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雪迪:裸露

2019-01-31 08:3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雪迪 阅读

雪迪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大约是在1986年左右吧,喜欢我的诗的朋友邀请我去长沙做客,然后把我送到张家界。那时张家界尚未被命名为国家公园,游人不多。我去过很多地方,新疆、内蒙、甘肃、四川、江苏、东北三省、沿海和内陆的大多省份,游览了众多名山和大河,但张家界的美震撼了我!那是原始的、雄浑的、纯净的美,浑然一体,直接打动心灵。我孤身一人在层峦叠嶂的山峰间行走和攀援,穿过云雾,鹰在头顶盘绕,山涧下的溪水流动;深渊和峰峦隐蔽和突显,溶洞呈现。诗就在寂静的山林中,在峭壁上阳光的反射中,在鹰的啸叫声里。在那里,我就是群山和森林的孩子。

  回到北京,我创作了【裸露】,九首散文诗,献给张家界,献给热爱大自然的人!

 

◎颤栗

  嗨!……嗨……嗨……嗨嗨……

  雨水从天空的圆核里穿过去了。阳光把他的火陷点燃在山峰的颈子上。海洋,群山翻滚的海洋!太阳,展开你的红帆,让女人在甲板上朝着光芒梳妆,天空在母兽的哺乳中建造第一座城市。我的心,我的心在记忆的疼痛中顿着双足哭泣

  那时我们是这样纯洁吗?面对伟大的风景,深涧的镜子,母亲的双乳在生命的挥霍中 颤栗!那时我们享有青春和父亲衰败的脸孔,不往身后看,不回头看!在野蛮的享受中成为被自己的灵魂蔑视的浪子。那时谁说过我们?谁嘲笑过?爱情和驴子,哪一个叫我看清了罪过

  山峰的剑刃剌穿石头。从红枫的巢穴中,传出白头翁的啼叫。一百种鸟,象一种形状奇怪的乐器,在灵魂的深渊里绵延不绝地弹奏。寂静!腹部的森林象一股河水流过巉岩,撞击我的腿,让我的心在太阳的咆哮里下跪。嗷……嗷!……嗷嗷……

  黄狮寨!吼叫的尖核,悲壮的古松环抱的泪水

 

◎西部

  神圣的音乐

  你的花朵和叶子象一只母豹的皮,在巨石里潜伏。暴雨敲打峭壁,灌木丛缩起尖利的爪子。你的四肢隐藏在雷声里。使我,在雄壮的景色里,颤抖

  这是我的爱吗?我的隐蔽的未被摧残的爱?向伪装成受难者的敌人打开。我的爱,贯穿生命的苦难的源头,战胜了谎言的果实。在你的睡眠里,你会看见拉住你的凄冷的花朵

  美好的音乐!植物遵循他们的族谱依次排开。那难言的美妙的幻象啊! 狍子在雾里跳跃,把缥渺的山峦带走。冷杉闪烁冷静的银白的光辉。我的爱!你也是这样,暴露着深沉的,原始的,不可凌辱的美色吗

 

◎宿命

  云的乐队!你的乐池是深不可测的深渊吗?谁是指挥?驱使你们,遮住自己的脸?在自然的海洋里,把叠好的帆布粗鲁地弄乱

  我的被单,占领我的睡眠的神秘的喊叫。醒来一无所知。象我站在深渊的顶上,欣赏眼前浩瀚的云海。在奇怪的冲动中感受到山峦试图显露出来的动作。村庄向左和右移动,古树的根须在云层变薄时袒露。而“人”沦陷!他们的脸比云朵还要快地变幻着,粗暴地占有了儿女们的幸福。我干吗站在这儿?一只脚踩在深渊上。凝视恐怖的美丽的景色,一种声音把珍藏的记忆搅得混乱

  骡子和狗崽的叫声穿过云彩,它们在天空的后面。云的乐队!雪白的餐巾遮住你们的乐器,我的心听见山峰突然显露的鼓点。拒绝猜测那些隐蔽的、无法表达的部分。它支配我,使我站在深渊的边缘!“美”啊,令人晕眩和颓废的美!森林贴着雾气蔓延。海洋翻过身来,压住最后一个岛屿,给人类留下无边无际的陆地

  那时,谁还保持着歌唱的能力

  吿别梦幻,我的左边走着一只受伤的鹿。音乐,赐予人类和平!在伟大的美的面前,我爱的人,赐予他们欢乐和神秘的冲动!脸孔模糊的乐队,跟在右边

  我,在深渊的底下无法传达的我,生命的享有者, 是哪一个

 

◎黑鹰

  垂直的峭壁!在远古的下腹部压迫出来的。嶙峋的石笋是倒在旅途上的袓先,骨骼上开出诺言的花朵,遗留着远古的杀戳的恐怖。我是从石鱼里走出来的。我跟踪着河流,进入这条阴森的沟壑

  一只白色的小鸟在河水的缝隙里飞行。使我想起一种果子,在女人临产的疼痛中,顺着树根滚动。赞美出现了!雨水没有间歇的降落下来。在明亮的石头上,我看见风景的血,从红枫的脖颈上滴下来。那些祖先的遗训,叫我胆顫心惊

  让我不断地环顾四周,循着河流穿透的卵石,在每次双脚齐落的时刻,听见人类以一种方式表达的隐痛。听见地狱和天堂的光芒同时撕碎他们的绸锻,以一个景色显示混合的令“人”恐惧的灿烂!那只黑鹰,在我的叹息中出现了。他尖锐的钩爪,让我想起一些充满犯罪欲望的夜晚

