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四川绵阳诗群诗歌作品专辑(上卷)

2018-01-11 10:2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绵阳诗群(上卷)13人:马培松、剑峰、野川、胡应鹏、羌人六、马青虹、王开平、张英、王京、郭诗莉、何波、陈邦林、成绪尔聃。

马培松的诗

马培松

马培松,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四川省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绵阳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绵阳市作家协会主席。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探索》,并收入《中国诗歌精选》、《国际汉语诗歌》、《新世纪诗典》《一带一路之旅——诗的证词》《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等多种选本。作品获人民文学“青春中国”诗歌奖、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巴蜀文艺奖等。出版有诗集《马培松诗选》、《2011:发给自己的诗歌邮件》等。

◎豹
 
一只豹子在我的身体里掏墙
一万只豹子在我的身体里掏墙
一百万只豹子在我的身体里掏墙

终于,墙被掏出一个洞
刚好够得着一只豹子
夹着尾巴溜出去
 
◎雁
 
道路上正堵车
却听得车窗外的天空
一声雁鸣
探头望去
雁阵把队形
变换成“人”字
 
◎王禹偁《村行》诗意
 
我已经忘记了
这是要到哪儿去
胯下这匹老马
陪着我历尽沧桑
此刻最是懂得我的心肠
黄的是菊花,红的是海棠
雪一样起伏是荞麦花
血一样在天边洇开的
是负痛的残阳
这是走到哪儿了呢
青山隐隐
万壑有声
揉一揉昏花的老眼
这怎么不是夜夜在梦中呼唤我的故乡
 
◎八月
 
八月的注意力
在一张宣纸上浸润
一个点,一个色点
由小变大,由浓变淡
到无痕的时候
已是纸的边缘
 
八月,芭蕉叶上的风
吹乱美人的长发和裙带
 
◎吉日波

吉日波,当太阳从右边
照耀着你的时候
你在诉说着什么

吉日波,当月亮从左边
照耀着你的时候
你在诉说着什么 

吉日波,我是你异姓的儿子
我从遥远的地方而来,此刻
我就肃立在你的脚下,两眼满含泪水
一阵风过,一阵花香
我似乎听到了
那就是你对我的诉说

剑峰的诗

剑峰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多次在《诗刊》《人民文学》《星星》《中国诗歌》《上海文学》《花城》《作品》等刊物发表作品。有作品入选《中国诗典1978-2008》《见字如晤:当代诗人手稿》等选集。出版有诗集《无意的时针》等。

◎水泥罐车

笔直的沥青路面
紫荆藤闪烁,像少女
粉饰后清脆的耳坠
后现代的重金属
真理逆风而行
我们无法回避
成列的水泥罐车
它驶入城市道义的磨坊
悬挂在渗血的深渊
打桩机昼夜轰鸣
而城市枯燥无语
它有时更像一名
诵经者,潜规则里
是一头愤怒的公牛

2011-8

◎城市病毒

城市起源于被割裂的绿色
蚁群用水泥堆砌躯壳以汗水浇灌花朵
那些渡鸦般的觅食者
以蛇的姿态缠绕每一处居所
俯视蝼蚁们碎裂在爬满铁锈的角落
驱逐、厌恶、离弃
一场久远的挣扎和嚎哭刺破城市真相
这些最初建造城市的蝼蚁们
仿佛成了“病毒”
而他们却原始地诠释着劳动的伟大
我们渴望拯救与治愈这城市的病毒
却难以洗涤灵魂来换取解药
每条蛇呕吐出病毒来治疗患者
期许扭曲能够解脱困境
被病毒侵袭的
长久以来的每个“我”
“我”才是我自己的敌人
正从麻醉的昏睡中逐渐醒来
从每天的日出中升起不屈的希望

