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钟小妖的意义:真正21世纪的人

2018-04-25 08: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钟小妖的意义

  《官场无红颜》中对钟小妖的着墨并不多,她的故事也很简单,但却是一个出彩的人物形象。当然,她的出彩实在是因为那与众不同的个性。也许,她的个性,正如同她的名字,有许多的妖里妖气。但是,这妖里妖气的个性,却并不让人想到盘丝洞里的蜘蛛精,相反,却有许多的俏皮、可爱。也正是钟小妖这个人物形象的出现,让我开始深入思考一个问题,即什么是真正21 世纪的人,或者说,21 世纪的人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有人可能觉得很奇怪,难道我们不就生活在21世纪么?我要说的是,我们虽然生活在21世纪,但是,统治我们时代的依然是20世纪的东西;而在21世纪的人,是应该有自己的崭新的创造的,只不过还未曾占统治地位罢了。如果表达希望的话,我可以这样讲,即真正21 世纪能够在2030年开始。当然,在这里,我们就不过分地纠结于传统了,因为即便死亡先辈们的亡灵像噩梦一样统治着活人的头脑,但是,崭新的创造已经开始。甚至在这里,崭新的创造,已经不再采用反传统的方式;相反,它是直接视传统为无物的。我们知道,在整个的20世纪,哲学是以反哲学的方式出现的,艺术是以反艺术的方式出现的。也就是说,它们都在试图取消过去的历史;但是,试图取消过去的历史,恰恰证明了过去历史的强大。当过去的历史,连被取消的价值都没有了,那又何所谓强大呢?所以,真正21 世纪的人,就像新大陆的自由民,不必“惟有牺牲多壮志”,就可以“敢将日月换新天”了。也就是说,在这里,既没有因袭的重担,也没有对未来的恐惧;所以,这本身是最适合进行自由的创造的。其实,在钟小妖身上,就有真正21 世纪的人的雏形。对她来说,既不需要宁为玉碎的品格,也不需要非常女领导的气质,甚至她也不执著于美与爱。相反,在这里所有的是一种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它是很容易导向感官享乐以及颓废主义的。虽然她生活在非主流中,但又不认同非主流;也就是说,在这里她依然保持了自己独立的个性。当然,在这里是有那种青春的叛逆的;然而,如果没有青春的叛逆,又何以彰显自己独立的个性呢?很显然,在钟小妖这里,有一种对现实政治的疏离,她所谓的“不入党,不信教”就印证了这一点。但是,这种对现实政治的疏离,又决不同于粥小美对现实政治的退避。粥小美所以退出现实政治,一方面因为对现实政治不感兴趣,或者说,她根本就不适合官场的那种氛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对美与爱的执著。而钟小妖对现实政治的疏离,则是因为不认同正统的观念,或者说,在正统的观念中有太多的伪善;所以,与其耽溺在现实政治的氛围中,不如游离出去,活出真正的自我。那么,钟小妖是否拥有真正的自我呢?如果从20 世纪的观念出发,恐怕很多人会大摇其头;但是,如果我们拥有未来的眼光,或者说真正21世纪的眼光,就会发现她本身不仅拥有真正的自我,而且拥有多元化的个性。当然,我们这里个性的多元化,并不只是指一个人有一种个性,所以每个人的个性都是不一样的;它更指一个人的个性,同样有多元化的可能性。马克思曾经讲过,黑格尔最大的贡献,就是把真理描述为一个过程;其实,我们同样可以把人本身理解为一个过程。如果人本身是一个过程,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限定一个人只有拥有一种个性呢?也就是说,在一个人同样可以发展出多元化的个性;而这恰恰根源于人本身所拥有的无限的可塑性。我觉得,我还没有理由讲钟小妖是真正21 世纪的人;相反,在她所拥有的也只是真正21 世纪的人的雏形。由于在《官场无红颜》中,并没有详细地展开钟小妖的故事,所以她本身也只是一幅未打完的草稿。然而,即便是未打完的草稿,依然有许多的动人之处,甚至惹人遐思,让人怀想。用一个并不是太准确的说法,那就是在钟小妖,亦即真正21 世纪的人的雏形这里,丰富多彩的感性散发出了独特的魅力。我并不否认,在钟小妖的个性中有妖里妖气的成分,但是,她本身,却是有真性情的,亦即,没有任何的伪装与道德的伪善。