  什么东西能证明我们的手是干净的?我们天天去洗它,把心藏在最里面。我们每天若无其事地活着,对分手的人说“平安”。祖先的遗训啊!契约的珍贵花种!当我置身于自然中,纯粹的风景!那只黑鹰,它打开双翅的影子笼罩住我!它喉咙里“咯咯”的声音, 叫我为死者承担了恐怖

  垂直的峭壁!不堪重负的人躺在你的镜子上,成为摘采不到的花朵。古老的教诲使这里荒凉,充满凶险的美! 一只白色的鸟在阳光的空隙里飞翔。河流在沟壑的尽头竖立起来,向上奔腾!黑鹰,在这一瞬间,剌进天空的腹部。它的钩爪抓住我的脸,撕碎的声音里,我听见我的儿子

  在人类阴沉的忏悔里诞生的啼哭

 

◎温情

  雨水从太阳的壶嘴里流出来了。阳光缩进一只山鸡的巢穴。雾的羽毛,七彩的光辉在群山的腰上闪耀。谁把无边的寂静带来?他独自离开。让我,植物的情人,在狂喜中看见生活恩赐的美

  林中的鸟在水珠里啼叫。云朵遮挡的钻石,獾的腰肢模仿我走路的姿式。动物的孩子!雾把他的琴轴钉在山峦的石壁上。当暴雨停止,所有山峰抖开卷起的琴弦,洁白晶莹;在奔泻的颤动中疯狂地叫喊

  是谁?使我忘记贫困!含着感激的泪水。在我的生命中恩赐了这样的福份

 

◎优美的死亡的海

  隐匿在波浪中的巨兽

  你们的四肢在雾里。当天空移动,太阳象一只果子,失去水份。你们耸起的背在云的遮挡里沉稳地挪动,充满杀气。一种美,沦陷在我的幻觉里的吼叫的山川。峭壁的爪子暴躁地挠着。我的心承受着被风景伤害的疼痛

  那么完美,使我感到做人的委屈。看见生命在一个景色里面那么短促。一种“纯粹”,怎样使我对死亡充满敬畏,对他精湛的技艺发狂地崇拜!异邦人隐蔽的战船,帆布的尖顶在云层的撕杀中裸露出来

  西海!巨兽奔跑的死亡的海湾!石柱的剑刃,当风景的旗帜被人类撕碎,剑尖上闪耀着太阳血迹的光芒

  那么完美!石头的咆哮里,雾的波浪里,使我感到做为“人”的恐惧和耻辱。整个西部的海水骄傲地抖动他的野兽的灿烂的皮

  叫我在梦里,都为活得干净些,而喊出伟大的风景赐给我的训诫

 

◎乌鸦

  深渊的占领者!你们的巢穴筑在古松的根上。那根须穿透上千年的寂静,剌伤回忆者的心!在最髙的地点,我独自面对你们的家族,厄运中繁殖后代的房屋

  什么技艺,使你们在葬礼的中心延续下来,恪守着对人和一切生命的诅咒?暴力的源头! 喉咙里蕴满黑暗的力量。以充满韧性的飞翔和死亡对称

  好哇!我的内心,破坏的欲望,在温柔的爱里煽动坚硬的翅膀。一种果子叫我充满作恶的念头,奇特的手艺,让我创造着罪恶欣喜若狂!在最髙的地点,古老的一支,经历几万年的劫难而日益浩荡

  赞美的音调,从你的嘴里出来就变得邪恶。精湛的技艺,使你飞翔在所有懂得歌唱的禽兽之上。叫玫瑰枯萎。女人陪伴泪水。男人压抑着断子绝孙的悲哀。好哇!以你穿透岁月的翅膀,和光明对称

  寂静!苦难的家族,全是自然的孩子。被不可抗拒的时间歪曲,被它损伤!占领深渊,山峰的顶部在抗衡中闪耀不可污辱的光芒。在最髙的地点,我的沉默里有无数乌鸦,贯穿世纪的黑暗家族,缔造死亡深远的寂静。和光明,和强烈的爱,对称

 

◎叛逆

  鬼谷,你的深涧隐藏着失败的兵马!当雾象一个箩筐把你扣住;当崇敬鬼魂的人,远远的肃敬地站着。每棵竹子,在太阳穿过山壁时, 都震颤着死亡者豢养的马匹的嘶吼

  阴森的石头。让我充满对亡魂的崇拜!模仿枭的叫声,震动你们隐蔽的房屋。那房子对生者充满敌意。在人们的寻找和赞美中,死者不得安宁

  鹰降落。带去他们后代的果核。带去黑夜,他们唯一的子女在黎明时放弃反抗的消息。古老的被放逐的家族!当寒风横穿山谷,我听见死亡的人聚集在一起,号哭着,使活下来的人感到行走的恐怖

  报复!残杀的花朵,生命被糟蹋的种子。我离开这座深涧,保存对叛逆者的尊重。在我灵魂的周围看见失败的影子。而那颗心,在对未来的结局清楚地知悉后,依旧骄傲地跳着

 

◎模仿

  噜……噜……噜噜噜……噜……

  溶洞。千奇百怪。灯光象一只母亲的手,遮住孩子长得过大的嘴。谁给自然取了那样的名宇?尖硬的器具毁掉含满想象的部位。叫 “人”因为自己的无能懂得了盗窃

  让人享受自然的果实,远离想象的痛苦。那痛苦使一种生物向着“美”的方向奔跑,在埋葬祖先的地点建造他们的房屋。精神的河流,你的周围生存着整个世界!一种技艺,使人类连结牲畜和植物,象占据整个土地的友爱和强壮的家族

  哦,千篇一律的溶洞,让我想起令我悲哀的事物!做作的光线,象伤害生命的撒谎的脸。 一种愤怒!是千万种姿势的石笋,剌进空虚的风景

  为了人类的纯粹祝福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1-3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