2013-7

◎盛年

桦树的年轮放缓扩张
正如泉眼的涌流,灵感
开始枯萎,身体加重锈蚀
一丛丛眼睛传递幻觉
时间在移动童年的坐标
欲望在替代,我们的梦想
变得渺茫而无助

这是我料想的盛年吗
抑或一张孤单的返程车票
疼痛在交织,无言的
神经树杈,仿佛一场闹剧
禁闭而晦涩,却每天都在上演

2013-9

◎沉思

翻开一本老书
一盏煤油灯下的
故事从这里开始
那些曾经打动我的人物
如果还能活到现在
意味着原有的故事突然结束
就像一艘从中世纪走私阳光
的海盗船,唐吉柯德早已病死其中

推开书房的两扇窗
光线从杨树的缝隙对流
无论如何只有一扇窗
能推开阴影,我内心的
窗格花偶尔也会为一些
不经意的事物闪烁
却很难有某种深信不疑
或者透彻的激动
这些略显阴郁的红木
家具如果能回到原点
一定是一片华林中的佼佼者
如同我们时常被切割的生活
难以回到当初的时光

2016-7

◎无意的时针

基于简单
澄明的梦想
我们向往白昼
白昼吸雾而来
模糊大地的轮廓

在这繁华缠绕
的蛮荒之地
影子先于行走
终点止于起点

无意的时针
或进或退
或是或非
徘徊在
苍凉之间

2017-1

野川的诗

野川

野川,本名王开金,1967年冬出生于四川三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天堂的金菊》、《坚硬的血》、《时光之伤》、《废墟上的月光》、《我如此爱着生活》、《有一种力量想把我举起来》、《野川诗选》、《挥霍》、《雨梯》九部,《废墟上的月光》获第五届四川文学奖。

◎像重新诞生了一次

有人说天亮了
我依旧蒙头大睡,追我一夜的狮子
已经离开,梦境平和
像一个摇篮,缓缓摇晃
我进入另一个梦
骑着狮子,在草原悠闲
一只骨笛,把天空吹得又高又远
像重新诞生了一次
我走得很慢,呓语像窗外的鸟鸣
绿在带露的树叶上
正好作阳光的早餐

◎让自己消失一瞬间

冬天,我喜欢对着镜子吹气
让自己消失一瞬间,又从镜子里
把自己擦出来。这一瞬间
我可以是一个帝王,纵横捭阖,指点江山
也可以是一介草民,白屋寒门,荆棘塞途
我可以是一个侠客,匡扶正义,锄暴安民
也可以是一个恶棍,欺男霸女,丧尽天良
我可以是一个君子,胸怀天下,彬彬有礼
也可以是一个小人,花言巧语,趾高气扬
我可以是我,也可以是另外一个人
对冬天动一些手脚,然后,吹着口哨离开

◎我还是想变成一块石头

我不想取回放在远处的山峰
也不想拆除菩萨缺位的寺庙
我想留住山顶那只苍鹰,留住一些盘旋
和俯冲;更想留住苍鹰上空的云朵
留住一些飘逸和翻卷。一生的眺望
我得到的全是变幻不定的风景
一生的静坐,我得到的全是密布玄关的无常
但是,我还是想变成一块石头
嵌进山峰,让山峰更高一些
让苍鹰的盘旋和俯冲更危险一些
让云朵的飘逸和翻卷更凶猛一些

◎是暮色发给我们的奖章

对于暮色,选择逃避是不可能的
它来得缓慢,但不可阻挡
我们一生构筑的堤坝,围住了水
但围不住拍岸的波涛
我们坐船,观莲,垂钓,让柳条
弯曲成倒影。但我们忽略了暮色
它提前放进堤坝的蚂蚁,已让生活
千疮百孔。此刻,暮色袭来
这是一个阴谋,我们知道了
却无能为力。我们只能逆来顺受
让暮色包裹、渗透、涂改
最终成为它的一部分,沉入深深的黑暗
偶尔的萤火,是暮色发给我们的奖章

