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俞昌雄:读王丽枫近作

2014-02-21 11: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俞昌雄 阅读

  那鼓胀的生活源于小小的蘼香
  ——读王丽枫近作

  俞昌雄

  那曾经署名“眼儿”的诗人,现在被唤作“王丽枫”,这二者本是同一个人。王丽枫自己也没料到,她为语言所做的工作,现在语言由此给出了召唤,是该到她出场的时候了。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她的诗歌写作有了脱胎换骨的蜕变,一个原先伏身于语言当中却不能自由呼吸的人,一转眼已是那个我们可以为其欢呼但却只能通过语言的指令而听到呼吸的人。对于这样的跨越,很多人都看到了,可作为创作者,王丽枫比预想中来得还要淡定。诗歌给不了她太多的东西,但诗歌给了她另一副躯壳,正像许多人期望的那样,她已有足够的力量,用语言带来的小小的蘼香,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鼓胀的生活。

  对于王丽枫拥有的这种状态,我有时会感到惊讶。诗人不是植物,每天都在成长;诗人也不会是繁星,每个夜晚都带着不同的亮度。诗人更像溪流,有时丰盈,有时孱弱,而现在的王丽枫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样子,如同雨季赶往河岸,我们在某个瞬间就想到了大海。我这么说,有点果断,不是我自以为是,而是王丽枫近半年来的诗歌作品给了我一个很鲜亮的感觉:她可以走得更远,在那通往大海的途中。

  王丽枫生活在中国白茶之乡闽东福鼎,这是一座美丽的小城。每一个诗人都热爱自己的家乡,王丽枫也不例外。“我要告诉你,在福鼎 / 那些热爱白茶的人 / 有时落在民间,有时久居密室 / 他们都是内心透明的人 / 一个大壶,七八个杯子,就是天下”在这首题为《在福鼎,那些热爱白茶的人》的作品里,诗人王丽枫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为读者勾勒出一副别具风情的地域生活图景,在她眼里,“白茶”几乎等同于荷兰的郁金香,它们来自山野,但在小城民众心里,“一个大壶,七八个杯子,就是天下”。没有宽阔的胸襟,岂有如此视域?“天下”一词真是神来之笔,拿得起又放得下,着实令人刮目相看。作者在文字中铺设的爱是宽广的、浓郁的,抛却个体的局限,代表民众抒发肺腑之声,诗人所持有的敏锐的洞察力及深刻的见识由此可见一斑。在另一首与家乡有关的作品中,诗人有了更加温暖的笔触,“那美丽的姑娘,你不要转身去看她 / 她有迷人的身段,怀着果实般的相思 / 如果有人在深夜里突然迷路了 / 那最亮的灯盏,它背后就是另一座故乡 / / 这是我的南方,屋檐下总站着祈祷的人 / 彩虹悬挂于最亮的日子,而星星 / 如此恬静,山坡上的泉眼也如此安详”( 《我的南方》 )面对这样的文字,读者很容易沉醉其中,拨开那美丽的南方镜像,读者可以触摸到一颗因爱而跳动的心。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说“爱不是一种记忆,它是美德的本质”。诗人笔下的“姑娘”、“灯盏”、“屋檐”、“彩虹”、“星星”、“泉眼”,它们都是记忆的一部分,但在它们背后,却涌动着来自作者对家乡无限迷恋的情怀。一个缺乏爱的诗人,可以搬来最壮阔最绚烂的词汇,但它们无法深入人心,而只有把爱根植于文字当中,文字才能获得力量,获得超越于自身的空间和意境。

  或许还可以这么说,因为有爱,作为诗人的王丽枫让我们看到了她面对生活的一种特有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但在诗人这里,它已无需借用地位、角色、性别乃至宗族,它只呈现,饱满的、鼓胀的,不容置疑亦不可剥夺。我喜欢这种方式。我认为,一个好的诗人,一个善于把自身托付给日常万物而又能坚持自己秉性的诗人,她是明亮的,与此同时,她也是幸运的。她的明亮源于她持有的纯洁的肉身,而她的幸运,更像是一种巧遇,她在语言的迷宫中穿梭,可以没有任何一种预兆,但光芒总能适时降落。

  我躲在小小的人间
  它们用雪的眼神装饰我的眼神
  它们用雪的骨架替换我的
  骨架,最后一次
  它们用雪的思想武装了我
  我在世间再也没有融化
  谁若不信,谁就伸出手来
  我定将赤身裸体,洁白而无暇

  ——《梦见雪》

  这是王丽枫一首写“雪”的诗,读过之后便印象深刻。其实,“雪”只有一种气味,不同的诗人用不同的方式得到了它。王丽枫的这种方式让人耳目一新,在这首《梦见雪》的作品里,“雪”有了自己的替身,我们读到的不是一种符号,而是一种含义秩序。从“眼神”到“骨架”到“思想”,我们看到了那深入骨髓的品质。雪是洁白而无暇的,人也应该是这样。王丽枫不是那种藏而不露的人,她直接,大胆,文字极富挑逗性,可读者一一掰开,却发现它们原本就如此透彻澄明,不像某些女性诗人那般赤裸裸,把一切都摘除了,剩下来的就只有污浊。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一种自我标榜,可我却固执地认为,它是一种骨气。生活时刻都在逼迫着肉身,诗人的骨头里总会埋下一些东西,而后从文字的罅隙里散发开来,阴郁的、孱弱的;明净的、嘹亮的,我想,诗人王丽枫应该属于后者。她是那种拥有纯正骨气的诗人,面对生活,她所滋生的渴望或憧憬积极向上,显得空阔无边。

  在一个极其明净的日子
  我不断地擦拭自己,从头到脚
  我像一个新生儿
  ……
  我没有特别高的要求
  我希望,在出门的第一瞬间
  我要遇见飞鸟,还要
  遇见一群和我一样干净的人

  ——《在一个极其明净的日子》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