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俞昌雄诗歌8首

2013-04-11 09:4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俞昌雄 阅读
  ■ 爱 情
  
  因为有你,上帝创造了我
  我们努力活着,活在无以计数的灰色的
  投影里,你爱我肌肤里的每一寸光阴
  我爱着因你而得到宽恕的一切
  有一天,我们也会死去
  我们的爱情,是一个陌生人的左手和右手
  他那漫长的一生
  每一天,都会梦见清澈的湖泊
  那里有会飞的鱼,它们
  被召唤,就露出与我们相似的表情
  
  2013.1.17
  
  ■ 人到中年
  
  对旧木桩说话,从空瓶子里掏尽
  光阴,人到中年,多渴望身体能长出云朵
  伸手可以触及峰峦,低头
  可以唤来河流的反光。那一刻
  每一棵树都有替身,被注视的那张脸
  富足而安详。人到中年
  会有小小的意外,眼神变空了
  对镜无己,就连捂进被窝里的月亮
  也要比往常来得苍白
  人到中年,手指半明半暗
  有时抚摸江山,衣襟内风声骤起
  有时恍恍然等待牵引
  隔山有飞禽,过河却只见独木
  往日子里塞海绵,看针尖磨损,人到中年
  这一秒归属于下一秒,那被爱着的
  深藏于密室,而恨已有归途
  白纸可以填满,长啸即可呼出
  人到中年,命如枝杈间的一抹光斑
  孩子们因其而躁动不已
  父辈仍有期许,盯着高处的果实
  请给雨夜一个宽恕的理由,哪怕朝晖
  轻薄而易逝,从容但却寡言
  
  2013.3.2
  
  ■ 夕光落在那些人的脸上
  
  落日多么遥远。不知名的鸟儿从枝杈
  飞向湖心,一群人
  有着自己的暮色
  他们像但丁一样跳舞
  
  这座城市,遍布多个公园
  每一副摇摆中的身体,等待风的赞赏
  夕光落在那些人的脸上
  
  那些人,代表整个黄昏而亮着
  命里注定一切原本应该这样
  没有多余的曲子,看不见陌生的人
  风也没有边界,黑暗越过黑暗
  
  只有那最轻的云朵还在驱赶
  飞鸟投下的阴影,它们
  想学但丁,可但丁早已隐没人间
  
  2012.11.16
  
  ■ 三个场景
  
  树梢尖停着一只麻雀
  整个冬天,它好像都在那里
  雪没来,它的翅膀也未曾张开
  
  树下常见一个孩童
  玩着魔方,他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美好的生活将从哪一面开始
  
  我在居室里翻阅一本古书
  第373页,有人暗夜里仗剑行侠
  杀死一个妖怪,获得一个美人
  
  2013.1.5
  
  ■ 孩子和他的变形金刚
  
  这世间,有折叠的钟
  有发亮的萤虫,有深不可测的海水
  有梦,有长蕾却不开花的植物
  孩子偏偏不爱。这世间
  有尘埃,有面具,有透明的毒液
  有袖子里的长刀,有日光下的谎言
  有战争,有死后复活的亡灵
  孩子一无所知。这世间
  种子朝上长,雨水往下滴
  有人月夜里未曾闭眼,有人
  落暮中独守山河,有人一生行善
  有人终老不得还乡
  这世间,我只有一个孩子
  他已十岁,还痴迷于变形金刚
  我盼他成长,他梦里却指手画脚
  让农夫获得果园,四季
  风调雨顺,使商客一夜暴富
  并不带走一颗黄金
  政治家低眉顺耳,暗夜里
  绝不出卖国度,那围坐一起的亲人
  额头有光环,脚踝处刻着密旨
  而这一切的一切,仅仅缘于
  他有一个伙伴,那廉价的
  变幻莫测却不可剥夺的变形金刚
  
  2013.2.19
  
  ■ 布告栏
  
  每过一段时间,布告栏里就会贴出
  寻人启事。那一张张
  似曾相识的脸,已在人群中消失
  
  现在,那些走丢的人
  把世界视为近邻,把隔夜的雨水
  当作无法擦干的泪滴
  
  有一天,他们路过布告栏
  看见日益模糊的自己,风吹来
  眼神里的光就会偷偷散去
  
  他们活在千万次的呼唤声中
  这一回,终于得到认领
  而空旷的大地上,有人还飞来飞去
  
  2012.11.6
  
  ■ 深夜里的这座城市
  
  椅子空了,灯光也灭了
  剧场里留下最后一个观众
  他迷迷糊糊,疑似银幕上某个奔逃中的
  角色。他想抹除那张脸
  给黑暗一颗心脏,而这座城市的
  地下,很多人比他更早睡去
  
  剧场的上方是一座精品百货
  临近午夜,依旧有少女
  痴迷于柜台里耀眼的金饰
  到了马路对面,一部老旧的公用电话
  莫名其妙地响了起来
  捡空瓶子的老人左看,右看
  
  晚风还在吹,我爬上天桥时
  突然就想起清晨写在废纸盒上的句子
  “每一个夜晚,都有一副身体
  准备离去,为他备好食粮
  给他月光中的居所,那意味着
  此刻,我们都还活在异乡”
  
  2013.1.3
  
  ■ 读书日
  
  日光倾斜,从阿多尼斯那儿
  搬来一个祖国
  惶恐的云彩早已不长鳞片
  花园是悬空的,他所敬仰的神灵
  尚未死去。一个老父亲
  如干枯的蛰马草,伏于角落
  我所遇见的帝王和他
  无亲无故,养旷达的胸怀
  后背上裹的伤疼痛了好几个世纪
  我是那个在宫殿里
  无处落脚的人,被召唤
  撞上柱子,这才想起阿多尼斯
  寄存在深海里的房舍
  也许这一辈子,我也孤独
  不能假托鱼群的身体
  不能扑火,不能屈从于光束
  仅在波浪的罅隙里,一次次地
  往下潜,逼迫自己追赶自己
  到那无边无际的疆域
  如祖国般裸露,迎着她的每一次
  日出,呼吸,眺望,看似陌生
  实则隐忍,如同天外来物
  
  2013.1.7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