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满城尽带黄金甲》主要人物解析

2012-09-30 00:4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钟一菲 阅读

满目繁华、满目苍凉

    满目繁华、满目苍凉,近期热映的《满城尽带黄金甲》给人们带来了方方面面的视觉的冲击:繁华与萧条的接踵而现、人性与情感的无尽纠缠,无不是通过几个重要的人物展现出来的,下面对相关人物做一浅析。

    一、王后:一个默默挣扎反抗,在积聚中爆发的女人;她的睿智和弱点在影片中都鲜明地表现了出来,而这些也注定了她最终的命运。

    1、默默地反抗

    她一直处于苦苦挣扎之中,挣扎于无望的情感、挣扎于一步步逼近的死亡。她愤恨、她不公,或是因为王利用了她,自己不过是王成就大业的一个工具,或是王对她的冷落与无情,或是她本身的放荡与无度,或是前几种情况皆有之,于是,她找到了那个懦弱的、含糊不清的元祥。或是出于空虚的情感和无处发泄的欲望,或是出于对王的报复心理,总之她和元祥有了私情,并产生了感情。不论这份感情背负着多大的重压,这包括王知道后的恶果、也包括伦理道德的谴责,似乎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改变着现状,重要的是她要改变目前的现状,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现状就是她一直忍受着压抑的情感,现状是王对她无形的压迫和无尽的屈辱。之前她是王利用成就大业的工具,现在又成了王用来粉饰太平的花瓶。即使是一杯未饮尽的残药,她也不得不在王的淫威下,在众多子嗣面前毫无尊严地喝下去,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只是叫一个女人喝下的一杯残药。

    在纲常礼教的笼罩下,面对一个毫无感情的王,她只有忍,因为她是女人,这是她摆脱不了的命运。她生在那样一个乱世,注定了被人欺压的命运。然而,她是不甘的,所以她要反抗,以她特有的方式进行着最后的反抗。

    2、积聚中的爆发

    她的反抗是默默的,因为她现实的力量不够强大。从她无故地摔杯子、对人的无礼,可以看出她抑郁在心中的怒火。她的反抗是不断积累的,她一朵朵地绣着菊花,狠命地绣着菊花,那是她重新生活的希望;她不停地绣,那是她在积聚反抗的力量,也是对她饱受冷落与屈辱的一种发泄。因为她是梁国的公主,所以她不会等着生命殆尽或者被人整死,她要反抗,一切都在默默地积聚中进行着,即使她对元祥的感情不假,但也未必不是她用来报复王的另一种方式。

    如果人们对影片开始时她莫名的发怒与不正常的绣菊花感到有些奇怪的话,那么当看到她所忍受的一点一滴的王的压迫与侮辱时,当看到她最后发起的反抗时,前面的行为就显得自然而然了。前面的种种表象显然是为了给后来矛盾的激化创造必要的条件,尤其是发现王要至她于死地的时候,二者的矛盾已经发展到不可调和的程度。

    3、致命的弱点

    从一开始她就是处心积虑的,她找元杰的帮忙也是明智的,并且她成功地利用了这个出色的儿子的仁爱的弱点,成为她计划的强大帮手,当然也成了她计划的无辜的牺牲品。

    这里不得不提到她所犯的一个致命的错误、也是作为女人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的感性与冲动。她只是一个只想改变现状而没有更大野心的女人。她想改变当前的现状,这是基于王对她的欺骗与压迫的报复,也是基于一个人本能对于感情与欲望的渴求,而这些都离不开她的感性与冲动。也正是这一点决定了她最后的命运。她是进行了周密的准备,不动声色地忍受了很久,而她居然在关键时刻向元祥透漏了政变的事情,甚至包括时间。她不会不知道,元祥这个人本身是危险的,因为他的摇摆不定,因为他的懦弱和无原则,这些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危险的,这种人很可能为了某些因素而倒向另外一边;况且,元祥此前对她的回避是很明显的;更重要的是,元祥是王的儿子,他是太子。她不会不知道这一切的厉害关系,但是她仍旧顾念着情谊,将那件绣着菊花的衣服送给元祥,她以女人脆弱的情感作为赌注来押宝,这是对整个过程致命的一击,也是导致最后事情暴露的直接原因。

