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野:庚子杂诗(长诗)

2021-02-07 09:2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赵野 阅读

相关阅读:余世存 | 赵野:汉语言的哀辞

诗人赵野

赵野,当代诗人,1964年出生于四川古宋;毕业于四川大学外文系;1982年联合发起“第三代人诗歌运动”;曾获《作家》杂志诗歌奖,“第三届天问诗人奖”;入选现代传媒“中国力量百人榜”;出版有个人诗集《逝者如斯》(2003),德中双语诗集《归园Zurück in die Gärten》(2012),《信赖祖先的思想和语言》(2017);作品被收入中国大学教材。

现任《读诗》编委,喜马拉雅FM文化总顾问。

序诗:读《己亥杂诗》并致余世存

1

梅花染了流行病,高调入戏
两戒河山升起巨大幻觉

衮衮诸公怀古典忧患
燕子谈空,秋声不入山海关

近来白虹贯日,望气者缄默
流光中煞星怒马鲜衣

风半夜敲门,恩仇如何说
收拾清泪出低烧的长安

2

城头铁甲簇拥,城外万箭待发
下愚上诈紧贴极权的乌云

少年击剑吹箫挽颓波
六经注我,但开变易风气

上下都是残棋,东南失忆
淮水飞去来王朝的新装

狂辞既忤逆,翰墨翻老波澜
彰显虫鱼的微言大义

3

百卷文已毕,愁绪仍莽莽
垂垂帝国可配一张古药方

不良的政治与道德成宿疾
五十年内,丧钟必敲响

据乱世困局里祖训溃败
一个人怎敌得过一个时代

云外鸿雁长啸,声带烟霞
鹿车共青山,我摘花留香

4

打开一册旧书,修辞正派
往来其间明了和它的关系

一个隐喻后面还有一个隐喻
在脚注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千载心事需发明一种形式
天涯握手,同振指间的电流

现实太沉重,君子居易俟命
要留下温暖的说明和记录

5

世界的圆满靠自身印证
天,请垂怜那些临风缟衣人

万千种话犹如鹦鹉濡羽
生长此邦不忍玉石俱焚

灼灼文脉尽吸江山氤氲
朗朗星空下我们望史坐经

汉语有灵,词气冲天而起
伟大的尘世之诗可期写成

注:史蒂文斯有句:“伟大的尘世之诗尚待写就”。

一场劫难只为一个谶言
万物失位,玄鸟紧闭双眼

帝国匆匆上了呼吸机
十四亿禁足,孔雀肺开屏

云起炎症,风一路高烧
茫茫海水扑向旧狐新鬼

满地古怨要找到出处
嗟乎,阴阳手搅动猪鼠年

注:“孔雀肺”语出张枣。

二,忆武汉

龟蛇亘古相望,山川有灵
南北东西流转气韵

一朵云长傍琴台,凭栏处
无限风景都是好际遇

黄鹤来了去了,不复返回
万里伤心滔滔江水

北斗星垂,倏忽已百年
武昌的子弹还在飞行

三,哀荆楚

“为什么是我”,他的不幸
也是我的,我们本为一体

大祸无端临头,今夜
暴雪如咒,封印荆楚地

四面哀号中,襄王梦醒
“为什么是我承受这一切”

