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深陷在世俗黑暗之中的青楼文化

2017-05-12 08:5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风雅的追求之外

  我们必须认识到青楼文化本身是深陷在世俗黑暗之中的;虽然这一点往往为风雅的追求所掩盖。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虽然自由的男女关系成为可能,青楼女子不仅能够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而且完成了文人化,并成就了别样的文采风流;但是,很显然,这些是虚幻的,或者说带有乌托邦的色彩,亦即没有现实的基础。我们在这里要看的问题恰恰是,青楼文化的现实基础是什么?可以说,就是世俗的黑暗;当然,在这世俗的黑暗中,也折射了人性的黑暗。虽然我们并不能够讲风雅的追求即是人性的黑暗本身,但是它毕竟掩盖了人性的黑暗。其实,在对风雅的追求中,恰恰有着艺术的闪光。可以说,在这里,青楼文化是在形而上的层面上满足人本身的精神需要。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够说青楼文化是纯净的。因为在风雅的追求之外,还有金钱与美色的交易。而在金钱与美色的交易中,人本身的尊严与价值已经荡然无存了。我并不否认,在这里有青楼女子的艺术化,但是,艺术化的青楼女子,却又不过一种工具,亦即获取金钱的工具;不有所谓的“鸨儿爱钞,姐儿爱俏”吗?可以说,这即充分地印证了此点。也就是说,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艺术化的青楼女子必然地被商品化;而人本身的商品化,恰恰磨灭了人之尊严。我们还应该看到,青楼文化本身是以欲望的刺激与满足为目的的。一方面它以艺术化的青楼女子挑逗起了人的欲望,另一方面它又通过艺术化的青楼女子来满足人的欲望。我们知道,人的欲望,一方面没有止境,另一方面又反复无常。而艺术化的青楼女子恰恰成为了挑逗并满足人们那没有止境又反复无常的欲望的工具。所以,在这里,人本身实在是为没有止境又反复无常的欲望所折磨。我们知道,人本身是有限的存在;但是,在这里,欲望却呈现出了自身的无限性。所以,作为有限存在的人本身,是很容易为无限的欲望所毁灭的。我们在这里的问题是,青楼女子是否同样为没有止境又反复无常的欲望所折磨呢?如果我们从自然人性的角度出发,就很容易认同这一点。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欲望的乌托邦里,虽然艺术化的青楼女子以弱柳扶风的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但是,在她们却是最终的强者。如果借用《金瓶梅》中的一句诗来说,即是“二八佳人体似酥,腰中仗剑斩愚夫”。其实,在欲望的刺激与满足中,人本身是很难到达止境的;除非人本身为欲望所毁灭。我们在这里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刺激起了人本身无止境的欲望?是艺术化的青楼女子,还是世俗的黑暗?可以说,二者是交织在一起的。亦即艺术化的青楼女子,成为了世俗黑暗的工具;当然,世俗的黑暗也造就了艺术化的青楼女子的悲苦命运。可以说,在世俗的黑暗中,展现最多的是形而下的欲望;而在形而下的欲望中,恰恰发见了人性之恶。英国哲学家洛克在讲教育的时候说,要让小孩子学会克制自己的欲望;原因很简单,如果小的时候不能克制自己的欲望,那么长大后,就更难克制了。如果人本身不能够克制自己的欲望,那就会走向真实的放纵。可以说,正是世俗的黑暗,让人本身陷入了无以自拔的深渊;当然,这无以自拔的深渊即是纵欲的深渊。虽然青楼文化深陷在世俗的黑暗中,但是,这并不妨碍它能够成就别样的文采的风流,展现高妙的精神境界。所以,我们定要把世俗的黑暗与风雅的追求区别开来,而不能够在二者之间画一个等号。有人说了,若是没有世俗的黑暗,是否就不会有风雅的追求呢?当然,并不能这样说。因为风雅的追求并不必然地以世俗的黑暗为根基;相反,它恰恰要改变世俗的黑暗。可以说,风雅的追求本身即是对世俗黑暗的挑战。但是,很显然,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风雅的追求是无力改变世俗的黑暗的;但是,在这里,毕竟有着伦理正义与人类理想的表达,甚至还有高妙文化境界的展现。世俗的黑暗,并不能够磨灭风雅的追求;但是,风雅的追求也决不能够成为世俗黑暗的工具。我们看到,即便艺术化的青楼女子,也没有完全成为世俗黑暗的工具;相反,在她们依然有一颗美丽的心灵。