    4、悲剧的必然性

    她的悲剧是必然的,她于元祥的不正常的交往,让平日里面饱受冷落的元成变得冷漠、迷茫,直到走向极端,丧心病狂地杀死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最后惨死在王的手上,成了一堆肉泥。她对于王的反抗将另外一个儿子元杰牵扯进来,由于自己的感性与冲动导致了行动的失败,让那个儿子也悲壮地死去。她是不甘的、她是要反抗的,同时她更是一个感性的女人,所以对待一个无情的封建的王的挣扎和反抗,最终是软弱和渺小的,王依然是王。

    那么,换一个思路,如果她未曾与元祥发生关系,王也没有暗地里下毒要至她于死地,是不是一切的悲剧都不会发生呢?会不会如王所说,最后让元杰做了太子,其实,也不尽然,让我们看一看王的表现。

    二、王:在生活中表现出一副臃懒的、慢条斯理的、从容不迫的样子;但在厉害关系的问题上是毫不含糊的、咄咄逼人的,即使在细节上也不会给人任何喘息的余地,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下,没有人能够反抗。这也与他本质的做事风格相一致,表面上平和与伪善,恰好同背地里阴险狠毒的本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1、不动声色

    他对王后不动声色的逼迫,丝毫不用顾及他人的尊严和感受。事实上,在当时的封建社会,对于女人和儿子,讲究的都是单向的责任与义务,君的任何命令都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人都只有无条件地服从与执行;在强大的王权面前,其他人的任何不满与冒犯都是极其危险的,更何况象王后那样的乱伦与背叛。

    所以,王后与元祥的私情对王无疑是极大的侮辱,而且是绝对不可饶恕的罪过。然而,一方面是亲生的嫡长子,骨肉之情,另一方面是万民之上的王后,即使没有往日的情谊,至少对于臣民和自己的几个儿子,将如何交代,所以老谋深算的他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张扬出去。于是,他不动声色地粉饰着太平,然后用一些难堪的方式让王后忍受巨大的痛苦,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恨,也许这是他心里可以好过一些的理由;同时,作为至高无上、尊贵无比的他是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女人逍遥自在地活着的,这对他无疑是奇耻大辱,影片中王不止一次地念叨着忠孝仁义,那飘来飘去的几个字,也许正是对他心中愤恨的一种影射,所以他想了一个绝妙的方法,就是让王后慢慢地死去,神不知鬼不觉地死去。

    2、逐渐显露的阴险本质

    如果他毒死王后是有原因的,从某种意义上甚至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当元祥生母出现的时候,王真正的面目就越来越清晰地展示出来了。当他意外发现当年被他害得家破人亡的前妻还活着的时候,又同 20 多年前一样,故技重施,先虚情假意地为蒋太医一家安排好了一切,然后派出大批杀手欲将其一家人至于死地,这使人们一点一点地看清了王的真实面目。当然,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方面,元祥的生母是绝对不可以活着的,因为这涉及到他最早发迹时的一系列的恶行,另一方面作为搭救了元祥生母的蒋太医也是不能活着的,不论王是将前妻杀害也好、抛弃也好,他总不能容忍其他的一个奴才娶了自己的女人去,况且这个奴才还知道着太多的秘密,包括将王后毒死的秘密,既然如此,那么相关的人也一个不能留下,包括蒋婵也只有统统受死了。

    3、最终的幕后之手

    重阳晚宴实际上是王大展身手的时刻,那些追杀蒋太医一家的如蝙蝠般的杀手、亮闪闪的飞刀,那些一步步逼向元杰的黑压压的全副武装的士兵,前者让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好象黑暗中随时有无数的幽灵要夺去人的性命,后者让人觉得如排山倒海般压来,似乎要把那些夹在中央的叛军统统地踩倒在地、碾成碎片,原本来势汹汹的插着菊花的兵士此刻变得如此单薄与无力。一切都是那么突然,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突然与自然皆在王转瞬之间的变化:先是大肆犒赏,接着就是夜幕下的杀戮;先是不动声色,让几个王子和王后各自畅快淋漓地表现,到最后却早已布阵于宫墙之内外,将最强大的实力隐藏在最后爆发,期间的声色变化与气势消长皆控制在王一人的拳掌之中。

    王将不动声色的伪善与暗地里对生杀予夺的掌控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一路走来,他能够成为万人之上的王。表面上他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他所表现的咄咄逼人不过是一个王应该具备的威严,这在封建王朝根本算不了什么;而在背地里,他的阴谋与滥杀是没有止境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绝无二话。

