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雪迪散文诗3章:夏秋冬

2019-09-11 08:4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雪迪 阅读

雪迪在美国麻州的莫霍克小径

雪迪在美国麻州的莫霍克小径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夏天

夏天的炎热进入体内,在记忆里撒满了盐。我们的疼痛被鸟群鸣叫。阴影在河流上造访我们。和森林一起,我们疲惫地承负太阳的光芒。

蟋蟀会在月光浸泡的草丛中诵读我们的梦想,在我们潮湿的身体旁不断扇动光阴的翼翅。燕子低低飞过我们的手,把一阵阵暴雨的诅咒带进城市。黑暗闪过。那些星辰,证明我们苦苦地等待过。

那么我们有什么力量和即将到来的秋天抗衡?那片撕裂人心的秋天的金黄。果实在山坡那边掉落。草地深绿。蚱蜢在光裸的石堆上,用蓄满欲望的腿,把日子震荡。天空一次次刷洗我们。那些树木,剔着我们隐藏在缝隙里的幻想,让伤口掉落进深深的泥土里。那么:

大声地吿诉生命之外那片绿色的田野:死者从来就没死过!

让我们讲和吧,炎热的夏天。派出阴影的使者拜访我们石头搭垒的房屋。拣出你们的盐,让心愉快地飞翔着进入秋天。季节在远方发出同样召唤。或者就沉默,互相对峙,被那片炫目的秋天的金黄覆盖。

秋天

季节又在前方吹响那只金黄的号角了。

思想又一次绽裂绷紧的皮肤,河流发蓝。心在落叶的舞蹈中向着丰收的意愿歌唱。森林起伏,人类的赞美将他们拦腰切割。天空将血液注入男人的身体,在女人脸上留下祝愿和羞涩。是无数只野兽在奔跑中回荡他们金黄的号角声的时刻了。

经过整整一个季节的沉默。时间又把它的手伸进土里,搅动在黑暗中的无数支根,让他们在一声号音里四面八方生长成美丽的凄凉。他们的枝干上结出无数沉思的果实。丰收的季节到了。人们开始欣喜若狂地走进他们的忧伤,人类在这时听到孤独的优美的乐声,在生命的那一边隐隐约约地飘动。 

现在我在一片凋零的果园里慢慢醒来。听着成排果树的树干里劳作的声音,在每一片落叶上看见一个劳动者的形象。看见他们金灿灿的身体在阳光下汇集,形成一个坡,一道垅,他们身后的日子陷落成一道沟。我被自己文字的声音唤醒,向每一个孤独的丰收者致敬!

每一个不可知的日子都是一滴血。每一次祈祷都是一片血红的叶子。男人因为女人的祝愿在泥土里受孕。生长成一座林子,新林,老林,连接着,他们的猩红震惊后人。

秋天是孤独的。在孤独的沉思中成为一个季节。这个季节带来太多的赞叹!带来每一根金黄的叶脉上站立的劳动者!

我又听见那支号角的声音。我又在我的眼睛里看到一片片的猩红,震惊我!欣慰我!

冬天

把我的脸袒露给你们看,这是冬天!

冬天在你的身体里同样蛰伏着,从每个毫无遮掩的手势中奔窜出来。你的血液中波动着黄昏,语言下覆盖着冰雪。你们每一条脉管中凝结着形成于亿万年前的冰块,在每个孤独的夜晚听见它们裂开的声音。

那么还有什么可责备我的?责备我的诗歌有时听起来像一只母驴被宰杀时发出的叫声!

人类的历史,青铜和火的历史!罪恶,未被确定前,犹如一朵花盛开时给人的惊奇,一个处女成为母亲显示的血的刺激!一桩罪恶不比一颗掉光了叶子的树更沉重。一首优美的诗也不比夜枭的啼叫更值得受赞美!

那么你们有什么理由追杀一只狐,用文字糟踏一个人。赞美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制止一个女人因不如意发出的嚎啕大哭!

把我的脸袒露给你们看。这些深深的皱摺中隐藏无数恶毒的愿望,他们的根像蜜蜂的刺一样抒情地刺在我的心上。嘲讽和疯癫的赞美随时会从两只眼窝里蜂拥而出,落在事物上,把它轮番啄得体无完肤。我的嘴去亲吻任何一个弱小、正义和美的事物!

这是冬天。这是大地的所有作物都凋谢的时候!我的手在地下准备着——

我的声音,是一场最纯粹,意料不到的时刻来临的雪。那么的奇特和剌激!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9-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