  (二)金钱与美色的交易

  其实,我们应该从泛娼妓文化的角度来理解金钱与美色的交易。因为金钱与美色的交易,不仅存在于娼妓文化中,而且泛化到了人类生活的一切领域。当然,这种泛娼妓文化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它实在集中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堕落。我们可以看到,在泛娼妓文化中,金钱与美色的交易是比较隐蔽的,也就是说它为文明的遮羞布所掩盖;但是,在娼妓文化中,金钱与美色的交易就不那么隐蔽了,相反,它是以赤裸裸的方式进行的。我们要看的问题是,在金钱与美色的交易中是否还有人类情感的存在?我们并不能够说,在这里完全没有人类的情感;因为人本身毕竟是情感的存在。但是,在这里,即便有人类情感的存在,亦处于被玩弄的状态。其实,玩弄情感并不能够确证人的自由;相反,在这里,人本身恰恰为欲望所奴役。也就是说,人类的情感,已经被金钱与美色的交易所扭曲了。我们可以看到,金钱与美色实在代表了人们欲望的两个方面;人们一方面有对金钱的欲望,另一方面也有对美色的欲望。而人们所拥有的这两种欲望,实在可以相互满足,一方面,通过金钱,可以占有美色;另一方面通过美色,也可以获得金钱;而人们所讲的“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即可以充分地印证这一点。其实,无论通过金钱占有美色,还是通过美色获得金钱,都是以内在道德感的沦丧为代价的。也可以这样说,在金钱与美色的交易的背景下,人之尊严与内在的道德感都不再重要,甚至被完全丢掉;当然,这也恰恰是伦理道德意义的“坏”。但是,这种伦理道德意义的“坏”,却让人本身获得了一种自由,即不为伦理道德所约束的自由或者说堕落的自由。如果堕落的自由,为美与艺术所粉饰,那就能够更大程度地诱惑人本身。对于拜金主义的批判,我们已经做过很多了,这里不拟重复,我只想强调一点,即金钱本身,不只能够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同样能够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也就是说,即便形而上的存在,依然能够为金钱所兑换;而金钱与美色的交易即能够印证这一点。坦率地讲,“美色”是具有形而上的内涵的,虽然它通过形而下的感性呈现出来。我们知道,“美色”本身是具有那种销魂蚀骨的力量的,而这即印证了美色的形而上性。当然,我们往往在形而下的层面来理解“美色”本身;其实,这样做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具有形而上性的美色,恰恰成为了满足形而下欲望的工具。其实,美色本身要葆有那种形而上性,必须超越形而下的欲望;而不能够成为实现形而下的欲望的工具。当然,在金钱与美色交易的背景下,“美色”本身也就无所谓形而上性了;在这里最多的是人之欲望。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把金钱与美色的交易视为世俗黑暗的一部分,虽然在这世俗的黑暗中有太多美丽的妖娆。我们在这里的问题是,能否让美色变得纯净,或者让它成为艺术本身?其实,这就要净化感官欲望了。我们可以说,美色本身即是感官诱惑的一部分,所以,也是实现感官欲望的工具。其实,即便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净化感官欲望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所谓青楼女子的艺术化即充分地证明这一点。艺术化的青楼女子,就超越了感官欲望,而成就了美与艺术本身。但是,在这里最为现实的问题是,艺术化的青楼女子能够摆脱金钱与美色的交易吗?可以说,这是很难的;艺术化的青楼女子被商品化,即反证了这一点。可以说,在金钱与美色的交易中,既无所谓人的情感,亦无所谓人的尊严。其实,我们只有把“美色”升华为美与艺术,它本身才可能具有独立自存的价值;但是,很显然,这不过一个乌托邦。当然,在青楼文化本身,所展现的同样是一个乌托邦;但是,这个乌托邦却是欲望的乌托邦;而这个欲望的乌托邦,实在根基于世俗的黑暗。世俗的黑暗无限地膨胀了人本身的欲望;而为世俗的黑暗所无限膨胀的世俗欲望,亦必然会毁灭人本身。也可以说,金钱与美色的交易,恰恰印证了人本身的堕落;当然,人本身堕落恰恰是文明社会堕落的产物。如何让人本身以及文明社会摆脱堕落,这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问题。