楚天辽阔,可否全收下
这么多决绝的未招魂

这片土地深陷诅咒
这个种族广造孽业

先知难逃被弃的宿命
最坏的可能总选择我们

山河尚余昔日的气度
波涛如怒,峰峦如聚

贪欢的人民一直沉睡
多病的人民还在恐惧

大众是一个幻象
庸常的恶细雨淅淅

谎言重复一千遍后
刀笔吏也奢谈奥斯维辛

红旗席卷的每寸土地
到处有它的集中营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最好的人会最先死去

注:“大众是一个幻象”语出博尔赫斯;“最好的人会最先死去”语出莱维。

疯狂的世界,无常的世界
他们把你治愈成碎片

上帝掷出了傲慢的骰子
命若扁舟戈矛上漂流

偶然不可取消,过幻累积
一切有为法终会止于空

天台山高凡夫难攀
谁来销我汹涌的万古愁

注:策兰有句“他们把我治愈成碎片”。

七,正月惊雷

最冷的一局棋落子
善恶成惨烈的胜负手

黑暗骑士跨上闪电
他原要做所有人的梦

正月惊雷,祖先都伤痛
下一个春天的衰光景

我劝天公收拾意气
苍生不担雄主的僭越

那里的空气可还能呼吸
九百万种心碎痛彻汉水

邻人转瞬成冰冷的数据
街道也拒绝再有记忆

平地波澜,鱼龙知性命
它们活得苟且,死亦随机

英雄总爱以天下试险
落花敲窗,问我今夕何夕

注:“那里的空气可还能呼吸”语出托马斯•曼;“九百万种心碎”语出《南方周末》。

悲观是一种远见
碧空尽头的云帆与孤雁

智者在东风里哭泣
他已读出了结局

人世熙熙攘攘,大家都
忙着活也忙着死

时代坍塌时,我们每一个
全成代价,不计红利

注:“悲观是一种远见”语出木心。

十,读《后汉书》

洛阳城外千里无鸡鸣
皇帝下罪己诏检讨德行

二月二,龙羞于抬头
治大国若跳神,一乍一惊

天命生生不息,谁人能及
几方黄巾颠倒淋漓意

字里行间隐喻如伏兵
昨夜荧惑守户九州幽冥

十一

是夜无梦,酣睡如深海
一觉醒过世界依然

经验穷尽处,信仰升起
圣人不论六合之外

宇宙原是个完美的设计
所以该来的自然会来

万一山河大地都塌陷了
朱子说,毕竟理还在

注:网传一小行星2月29日晨可能撞上地球。

十二

一些意气渐渐消失
一些美,注定要离去

一些心痛从天上到人间
一些告别即成永别

鸟总在迁徙,云不回故里
千帆驶过沉船的滩头

一首诗就是一道伤口
一滴泪锻造一柄生铁

注:齐奥朗有句“一本书是一道伤口”。

十三,惊蛰

轻雷起,蛰虫开始苏醒
桃花雨,我怀翻身的心情

有序的节气满面礼乐
无序的祖国悲天抢地

白虎祭过,小人扎毕
你们不崩溃我们崩溃

事物要回到本来的样子
活着过一生,毕竟非儿戏

注:“活着过一生,毕竟非儿戏”语出《日瓦戈医生》。

十四

死者需要一个道歉
天空睁着惊愕的眼睛

统治原是一门艺术
你们却让它分外矫情

乱象乖戾,流言战甲兵
斯文底线找不到说明

人民大抵可防可控
一江春水奔腾向西

注:普拉斯有句“死是一门艺术,我要让它分外美丽”。

十五,读小引

路过各种喧哗的声音
我读你的封城日记

一种悲情划破肌肤
比武汉冷,比汉水锋利

国家本是醒世书,如今
一些词被绑架,一些词消失

然后我们就成了人质
话在风中说,一半被卷去

注:“话在风中说,一半被卷去”语出小引。

十六

眼神哆嗦,口罩飘移
空气都警示他人即地狱

我们在歧路奔走得太久
现在一脚踏回中世纪

人已造下太多孽,我和你
一次因果能教会什么

大地繁殖生命也吞噬生命
樱花不知疫,灿如往昔

注:“他人即地狱”语出萨特。

十七

云伸向黑暗,结花冠阵
失明的青鸟带我回苍山

春雷滚过每棵树的躯干
亡灵驻扎在所有路径

隔空传来幽幽狮子吼
任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

断崖长啸,风结绳记事
祈望新的秩序与世运

注:“任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语出《马太福音》。

十八

一群白鸟列队飞过
还有三只,在空中盘旋

多美的场景啊,风清物明
它们只要随自己的本性

我活着,自由高于一切
阳光下本无新的事情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一生服膺卑微的古训

十九

哨子打满鸡血,举世
白发三千丈,如此而已

一种大变局换了新衣
光全部撤离,如此而已

整个春天都被囚禁
土地长满生铁,如此而已

所有的因缘都会在高处
和合,也就如此而已

二十

在病毒中生长,成为病毒
恶,从来不需要遮羞布

镀金的酱缸吞噬古训
从作伪开始,以无耻结束

我们的存在就是笑话
对所有事物欠一个道歉

祖先的天下已变孤岛
疯人船起航,寻新大陆

注:辛波丝卡有句:“我向所有事物道歉”。

二十一

我看到汉语在废墟上哭泣
分享了它的梦想和恐惧

大雅久不作,秦朝的句法
封印一个个高蹈的亡灵

天道要求着新的叙事
苍山雪高叫:未来已来

旧世界典故出处可疑
挫败的隐喻欲重振生机

二十二

古宋到成都,北京到大理
星月寻常运行,四时不亲

向上的路也是向下的路
我已走到现在,挺好的

生命浩荡,有无都是情
飞鸿踏过隔空的雪泥

万卷书将读完,终相信
祖先的言说足可安魂

注:“向上的路也是向下的路”语出赫拉克利特。

二十三,生日小感

十世纪汴梁的游士,昨日
恒河边的沐浴者,为何不是我

居家一心待开的花,抑或
普陀山的迦陵鸟,显然不是我

己亥杂诗的脚注,以及
博尔赫斯的比喻里,也没有我

多年前的今天,什么因果
落在古宋的乡村,就成了我

二十四,谷雨

一家之姓代天下之姓
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

满山杜鹃啼,这是新世纪
人民热爱法老秩序

火焰燃起,牺牲成群结队
祭坛上卷起血红的潮汐

树木飞向鸟,花涌向蝶
刀斧的悲伤溢出谷雨

注:“法老秩序”语出刘军宁;“树木飞向鸟”语出策兰。

二十五,策兰祭

那手,刚刚翻开我的书页
也许扣下过母亲面对的板机

我和刽子手使用同样语言
还要让它们分外美丽

死亡随德国一路狂奔
我统治词抵抗恶的加速度

奥斯维辛后,诗依然成立
赋格寸寸为见证作证

二十六

古老习俗形成的法则
头顶星空镌刻的律令

先贤砥砺搭建的灯塔
六经积极的宏大叙事

都溃败了,失序的世界
我要如何看破,共担众业

君子当弘毅,存亡继绝
风雨飘摇时仁以为己任

二十七,谭嗣同在菜市口

那些尖叫的朽木,是他们
把菜梆子掷向我的脸

每只肮脏的手上,都拽着
等待饮血的白馒头

我殉的只是自己的理想
一个头­岂能唤醒神州

恶人全怀有满腔热情
良善之辈颓如山崩

注:“恶人全怀有满腔热情”语出叶芝。

二十八

文章陡峭,清风乱翻书
三千里外高悬一场文字狱

义和拳啸聚摆龙门阵
鸟在水中游,鱼在林中泣

激进的云朵要脱胎换骨
我不是我,你们亦然

所有常识都将被窒息
明日未命名,打野狐禅

二十九

四月过了,五月将如何
大地可会瓦解,天可会崩

杞人的惶恐越过了苍山
举头三尺看神明发落

古老的价值植根心底
此生无恶,不惧无常

庚子年,人事已然萎靡
自然却勃发,草木呵呵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