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

2017-04-18 09:2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失效的道德规范

  我们已经讲过,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伦理道德的规范失效了。也就是说,在这里,无论青楼女子,还是寻花问柳之人,都摆脱了伦理道德的束缚。当然,伦理道德很容易成为人本身的枷锁。而青楼文化,则制造了一种虚幻;在这种虚幻中,人本身摆脱了伦理道德的枷锁,达到了一种自由之境。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自由之境中,自由的男女关系成为可能。为什么自由的男女关系成为可能呢?因为在这里,男女双方都不必负伦理道德的责任。那么,没有了伦理道德的责任,是否意味着失掉了内在的道德感呢?我并不否认这种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并不具有必然性。也就是说,即便男女双方都不必负伦理道德的责任,也不妨碍他们拥有内在的道德感。那么,这种内在的道德感如何可能呢?我想,这就根基于青楼文化中的自由伦理。我讲过,青楼文化中的自由伦理是以自由的男女关系为基石的。在这里,我们且不理会青楼社会中自由男女关系的虚幻性。我们重点考察一下自由伦理本身。可以说,这种自由伦理所强调的就是情感本身;当然,在这里主要指的是男女之情。我们知道,青楼文化中的男女之情,并没有为伦理道德所束缚;亦即没有被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所以,在这里的男女之情,就有许多的真情实感;同时,这种男女之情,实在是自由选择的结果。我并不否认,这里的自由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但是,在虚幻的世界里,自由本身毕竟得到了呈现。其实,要让自由本身具有真实的基础,并不那么容易。也就是说,在青楼社会,有虚幻的自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这种虚幻的自由也很容易为真实的放纵所绑架。但是,探讨这一点之前,我们还是先看一下自由伦理中,人类理想的表达。当然,自由伦理中人类的理想主要表现为自由的男女关系。从理想的角度讲,维系自由男女关系的,应该是情感本身。但是,如果回到现实,我们往往发现情感本身并不能够维系自由的男女关系。而自由的男女关系,往往也为现实的利益所粉碎。我们可以这样说,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并不具有现实的基础。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因为这一点,而忽略在其中所表达的人类理想。其实,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所要确证的恰恰是人本身所拥有的内在道德感。也就是说,因为有自由伦理的存在,所以即便人本身摆脱了伦理道德的束缚,依然可以拥有内在的道德感。我觉得,有必要把道德的教条与内在的道德感区别开来。道德的教条,往往成为人本身的束缚;也就是说,在道德教条面前,人本身是不自由的。而内在的道德感所以不同于道德的教条,就在于它保证的是人本身的自由。亦即真正的自由的人本身,是需要内在的道德感的。当然,一旦人本身拥有了内在的道德感,就会拒绝真实的放纵了。我们可以看到,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不仅不拒绝美与艺术,而且成就了美与艺术本身。当然,在这里最可注意的一点,即是青楼女子的艺术化。其实,青楼女子的艺术化,同样具有双重的内涵,一则是外在形体的艺术化,二则是内在精神的艺术化。外在形体的艺术化,虽然局限在形而下的层面,但却依然具有形而上的内涵。也就是说,外在形体的艺术化是可以彰显内在精神的。其实,我们讲的品花文化,首先针对的就是外在形体的艺术化。当然,我们更重视内在精神的艺术化;而这就需要精神的品鉴了。有的人可能会讲,青楼女子的艺术化,不过印证了一点,即她们不过是男子的高级精神玩物,而她们的独立人格、内在精神并未得到尊重。我并不否认,在这里,确实洞见了很大一部分真实;但是,很显然,在这里最多的依然是伦理道德的偏见。其实,从真实意义上讲,人本身只有在美与艺术中,才能够获得自由。所以,艺术化的青楼女子,是自由的;虽然这种自由有太多的虚幻。当然,通过艺术化的青楼女子,人本身也获得了自由。而人本身所以没有因为这种自由走向真实的放纵,那就在于自由伦理保证了人们内在的道德感。那么,拥有内在道德感的人们,又如何面对建立在金钱之上的自由呢?