  (二)真正21 世纪的人

  真正21 世纪的人,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其实,这并不能够为我们所知道。在钟小妖,不过是真正21 世纪的人的雏形;至于她将来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子,还不能够为我们所梦见。但是,在她身上,我却发现了许多清新且富有个性的东西。也可以说,她并不同于20世纪的人,譬如粥小美、李茉然。或者说,在20世纪的人那里,有太多沉重的东西;而在21世纪的人,所拥有的则生命的不可承受之轻。当然,这里对于生命的不可承受之轻,还没有上升到哲学思辩的高度;相反,在这里所有的不过是一种轻飘飘的体验。一方面这种轻飘飘的体验,并没有沉重的内涵,另一方面在这种轻飘飘的体验着也洋溢着青春的精神。当然,在这里,对于所谓的权威是缺乏认同的;所以,她更愿意选择一种非主流的生活方式。然而,选择非主流的生活方式,也并不意味着认同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我们可以看到,钟小妖对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显然是缺乏认同的。既然如此,那她为什么会选择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呢?也许,这只是因为叛逆的性格吧。也就是说,只有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才能够彰显出叛逆的性格。如果没有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叛逆的性格反倒湮灭无闻了。当然,我们也可以把选择非主流的生活方式视为一种个性表达;但是,在这里,却是需要对非主流的生活方式的认同的。但是,在钟小妖,显然缺乏这种认同,所以,这本身也就不是个性的表达了。其实,我们可以看到,真正21 世纪的人,必然是有自己的个性的,并且在这里个性本身已经多元化了。也可以说,在真正21 世纪的人这里,真理只有一个,正确的道路以及生活方式只有一种,是不可以想象的。亦即,在这里,真理不只有一个,正确的道路不只有一条,正确的生活方式不只有一种。当然,真理以及正确的道路,恐怕也不是21世纪的人们所要关注的问题。在这里,人们重点关注的是选择什么样的方式;说得再简单点,那就是选择什么样的活法。当然,我们现在更认同一点,即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所以,人的活法是不能够强求一致的。当然,对于不同的活法,也必须相互尊重,而不能够强加于人,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然,即便是“己所欲”,我们也没有理由“施于人”的。实际上,尊重不同的活法,也就是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尊重个体自由本身。其实,在不同的活法以及生活方式这里,是有对人之尊严与价值的确证的。或者说,人本身正是通过特定的活法以及生活方式来确证人之尊严与价值的。所以,这活法以及生活方式,不只是习惯的问题,这同样涉及到人之存在的根本。当然,由这不同的活法以及生活方式,所导向的就是个性的多元化。其实,我也曾从理想出发来设计21世纪的人,但是,细思量,就知道,这本身是徒劳的。在俄罗斯文学,就曾表达过“新人”的理想。但是,这所谓的“新人”,在今天看来,不早就成了“旧人”,甚至不过“历史的活化石”么?所以,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来设计21世纪的人呢?固然如此,我们依然可以表达希望。自然,所有的希望都是属于未来的,但是,未来并不是我们所能够把握的,相反,它本身实在是希望和恐惧的对象。当然,有人会说,年轻人谈未来和中年人谈未来是不一样的,未来自然是有希望的,可对中年人,这希望又是什么呢?在这里,我只能借一个例子来反驳了。东晋高僧慧远,虽老,仍讲论不辍,他说“桑榆之光,理无远照;但愿朝日之晖,与时并明耳”。在老年人都怀抱着如此美好的希望,在中年人,又有什么理由“吸引暮气,与梦为邻”呢?那么,对21世纪的人,我们能够表达什么样希望呢?在我,是颇费踌躇的。一切理想意义的表达,只能成为虚花泡影;所以,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悄悄地观察。也可以说,21世纪的人,同样不能够为我们的希望所设计。当然,我们可以希望21世纪的人,能够成就“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气象;但是,他们同样可以走向另外一个方向。我们知道,人本身是具有无限的可塑性的,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想着穷尽这无限的可塑性呢?实际上,只有给未来留下希望,才能够给自己留下未来。

