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俞昌雄诗歌10首

2013-04-24 08:5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俞昌雄 阅读
  ■ 横穿马路的那条狗
  
  它已失散,要去陌生的地方
  过了这条马路,还有
  另一群人,允许他们当中的一位
  半夜里梦见狗,在空旷的
  大地上,晃动着哀怨的眼神
  这个春天的某个下午
  雨水在他乡,空气中有闪躲的
  影子,看上去都是过客
  在时光的颗粒中跳跃
  一条狗跑了过来,没有地图
  也没有坐标,它只要道路
  哪怕是人与人间空出的那条裂隙
  它要穿过去,没有顾忌
  无需等待,它是这个春天里
  渐渐失去气味的个体。天空在上
  它却不能发出声音,到了
  十字路口,它获得自由
  一切都停了下来,那个时刻
  它开始奔跑,随风的方向
  到马路的另一头,到人群背后
  它还是一条狗,一条
  孤单无助的狗,四处流浪的
  狗,一条渴望站立的狗
  一条在我们身边活着却早早地
  死于我们身体中的狗
  
  2013.3.2
  
  ■ 三点三十三分的钟表店
  
  我的时间是活的。它有光斑
  钟表店已死去,死在民众的手腕上
  
  很多人开始用表情确认
  某个时辰的到来
  橱窗里闪过犹豫的脸,微笑的脸
  时间被赋予等级,他们都在努力支撑
  每迈出一步,身体就偷偷变形
  
  三点三十三分,我去追赶一个人
  路过钟表店时听到断裂的声音
  那个年岁已高的老板
  正从秒针背后取出一颗去年的心脏
  
  我要追赶的那个人,去年
  他还在路上,可是此时此刻
  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2013.2.17
  
  ■ 雨中,停在树梢尖的鸟
  
  阴冷的城市里,这棵树已经
  够高了。那些鸟习惯于停在树梢尖
  (看得见淋雨的人,看不见道路)
  它们鸣叫,仅仅出于对天空的畏惧
  
  持续了几天的雨在南方,有跟踪者
  有突然失去梦境的人。在南方
  鸟儿收拢翅膀,时钟就会指向寂静
  
  在那里,唯一的光源都来自内心
  那少有的波澜,听从于命运的
  三根手指,在民间,抑或居于陋室
  
  这棵树已经在路上,它是隐形的
  (树梢尖的鸟,是否有远方?)
  大地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
  谁也无法较劲,哪怕患病中的魂灵
  
  2013.1.16
  
  ■ 去看一座水库
  
  水库在半山腰,很多人从那儿
  看见了天堂。飞鸟和云朵
  结伴旅行,风是唯一的行李
  
  我往水库里扔一枚石子
  村妇在石头屋里想起当年的嫁妆
  金银没有,而日头沉甸甸
  
  水库边上活着一棵几十米高的
  大树,每年都有人爬上去
  刻下溺水者的名字
  
  我问村妇可否梦见天堂
  她指着那座水库说,我的男人
  曾经去过,可现在他还住在水底
  
  2012.11.14
  
  ■ 身体里的箭
  
  身体里竖着无数的靶子
  可箭很少,有时把弓拉得满满的
  瞄准的是一顶皇冠
  倒下的却是一截枯萎的柳枝
  
  每个人都起早摸黑,勤于练习
  百步穿杨者想着隐居山林
  而打下飞鸟的,现已高居云端
  
  越来越多的人紧握着箭簇
  他们蓄势待发,奔走于大地上
  当中只有一人悄无声息
  把自己喊醒,而后把天空射穿
  
  那个人无意中蹲伏了几十年
  这才摸到身体里的箭
  他发力,风中的心脏已停止呼吸
  
  2013.1.22
  
  ■ 请给陌生人发一条短信
  
  镜子里的风去追赶河流
  岸上的鸟雀,飞得越来越低
  你在高高的屋脊上哭泣
  多么寒冷的冬,廊灯熄灭过半
  空屋子里还能听到一个声音
  邮差已在路上
  你要静如黑白之间的花
  
  请给陌生人发一条短信
  天使在等待,身体里的光注定闪烁
  爱人将回来,雪融在雪里
  
  2013.1.17
  
  ■ 关于快递员的诗
  
  如果我是小孩,我愿把童话里的那座
  城堡,寄给远在赞比亚的伙伴
  我要那个年轻的快递员
  打开城门,用汉字写下我的乳名
  
  如果我是老人,我乐意把自己打包
  那个年轻的快递员,他要花上
  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
  分开喜悦和悲伤,而后寄往天堂
  
  可是,我现在人到中年,毫发未损
  白昼奔波劳碌,深夜辗转难眠
  那个年轻的快递员,他不停抠动手指
  既然没有去处,还是暂时寄存人间
  
  2012.11.19
  
  ■ 朗 诵
  
  小区隔壁有座小学
  每天早晨,都会有学生朗诵
  他们面对阳光
  也面对整个世界
  
  有一天,我听到一首诗
  是个女孩的声音
  “我活着的每一天,树木在长
  花草在笑,我的父亲母亲
  他们像空气那样平静
  他们热爱身体,可他们无法呼吸”
  
  我从未见过那个女孩
  可我知道,她站在高高的台上
  话筒把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可这个温暖的国家
  他的那双耳朵,为何没有听见
  
  2012.12.23
  
  ■ 街角那个起早的屠夫
  
  猪杀不完,天就不会亮
  猪圈里躺着的,山野里跑着的
  在屠夫眼里,那顶多就是一块肉
  
  屠夫把刀磨得不见血色
  很多年过去了,他还留着那股劲
  除毛,剖腹,剁骨头
  
  屠夫卖肉时从不短斤缺两
  那把刀,时刻挥舞着
  肥瘦有分,好坏各有各的去处
  
  屠夫的砧板上有时是空的
  那是因为,这一天已经有人死去
  屠夫抱着头,整日沉默不语
  
  2013.2.5
  
  ■ 一个人的大理
  
  在大理州,我总不敢眺望
  压得低低的雪梨般的
  云朵,一个上午都不会离开
  我走着,它跟着
  形同那急于附身的人
  
  我遇见的白族姑娘都叫金花
  她们在人群中微笑
  那就是赞美诗,天南海北
  总有人把它带在身上
  不要读出来,却可以一世珍藏
  
  大理州的族人迷恋传说
  陶罐里煮梅,一命接一命
  我在这片土地上仅仅过了一夜
  衣襟里已刻下经文
  他乡有路,莫回头,莫回头
  
  2012.10.28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