◎不要企图记住什么

曲径通幽。那幽
是一棵老树的沉稳,是一丛灌木的低调
是一只飞鸟翅膀的灵动
是一座寺庙钟声的隐约
上一个坡,突然绽放桃花、梨花、杏花
让你一惊一乍。不要企图记住什么
它们此刻是花,一瞬间就会变成蝴蝶
让生活迷离。下一道坎
突然消失的银杉、格木、珙桐
让你惊慌失措。不要企图遗忘什么
它们此刻是树,一瞬间就会变成伤口
让历史疼痛。在坡坎之间
你停下来,一座古亭为你量身打造
你可以听风听雨,可以感古怀今
也可以与某个古人相遇,对弈九盘之后
在某个朝代的街头醉生梦死

◎把夕阳装进酒杯

群山接过夕阳,我接过酒杯
天黑了,让我们举杯痛饮
醉了的山峰,把一座山看成无数座山
醉了的我,把一个人看成无数个人
闪电挂在眼睑,雷霆聚在眉梢
越烧越旺的火球,冲破胸腔
直上云霄。是谁胆大包天
大声吆喝着,把夕阳装进酒杯
与无边黑暗对饮,不醉不归

◎你看见的都不是昨天的自己

失去的东西正等着认领
只是你不知道它的位置。得到的东西
正伺机逃离,只是你不知道它的路径
每天醒来,你看见的都不是昨天的自己
无法记住的梦里,你已被绑架百次、千次、万次
但你必须活着,走同一条道路
做同一件事情,在同一个岔路口徘徊
选择弯路或者捷径。花朵不会把你引进春天
飞鸟不会把你引进树林,你只能自己
牵着自己,风餐露宿,踽踽独行
把身体走成茫茫夜色,把灵魂走成满天繁星

胡应鹏的诗

胡应鹏

胡应鹏,70年代初生于四川,当过音乐人、低音吉它手、歌手,写有歌曲、诗歌、音乐评论,主编诗歌民刊《诗·70P》,有《短刀》等多部诗集出版,现居四川绵阳。

◎元宵

幼雉们陆续
到诗句里啄取食粮
回到他们的丁酉

园艺山的月亮
像奶酪的洞穴
里面住着青草、露水和镜子的反光

2017.02.11

◎回乡偶抒(或致川滇明珠的问候)

燕麦酒亮出她灼人的清澈
在热情的透明中
为阳光布置一间宽敞的客厅

一只老鹰钉在穹顶
宣读天空Blues的问候
你蔚蓝的胸襟,让大海嫉妒

我躺在山顶,看着风车
将空气,切割成呼啸的流放
他们携着力量永不返乡

水库平息了爱的波动
太阳在湖面分娩璀璨
我没有回去,只通知月亮
安排她皎洁的夜班

2017.01.22

◎云游,玫瑰城……

云卸下了唤醒耳朵的重任
她向四月许愿
在无法清洗天空壮丽的污点时
选择和江水做同样的工作

阳光的话筒直到傍晚
才与花园的窗玻以心相许
而云,已将三月的羞愧
演绎为春天翻卷的红晕

云没有独断的力量
让蔚蓝推动洁白的房间
去修复天幕密集的划痕

她邀请水汽和光
衍射一场漫游的朗诵,如果要让
枪炮爱上玫瑰
也许需要更大的勇气

2017.03.28

◎秋天的摇滚:喀斯特,激流勇抱

稍不留意,便钻进岩溶的心房
通向秋天的良心
碳酸盐古老的脉管
指引我,迂回于冰晶的迷宫
香水湖从不吝啬澎湃的爱情
沿着漂流的透明
橡皮筏快速切割蓝天和黑暗
飞溅船头的浪花
像不怀好意的第三者
横刀抢夺情侣的蜜意
蓄谋已久的娇媚,在惊恐中
意外出让一次激流拥抱

喀斯特,裸露在外的
只是你对风雨的谦让
更多惊艳的后果
隐藏在鬼斧神工的内心

2017.09.21

◎秋天的摇滚:深邃,或人类的敬意

石膏的痛苦被暗河掏空
剩下坚硬的波澜
在溶岩的客厅,迎接
人类的敬意

北纬31.47度,容纳世界的好奇
洞穴像地球的耳朵
存储着天空的问候
比诗人的宽容还高一米

石幔的屏幕播放侠客的踪迹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钟乳像悬挂的剑阵,随便
挑选一柄,都能直击苍穹