  (三)所谓非主流

  其实,界定主流与非主流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一方面主流与非主流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另一方面主流与非主流也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亦即主流可以转化为非主流,而非主流亦可以转化为主流。当然,在一些执著于非主流的人,往往这样讲,即便非主流转化为主流,自己依然是非主流。也就是说,在这里就是要选择一种另类的生活方式,过一种别样的生活。其实,自觉地认同非主流,是可以解释为反潮流的;而当反潮流成为一种潮流,依然独立于潮流之外,这才是真正的反潮流。当然,关于反潮流,我们已经在“风气潮流之外”中进行了详细的思辩,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我们要看的是所谓的非主流。说实在的,对于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我也没有太多的认同。虽然我可以对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抱有理解之同情;但是,我必须承认一点,我不曾也不会走入非主流的生活。当然,在非主流的生活方式这里,确实有个性的表达。可以说,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是不认同“吾从众”的;相反,在这里更认同特立独行。那么,这种特立独行是否具有精神性的内涵呢?如果单看表面现象,譬如奇装异服,确实很难发现精神性的内涵;但是,这本身却可以为精神性打开道路。所以,盲目地指责特立独行不具有精神性的内涵是很成问题的。那么,特立独行具有怎样的精神性的内涵呢?首先它在反抗主流的生活方式,认为主流的生活方式,太过庸俗,亦太过僵化,而没有创造性的东西;其次,它要创造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并且这种生活方式,还未曾为别人所经验。也就是说,在非主流的生活方式这里,不只有叛逆的因素,而且洋溢着创造的激情。所以,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是可以具有正面的价值与意义的。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李泽厚先生所讲过的一个观点,即资本主义真正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它把反抗自己的东西,变成装饰自己的东西。亦即,在这里,所有的思路即是用反抗来装饰和谐。而具体到主流与非主流这里,所谓的非主流会不会成为主流的装饰与点缀呢?其实,这一点是完全可能的。当然,也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执著于非主流的人讲“当主流成为主流,自己依然是非主流”。也就是说,在这里非主流是拒绝成为主流的装饰与点缀的。当然,在这里,就要把抗争进行到底了。我们可以说,主流的生活方式是为意识形态所认可的,因为在这里并没有多少反抗的因素,或者说它本身依然在坚守政治正确的底限。而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则很难为意识形态所认同,因为在这里最多的是反抗的精神;不过,正因为如此,这里多有自由思想的表达。或者说,在主流的生活方式这里,所有的是肯定的精神;而在非主流的生活方式这里,所展开的则是否定的辩证法。有很多人会误会非主流的生活方式,认为由之会导向享乐主义、颓废主义。实际上,即便真的走向享乐主义、颓废主义,非主流的生活方式依然可以具有积极的意义。我还是比较认同恩格斯的讲法,即便是错误的理论,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依然可以起到进步的作用。其实,人们评价享乐主义、颓废主义,往往是从正统的意识形态出发的,在这里,并没有自由审美的表达。也可以说,享乐主义、颓废主义是具有自由审美的意义的;甚至,我们也只有从自由审美出发,才能够深刻地理解享乐主义、颓废主义本身。当然,我们还是回到对非主流生活方式的审视。其实,在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是很有那种“误入邪径,方登大道”的意味的。也就是说,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实在意味着不得不走的弯路。实际上,这不得不走的弯路,比康庄大道更富有魅力。在康庄大道上,并没有多少动人的风景;相反,在不得不走的弯路那里,实在可以寻幽探秘,发现未曾为人们所经验的境界。可以说,非主流的生活方式是最富有创造性的,因为它打破了既定的、僵化的生活模式,开启了另外的可能性。在我看来,主流的生活方式的在用现实性囚禁可能性;而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则把可能性从现实性的囚禁中解放出来。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可能性呢?既然如此,那就展开无限的可能性吧。

