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俞昌雄:休眠期(九首)

2013-05-08 09:1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俞昌雄 阅读
  ■ 去北溪看桃花
  
  那群人去永春北溪看桃花
  白色的,粉红的,其实只有一朵
  先是挂于漫山遍野里
  而后,来到一个人的手上
  到另一个人的心中
  桃花开了一半,春停不下来
  中途有雨水,滴答,滴答
  
  我在那群人当中得到了默许
  可以无声无息地飞,村庄不说话
  有人隐姓埋名,有人黯然神伤
  
  2013.2.28
  
  ■ 这个夜晚
  
  这个夜晚,许多人都睡着了
  我还独自醒着。黑暗中流淌的铜盘河
  比月光还要清澈,它是它自己的
  听不见呼吸,却有隐形的心脏
  
  这个夜晚,风是低垂的
  那些拆迁过半的房子无比突兀
  我看见窗棂背后的那副身影
  他和黑暗的关系
  如同冰箱里早已过期的食物
  
  这个夜晚,下水道塞得满满的
  某栋建筑突然就传来咳嗽声
  天空碎了一角,而黑压压的芒果树
  还在生长,我的指甲也是
  
  这个夜晚,空气谜一样高悬
  天使在旧躯壳中寻找活着的气味
  那个准时赴约的提灯人
  避开一大片雾霾,他小心翼翼
  脸上仍挂着和我一样的颤栗
  
  2012.11.22
  
  ■ 在那黄昏的广场
  
  黄昏的广场,椅子上坐着一个陌生人
  飞鸟偶尔掠过他的头顶
  他就拍拍衣裳,欲从身体里掏出另一个巢穴
  
  边上的喷泉已经枯竭
  卖花的小女孩,整整数个小时
  呆呆地望着天空,她还年轻,从未有过恐惧
  
  椅子上坐着的那个陌生人
  有过几个片刻,他看见躲于树林里的我
  原本就空空荡荡,秋风也难以捕获
  
  只有那响彻的警笛还在追赶
  同一朵白云下,所有的人都渴望活着
  以草木的方式,熟悉或陌生,甚至一无所知
  
  2012.10.19
  
  ■ 那些修地铁的日子
  
  这座城市已经围起许多栅栏
  一些老树倒下,高高矗立的打桩机
  日复一日,要把人群带入
  他们从未去过的地方
  那在黑暗里铺展的道路
  有时发出声音,几个忙碌中的工人
  开始探讨某个朝代与它子民的
  关系,说衣裳裹不住肉体
  说衣裳换了一套又一套,而肉体
  还是那副肉体,可以立碑
  也可以养着凶猛的动物
  那些修地铁的日子
  地面上的人,依旧互不相识
  每一张脸孔都值得期待
  要他成为南方的绅士,抑或是
  北方的亲戚,只是时间久远
  那些从地底下爬上来的工人开始
  迷恋阳光,彼此簇拥一起
  如同一株突然间冒出地表的植物
  枝杈都是凌乱的,只有那
  傲立的样子,还象活在人间
  那些修地铁的日子
  打桩机在深夜里也会发出巨响
  时而在脚下,时而恍如隔世
  一座城市有了无数隐秘的窟窿
  它们最终都要连到一起
  套用工人的话说,它们穿过河流
  广场,有时顶着闪烁的屋脊
  更多的时候,它们静默
  有如某个朝代里空无一人的废墟
  
  2012.11.14
  
  ■ 足 音
  
  夜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是她开锁,也不是她脱衣服
  而是她的那双脚
  在我头顶的地板上走来走去
  
  一年多时间来,她就这样
  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
  她的那双脚,让我无从下手
  既看不见,捉也捉不着
  
  临近春节时,她去超市购物
  我偷偷地跟在后面
  一个哑巴和她打招呼
  她笑,突然就跳起迷人的舞蹈
  
  2013.2.3
  
  ■ 夜半,动车,醉酒的人
  
  山后面没有月亮。另一头
  几盏灯光扶着一个醉酒的人
  待建中的别墅区有风,高大的树
  停不下来。这最后一趟动车
  在时刻表里是寂寞的
  它拖着大地的阴影,飞驰
  三五个人在等待,夜沉了下来
  醉酒的人晃过台阶,我喊他
  像喊着建筑里一枚松动的钉子
  像喊着异乡失去方向的一条河流
  他没有回头,他摔在大地上
  这时,动车急急穿过隧道
  两束强光从黑暗中射了过来
  该走的人都走了,那个醉酒的人
  一动不动,他已成为
  这个夜晚唯一没能带走的行李
  
  2013.2.3
  
  ■ 休眠期
  
  冬夜,我要卸下这副躯壳
  它有太多的堆积物,我要它清空
  跟随雪花,醒于星辰的边界
  
  那在时间的沙粒中寻找替身的人
  有如休眠期里的一条花蛇
  我的道路就在那儿,在黑夜之上
  
  人世间的雪说融就融
  我在河流末端,在天空的倒影里
  一阵风吹来,眼神里就有闪电
  
  那在时间的沙粒中寻找替身的人
  他淋过一场雨,在无名的村庄
  我刚睁眼,云朵就俯下身来
  
  2012.12.28
  
  ■ 不知为何竟然见不到乞丐了
  
  不知为何竟然见不到乞丐了
  邻家胖子说,他们太瘦,已经爬不动了
  城管说,那些有骨头的垃圾
  早就该掩埋了!躲在橱窗里的老板说
  乞讨了这么多年,变得富有了
  政府官员说,我们建高楼,盖大夏
  还有一流的收容所
  而躲在铜盘河石桥上的那个人
  每回见到我,他就自言自语
  多么美好的一天,我却一无所有
  我想跳下去,河水又这么浅
  它流着流着就到了远方,而我有双脚
  可再怎么努力,也走不到大街上
  
  2012.11.4
  
  ■ 无 题
  
  小区里有很多贵妇人
  她们养狗,拖着长长的花绳
  夏天出门溜达
  冬日,就一个劲抱在手上
  
  那些狗彼此都认识,但没有往来
  贵妇人也是,打扮得十分漂亮
  但从不和陌生人说话
  
  那些狗很少叫出声来
  它们乖乖顺顺,哪怕有野心
  也只是爬到阳台上,对着天空
  佯装已早有归属
  
  贵妇人最爱那样的时刻
  小区里有很多惊羡的目光,她们
  不躲闪,只裹着翘翘的尾巴
  
  2012.12.17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