  (二)建立在金钱之上的自由

  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当然造就了一种自由;但是这种自由却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所以,我们在关注自由伦理的时候,就不能只看重美与艺术,或者青楼女子的艺术化。也可以说,在青楼文化背景下,青楼女子不仅完成了艺术化;而且她们本身已经被商品化了。亦即青楼女子成为了可以被任意买卖的商品;从某种意义上讲,青楼女子的艺术化是服务于青楼女子的商品化的。亦即艺术化的青楼女子,不过是增添了自己作为商品的“声价”。如果从美与艺术的角度出发,我们会更看重青楼女子的艺术化。也可以说,艺术化的青楼女子是具有独立自存的价值的。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能不能够对艺术化的青楼女子保持审美的静观。当然,我并不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也就是说,真正具有高雅趣味的人们是可以以审美的静观对待青楼女子的;当然,这本身既有对青楼女子的尊重,也有对美与艺术的尊重,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在更多的情况下,人们并不能够对艺术化的青楼女子保持审美的静观;而这恰恰由于欲望的存在。我们知道,欲望以及情感的存在,早就打破了“不动心”的神话。既然人们难免心动于艺术化的青楼女子,那就造就了青楼女子商品化的可能性与现实性。当然,青楼女子的商品化,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的;这欲望,不只包括情欲,而且还有占有欲。其实,情欲的满足,既有形而下的基础,也有形而上的追求。当然,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形而上的追求是很少的;但正因为如此,这才是弥足珍贵的。我们所谓的占有欲,即是对艺术化的青楼女子的占有;当然,也正是在这种占有的过程中,艺术化的青楼女子完成了商品化。我也在想一个问题,即青楼女子对自身的商品化,是否有充分的自觉。很明显,青楼女子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从艺术化到商品化,这很容易造就青楼女子现实的不幸。我们知道,在青楼女子的艺术化那里,是有对青楼女子的尊重的;当然,这里所尊重的不只是美与艺术,更有青楼女子的独立人格。但是,商品化的青楼女子,就不再为人们所尊重。因为在这里,青楼女子成为了赚钱的工具;而且青楼女子是以自身为商品的,所以也就无所谓独立人格。也就是说,青楼女子的商品化,不仅亵渎了美与艺术,而且践踏了青楼女子本身。我们可以这样说,青楼女子的艺术化,所表达的是理想;而青楼女子的商品化,则是现实本身。但是,在这里,我们必须强调一点,即青楼女子是人,而不是商品。把青楼女子作为人来看待,这是最基本的一点;但是,这一点却很容易为人们忽略。所以,我们就很有必要在文化的意义上,解放青楼本身。当然,这种解放毕竟是迟到的。马克思造就批判过商品拜物教,并且深刻地意识到一点,即人本身也可能被商品化。我们知道,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多有人通过对商品化的青楼女子的占有,来确证自身的价值。当然,我们要看的问题是,占有商品化的青楼女子,能够确证人本身的价值吗?实际上,在这里所确证的,不过是现实的权势、地位、财富以及飞扬跋扈本身。其实,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要确证人本身的价值,恰恰需要对青楼女子的尊重。如果不把人当做人来看待,又怎么确证人本身的价值呢?也可以说,对商品化的青楼女子的占有,只会否定人本身的价值。当然,如果返回青楼女子的艺术化,就能够确证人本身的价值了。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问题,即青楼女子的艺术化,很容易为人的欲望所粉碎。也就是说,在欲望的支配下,艺术化的青楼女子,必然地沦为商品。那么,青楼女子能不能摆脱沦为商品的命运呢?如果不能,那么她们在成为商品的时候,拥有独立的人格与内在的道德感呢?可以说,这些问题都不好解决。我们虽然讲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以自由的男女关系为基石,但是,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男女关系何尝真正的自由?也就是说,青楼社会中的男女关系,是为金钱所支配的;在这里情感本身,只不过是陪衬而已。可以说,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并不怎么自由。