从第三纪开始,就已融化
大自然柔软的心。溶洞
不用评选,绝对是最美的子宫
在世界遗产里继续深邃

2017.09.21

羌人六的诗

羌人六

羌人六,四川平武人,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人民文学》第三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佳作奖、四川少数民族文学奖。主要作品有诗集《太阳神鸟》、《响鼓不用重锤》,散文集《食鼠之家》,中短篇小说集《伊拉克的石头》,长篇小说《人的脸树的皮》。

◎让穷人们打起精神
 
一个人活着活着就老了
两个人爱着爱着就疲倦了
一个人,两个人
似乎都不幸福,似乎都很苦
经历伸出启示:
沉溺,往往适得其反。
 
如果活与爱,被当做解馋
生活会否变得美好、浪漫
慢一点活,节约身体和灵魂
酿出的蜜与疼。
 
也慢一点爱,如同这乡下的雨
姗姗来迟,却有足够的天分
让穷人们打起精神。

◎若泽·萨拉马戈们的黄昏
 
深夜无眠,怀念自己已经死掉的那一部分
也怀念一些人,死后照样活着的那一部分
比如,若泽·萨拉马戈与歌德
两个精力旺盛的老顽童,都曾在各自的黄昏
在死神的门槛边缘,用有限的光热
以针挖井的态度,写作
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似乎缓缓来临的夜
无关痛痒,更不会把他们的激情涂黑
老年若泽·萨拉马戈,老年歌德
必然也有过放浪形骸的中年,
纵欲过度的青春,不明不白的少年时光
然而,在他们晚年的皮肤下,那些“时候”
剧终了,阵亡了,烈士了,墓碑了,废墟了
理智,把它们撕碎,只剩下梦幻在心扉,摇曳。
这些不知疲倦的老年人,
总在记忆深处晃动的镜子
用最昂贵的麦克风来歌颂,也略显轻浮
没法跟他们严谨的著作相称、匹敌。
他们是对的。否则,他们不会一次次卷土重来
不会让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
刚刚三十而立的我为之惊艳的同时也自惭形秽。
虽然,我的黄昏还很远。
若泽·萨拉马戈们的缺席,以及
被他们用旧也被他们擦亮的黄昏——
让我忍不住质疑自己,质疑自己是否
过着一种失败的生活?安于现状,浑浑噩噩,
不知轻重,仿佛秤杆上少了秤砣。
 
◎高山上的绿绒蒿
 
所有的烈风,吹不灭你们
所有的寒冷,赶不走你们
 
高山上的绿绒蒿
离群索居
孤芳自赏
自生自灭
一意孤行
使我日趋麻木的神经
重新有了火花
像雨点再次入侵
和苍茫联姻了的荒原
 
遇见你们我如此兴奋,
但难以表达,只好
一遍遍默念你们的名字
如同咀嚼一味良药
 
在你们面前,一颗追求不朽的心
已经完全清醒
 
◎唯一听见钟声的不过是一粒沙子
 
城市的夜深了,
我的耳朵活着
胡须都老黄了的痛苦也深了
隆隆噪音,长出雪白的翅膀,
自附近仍在施工的楼盘
源源不断飞入失眠已久的房间,
耳膜,还有活像尸炉的烟灰缸。
 
