知道那个更高……”云云。

  任职于县级机关某局的兄长吉狄祖古先我一步得到消息,心情也比我还要激动,2012年3月10日下午,马加他们还在成都,就早早地开着车来叫我了。我们绕着满目工地的会理城跑了半圈,才把聚会的地点选定在了一个叫会宾园的农家乐,又分头通知了本地及临近的盐边县和会东县部分估计方便前来的吉狄嫫、吉狄惹。这些年来,随着马加取得的成就与日俱增,他们也都有所耳闻,都很高兴吉狄家能出这么个精彩男儿,都很珍惜这个一睹风采的机会。我说,那就按传统规矩,由本地的吉狄们各自视其家境随意凑些钱,杀头牛,略表地主之谊吧。祖古兄长也认为应该杀牛,但叫我不必操心费用问题;又说,马加一行此来,主要目的是考察本县的文化建设等等,县里已有热情周到的安排,他也要参加有关的汇报和接待工作。我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坚持按我们吉狄家的传统规矩办。祖古兄长只好同意了我的意见,转而吩咐我抓紧时间联系好牛,还要求我在3月11日,在马加他们忙于公务、暂时不能前来相聚的时间里在现场负责接待好、组织好家族弟兄、姐妹们,考虑好聚会该怎么进行。

  我愉快地接受了指令,但还是保留了自己的一点想法。我觉得,亲友之间的聚会,自然而然就好,刻意多了反而不妙。仗着辈分,回家路上几个电话,我就把买牛、杀牛、砍牛肉的人都安排好了。回到家,我翻出当年那期《凉山文学》,又把沐嘎的组诗《原野》复习了一遍。我准备在聚会时朗诵其中的《深山》。我觉得它的结尾“呵,不走了/我们就在这里停下/点燃篝火/等待天亮”,应该可以给我们的、也将点燃篝火的聚会增加些情趣。

  3月11日晚八点多,在半醉半醒(我们从中午起就开始陆续聚拢,一直在饮酒取乐)的吉狄们的热心期待中,马加他们终于到了。由于得到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以朋友身份的提醒,我提前几分钟站在了门口。我看见的是一支阵容豪华的队伍。其间不乏平常时间只在地方有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见识过的人物。这些先生似乎都比客人们醉得深些。其中一位与马加同车的,据说是书记,据说醉得最厉害,靠在车上,好像睡着了。马加也还在车里接听一个电话。醉得似乎也不轻的祖古兄长建议我把书记扶进去。兄长的建议我一般会接受,在我身上属于乡村小学教师的部分确实也很愿意那样做;属于诗人的部分却认为私人性质的聚会,书记一类角色的存在,不如不存在;属于“诺苏”的部分也不支持,说的是,人家既然已经醉了,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所以还是让他休息吧。过了一会儿,马加接完了电话。拉且也到了。沐嘎也到了。虽然时隔那么多年,源自灵魂的某种气息却依然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妙。

  美妙得作为主持人的我开始情难自制,滥竽充数于马加作词的《彝人之歌》、拉且作词的《美丽的杯子》等歌曲的合唱,然后又即兴演唱了一些所地土语歌,偏偏把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诗朗诵”给忘了;也忘了请他们,以及随同他们前来的尊贵客人,喝喝酒、唱唱歌、吃吃或看看牛肉坨坨之后,再尝尝特意准备的酸菜牛肉汤和荞粑粑。

  还忘了及时向马加转述当时一直面带微笑站在火光稍暗的角落里的两个婶婶关于他的谈话:一个说他长期生活和工作在远离故土大凉山的地方,方方面面应该都很不容易;一个说他许是由于经常爬在桌上写作的缘故,背,已有些驼了。

  她们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劳动妇女,不识文字,汉语也不太会讲,一个仅靠与丈夫一起零零碎碎地贩卖点土豆维持着一家人简单的生活;还有一个就是我儿子他妈几里嫫,她目前倒是终于有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不过也只是个收入很低的清洁工。她们却说誉满天下且已身为高级干部的马加“莎莫尼”。这所地土语的“莎莫尼”,翻译成汉语好像只有“可怜”一词词义大体相当,未尽之嫌在所难免。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