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也谈青楼女子的文人化

2017-03-28 09: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女性化的文人意识

  青楼女子的文人化,当然不是创论,因为早就有研究者提出了。我在这里,只是想从哲学的角度出发,做一下批判。其实,青楼女子的文人化,对青楼女子并不具有普遍性。也可以说,大多数青楼女子并没有完成文人化;相反,她们只是皮肤滥淫的工具。当然,从文化的角度研究青楼的学者,往往忽略这一点;虽然这一点反映了更大的真实。实际上,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并不具有文化史的意义;也就是说,她们被排除在了文化史之外。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即是沉默的大多数;而娼妓制度的罪恶,也主要通过她们体现出来。我也在想,把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排除在文化史之外,这是否公平?实际上,在这里无所谓公平可言的。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里,一方面伦理的正义缺失了,所谓皮肤滥淫即印证了这一点;另一方面也没有什么高妙文化境界的展现,相反,在这里,最多的是赤裸裸的欲望,即便有人的情感,亦被扭曲了。虽然青楼女子的文人化对青楼女子并不具有普遍性,但是,对于那些名垂青史的青楼女子却是具有普遍性的。也就是说,那些名垂青史的青楼女子几乎都完成了文人化。亦即,那些名垂青史的青楼女子,不只展现了感性的美、外在的美,而且展现了内在的精神美、心灵美。而这内在的精神美、心灵美恰恰根源于文人精神、文人意识。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一点,即文人化的青楼女子所具有的文人意识是与女性意识交融在一起的;亦即,在这里,所呈现出来的是女性化的文人意识。当然,这女性化的文人意识即是青楼女子为文所化的产物。也就是说,一方面我们不能够把女性化的文人意识等同于女性意识,因为即便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同样具有女性意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够把女性化的文人意识等同于文人意识本身,因为在这里毕竟有女性的色彩。可以说,在女性化的文人意识,是可以体现文化的精神的;正因为如此,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才可以进入文化史。那么,在这里,所体现出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精神呢?其实,这种文化精神,一方面根源于对女性的品鉴,另一方面又有文化精神的升华。我们应该看到,对女性的品鉴,既可以导向皮肤滥淫,也可以导向高妙的精神境界。而青楼女子的文人化,所要避免的恰恰是皮肤滥淫,而要成就的则是高妙的精神境界。有人说了,即便青楼女子成就了高妙的精神境界,那她们本身不依然是高级的精神玩物吗?也就是说,文人化的青楼女子,在文化史上,不过扮演了高级精神玩物的角色。我并不否认,这一点是存在的。但是,在这里的问题是,如何避免这一点。而这就需要养成独立人格了。其实,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并不甘心扮演高级精神玩物的角色,她们同样有高尚的志趣、独立的精神追求;当然,这也成就了独立人格本身。我曾经讲过,青楼女子往往面临着悲剧的命运。那么,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能够避免悲剧的命运吗?很显然,并不能够的。但是,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较之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有更充分的悲剧自觉,也就是说能够充分地意识到自身的悲剧命运,所以更能够成就悲剧的精神。而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则没有充分地悲剧自觉,所以也很难成就悲剧的精神;并且她们往往在皮肤滥淫中寻找自己的快乐;在这里最多的是形而下的欲望,而并没有形而上的精神追求。其实,把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与作为皮肤滥淫工具的青楼女子区别开来的,也就是形而上的精神追求。当然,这形而上的精神追求,决不是为了让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成为高级精神玩物,而是为了让她们成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虽然这本身,并不能够改变她们的悲剧命运;但是,她们所拥有的文人意识、所凝聚的文化精神,却可以让她们在文化史上放一异彩。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所具有的女性意识,同样有自己的特点。一方面,它拥有着文人的精神,另一方面这种女性意识亦未为伦理道德所束缚,所以拥有着真正自由的精神。也可以说,正是未为伦理道德束缚的女性意识,让女性的自由成为可能。

