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永才:湖畔版的新区(组诗)

2020-07-17 08:4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永才 阅读

李永才

李永才(1966.1~),重庆涪陵人,现居成都。北京大学公共管理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成都市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作品见诸于《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绿风》《诗歌月刊》《诗林》《诗潮》《诗江南》《休斯敦诗苑》《诗天空》《21st  Century Chinese poetry》《当代国际汉诗》等三百余种刊物,作品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得多种奖项,并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排行榜》《汉英双语年度诗歌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数十种选本。出版诗集《空白的色彩》《城市器物》《灵魂的牧场》《南方的太阳鸟》《与时光伦理》等多部。领衔主编《四川诗歌地理》《中国诗歌版图》《2018年四川诗歌年鉴》等诗选集。

湖畔版的新区

湖光水色。一排春日之树
疏朗而谦恭,足以用来定义
兴隆湖亲切的晌午
最是天府好时光。我用一顶小红帽
兑换一杯,阳光研磨的咖啡
湖畔之美,触手可及

清晰而敞亮的湖面,沿地平线起伏
陡然落下的鸟鸣,被湖水
反复濯洗。几条打捞白云的小舟
相对安静些。山水之学
我才刚刚入门。无视园区的动静
绝对是一种官僚主义

从那些水天相接的镜子
几乎可以看透春天,所有的秘密
无非是山冈、静水和一群
并不熟悉的表情。一切都是随性的
模糊的山风,不知从哪里来
湖边的小径,也不知往哪里去

连天涯社区,不知何时
也住进了一个又一个,异乡的口音
那些穿着帐篷的人
席地而坐,应对各种自然的纷争
他们似乎都保有
一种旁若无人的独立性

我在湖畔闲走
体验另一种,完整而坦荡的生活
偶然望一眼,对岸的村庄
行将消逝的篱笆、作物和农具
可以作为一种参照物
用以修复我,童年的记忆

几只沉默的风筝,仿佛林中的麻雀
从孩子的手上,飞向蓝天
让我对新区的辽阔
有了高屋建瓴的认识

开工典礼

三月的碧水,将自然的真实
交付于人类的花园
一种不为人知的隐痛
仿佛湍急的潮汐,一浪高过一浪
向大地汹涌而来
春深几许?对于泱泱千年的平原
每一枝杨花,都是天使
为了洞悉人间的冷暖
可以虚构一段时光,或激情澎湃
或黯然神伤。有一些街巷
青春焕发。也有一些商业和人群
失散于橱窗。
不信你看,窗外的每一个路口
都有一些生活的偏方
从时间的枝头飘落。无关乎荣誉
和溢美之词。一些槐树、
香樟和樱花,以柔软和谦卑的方式
从天府大道路过。你说的春天
烟波浩渺。就像一场开工典礼
在南湖的码头,向世人宣示
一种焕然一新的形象

那些鲜明的街巷

从旧日子飞过,一只老练的麻雀
点开的铁像寺
有比我更为丰富的表情
有羊群、柳絮,残阳如烟的酒旗
飘过自由的黄昏
一些湛蓝的颂辞,在风中摇晃
清风吹过啤酒桶
卷起一堆透明的浪花
这些美好的事物,流落在人间的码头
行迹潦草、思维深浅不一
经历了太多的风雨
对生活的春水,已不再言说凉热
显然,咖啡和香草
比技术和剧情,更具有诱惑力
要么是夜莺的浅唱,要么是断壁的回音
总有木刻一样的光景
闪烁在女孩的脸颊
这是紫藤的天气,是爱人的晴朗
在惊涛骇浪之后
两只脚印的行踪,缓慢而深刻
像是在思考,不一样的去处

再访金沙遗址

散步的先师们,带走了伟大的钱币
光芒和成熟的思想
留下的湿地、羽毛和旧渔船
或许会成为,我寻踪问道的线索
老码头仍然保持着
一种神秘而古朴的美感
深秋时节,一棵香樟树还能记起
早年的庭院、草坪和微风下
演唱的太阳鸟
小人物无力改变,时代的叙事风格
比如我,失败于一种闲愁
在一岸灯火中,想念远方和亲人
我的言辞,比浪花破碎的姿势还低沉
我倾向于古寺的钟声
——那稍纵即逝的梦境
像前朝的微雨,有一种欣悦的宁静
一些浪子、烟缕、等候,
一样的风景,在沙滩上演绎
月光落进楼台、锦水,随遇而安的鸟巢
到了清晨,我才发现
漆黑的街巷,并不比一场落叶
清爽多少

