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诺奖得主库切回忆审查制度:他们请我喝茶

2012-09-28 15:17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康慨 阅读
  2003年诺奖得主回忆审查制度下的文学生活

  然而,当审查机关判定,一本只有“知识分子”阅读的书不会构成对制度的威胁时,那同时也说明,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群体早已成为制度的合作者了。

  

\

 

 J.M.库切


  南非出生的澳大利亚作家、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J.M.库切日前在巴黎美国大学(AUP)回忆了审查制度下的文学生活。

  “直到我50岁,只有在审查委员会通过的情况下,南非同胞们才能读到我的书。”库切对该校师生说。其中的详情直至2008年方为库切所知晓,有位学者示之以文档,显示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早期,他有三本书受到当局的严重关切。

  《纽约时报》5月28日刊文指出,在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南非,人民居住与工作之地,甚至与何人相恋皆受管制。根据该国的《道德败坏法案》,不同种族间的男女发生关系可构成犯罪。因此,库切1977年的小说《内陆深处》引起了审查员的注意。

  小说描写白人老处女发现父亲与家中有色女佣有染,心生嫉恨,而她自己也想苟合男仆。但库切似乎找到了逃脱惩处的方法,因为审查报告指出,尽管此书“描写了逾越肤色界限的性事……仍可仅供知识分子阅读”。

  对1980年的《等待野蛮人》,某位审查员指出书中有22处令人不快,但其中的性描写并非以“撩拨性冲动”为目的;1983年的《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虽然“包含对政府、警察及其在执行公务时所采用方法的毁谤性评论”,但审查员再度予以放行,而未上奏禁书捕人。

  南非的审查员皆为学者,这令库切不免怀疑,这些人杰会在家中一边听莫扎特,一边读奥斯汀或特罗洛普,且自以为“在做一件好工作”,造福国家与人民。

  据今年70岁的库切回忆,有位秘密读者曾把他请去喝茶——是真的喝茶,聊天,“长时间地讨论”文学,“打死我也没想到,她就是我的一个审查者。”库切说,“知识分子的圈子不大。其实我成天都跟那些人相处,他们暗中对我做出评判,看我能不能在南非发表作品,人们能不能阅读。”也许就像德国电影《窃听风暴》里的那个秘密警察那样,审查者中途对被审查者生出了同情,令库切屡次得以涉险过关。

  然而,当审查机关判定,一本只有“知识分子”阅读的书不会构成对制度的威胁时,那同时也说明,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群体早已成为制度的合作者了。库切说,审查员们自认为,那些“无名英雄”和“文坛卫士”,实际上“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在我这一边的”。

  另悉,《内陆深处》、《等待野蛮人》和《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之中译本均已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