    4、王与王后的区别

    王与王后的区别在于,他够野心,这种野心是可以抛弃一切的欲望,夫妻的情谊、血缘的情谊,一切都不重要,只有王权才是最重要的。一切只要威胁到王权,便是杀无赦;他不会顾及其他的,元成即便罪到死,也不至于被自己生身父亲活活地鞭打成了一堆肉泥,这是怎样的残忍。他要给元杰一条生路,不过是需要一个继承者,他其实已经不再顾及儿子的死活了,他要的只是元杰在王和王后之间的一个选择,而这样不过是逼死了他最后的一个亲生骨肉。

    他永远是王,因为他够野心、够无情、够虚伪、也够凶狠,重阳晚宴之后,也许他会难过,会伤心,因为他失去了三个儿子,但他仍拥有最宝贵的权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

    三、元杰:影片中耀眼的明珠,他是一切优秀品质的代表,而在那样的年代与背景下,只能以悲壮地死去作为结局,留下一片灿烂的菊花。

    元杰可能是影片中唯一配得上忠孝仁义这四个字的人,当然“忠”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顾及到,因为在义仁孝面前,他别无选择,在他的身上几乎集中了作为一个儿子、一个王子所有的优良品质与美德,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些,他是无法被阴险残酷的王所容纳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他成了王后夺权的一个牺牲的工具。

    从他刚回来见到王后的母子情深,到王对他的器重,影片无一不在说明,他是几个王子中最优秀的,他好象一件雍容华丽的珍宝,平静无争又高贵英武、散发着迷人的气质。

    在王后被逼着喝下残药的时候,元祥与元成迫于王的淫威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忍气吞声地请求王后喝下毒药,只有元杰,这个刚从边关回来的儿子站出来,为王后说了话,虽然在王咄咄逼人的气势下,他的话语权显得苍白无力,但这种声音至少表明了他鲜明而公正的立场,也说明他不是一个可以随便用武力和强权来左右的人。

    对于王后提出的起兵,他开始没有答应,因为他顾念着父子之情、父子之礼,因为他不象元成那样贪恋权位,也不象元祥那样浑浑噩噩没有原则,他要尽到一个儿子的职责与义务,所以他无法与父王刀剑相向。而当他看到王后被逼着一次次喝下毒药的时候,在仁孝面前他别无选择,决定帮助王后造反,只是为了使王后不至于被这样慢慢地迫害致死,况且王后也一再声明,不会杀王,只是想逼他退位。在忠孝仁义面前,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全部做到,只有舍去了最关乎利益的忠。

    从重阳夜冲进城中的勇猛威武、到孤身奋战以至最后被擒,他只是秉承着王后的一句话:菊花,总是要开一次。成败是重要的,而他所能做的事情似乎早已与成败无关,因为这只是他能够搭救母亲的唯一的希望,成也好、败也好,他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其实到最后已经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他别无选择。

    最后,在菊花台上,他无奈而悲壮地死去,面对着王的威胁,在生死与母亲之间,他的选择是毫不犹豫的,他跪在母亲跟前轻声地告别,然后抽剑自刎,这是怎样的淡然与悲哀,当这位杰王子死去的时候,整个影片还有哪一个人是值得记住与留恋的,这是一个故事的结束,也是所有心情的结束,一切都随着他的死亡悄然离去,曾经的辉煌、快乐与悲伤。

    一个是心狠手辣的王,一个是长期压抑的、在崩溃的边缘几近疯狂的王后,杰王子夹在中间,成了一个悲壮的牺牲品。他本来可以成为太子,成为王,因为他具有的一切优秀品质,是那样让人砰然心动,然而他怎么可以成为王?为了母亲,他不惜扔掉忠和权力,并以生命为代价,因为在他心中有比王位更重要的东西,在生死和权利之外有更重要的东西。

    繁华散尽,只留下一个王在那里守着他的权利与威严。

    生死对于人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纷杂的欲望与外界的诱惑决定了每一个人迥然不同的表现和命运,这是一个过于悲伤的故事,无数的纸醉金迷、富丽堂皇除了让人眼花缭乱之外,也让人对于那些形象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那些鲜明的形象在繁华的尽头若隐若现,更激起我们对于人生的追求与思考。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