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策展人作为艺术顾问有多尴尬和灰色

2017-12-07 08:36 来源:artnet 阅读

  比阿特丽克斯·鲁夫(Beatrix Ruf)可谓是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策展人之一了。今年9月,她突然辞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职务时,对艺术界可产生了不少冲击。她的离职是由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系列调查报告提出的,特别其中牵连到了她在担任博物馆馆长期间兼职一家艺术咨询公司时,与私人藏家的合作,以及其它的潜在利益冲突。

  随着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日益兴旺,越来越多的富人愿意为知名机构的策展人抛出橄榄枝,付给他们高额的酬金。事实上,《纽约时报》就曾报道过,瑞士藏家Michael Ringier在比阿特丽克斯·鲁夫抵达阿姆斯特丹之前,就以他们之间同舟共济20年的名义向她支付了100万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661.94万元)的酬金作为见面礼。

  鲁夫事件也让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藏家和策展人之间这种长久以来的关系。鉴于上述这种情况,旧行规还适用于今天吗?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纽约长岛市雕塑中心(SculptureCenter)主任Mary Ceruti表示:“这正是我们一直在谈论的问题,也正是我一直在考虑的关于公私部门之间的关联问题。”

  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前院长Robert Storr表示,即使只有少数策展人在公共机构赚外快,但我仍旧认为:这样的现象可能会对整个行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Robert Storr还指出:“任何时候,机构都与厌恶现代艺术并振臂高呼‘每个人都是牟取暴利的‘的平民主义者(注:平民论者所拥护的政治与经济理念,是精英主义的反义词)势不两立。”近日,在伦敦的一场演讲中,Storr警告说,公共博物馆正经历着被看作是”有钱人的大型赌场”。

  剪不断的关系

  策展人都有一套向藏家提供建议时的陈词滥调。大多数人都认为,只要钱不易主的话,这样的关系对双方来说都是合乎道义且互为利益的。

  前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素描与版画部主任George Goldner 提到:“策展人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发展馆藏,如果撮合藏家向我们捐赠我们买不起的艺术藏品,这看起来就是我的工作。”在他离开大都会之后,Goldner就开始为藏家Leon Black提供艺术咨询服务,直到从大都会博物馆正式退休以后,他才接受了藏家的酬金。

  芝加哥收藏家Irving Stenn说:“如果做得好,这就是一种特殊且独特的关系。”他与芝加哥艺术学院策展人Mark Pascale的对话充分说明了他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收藏的作品。

  Stenn说,策展人Pascale很少会给出明确要购买什么的建议,但会从书、文献和展览的方面,帮助他做出更明智的决定。 Stenn说:“我觉得向他们征求关于价值的意见并不公平。”

  2015年,Stenn向艺术学院捐赠了100多幅绘画作品。 Stenn说:“策展人帮助藏家去开发更值得收藏的作品,给点回馈是件好事。”

  诚信报告

  鲁夫否认了荷兰媒体对其利益冲突的指责。她认为,近年来她的大部分自由职业收入都是在她成为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之前挣的。她告诉《纽约时报》,2014年,她就与藏家Ringier断绝了联系。同年,她从苏黎世美术馆(Kunsthalle Zürich)长达10多年的职位上辞任后,就跳槽到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一位杰出的策展人指出,鲁夫担当任何一家机构馆长期间,因提供咨询服务而获得酬劳的事实确实有点不好办,但这都归咎于她是一位品味出众的鉴赏家。策展人还补充说道:“鲁夫以介绍美国艺术家到欧洲发展而闻名于世,这对艺术家的身价有着显著影响。”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最近举办了一场由藏家Thomas Borgmann捐赠的作品展。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也质疑博物馆为获得Borgmann的捐赠(同时还有180万美元从他藏品中购买的其它作品)所做的交易。两件购入的作品目前正在“进入未来——九十年代和新千禧以来的艺术:Borgmann捐赠”展出(展期至2018年3月4日)。

  在鲁夫辞任后,她开始为其他机构服务,在获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董事会批准后,她在投资银行高盛担任艺术收藏顾问。她说:“我有信心去诚信地汇报一切。”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2-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