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陆蓉之:独立策展人的时代已经是昨日黄花

2013-04-19 09:2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陈晓勤 阅读
  南都讯 记者陈晓勤 实习生苏嘉颖 艺术达人陆蓉之近日莅临广东美术馆,出席由她担任学术主持的“钱铃戈艺术作品展”开幕式。陆蓉之,国际策展人、艺术评论家。祖籍上海,母亲来自上海郁氏大家族,舅舅郁慕明是台湾现任新党党主席。她儿时师从匡时(张大千弟子),17岁时作一40米长卷水墨画《横贯公路》(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曾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求学。

  陆蓉之最著名的身份是第一位华人女策展人,她将英文curator译为“策展人”引入国内,并策划过不少创新展览。其中,2011年举办的威尼斯平行展《未来通行证 从亚洲到全球》是陆蓉之的封山之作。

  在广州期间,陆蓉芝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已迈入花甲之年的她,醒目的红发、潮流的服饰、踩高跟、刷微博,充满活力。访问完毕,她给记者一个大大的拥抱。

  策展现状

  “独立策展人的时代over了”

  上世纪60年代,西方出现策展人一词,鼻祖就是曾连任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的瑞士人赫拉德·史泽曼。陆蓉之于上世纪80年代首次将curator译成“策展人”,后来将这一概念引入台湾,接着才引入中国大陆。

  南都:你现在精力旺盛,为什么选择退休?

  陆蓉之:我继续做策展人是找麻烦。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不可能到主流美术馆干什么活,我的年龄也到了,我就干脆退休了。如果我现在40岁我一定想尽办法进主流美术馆,我一定想尽方法去工作,去占一个位置,去做事,绝对不会在外面乱晃。

  南都:目前国内有种现象,大家都称自己是独立策展人,现在发展到艺术家也做策展人。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陆蓉之:对啊,所以弄得我对这个名词超级倒胃口。所以呢,干嘛我还要继续做策展人,都这么臭了,这个行业都弄得这么臭了,什么人都可以是策展人,我不要干了。但我不管别人的情况。我做展览都是义务类型的。如果有一天我堕落了,请你们带着棍子来打我。我真的很感谢上帝,命运给我那么多好的机会,我的生活不虞匮乏,在这么多大师的身边长大,见过我们时代的精彩人物的样子,有机会跟很多很棒的人学习,包括有机会追到傅申做我老公,就觉得我应该很满足,凡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都会以宽待的眼光去看待,因为他们一定有所不足才会如此。

  南都:你怎样看待当今策展人?

  陆蓉之:我真的认为独立策展人的时代over了,结束了。往后的中国,艺术的发展更多是由主流机构决定,中国的美术馆绝对会壮大,政府对文化的重视不是说说(而已)。现在的馆长都有企图心,跟以前不一样。目前还没发展起来,是因为(美术馆)收藏跟市场价值还没挂钩上,当中的利益也没挂钩。但那是迟早的事情,外面的人会主动跟美术馆联系,比如说某个藏家手上有很多赵无极的作品,他在画廊做有什么价值?当然和美术馆合作办展览,出钱让美术馆的人做研究。你等着瞧。那个时代已经来了。

  南都:以广东为例,政府就没有资助多少钱在民营机构上。

  陆蓉之:民营机构就要自己努力赚钱咯。现在西方(政府)也没有再在扶持谁,西方美术馆自己都穷死了,西方的政府也没有支持美术馆,连法国政府对美术馆的支持巨减,经费减到馆长落跑,都不想当馆长了 因为他找不到钱。

  南都:台湾策展人的情况怎样?

  陆蓉之:台湾原先没有策展人的概念,也不知道这个行业的存在,大陆也不知道这个词的存在。“策展人”是我翻译过来的。现在,除了台湾美术馆自己的策展人在做展览之外,其他美术馆都很多,谢佩霓(高雄市立美术馆馆长)在高雄做得不错,她以前是公务员,现在做得很专业。台北美术馆换了黄海鸣,他是个很好的馆长,写艺评出身,也是教授。

  南都:中国的策展制度、艺术市场的操作比较混乱,总是制造天价作品,我们应该怎样一步步地建立一种规范?

  陆蓉之:我觉得,有理想的人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多努力一点吧,这样会有所改善的。没有什么要靠制度来解决问题,制度永远都是一种拘束。在制度的范围内,大家要有创意、要有想法。

  西方人退场

  “他们都炒不动了,不赶紧获利了结还能干什么?”

  2011年4月,比利时藏家尤伦斯男爵在香港苏富比举行专场拍卖,抛售106件中国当代艺术品;去年,另一藏家乌利·希克将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品半卖半捐赠给香港M +博物馆;几年前,英国著名当代艺术品收藏家查尔斯·萨奇表示拍卖他收藏的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品。

  南都:外国藏家纷纷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品,是无独有偶还是故意操盘?

  陆蓉之:其实我在自己的传记也有写到这个事情。我是站在一个历史的角度看事情,中国当代艺术今天的状态是一个不正常的状态。当初中国打开国门,经济处在一个非常低的位置,没有精力也没有余力去管艺术品的市场,艺术家很穷,任何人买他们的作品所出的价钱,在他们来讲,都是可以接受的价钱。所以像乌利·希克、尤伦斯等一堆外国藏家、林明哲等台湾藏家,赶上千载难逢的机会以低价位买进这些作品。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