廊桥的夜晚
 
晚风从望江楼吹来
江水婀娜而平静。自由的廊桥上
落日的沙沙之声
突然打破了,一只酒桶的沉默
顺江路的小酒馆
每一扇窗户,顿时有了
南腔北调的吆喝。夜生活就是这样
所有的细节都不容忽视
九眼桥像一位书生
取二两春色,就可以找到
具有汉唐风味的,言辞和气象
河岸人头攒动。灯火被荒诞和嘈杂
反复撩拨,越发鲜亮多姿
整个夜晚,我端坐桥头的酒吧
期待他乡遇故知
有风吹着,有鸟儿叫着
几多春水,几多修竹
几多惆怅挂窗前,构成远古的画谱
明月向西,流水向东
锦江的下弦月,恰如一个诗人
从长安出发,饮马廊桥
试酒种鹤一寸灰
锦江从此不流舟,而夜色
却总能生成几缕酒香
 
夜色峥嵘

日落,曲终人散。
傍晚是一只夜莺,从哗变的楼群飞出
在无序的残局里
一曲人间的悲歌,被峥嵘之夜色
反复弹奏。仿佛从一段朽木里取出的灯盏
可以烛照你的前世今生
将朝与夕,来与往,都重新梳理一次
是否可以发现无人问津的路口
从此走出人生的迷局
我在一场又一场谍战剧中
回想久远的生活
青春、梦想和爱,一些消失的事物
就像堆积在墙头上的瓦片
一阵阵清风吹过
稀里哗啦的,掉落一地
这么一片废墟,被人间烟火一再拷问
或许会炼成一些哲学主张
这人世,来来去去。聚与散
兴与衰,千古文章都可以列为主题
作为迷途之人,从己命
是一条路;从时运,是另一条路
都是各自认领的命门

龙泉驿

仿佛龙跃于渊,灵山好风水
一夜之间,春风过桃李
大片大片的色彩,不可思议地流淌
季节变幻。每一个细节
都充满了仪式感
苍山和驿站一起老去
因为老,阳光可以自由地生长
一个又一个花期
而阳光刻下的年轮,不知签收了多少
向阳而行的脚印
苍山老,而故人未老
扣棋问道者,每一折阳光大戏
都可以弹奏三千经纶
如斯所闻。这里的风水多么好哟
好在该照的地方就有照
屋檐与老藤之间,该开的花
序时而开。好在依山而栖的流水
顺势而为。一片稻田
就有了,五谷丰登的可能

江滩公园

在午后的公园,落叶是一种隐喻
残缺的长椅,是另一种
我看见的锦水,在秋阳的关照下
居然有了几朵暖意
这样的情节,仿佛是在北宋
以梅为妻的林逋,在西湖的栅栏上
等待一只孤绝的野鹤
秋风穿堂而过。挂在秋天的芙蓉
已所剩不多了
好在有三两声鸟鸣
含蓄地挽留下,一些明媚的秋色
和慵倦的眼神
不使桂龙桥头的老槐树
太过薄凉

蓝色的房间

蓦然回首,彩虹桥就是一只麻雀
从此岸飞过彼岸的弧度
怎么看,都有过无数次的相遇
一种单薄的晚霞
在天空生长。寂寞是一杯梅花酒
在时间的剧本里发酵
而等到春雨入酒
足以醉倒千年的楼阁
我从三国的江边,走到晋朝的湖畔
陶先生种过的菊花
已没有人栽种。和我一样
许多人已忘记了,在春天的发梢
预设一段鸟儿的物候
因为染上了俗世的风寒
对日常生活的表情
似乎失去了最初的辨别力
公园的每一张椅子,都那么空着
是占据,还是离开
谁也不知道,对手的底牌
夜色尚好。我独守一处蓝色的房间
等一轮明月,从鸟鸣中升起
比万家灯火,更明亮一些
安静一些

窗里窗外

窗外,一只野狗过于散漫
半躺在洋槐树下,以迟疑的目光
打量这个季节的模糊与忧伤

随之而来,一粒流星划过长空
停在山冈,一动不动
向一种寂静张望

一树海棠,在一块空地上
用它的颜色和姿态
维持一个春天的完整性

窗里。一扇起伏的玻璃
被春风吹皱,对着我端详
看透了什么?

隐约有一只鸟儿
在薄凉的纸张里,梳理自己的情绪
抑或在保存,一些时间的秘密

在鸟儿的舌尖下
一个繁华的街坊,让集体主义的生活
以苦乐不均的形式呈现

一行鸟鸣,何以安身立命?
何以否定?
一条柳枝,摇晃的弧度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