  (三)以欲望的刺激与满足为目的

  通过金钱与美色的交易,我们可以看出青楼文化本身是以欲望的刺激与满足为目的的。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在青楼文化中,有别样的文采风流,有高妙的文化境界;但是,在这里,最多的却是欲望的刺激与满足;即便所谓的文采风流与文化境界,亦是以欲望为根基的。在这里,我要表达一个观点,即形而下的东西,譬如欲望,是内在于人本身的;而形而上的东西,譬如文采风流、文化境界,则是人们的创造。同时,形而上是根基于形而下的。形而上的存在愈是脱离形而下,愈显得高妙,愈能够彰显文化的境界。在人本身,一方面需要满足形而下的欲望,另一方面也需要实现形而上的追求。如果没有形而下的欲望为根基,形而上的追求将失掉动力。所以,我并不主张全盘否定形而下的欲望。但是,承认形而下的欲望,也决不意味着走向真实的放纵;相反,我们必须有更高的追求。在这里,我们重点分析一下欲望的刺激与满足。我讲过,形而下的欲望是内在于人本身的;但是,它定要受到刺激,才会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而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能够刺激人之欲望的,那自然就是美色了。也就是说,在这里美色并不具有独立自存的价值,它已经失掉了自身的形而上性,而成为了刺激与挑逗人之欲望的工具。当然,这并不妨碍美色的形而上性,可以在刺激与挑逗人之欲望的过程中彰显出来。但是,在这里,美色的形而上性,显然已经被欲望之海所吞没。亦即,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美色是局限在感官诱惑的层面的。我们虽然讲颠倒衣裳不如色授魂与;但是,所谓的色授魂与,不过印证了感官诱惑本身。我讲过,感官诱惑本身,即拥有那种直达心魂的力量。所以,在感官诱惑的背景之下,即便色授魂与,亦是通向颠倒衣裳的。当然,我们完全可以把颠倒衣裳解释为皮肤滥淫。可以说,美色一方面刺激、挑起人的欲望,另一方面又满足实现人的欲望,亦即在欲望的世界里,美色占据了灵魂的地位;但是,这种灵魂的地位,恰恰印证了美色的工具性。如果我们不能够意识到美色的工具性,那就很容易认为,在欲望的世界里,美色是最终的胜利者。其实,在欲望的世界里,美色虽然能够挑逗、刺激并满足、实现人的欲望,但并不是最终的胜利者。原因很简单,美色本身并不具有永恒的意义;相反,它是附丽于青春的。也就是说,美色本身只有在青春时代才能够展现出来;而一旦青春不再,那美色本身将为时间所抛掉。其实,这就是无情的自然法则。美色在青春时代的呈现,这是自然法则;青春过后美色的消隐,不同样是自然的法则吗?人本身,并不能够抗拒自然的法则。在欲望的世界里,美色不是最终的胜利者,那谁是最终的胜利者呢?金钱、权力,还是欲望?其实,在欲望的世界里,是没有胜利者的;因为在这里,人本身面临着毁灭的命运;也就是说,人本身为欲望所毁灭。如此以来,那欲望岂不是最终的胜利者?其实,欲望同样不是最终的胜利者;因为拥有欲望的恰恰是人本身。如果人本身毁灭了,那欲望岂能够独立自存?正如同创造人的是人本身,毁灭人的同样是人本身。其实,欲望的刺激与满足,即意味着真实的放纵。而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情感、尊严都不再重要;而真正重要的似乎只有感官享乐。也就是说,在这里,人的心魂被感官的享乐腐蚀了。所以,在这里,便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如何恢复人的情感与尊严。当然,这就要求从堕落的路线,返回上升的路线。一方面要化欲为情,也就是说把欲望上升为情感;另一方面要追求超越,如此才能够成就高妙的文化境界,并确证人本身的尊严。可以说,在欲望的世界里,人本身是找不到归宿的;因为人本身不可能以欲望为归宿。而只有人类的情感抑或高妙的文化境界,才能够成为人本身的归宿;因为在这里,有形而上的追求。其实,陷入欲望之海的人本身,是需要救赎的;并且这种救赎是灵魂的救赎。虽然我一直不怎么认同灵魂的救赎,因为在这里有太多道德的伪善;但是,如果拥有真诚,这灵魂的救赎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当然,要实现灵魂的救赎,必须改变世俗的黑暗。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5-1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