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诗十二首

2014-06-09 09: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亲爱的阿鸽
  
  原谅花里胡哨的会理,一个边远小县的
  无知和浅薄,把心放在肚子里
  逛逛滨河路;再随我就近找个小吃店
  来一碗鸡火丝饵块,你应该不会太失望
  亲爱的阿鸽
  
  滨河路上有许多有钱人家漂亮的小洋楼
  虽然漂亮,但也不过是些钢筋和水泥
  当然可看可不看
  关键是还有许多来得很远的树和石头
  它们是否依然记得故乡的泥土
  是否可能爱上这妮地尔库
  确实值得看一看,想一想
  就着鸡火丝饵块,说一说
  一边说,一边还可以,辣子不够就
  加点辣子,醋不够就加点醋
  亲爱的阿鸽
  
  西昌至会理不过一百八十公里
  发几条短信聊聊天气什么的也就到了
  亲爱的阿鸽
  
  如果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当然也不用感到左右为难
  直接了当告诉我吧
  反正会理和西昌都属于凉山
  咱们啊也就应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亲爱的阿鸽
  
  夜歌
  
  黑夜是个训练有素的流氓
  冷酷,无情,而且无耻——
  百分之百地霸占了我的家园
  居然还想要我像狗一样乖巧地跟着他
  拿他那巨大而野蛮的屁股当脸
  遇到这样的事情,缺乏经验的人一般会喊天
  一般会以为天的眼睛总是温暖的明亮的
  平平均均地属于天下万物的
  遥想兆林兄当年,也曾这样幼稚而可笑
  如今回忆起来真是痛苦——
  那时我还是个纯真少年
  每当夜幕降临,总是按耐住突突跳动的心
  把乞求的目光投向天
  默默地等待聊胜于无的月亮和星星
  路过别人头顶,也路过我头顶
  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总是痴痴地仰望……如今我已步履蹒跚
  青春不再,理想不再
  略感欣慰的是骨头终于硬了
  脸皮终于厚了
  
  亲爱的阿鸽,年轻美丽的妹妹
  今夜我在借宿的矮郎乡
  用无尽的爱,燃起了篝火一堆
  端起了苦荞酒一杯,紧紧
  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英雄
  
  那些血泪中奔跑着倒下,倒下了又艰难地爬起来
  艰难地爬起来之后,还要伤痕累累地祭起
  同样伤痕累累的旗,伤痕累累的旗下
  还要奋不顾身往前冲的男儿
  是人,是妈妈的儿子,更是神
  简称英雄
  
  我,渴望成为英雄
  但我深深地知道
  扮演英雄的戏子不是英雄
  下一场戏中可能是小丑,还可能是畜生
  过去的日子里我也曾扮演过多种角色
  有时英雄,有时小丑
  有时也畜生
  
  生命中的这个春天里
  不仅有各种各样的好消息听起来舒服极了
  更要命的是,知心的人儿已经通知我
  如果我愿意奋不顾身跟一只蜜蜂交换余生
  她也将勇敢地告别人见人爱的少女时光
  从某报记者,直接变身为一朵荞麦花
  
  亲爱的阿鸽
  绣一面爱的旗,发动一场战争
  赐给我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吧
  
  时代
  
  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时代
  不要了天菩萨不要了笃姆阿普地跟它鬼混
  随时随地给它留面子,它却不断地羞辱我
  逼我暗夜里悄悄地写诗,样子就像个昼伏夜行
  的偷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偷哥
  辜负了蓝天的蓝,辜负了大地的宽厚和仁慈
  
  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时代
  栽一朵名字叫马海阿鸽的荞麦花在心上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
  重新做回人
  
  我背着我的死
  
  我背着我的死
  晒着我的太阳——
  我不喝酒,也比别人酒醉了还要冲动
  我笑:啊,在我和苍老的大黑山之间
  全是辣子,都不辣
  我说不辣就不辣
  我哭:啊,在我和傻笑的金沙江之间
  全是盐巴,都不咸
  我说不咸就不咸
  
  我背着我的死
  晒着我的太阳——
  我一喝酒,就清醒
  就能原谅了全世界
  唯独不能原谅的是我自己,除非他
  割去舌头的一半
  除非他,砍掉
  右手的食指
  
  我背着我的死
  晒着我的太阳——
  敬爱的宽敞明亮的云贵高原啊
  请允许我,允许我
  动用,您那伟大的子宫
  ——虽然我用全部爱情深埋在心上的宝贝
  其实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诺苏
  
  风要我黑我就黑
  我的黑和火塘边的锅庄的黑是一个妈生的
  我不说我是死了要用火烧掉的人
  
  雨要我白我就白
  我的白是绕山的游云白给太阳看的那种白
  我不说我是死了要葬在那山顶上的人
  
  为什么我的眼里不含泪水
  因为我的名字叫诺苏
  
  回乡偶书
  
  暖洋洋的土墙后面
  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虫动不动就装死
  在我面前也装死
  我反复对它们讲我不是王村长
  王村长还在乡政府喝酒
  它们根本不相信
  
  我觉得寂寞
  
  无事可做的日子
  我总是拿自己的身体
  土豆一样卑贱而结实的身体开玩笑
  比如明知故问:“你是谁?为什么
  还不死?”他总是答非所问
  他的强项是劳动,并且
  能够与周围的劳动人民打成一片
  和捡饭吃的傻巴达哥也亲得就像一家人
  “给我顶住”。我说
  我觉得我比他高至少一厘米
  我觉得我统治着一个土崩瓦解前的王朝
  我觉得寂寞
  
  牧羊人说
  
  看见一只羊打败一只羊
  我的身上属于父亲的部分就傻笑
  看见一只羊被一只羊打败
  我的身上属于母亲的部分就会疼
  经常地傻笑,经常地疼
  我就成了现在这模样
  
  光荣与梦想
  
  一次次光荣而尖锐地进入,一次次
  败退。我和这时代之间始终隔着一层
  薄膜。我用燕麦、洋芋和苦荞提炼的金子
  如数变成了垃圾。像极了一则笑话。我
  痛苦。但我拒绝安慰。我不想被麻醉
  直到衰老中死在那病床上。我宁愿
  就这样,梦游般活着,笑话般存在
  直到你出现,直到你亲手撕碎那层
  薄膜,直到我们终于日月般交相辉映
  在凉山,在生死由命的大凉山
  直到我们的女儿花儿般盛开在凉山
  在清风徐徐的大凉山
  
  2012年春天会见布谷鸟时的谈话
  
  传说你是祖先灵魂的化身
  传说你会听人话,会看世相
  所以我对你至今保持着敬意
  所以我想问问,如今
  这狗日的世界到处是狗
  饱也叫,饿也叫
  肉也吃,屎也吃
  还动不动就耍脸
  做起要吃人的样子
  你却还在为谁而活
  我又该为谁去死
  
  我的鸟
  
  它常常替我思考
  替我决策,替我出击
  
  我常常替它撒谎
  替它遮掩,替它圆场
  
  就好像我才是它的鸟
  就好像我所经历的时代
  
  只配给它玩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