卧室清凉,灯,发光的心脏
激情万丈,光芒变硬
拼命抵抗内心的虚空。
 
比噪音更浑厚粗犷的钟声
也在这深夜响起
唯一听见钟声的不过是
一粒沙子
 
噪音已经割掉其余沙子的耳朵,
它们躲在水泥钢筋铸就的森林里,回忆着远方——
最初的河流是怎样的狂野,河床又是怎样的空旷
 
◎两片无花果叶子
 
人在大地上四处流淌
命运变幻莫测,显然,书桌比它更薄
但无可取代,比如
让白云和悲悯在纸上返青,从一棵树
变回一座森林
 
站岗放哨时间太长的手掌
疲惫、缺水,不曾意识到眼下
头皮绿得有些发麻的春天
与它绝缘
两片无花果叶子
只与一堆死茧为伍
为灵魂伴奏,与苦难
惺惺相惜
 
十四年了,
无数个太阳和月亮
在纸上一次次升起,
又一次次落下
孩子尚未出生。
 
朝圣者继续在自己
被大风剥去人形的沉默里,沉默地
读着、写着、等待、枯坐,被往事和
一种神秘的氛围俘虏
 
日子,洋葱般层层剥落
淌出汩汩雪山融水,带着漩涡、
肋巴骨断裂的空响。别来无恙。

马青虹的诗

马青虹

马青虹,1993年生于四川省平武县,民间诗刊《在流浪》主编,鲁迅文学院民族班第27期学员,作品主要在《民族文学》《星星》《作品》《中国诗歌》《江南诗》《四川文学》《散文诗》《草堂》等刊物发表文字,并入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诗歌精选》《青年诗歌年鉴》等多种选本。

◎哭过的空酒瓶

向着路边扬起的尘土叩首
向着盘旋头顶的乌鸦叫声作揖
跟在一大串称号后面变成蚂蚁
在炽热的铁板上失眠 翻来覆去 心急如焚
站在自己面前就变成乌云 故意的不故意的
都朝着中心广场坠落
掉下去 掉下去 掉下去
掉下去你就成为臣民 成为宇宙的中心 
成为丢失的证据 值得考究的现象
以相对正义的姿态被昏花的老眼发现
被讲稿、论文、书籍争相引用
主席台上的专家说:看
电脑桌旁的教授说:看
办公桌前的编辑说:看
抽红塔的少年悲伤地站在废弃的铁轨上
一只手指向宇宙边缘说:看
一万只手指向宇宙边缘说:滚
少年就顺着声音隆隆地滚向大海
薄冰上喝茅台的男人说:好
十万只手掌噼里啪啦一阵欢呼
看来看去都是活蹦乱跳的鬼影
活蹦乱跳的是一只酒瓶在酒吧里跳舞
舞池中央一口巨型锅炉在蒸煮着不幸
庞大世界向着舞池中央膜拜 姿态谦卑
谦卑的姿态里有一道闪电在孕育

2016年12月于北京

◎野马纪行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庄子

将一个橘子尝出尘土的味道
习惯于意象的重叠和香味的泛滥
苦和涩是穿草裙的原始状态
再进一步就是打满粉底的外表下
装着一个具有暴露天性的灵魂
将所有人都搬上牌桌并放出射线
在另一个星球上你盛开于左右不定
又在梵高的星空里成为白色小点
你一生经历的都是旧事物
你成为博物馆里活着的藏品
被经历和遗忘的过程大同小异
投身耕种和制造
又被自己吐出的词语捆绑
专注于掠夺    成为一颗子弹
被历史瞄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你酗酒、失眠    爱慕鸡犬
把生活过得皱巴巴
巨型古木的顶上你统领一切
又在颤颤巍巍中面若枯木

2017年7月于眉山

◎洗衣台上数星星

我打算把自己运回平武
季节正好
鳅儿在土城河里繁衍生长
光腚游到对岸伐竹
构建成最简单的逻辑
生活从来不是三角形
河水以收获为诱饵
在岸边垂钓
钓鱼人上钩
二娃,三娃盖上被子
准备梦游到城里去
四娃,五娃背着背篓
在夜最深的时候消失在老林边
六娃,七娃娶了娇妻
在昨天生下了两把锄头
老八老九还在山顶
吮吸九龙山的乳液
老十把一把斧子扔进檐沟
然后坐在伏龙观里安静了下来
我在青石板的洗衣台上唱歌
把增高鞋和平底拖鞋扔在路上
让他们也感受一下自在
感受一下深山里的孤独和星光
我有满天星星
你猜那一颗最像生活