  (四)叛逆的青春

  青春是具有叛逆性的;也就是说,在这里人本身对于主流的价值观念缺乏认同,甚至在反抗主流的价值观念,当然,选择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即印证了这一点。我们要看的是,应该如何解释青春的叛逆。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把青春的叛逆,解释为渴望长大的烦躁与不安。也就是说,在叛逆的青春这里,人本身是缺乏对世界充分而深刻的理解的。或者说,叛逆的青春本身即缺乏深刻的内涵,当然,它也不需要这深刻的内涵;相反,在这里只是要展开否定的辩证法,甚至在这里很有那种“为否定而否定”的意味。当然,我们是反对“为否定而否定”的,甚至也并不认同否定的辩证法。因为否定的辩证法是导向破坏的;而我们恰恰需要有所建设的。但是,我们却并不打算否定青春的精神,哪怕它本身有许多的叛逆。其实,青春的叛逆,是可以导向富有激情的创造的。我们不是讲真正21世纪的人么?其实,真正21世纪的人,恰恰会在叛逆的青春中诞生。没有对主流价值观念的疏离与叛逆,是不可能孕育真正21世纪的新人的。我一直在讲一点,我们现在还被20世纪的观念统治着,虽然在时间上,我们早就进入21世纪。21世纪所孕育的观念,要占据统治地位,恐怕还有非常漫长的道路要走。或者说,在这里我们所面对的依然是过去的遗产。死亡先辈们的亡灵像噩梦一样统治着活人的头脑。所以,我们要进行崭新的创造,就不得不从反传统开始,正所谓“不破不立”。其实,任何崭新的创造,都是有所依傍的,要想“一空依傍,自铸伟辞”并不那么容易。也就是说,我们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创造的。在进行创造的过程中,一面是反传统,另一面也在承续传统。不反传统,崭新的创造便无法展开;不承续传统,所谓崭新的创造同样是一句空话。可以说,任何传统,都天然地包含着承续与断裂;并且这承续与断裂处于深刻的二律背反之中;当然,也正是这种深刻的二律背反,让崭新的创造成为可能。我们当然可以说,叛逆的青春就是为了进行崭新的创造的。那么,这叛逆的青春究竟要创造什么呢?我想,就是想创造出一种不同于主流价值观念的非主流价值观念,一种不同于主流生活方式的非主流生活方式。其实,在叛逆的青春这里,对于主流的价值观念是嗤之以鼻的,对于主流的生活方式更是不屑一顾。为什么对主流的价值观念嗤之以鼻呢?就是因为在这里最多的是虚伪的迂腐之见,而完全没有伦理道德的真诚。为什么对主流的生活方式不屑一顾呢?因为在这里最多的是庸俗、虚伪和糜烂,而没有人的真性情。其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主流的生活方式,都是带有僵化的特点的;它本身就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的生气。即便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主流的生活方式没有到尸居余气的地步,也已经“吸引暮气,与梦为邻”了。所以,即便是从激活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主流的生活方式的角度讲,也需要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展开否定的辩证法的。或者说,我们不能够盲目地讲,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是完全错误的;如果那样的话,也只是做了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的应声虫;而这本身更不利于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的更生了。我们看到,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与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是在相互转化的,一方面在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就曾经是以前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在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也会成为以后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当然,就崭新的创造而言,永远都在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那里。所以,“当非主流成为主流,我依然是非主流”,便具有了无比深刻的内涵。我还是回到叛逆的青春。我们知道,在叛逆的青春这里,所有的实在是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在我们,是没有理由以异样的眼光来看待这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因为真正21世纪的人,就为非主流的价值观念以及生活方式所孕育。其实,在叛逆的青春同样会有所积淀;而一旦完成了这积淀,那真正21世纪的人就呼之欲出了。

