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想去会理的猪

2015-06-01 10:1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从寄宿的会理城专程回老家“吉狄火草儿”搜集、整理吉狄家族古老得几近失传的家谱,那一天,似乎应该算得上“有意义的一天”。我的心情因此挺不错。心情不错的我往往会变得有些轻浮。那天也一样。

  那天我通过电话,把地点指定在了靠着数年前修通的通村公路开得有个小卖部、发了点小财的侄子吉狄则且家,然后坐班车到了矮郎街,又叫了个侄子骑着摩托车来接我。摩托车进入老家地面后,尘土飞扬然而毕竟象征着现代文明、而且事实上也给村里人带来了种种好处的通村公路上,着装早已汉化,言语间也很自然地夹杂着汉语、甚至“拜拜”和“OK”的族人们正在三三两两地应约前来。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位先到。简单招呼后,他们有些迫不及待地问我,咱们今天喝不喝酒,喝什么酒。我说,喝肯定是要喝一点的,至于喝什么嘛,我觉得这种时候喝点白酒好像要显得正式些、符合传统些。不过,有两个侄子提出喝啤酒,说是拿啤酒相互汉人样敬敬酒,要好玩些,我也没反对。我们开始各取所需,就着酒,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起“几我”、“达差”、“莫尔”、“列则”、“阿鲁”、“颇士”等前辈,以及年代更为久远的“古火”、“曲尼”和“笃姆”等先祖。间或也互相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毕竟大家平时各忙各的,相聚的机会除了婚丧嫁娶,也很难得。就在这时,正巧有几个本村几火家族的年轻人赶着一头膘气不错的长白条猪从眼前经过,说是他们家族有个青年当天要结婚,从山下请来了汉族厨师要炒回锅肉招待客人,脸上写满一种单纯而热烈的快乐。那猪却很不听话,该转弯朝下走了,偏偏硬要拼命朝上走。而从这里朝上走,曲曲弯弯的数十公里山路之后便是花花绿绿的会理城,当年的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去的。我于是轻浮地笑着随手举起相机把这情景拍了下来,随口又说了句:“它或许想去会理的吧。”

  赶猪的年轻人都是些晚辈,与我之间也都不是很熟悉,自然不好意思跟我开玩笑,只好“呵呵”地笑着,婉拒着侄儿们“干一杯”的邀请,赶着猪慢慢走远了。那会儿,我感觉我的笑,收也不回,放也放不开,比哭还难看。我忽然隐隐地有些失落,为我的家已经不在这祖传的地方,也为我的未来已经没有了悬念——再怎么装腔作势,事实上,跟一头混吃等死的猪其实已经没什么本质区别。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