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流浪狗

2015-09-09 08: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晚上,一般人一般要睡觉。我也是一般人,本来也在睡觉。可是我做了个恶梦:用一把年少时曾经十分珍爱、如今早已无迹可寻的花把刀,杀死了一个人;然后逃回了老家,看见了很久不见的、谨小慎微的、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跟别人发生过肢体冲突的二哥,带着老婆孩子,正在种洋芋,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我想告诉二哥,从小就爱惹是生非的小弟我,其实已经很疲倦、很懂事、很珍惜现在的生活,本来也没起心要杀死那个人,不过是打算随便教训教训他,让他今后在我面前再不要那么张狂,可是他的反应很激烈,危及了我的尊严,逼得我不得不果断出手宰了他;突然间,二哥家的大黑狗很紧张的叫了起来,好像发现了陌生人;我一边怀疑是追捕我的人到了,一边望着二哥脸上那种数十年如一日的谦卑表情,不知说什么好;然后就大汗淋漓却意犹未尽地醒了过来。醒过来就如释重负又略有遗憾地发现,唯一的事实是,流浪到我谋生的这所小学差不多两年了的那只黄毛狗在乱叫。叫的地点就在我寝室门口的竹笼下。我睡意全无,摸黑起身,拉开门,站到了它身边。尽管它讨好卖乖地摇动尾巴、嘴里也及时发出了一些似乎在表达歉意的声音,尽管近两年以来,它时常对着我点头哈腰地表示友好,我也曾随手丢给它过骨头,我们之间没什么误会、过节,我还是非常不礼貌地把尿撒在了它身上。它抖抖身子,爬了起来。黑暗中看不清其脸上是否带有不满的表情,但可以看见低垂的尾巴。说明对我的失礼,它无意进行谴责和报复。我自知理亏,望向它的目光里有些许的不安。这些许不安,当然不至于升级为愧疚、痛苦。因为我虽以教书为业,心血来潮时也喜欢写些自己觉得好玩的文字,却从来不是什么“爱心人士”、“知识分子”,对古往今来那些习惯站在自己给自己虚设的道德高地上指手画脚的“道德家”或“意淫爱好者”们留下的所谓道德文章自来也持怀疑态度,认为与其浪费生命散布那样一些自欺欺人的言论还不如手淫——本质上,就是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农民——我的爱,偏执而有限,只够斤斤计较地开支在符合我内心要求的事物上,一点不浪费;我也不愿假惺惺地温良恭俭让,对待狗,无论是四只脚的,还是两只脚的,从来都不会太客气;这个秋风轻拂的夜晚,面对这只流浪狗,之所以会有些许不安,也不是因为世界观、人生观有了丝毫改变,而是由于这些年来本大人(生物学意义上的),不管身体,还是心灵,也一直处于一种“流浪”的状态。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