  (二)未为伦理道德束缚的女性意识

  当然,在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即是否要把女性意识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说实在的,这个问题并不好解决。如果把女性意识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那就很容易失掉自由的精神,而女性意识亦会泯灭;也就是说,女性意识为伦理道德所泯灭。当然,在这里女性只是一种道德的存在,而女性本身的魅力反倒无足轻重了。我们知道,中国古代对女性所强调的是“德、容、工、言”,也就是道德、容貌、女工、言语。但是,男性在品鉴女子的时候,往往是把容貌放在第一位的,而道德反倒不怎么紧要了。然而,即便如此,男性在择妻的时候,依然看重道德;当然,如果娶妾,那就看重美貌了。其实,在伦理社会的背景下,伦理道德本身确实束缚了女性意识。也就是说,在这里,女性并不能够自由地展现自身的魅力。但是,在青楼社会,女性意识显然摆脱了伦理道德的束缚;亦即在这里,女性可以自由地展现自身魅力。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这里,自由展现的女性魅力,不过是性诱惑的工具;亦即,在青楼社会的背景下,女性的魅力是不可能具有独立自存的价值的。如何让女性的魅力摆脱沦为性诱惑工具的命运呢?当然,这就要消灭青楼社会了。当然,女性的魅力本身,也确实具有性诱惑的内涵;但是,在这里,所展现的却是美与艺术;而美与艺术,当然是可以超越性诱惑的。我们发现,在女性意识摆脱伦理道德的束缚之后,虽然富有了自由的精神,但却并不完整,亦没有一个好的归宿。当然,在这里,我们就要审视女性意识本身了。那么,何所谓女性意识呢?我们可以把女性意识解释为女性自觉的性别意识;当然,自觉的女性意识,是不可能脱离男性的背景的。我们再看一下女性意识有怎样的内容。可以说,女性意识不过两个层面,一个是自由的展现女性魅力,另一个则是伟大的母性意识。不为伦理道德所束缚的青楼女子,当然可以自由的展现女性魅力,但是,在她们并不具有伟大的母性意识。我们欣赏那些名垂青史的青楼女子,主要是从美貌、文采风流、艺术气质、独立人格、精神志趣的角度出发的;而在她们中间,是找不出伟大的母亲的。其实,母性意识是女性意识非常重要的方面。而青楼社会,实在阉割了女性意识,泯灭了母性意识。那么,如何才能够彰显出伟大的母性意识呢?我想,也只有把女性意识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但是,在这里又出来问题了,即女性的魅力,又应该如何展现呢?我们知道,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同样是女性意识的重要内涵。可以说,在这里,这个问题并不好解决。因为这里实在有一个深刻的二律背反。我们知道,女性意识是侧重于感性的,而伦理道德则富有理性的精神。所以,女性意识与伦理道德的二律背反,就是感性与理性的矛盾。当然,就女性意识自身而言,它必须是完整的,既不能因为自由地展现女性的魅力,便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力;当然,也不能够因为要成就伟大的母性意识,便放弃了展现女性魅力的自由。也就是说,自由地展现女性的魅力,不应该付出伦理道德的代价,更不能够阉割女性意识。我们知道,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女性意识的全部都是自由地展现女性的魅力;而这种自由展现的女性魅力,又成为了性诱惑的工具。所以,在这里,青楼女子能够成就文采风流、艺术气质、独立人格、精神志趣,端的是一个奇迹。当然,在这里,我们也有一个问题,即她们为什么能够成就这样的奇迹?我想,一方面在于她们和文人学士的交流,这不仅扩大了她们的视野,而且深刻地影响了她们的精神追求、价值取向;另一方面则在于她们不幸而又悲惨的处境以及流落风尘的命运。奇迹是由不幸孕育的,正如同伟大是由苦难孕育的。当然,我们要改变不幸、苦难本身;但是,这决不意味着蔑视由不幸、苦难所成就的文采风流、艺术气质、独立人格、精神志趣。自然,我们也不能够因为欣赏文采风流、艺术气质、独立人格、精神志趣,而对真实的不幸与苦难无动于衷。其实,对于那些名垂青史的青楼女子,最紧要的就是理解之同情了。