  (三)情色的多样性

  在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这里,情色的多样性呈现出来。一方面情感本身呈现出了多样性;另一方面色或者说诱惑,同样呈现出了多样性。其实,诱惑的多样性即意味着对感官享乐的崇尚。不过,在这里,我们暂且不讨论感官享乐本身。我们重点要看的是所谓的“由色生情”。也就是说,对待色,绝不能够停留在感官欲望的层面;相反,在这里必须有情感的升华。我并不否认,在青楼文化中有满足人们的感官欲望的层面。但是,青楼文化所以成其为文化,还在于情感的升华。所以,在这里,我们讨论情色的多样性,还是集中在情感的层面。当然,这里的情感,是有“色”的基础的;所谓“由色生情”即印证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情色本身所以呈现出多样性,实在是以自由的男女关系为基石的。也就是说,在这个情色的世界里,男女双方都不会做伦理道德的判断;相反,他们却执著于在情色中所获得的虚幻的自由。亦即,这里的男女关系并没有被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伦理道德也不能够束缚情色世界里的男女。那么,在情色的世界里,男女双方是否真正达到了自由呢?很明显,这种自由是虚幻的,并不具有现实的基础。但是,这同样不妨碍一点,即情色世界里的男女处于自由嬉戏的状态;并且这种自由嬉戏的状态,可以成就美与艺术。我们的问题是,在这种自由嬉戏的状态,是否有情感的诞生。当然,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另外一点,即情色世界里的情感,是没有归宿的;同时,充满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我们并不需要从这里找出了天长地久、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坚贞。可以说,情色的多样性,早就否定了这一点。因为情色世界里的情感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难免执著于一时间的欢爱。当然,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欢爱一时间”是否具有永恒的意义?其实,这并不好回答。当然,人们很容易回到“男人一夜,女人一生”的思路;并且多有“痴心女子负心汉”的哀怨。但是,这个思路,是否适用于青楼文化呢?我们很容易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来批判“痴心女子负心汉”,但是,在伦理道德本身,显然不会回护青楼女子;因为青楼女子本身逾越了伦理道德的规范。其实,让伦理道德和青楼文化纠缠一起,必然是夹杂不清的。当然,这也是我强调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的缘由。在自由伦理,不仅确证了情色的多样性,而且可以保障人本身的内在道德感。其实,也正是内在的道德感,让“由色生情”或者说情感的升华成为可能。亦即,在情色的世界里,即便人本身处于自由嬉戏的状态,依然可以拥有内在的道德感。我讲过,青楼文化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变潜意识为显意识。所以,在这里,本来作为潜意识的感官欲望,却成了显意识;而本来作为显意识的道德感,却成为了潜意识。可以说,即便青楼文化把潜意识变成了显意识,人本身的内在道德感,依然不曾失落。当然,在这里,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即青楼世界里的情感是纯洁的吗?我们知道,内在的道德感是可以保障情感的纯洁的。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在青楼的世界里,所谓的道德感成为了潜在的东西。而一旦唤醒人本身的道德感,就很容易否定青楼世界里的情色的。而在这里,就出现了一对矛盾,即人本身的道德感与情色的多样性的矛盾。那么,我们能不能说,人本身的道德感是以情色的多样性为基础的呢?如果这样的话,那所导向的恰恰是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当然,把人本身的道德感建立在情色的多样性上,是一个非常大胆的思路。也就是说,在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前提,即内在的道德感,不应该拒绝情色本身。亦即,在情色世界里,人本身所达到的自由嬉戏的状态,同样有人之理想的表达。当然,在人之理想这里,恰恰有对自然人性的尊重。其实,情色的多样性是可以在自然人性这里得到解释的。但是,在人本身,却不能够由情色的多样性,而滑入纵欲的深渊。也就是说,对于崇尚感官享乐本身,我们是不赞成的。其实,对感官享乐的崇尚,只会把人本身变成欲望动物;而这并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4-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