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倪志娟:一夜春风仍要三十年慢慢吹度

2018-07-13 08:5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倪志娟 阅读

倪志娟

倪志娟,1970年出生,湖北天门人,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人文与法学院教授,哲学博士,主要从事哲学与文化、女性诗学研究以及诗歌创作与翻译。

 


◎黑白沙漠


今天,我又忆起黑白沙漠
灰烬和雪,易消散之物
荒凉如长者的心

暮色中,走出汽车的人
构成一个悖论
从远处看,空无一物

是黄沙托住那个夜晚,群星
像症候涌现
我们内在的饱满,一戳就破

几只小白狐,逡巡地靠近
多么荒谬
我们尚未备好远古的书生

它们注定给我们带来悲哀——
机警,渗透到每一根毛管
食物的碎屑,代表了生存的全部意义

干旱与炎热瞬间蒸发过往
它们的白
如空白

当我在江南,想到同行的十个朋友
诸多细节
明灭如魅影

2015/7/17

 

◎两难


左手拿一块石头,右手空空
汲汲于至亲的人际关系
又厌恶这种关系
这种不平衡,于他是常态
每日用清水洗脸
也洗不出一幅好容颜
年岁在身体中暗藏鸟雀
他的衣衫捂不住
高音低音,婉转与升扬
曾经有多想将自己嵌入人世
现在就有多想将自己抹除
肉身沉重
他假设文字如衣冢,他在,亦不在

2015/11/18

 

◎雪,落在矮冬青上


雪,落在矮冬青上
使枯硬的枝条变得蓬松,柔软
呈现童话般的美
同样的雪
也为一些女人所渴望
“时尚的先锋!”“骄傲的闪电!”
她们坚信,“创造美
需要残忍的激情”
她们让雪尽情落下
发誓要将一具完美的肉身
嵌入历史。她们的决心
足以动摇
亚里士多德的形式因

2016-2-21

 

◎高考之后


独自一人
他坐在黑暗的楼顶沉思
手中的纸条
被紧握成一枚铅弹
是无声的较量,也是诉求:
“你在哪里?所有的同学都高兴地回家了”
人世间的抚慰如此虚妄
一夜春风仍要三十年慢慢吹度
那个耻辱的分数
终于焚尽
他说,现在日子安稳,庆幸自己
并未死于那一夜

2015/4/15

 

◎浮生
——致小琼


除去中年的容颜
我们改变不多——这个谎言
被餐厅温暖的光怂恿
举杯的手,沉稳
摁住大海的波涛
我们在光滑的海面行驶
偶尔,几个词
沉入黑暗的水底
而你随意撩起的一缕发
依稀带着犹疑
“我是你预布的棋
总会重逢”
喜悦中渗透悲凉
让我们庆祝
年年新叶,光阴囚禁了那些黑色的虫

2015/5/3

 

◎钟摆


落在物体表面的灰尘
会渗透,变成物体的一部分
这个逻辑,如今
依附于他
40℃的欢乐与40℃的悲伤
就要炖烂一副好骨架
你看他如何行走——年轻时
肆意嘲弄的酒瓶
在手中,变成了一个钟摆

2016/1/15

 

◎狗尾巴草


每年,它准时站在路边
像一个孩子
隐藏了自己的手脚
喜悦汇聚成鲜艳的绿
有时被采摘
不是因为丰收,也不是因为珍惜

2016/8/26

 

◎苏伊士运河边的白鸟


它停留在我看见它的那个下午
那片河坡
马和牛,还有驴子
正在啃噬坡上的草皮
又用粪便将其妆点得异常褴褛
渡河的人,穿着杂色衣裳
和货物一般沉默
散向四面八方
墨绿色的河水在流淌
随时带走自己,折射的光
将尘世的一切
交还尘世
我见到那只白鸟,体型纤小
优雅
停歇在河坡,一动不动
仿佛作业本上一滴白色的修正液

2017/03/22

 

◎理发师


他的手指,飞快转动剪刀
像一种微型杂技
熟练创造了优雅
又被他平庸的笑击碎
所有的理发师都有这样浑圆的下巴
当他按住一个人的头­
那种力度恰好
不足以冒犯,却也不容反抗
他在每一扇
蒙着水汽的镜子前修剪
直到杂芜的岁月
变得稀疏
冷清
如老槐树在冬天的枝条

2017-05-02

 

◎仿生学


阳光像蜜一样,足以让她忽略
那些不明飞行物
所有被强行带走的
她假设为零
剩下的,稀疏如冬天的树林
唯有蜜一样的阳光
犹在弥合
春天的绿以梦中风暴的慢速度涌来
她一路狂奔,最后跌入
酒店大厅
推着清洁车,走过一间间客房
她不让自己沉下去
一种不及物性
包裹着她,像一根永不释放的刺
她从未读懂说明书的文字

2016-3-14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