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乌冉姆去来

2016-07-20 09:1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侄子吉狄体哈言语不多,但是勤奋、踏实,而且颇有主见,我比较喜欢,经常把他的故事讲给正在求学的晚辈听。他们其实也都知道。这些年来,小小的吉狄米色姆地一个吉狄家族,不说专科生、本科生,硕士也有了四个,他是其中之一,而且是起了引领作用的第一个。我喜欢他还有个原因是,身为某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高级白领,曾在成都、北京、上海等地工作,后来更因能力不凡、业绩突出,被调到遥远的意大利,领着欧元薪水,满眼花花绿绿的现代文明,妈妈也是汉族,可他还是坚持要找个本民族媳妇。我觉得这一点尤其好。因为当今时代,随着生活水平、社会环境等因素极大改变,越来越多优质彝族传统文化要么被有意无意地遗忘,要么被市场化改造,改造得越来越花哨,花哨得要死;随之而来的就是,越来越多彝人失去文化自信,失去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越来越焦虑不安,越来越没有“彝子”、“彝女”应有的风度与担当。在听说他两次相亲失败后,我主动为他做起了媒。这个媒做得倒还轻松。因为我给他介绍的那个姑娘(还是个大学在校生)家,与我家、他家都有亲戚关系(他已故奶奶是姑娘的姑婆,我儿子他妈是姑娘的姑姑),大家彼此都比较了解、信任。然后,我就以长辈身份,带领三个小伙子,完成了一次“乌冉姆(按照诺苏彝族传统婚俗,这是第一步,意在名义上确立婚姻关系、商定礼金;正式婚礼前还有“斯尔”、“洗姆”两个环节)”仪式。

  “乌冉姆”去来,内心感受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诸如手机、摩托车等“现代文明”成果,确实给我们带来了诸多便利:比如,天各一方的我们之间的联系,全是靠手机完成的,这在过去,根本不可想象;再比如,去、来的路上,我们的交通工具都是摩托车,这比迈动双脚或骑马,肯定都要省力、快捷、方便了许多;还比如……

  忧的是,享受着这些“文明成果”的同时,我们的精神世界似乎也正发生着不少微妙的变化:比如,负责充当联系人的体哈的堂兄子嘎骑着摩托车来接我时,顺手还替他转给了我一千块钱,说是让“辛苦了”的我打打小麻将,虽然这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其时我反倒还准备了一点钱,想在路上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聊表心意,终于还是收下了它;再比如,坐在已经不见了“火塘”的女方家明晃晃的灯光下、沙发上,无论是作为男方代表的我,还是作为女方代表的舅子老表们,似乎都已经很难再传神地讲起作为长辈,在那样的场合理应讲讲的古事古理(彝谚有云“长辈不讲古,晚辈无话说”),在场的年轻人们似乎也都更愿意一遍又一遍地相互“干杯”,相互交流挣钱的门路和经验,而不再对长辈们的谈话感兴趣,照例的宰羊、杀猪、泼水,似乎也已不再那么激动人心;还有那虽经一再谦让、客套,可还是不得不确定下来的礼金数目——十八万八千块,虽然对于收入不菲的吉狄体哈倒是不成问题,但我却实实在在地感觉它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这个数目据说在如今的凉山早已不算什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