  (三)文人意识与女性意识的交融

  其实,文人意识与女性意识的交融,所成就的不过是为文所化的女子。当然,我们并不能够说青楼女子的全部,都已为文所化;但是,那些名垂青史的女子,确实体现着文化的精神。对于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我们最多的是欣赏、同情;欣赏的是她们的文学才华、艺术修养,同情的是她们的不幸命运。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恰恰是不幸的命运,成就了她们的文学才华、艺术修养。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另外一点,即青楼女子的文学才华、艺术修养是缺乏大境界的,我们永远不能够把她们与李白、杜甫方比。当然,青楼女子的文学才华、艺术修养到达到很高的水平,这一点是能够确定的;但是,水平却并不意味着境界。所以,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为什么青楼女子在文学才华、艺术修养方面不能够到达大境界呢?我想,这也只能归结于女性意识本身的局限。我们可以看到,不只青楼女子达不到大境界;就是女子本身何尝到达大境界呢?女性境界的狭小是由她们视野的狭窄造成的。当然,在古代,青楼女子较之一般的家庭妇女,已经拥有更大的视野了,而这也是她们能够在文学、艺术上表现出自身才华的原因。当然,青楼女子主要的是在和古代文人的交流中开阔自己视野的。而在和古代文人的交流中,青楼女子亦实现了文人化,具有了文人意识。那么,何所谓文人意识,它又是如何彰显出来的呢?其实,文人意识就是人本身为文所化的结晶;在这里,主要体现的是一种文化的精神。当然,文人意识主要彰显在文采风流之中;但是,这本身却是以独立人格为支撑的。也可以说,文人意识是执著于文采风流的。在文人意识中,文采风流确实具有不朽的价值。有句诗说:“可怜荒陇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在这里,荒陇穷泉骨,即因为惊天动地,获得了不朽的价值。我们这里的问题是,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是否同样在追求不朽的价值呢?当然,满脑子都是道德偏见的人,是不会认同这一点的。但是,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确实获得了文化意义的不朽。也就是说,历史本身并没有因为那些为文所化的女子出自青楼,而拒绝她们。我们可以看到,为文所化的青楼女子确实是倜傥非常之人;她们所以留在人们的文化记忆中,不只是因为美丽,更由于文采风流、艺术修养以及独立人格。我们知道,文人意识本身,虽然执著于文采风流,但却是以独立人格为支撑的。如果没有独立人格,亦无所谓文采风流。当然,青楼女子在文采风流方面,似乎很难与古代文人争胜。而青楼女子所以在文采风流方面留下一笔,那实在因为她们与古代文人的佳话。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青楼女子与古代文人的佳话呢?我并不否认,在这里有太多的传说;但是,其中也未尝没有真实的影子。即便这种风流佳话,完全出自编造,也毕竟表达着人们美好的希冀与愿望。其实,青楼女子与古代文人的风流佳话中,最多的就是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情。虽然在这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情中,未尝没有性的吸引,但最多的却是文化境界的展现。我们可以看到,在古代文人与青楼女子的惺惺相惜中,古代文人在文采风流方面,似乎更乐意扮演弱者的角色。当然,这并不是说,青楼女子真能在文采风流上压倒古代文人;而只是古代文人欣喜于红颜知己的觅得。我们知道,古代文人与青楼女子的佳话,是被反复咏唱的。这种咏唱,当然难免带有艳情的色彩;但是,在这里,未尝没有对青楼女子独立人格的尊重。我们可以看到,青楼女子是在沦落风尘的必然命运中造就独立人格的;所以,这样的独立人格更显得弥足珍贵。当然,青楼女子的沦落风尘,与古代文人的宦海漂泊,又是何其得相似;所以,在这里,每有共通的天涯沦落之感。正如同青楼女子无法摆脱沦落风尘的命运;古代文人也很难摆脱宦海漂泊的命运。沦落风尘与宦海漂泊的偶然相遇,造就了青楼女子与古代文人的风流佳话。当然,这种风流佳话,是具有文化史的意义的;但是,我也在想,难道青楼女子只能够通过这样的风流佳话留在人们的文化记忆中吗?如果这样的话,她们的独立人格又如何彰显呢?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3-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