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陆蓉之:“迷航”枫翎的U-2PIA艺术之旅

2012-09-27 23:13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陆蓉之 阅读

\

  生于1965年的枫翎,是新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代的女性主义思维觉醒的当代艺术家,原籍四川成都,1986至1990年就读于哈尔滨艺术学院油画系,于1993年迁居北京。枫翎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第九届研修班;那一年她以油画《蝶》参加了中国艺术博览会。1999年她的油画作品《伴侣》被收录在《二十世纪中国当代艺术资料.卷》之中。早期枫翎的创作,显示她深厚的学院基本功,但是她对于女体的描绘,却有别于她同辈的男性艺术家,很清楚地探讨了女性以自我为中心对自己身体的掌握。

  然而,枫翎在艺术圈的崛起,是她在2001年所作观念性的摄影作品《扮演圣母的枫翎》,而她与艺术家韩兵及摇滚乐队“美好药店”合作了行为艺术的作品《疗》。那年秋天枫翎赴意大利参加曼托瓦(Mattoven)青年博物馆的中意艺术家《对话》特展,后来她以观念摄影作品《向父亲致敬》在英国女性主义艺术杂志“International Feminist Art Journal”发表。年底她的装置作品《红宝书》参加了冯博一、李铁军策划的《知识就是力量》当代艺术展,那一整年的密集活动和多元化创作的表现,显示她不满足于一名画家的单纯角色,而全方位开打,全力向艺坛进军。

  2002年枫翎再度赴意大利的摩德纳(Modena),她和意大利摄影师Corrado共同发表了行为作品《箴言2002》,次年4月枫翎的行为艺术《2004圣母》参加朱其策划的《暴力、死亡、时尚空间》展,在哈尔滨“二战731细菌基地遗址”发表。SARS期间,枫翎创作《2003年到处都是口》的行为艺术作品,应邀参加8月举办的“2003南阳诗歌艺术节”。 2006年枫翎以行为作品《革命性的呼吸》参加黄岩策划在上海正大集团别墅区的《山水》展。在2001 至2006年这段期间,枫翎比较关注观念性的艺术表现手法,特别是行为艺术直接以她自己的身体为表述的媒材,是她的女性意识醒觉的成熟期。

  枫翎在2003年9月决定在北京798艺术区创立“枫翎艺术设计工作室”是她生命中另一个高峰的起点,她从艺术的领域跨越到设计的范畴,并且自创品牌,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大胆的突破。她那带有中国风的解构式设计,本身又兼具艺术家的身份,适逢798艺术区的日益走红,枫翎很快在设计的领域受到瞩目。2005年798大山子艺术双年展期间,她开放工作室,同时展出2003-2005年新观念设计的摄影作品《革命与时尚》。2006年4月枫翎接受法国著名记录片导演安东尼的邀请,作为亚洲新锐设计师参加由法国和加拿大合拍的大型记录片《终极美丽》的拍摄和采访。2007年她的装置作品《梦想(Dreams)》参加了意大利阿若左(Arezzo)市当代艺术中心的《Oro d’Autore, Tribute to Piero》意大利当代艺术设计邀请展。2008年2月枫翎的服装装置作品《性与权力(Sex &Power)》受邀参加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举办的《北京2008》特展。

  枫翎的服装设计事业,吸引了许多明星和时尚达人,她的独特风格也很快成为798艺术区内的“新中国风”的符号,是她艺术生涯的另类高潮。但是,枫翎对绘画创作的热情从未间断,她在2007年画了一系列她所喜爱邓丽君、周璇、张曼玉等演艺界的明星,也画了她所认识的朋友像崔健等,她用丰富的暖色调色彩表达五光十色的舞台人生,也用单纯的冷色调来强调生命中的悲伤与无奈。这些充满了情感的肖像画,多数是枫翎以自己的想象表达对他们的认知和情感投射,和直接写生式的肖像画完全不同,更多的是在描绘人物的心灵境界,而非外表的形似。

  我和枫翎的结识,既是女性意识的盟友,也是艺术专业上的伙伴。2009年我策划第二届动漫美学双年展时,就邀请了枫翎参加,分别以《Terisa的未来No.1》和《Terisa的未来No.2》参加上海当代美术馆的“寓意非现实”,与北京今日美术馆的“生化-虚实之间”两个大规模的展览。枫翎将英文名字是Terisa的邓丽君一小女孩的形式来表现,温润细致的肤色相对于不锈钢的冰冷,喻示着她一生纠缠的喜乐与忧伤,即便是静如处子,也无法抵御她日后如云霄飞车般起落的悲剧人生。那两件大型装置的作品,是枫翎玩转复合媒材的代表作,是她对“形”的理解的升华,更是她对心理分析学派的一次试练,在多元的符号系统中,传达她对一位永恒的艺术家与肉身分离的感谓。

  2010年2月12日枫翎以行为作品《拆》参加北京008艺术区的《解决》展,但是这远远不足以说明枫翎生命中的最大劫难,不但面临工作室/住家突然被迫拆迁,瞬间无家可归的困境,还得在寒冬中和同样遭遇的艺术家一起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努力,甚至被自己信任的“朋友”出卖,几乎沦落到牢狱之灾的边缘。身体的、心灵的双重受难,金钱的、感情的多重损失与折磨,到今天枫翎仍然有时感到一种彻底的寒心和悲痛,要走出这样匪夷所思的生命迷航,没有精神性的自我修练和超越,是难以轻易脱离现实的苦海无边。

  艺术成了枫翎的疗伤灵药,她闭关创作了《U-2PIA寻找桃花源》系列,那些蒙头的无脸人,肢解开来的身躯,极度的痛苦是一种失声的呐喊,回旋在天地之间,那蓝天白云所意味的浩瀚宇宙,象征着释放灵魂的归处,随着气球飘向远方。鲜血般的红色,既是理想也是欲望,既是幸福也是毁灭,它同时是创造和激情的混合体,反映脆弱的人性,向往蓝天的自由和崇高,激发了人性对探索的渴望,而在空中飞翔从来就是人类集体记忆和共同梦想。

  《什么都是浮云》蓝天白云的背景是出世的象征,衬托出一对像双胞胎似的两个人,雌雄莫辨,做着体操,仿佛是入世修行人的锻炼。《行云、流年》是人生如梦的自我催眠与治疗,画面正中央的是枫翎自己,人生过客如蚂蚁般列队而行,有几人能超脱命运的旅程?《上善若水》系列是脱离苦海迷航者的自我救赎,幻象并非真相,真理尽在经书里,修道者是发现真理的苦行僧。《寻找桃花源》里迷航者头戴布套,桃花源是想象的涅磐净地,应该是枫翎企图摆脱昔日梦魇的愿景吧!

  2011年枫翎像浴火的凤凰一般重新再出发,3月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中澳女性艺术《青绿》特展,10月在北京悦美术馆举办大规模的回顾个展。因为我已宣布60岁要退出策展的领域,6月在威尼斯开幕的《未来通行证》原本是我的关门之作,但是我在三年前便已经答应枫翎为她策划一个个展,她赶在我退休前夕,获得悦美术馆王飞跃的大力支持,终于实践了我的承诺,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枫翎的强韧生命力,反映在她每一阶段的创作中,每次都能够一再地突破既有的成果,转换到不同的境界里,她所追求的乌托邦,不是西方那个理想国,而是充满了符码的U-2PIA,有待观看者以自己的生命经理各自表述观画心得了。U-2PIA,即是迷航的终点,不一定符合每一个人的愿景,但是得以不断得解码来寻求慰藉。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