  (五)个性的多元化

  对于21世纪的人来说,个性的多元化已经成为必然的趋势。也就是说,在这里所有的是个性的自由发展。个性的多元化,也意味着正确的道路不只一条,正确的生活方式也不只有一种。在人本身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而且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也许,这本身是可以诠释所谓的“自由意味着责任”的。不过,在这里,我们还是要审视个性本身的。我们可以把个性本身解释为与众不同的地方。为什么与众不同呢?那就是因为拥有着独特的灵魂。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人,是不满足于“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的”;相反,他想着具有别人所不具有的东西,亦即人本身要活出自己的个性来。实际上,只有发展个性本身,才能够避免自由主义所担心的集体平庸。当然,我们已经详细地思辩过“走出集体平庸”,其实,在这里所要求的依然是“任个性而排众数”。也就是说,如果不充分地发展个性本身,人们就很容易陷入集体平庸之中;而在集体平庸之中,人本身,恰恰是最缺乏创造性的。所以,充分地发展个性,实在是为自由的创造打开了大门。当然,如果倒过来讲,我们可以说,没有自由的创造,就没有个性本身。或者说,个性本身即是自由创造的结果。当然,如何进行自由创造,同样是很麻烦许多事情。实际上,我们是不能够用所谓的规律来牢笼自由创造的。当然,这也并不是说,自由的创造,毫无规律可循;而只是说自由的创造需要黑暗中的摸索,或者所谓的“摸着石头过河”。从某种意义上讲,掌握规律恰恰是最不利于进行自由的创造的。实际上,自由的创造在发见从未为人们所发见的规律。我们既不能够牢笼自由的创造,因为那样的话,个性本身将成为不可能。我们更不能够牢笼人本身,因为被牢笼的人本身,是很难发挥出自己的创造性的。我们知道,在人本身实在拥有着无限的可塑性。当然,要在一个身上,实现这无限的可塑性并不现实,因为个体的人实在是有限的存在。但是,在人类这里,实现这无限的可塑性,还是可能的。在发展个性这里,最紧要的即是“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而决不是设置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来牢笼人本身。当然,在这里,我们有不免想起了那一个经典的提法,即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们且不问这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所指的究竟是谁;我们只看一个问题,即人类的灵魂是能够为工程师所设计的么?现在我们已经充分地认识到了社会性乌托邦的虚幻性与荒谬性;但是,却少有人认识到人性乌托邦的虚幻性与荒谬性。如果人类灵魂是能够为工程师所设计的,那势必意味着所谓的人类灵魂能够批量生产;而这本身恰恰是个性的灾难。或者说,在真正的个性,恰恰是需要灵魂的自主权的。也就是说,人类的灵魂不应该为工程师所设计,无论这工程师是政治的权威,还是教师或者说知识分子。无论以何种方式塑造人类灵魂,都必然贯彻权威主义的逻辑。当然,我们早就详细地批判过权威主义的逻辑,这里不再重复。如果权威主义不能够塑造人类的灵魂,那么,什么能够塑造人类的灵魂呢?我要说的是,人类灵魂所需要的恰恰是自我塑造。只有人类自己塑造自己的灵魂,才能够告别权威主义的逻辑。当然,在这里,就有对灵魂自主权的尊重了。正因为灵魂本身拥有自主权,它才可能是自由的。灵魂的自主权以及灵魂的自由恰恰为个性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我们可以看到,个性的多元化,不仅指向未知,而且指向未来。虽然我们可以用已知明未知,但是,我们却很难达到未知。所以,如果有人问我,真正21世纪的人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个性,我同样非常得茫然。我们所看到的也只是真正21世纪的人的雏形;而且这真正21世纪的人的雏形,是以非主流的方式呈现出来的。在这里,最多的是叛逆的青春以及青春的叛逆。虽然这本身是指向个性的多元化的,但是,要实现这多元的个性同样非常困难。其实,在《官场无红颜》中,钟小妖不过华美乐章中一个小小的音符罢了;但是,这个小小的音符却有许多的调皮。然而,如果我们把这调皮,仅仅当做调皮,那显然是不够的。也就是说,在这小小的音符中,实在孕育着真正21世纪的人的理想。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4-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