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对一座山的凝视

2015-05-29 10: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这座山,彝名古旭吉地,汉名大黑山(就像某人,彝名吉狄日铁,汉名付兆林),在偏僻边远的、彝汉杂居的吉狄米色姆地,是个标志性存在——放眼天下,比它高大、比它壮美、比它雄奇险峻的山,当然难以计数,就好像人世间,比我挺拔、比我漂亮、比我有出息的男人比比皆是——还是个放猪娃时,我却曾经以为它就是大地之上最迷人的风景,就如同母亲的世界里,我是金不粜银不换的宝贝。

  那时,又瘦又小、头脑里却总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的我,时常一个人静静地呆在某个角落,凝视着这座山,幻想着有朝一日,登上那山顶,呈现眼前的将会是怎样的情景。有时也会根据自己的想象,与同龄孩子们争论几下,那远远的黑黑的丛林里住着多少神秘的东西,站到那高不可攀的山顶上是否就可以抚摸到蓝天上的白云等等。我总以为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可基本上没怎么争赢过,因为他们都是有父亲的孩子,他们的父亲农闲时节一般要打猎,都有可能去过那山里,甚至更远的地方。

  后来,二十郎当岁,以一个“未来诗人”身份,故作潇洒晃动在山外的城市里,我的心曾经一度变得花里胡哨,嘴里也经常用汉语念叨着“远方”之类花里胡哨的词,偶尔回家,在我眼里,它也就变成了一个丑陋不堪的障碍物。我梦想着带上母亲,远远地离开它,到那五彩缤纷的城市里,过上一种与祖辈完全不同的生活。为此,还写过一组《母亲的话》。以母亲的口吻说的是:“跟着你,我的儿子/我只想默默地跟着你/在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在这五彩缤纷的城市里/我只想望着你宽宽的背影默默地跟着你……”(《星星诗刊》1988年9月号)。

  再后来,背景糟糕又不懂人情世故的我,不得不背负着空空的行囊,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于是,无可奈何,却又心有不甘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远远地从你背后升起的月亮,不是我的/残月不是/满月也不是……”(组诗《对一座山的凝视》发表于《民族作家》1989年第4期)。对它,充满了一种非常不理智的怨恨。这种不理智的怨恨导致我甚至曾经做过这样一件略显滑稽的事情:刻意邀约了一些人,带上酒肉,到那山顶上,一群无法无天的土匪一样,吃喝玩乐过一个通宵;又在第二天清晨,面对着初升红日,两手叉腰,做起自信满满的样子,对整个吉狄米色姆地这片土地上所有曾经耳闻目睹的旧日英雄们,表示了不屑。

  转眼间,已经吃上了四十五岁的饭,每天开门见山,见到的却还是它。

  唉。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