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和时间说说话

2012-09-29 22: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姚彬 阅读

        1
    想静下来和时间认真说说话,这是我好久就有的想法了,但每次都以准备不充分为理由就取消了。和时间说说话,这是很内心的想法,有时也没有理由,甚至没有去想以什么形式来实践这个说话(当然在最初,这和诗歌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解释,那就是想很认真地对自己的生命进行一次审视)。
    2003年的7月,这是我生命中很难忘的日子,在这个月的末尾,涪陵区文联和区作家协会为我举行了个人作品研讨会,一个才30岁的人,举行创作的总结本来没有什么意义,但有意义的是,和一帮远道而来的写诗的朋友不停地喝酒,不停地谈诗,时间被我们消费得淋漓尽致。两天的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但我的心还始终在张狂着,有了从来没有的冲动,并这样一直持续着。我睡不好觉了,一天5个小时的睡眠都无法保证,大脑甚至有些浑浊,“该和时间说说话了”,我很武断地向自己提醒。怎么说呢?以什么形式说呢?需要什么的结果呢?我对生活中的细节失去了把握。
    这样的渴望逐渐转化为极度的恐慌。8月2日,星期六,按常规是睡懒觉的日子,但睡懒觉的愿望也失败了。凌晨5点我就开始坐在电脑旁发呆,一些场景被不断地回忆起,时间交*错乱,过头地在脑子里表演着,“得让时间倒下了”,我的右手有些发奋地重叠在左手上,我开始了对话时间,放倒时间的行为。表现的结果是我常用诗歌语言的形式。

        2
    第一天就这样出现了,它是我的星期六。我学不会等待,但我喜欢幻觉,和时间对话我在真实中感念幻觉。还是谈谈与诗歌有关的吧,S巷是我累次经过的一条街道,说它是巷子,因为街道并不宽敞,一些隐蔽的东西还没有完全敞开,我可以在这里消费心中的欢乐和苦痛,或者让自己高大起来,或者让自己真实起来。在平时的生活中,我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谦卑甚至自卑地活着,S巷承载着我对生活的另一种对话和发泄。“或者有福了,今天是星期六呵,好多事情在休息”,时间被我固定在这里,我习惯了把星期六当作我的一个星期的开始,好多事情在休息的时候,我对自己开始有了把握。所以在我几乎所有的诗歌里,我的出现是顺理成章的,“老实而并非循规蹈矩”。时间就这样被我真实地记录下来。
    本来是有很多人在我的面前走来走去的,但我都想法把他们忘记了,我想给自己一点孤独。或者说有很多人都无法使我高兴或者高大起来,一个善良的中年妇女被我想象出来了,他贯穿了我一个星期的生活。生活就充满了诗意。
                                      
        3
    我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狂妄的人,任何文字总逃不出我的影子。我的身体和思想随时都在漫游,但始终打动我的是“现在时”,所以我不是孤独的。喝酒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喝酒很能认识一些朋友,很容易看到啤酒江湖的意气。况且很多时候酒能把时间灌醉,喝酒的人随时都是意气风发,做一个消费的动物真是好。如果我真的说到贫穷时,那是精神确实受到了伤害,受到了酒以外的伤害。
    但当你真正在某个地方遇到我时,我的表情是木呐的,我绝对相信自己的大智若愚,这是一张不需要同情的脸庞,也不需要女孩的笑容。如果你想更深地认识我,那我们就要不停地喝酒,让你先说出醉字后,我跟着就会醉起来。那些被毁灭的就会还原,我说的每一句话就没有任何修饰,所以诗人李海洲说我太不讲究词语间的秘密了。事实上我所说出的话就是我的诗歌,缺少秘密就让句子太满,或者在对接时空隙太大,所以我劝你莫想在我的诗歌中读出漂亮。但我要向你展示大家不愿说出的原生态的生活,说出来回游荡在某条街道的种种好处,让你从新检视你的生活,让你说出痴迷生活的种种理由,呵呵,我也是用心良苦呵。
    诚然,我对生活怀着小小的阴谋,那是藏在酒的后面(呵呵,又说到了酒),在时间的拐角处,那也是对诗歌的小小阴谋吧。
                                        
        4
    我决定这样有章无序地继续对你说下去,把那些沾沾自喜的生活排列在你的面前。是的,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美丽的东西,我要努力地让它们还原,而我就是第一现场的人,我始终在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也许你觉得我很傻,还纠缠在三个哲学原初的问题上,但我恰恰认为我是在对自己和周围的世界的负责,呵呵,我就这样经营着我的生活和诗歌。
    正如诗人唐政所说,我的诗歌具有很强的地方性,诗歌中蕴藏着地域的傲气,大量的地域色彩使我的诗歌很容易被指认出来。标志性的地名和标志性的叙述方式,是言说隔岸观火中一种向下的运动方式,使我逐渐摆脱了被地域操控的的文化习惯和权责观念,凸现一种非官方的严肃性来。在这里我宁愿举例我的一些诗歌的题目加以佐证,如《重庆,3点零6分》、《L街》、《S巷》、《0号商铺》、《亚林布庄》等,要说明的是,这不只是一个文化符号,这是我生活的符号,这是我和时间的对话,和这片土地的交流。
    在《从星期六到星期五》这组诗歌里,我想特别去强调地域的开放性和严肃性,“S巷”是开放的,而“S巷”中的我是严肃的,所以我总走不出自己的限制,让你在读这些诗歌的过程中,感觉我在和时间无限制的纠缠。作为读者你累了吗?作为朋友你又为我的累感到担心了吗?要告诉你的是,我的诗句任何时候都是指向真实的,我们可以以诗歌的名义和盘推出对方的。
                      
        5
    最后要强调的是,我是一个地道的俗人,(我以前有诗歌〈〈我是俗人姚彬〉〉、〈〈俗人姚彬之二〉〉,你可以找来看看),我不会去附庸风雅,心中有痛我就会哭出来,心中有喜我就要笑出来。生活中,我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记得有一次请一个诗人朋友喝酒,酒喝到一半时,我才发现忘了带钱袋,我还是认认真真喝酒,也没有催促身边的妻子回家带来,结帐时我才把这个消息公布,让朋友自己去付款,妻子气得火冒三丈(她认为很没有面子,很不礼貌),朋友却哈哈大笑,“俗人,真好”。酒后在我家喝茶时,妻子坚决要把刚才的饭钱给朋友,被我和那朋友严厉拒绝,(哈哈,我也帮着朋友在拒绝了)。
    最俗的莫过于我那束很瘦很瘦的胡子,在一张大嘴上滑稽地沾满酒气,说着不醉的话,在S巷摇摇晃晃地从星期六穿过星期五,还不停地向你表演,说了上面这么多文字。
    现在的时间是2003年10月6日,星期一,我还将和时间不停地说话。

(本栏所有文章为中国南方艺术独家所有,不得转载)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