2016年7月于枫香村

◎冷暖自知

老爷子生前总觉得冷
即使他早在青年时
就开始在身体存储白酒
即使火塘里的火焰已经裹住铜壶
即便过冬的柴火已经堆齐楼堑
他总是感觉寒冷
只在正午时才准人推着轮椅
到院坝里坐上一会儿
他总觉得很冷
除了他死的那个下午
儿女们都从远方赶回
伸手递给他一簇苍白的火苗

2015年于枫香村

◎大喊

一个发烫的影子在我的身上反复地烙着
一只鸟明明白白的凸显在毁灭之中
形状是一支牙刷和一条毛巾
它们都是抽象派的大师
我完全可以认为它们比庞德更伟大更牛逼
我推开窗子大喊:春天(或者春天的存储地)
我的眼睛就申请了眼泪

它们先斩后奏 它们知书达理
我脱下衣裤大喊:粮食(或者土豆)
我的爱情就走出了历史
它们知难而退  它们举步维艰
我掀开被子大喊:幸福(或者香草园)
我的脚掌就在两座城市间摩擦
它们进退维谷  
而我就在一道电流间如鱼得水的爱着
我如此贫穷而富有感染力

2016年12月于厦门

王开平的诗

王开平

王开平,国家注册口腔执业医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盐亭人。出版诗集《独语在第三自然界》,《寄回风中的牵挂》。

◎西北女婿

今夜,在兰州
风中的温度,像西北的汉子
盐亭的闺女,就是在这样的风中
嫁出去了
最初,最纯的女儿红

西北男人,多像老家的女婿
带上整个春天,与这一块黄金地
将一行人的疲惫,塞进温暖
娟娟:“两瓶五粮液,两瓶葡萄酒”
说给他的女儿

哦,娟娟——
一朵在盐亭血液中,长大的西北春色

酒酣话多,摇响一方旧梦
待到适时人归来,一桌酒香醉倒客
这是我在一夜梦中,溅起的
最真诚的酒花

◎兰州一夜

风,裹满身寂寞
那么多清凉的脚印,踩成一窝窝梦想
将用过的细雨,视为爱情

天空,是头上一丝发绺
黄土,就这样守着开花的泥土
满眼皆是,祖国的言辞

那些名字,老家也有
许多事情在你的黄河上,晃来晃去
之后
与光绪帝一起,悄悄上岸

八十年后,漂洋过海的承诺
合上了近一个世纪的寒冷
一江夕阳,风吹不动

黄河第一桥,慢卷遥远的方块字
我想,我要在桥上
喊一声,你在春天中的名字
带上黄河母亲雕塑与白塔山,一起
行走……
行走,在兰州夜

◎青海湖

三百六十公里的腰围,长出随风舞动透蓝的布匹
像梦,像春天闪耀的翅膀
土生土长的温度与风景,让世界清瘦了
寒冷中筑屋而眠的花朵,娇柔而艳

那么多人来看你,从不说一声
静如处子,在左手或右手
二郎剑与沙岛都说,今生不悔

上帝让匆忙的时光,栖息在你的身上
之后
我知道,一切都丢了
或许,你的梦就是我唯一可带走的行囊
鸟岛的鸟,说来就来
留下一堆堆三二个牵手的蛋,与海角隔了一首诗的天涯

唇边的菜花,纯纯的,一抹一抹的金黄
卡住了,德令哈病中的海子
泛光的喉咙,喊了一声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湖面,含蓄深沉涌动着岁月
激活了一首歌子,最强的那串音阶
青海湖,请收下吧
我早已出魂,且相依的心跳

◎沙岛

此沙,此水,婉转向我而飞的沙燕
伸手而触,相爱的莺雁
漂浮在水中的沙山,连同湖上清洗过的烟雨
与我一起对视

青海湖将最细小的沙,一粒一粒
抱在怀里
那一粒沙,红尘中发芽的沙
没有谁最先梦见,经过春天种下的身子
之后
驼铃的步履,敲醒了丝绸忧伤的脸颊

在怀中,滋生的那一湖,又一湖
不同的味道
像三朵花中的三片花叶,如此清爽,干净

中午的阳光,黄金分割的湖边
搁在镜头上的马头琴声
打磨成,风吹沙粒细细的笑容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