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山西临汾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20-06-08 11:0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山西临汾诗群22人:文宝宝、木窗棂、沙木、阿蘅、养心兰、妙语、兮颜、李瑞华、手心、苏晓文、侯元军、裴彩芳、张婷、绿竹、老鹤、苏小菜、南无、一二、张润所、朱宾、阎扶、晋侯。

文宝宝的诗

文宝宝

文宝宝,山西乡宁人,临汾市作协会员,市作协第二届签约作家。

◎后花园

这些缤纷的色彩渲染成一幅古铜色画卷
这些色泽饱满吸食地之灵气的野花沾染着露水,晚霞
酣然入睡
这些金黄、红色、粉色、白色漫天飞扬,蒲公英伸入云絮
矢车菊,马蹄花精琢细雕,柳树,松树,梧桐相间而生
这些落成草坪的浅黄蔓延在灌木的尽头,这些
缀满月光的杂草冒出尖儿,艰难地欢畅或遗失
这些窃听者昆虫一次次经历花开的疼痛,飞禽走兽的
袭击
这些恶贯满盈的荆棘散发着尖锐的夜香。这些忍冬,金银,天仙子
车前,金盏,每一个暗夜都发出
枪林弹雨的响动— —
草埋下了它的种子,风埋下了
它的叶子
这场雪赶来埋下整个后花园的
春天

◎闭上眼睛

什么都看得见。萤火虫在苦谏树上
发光
迷路的兔子重新回到园子中
丢失的小狗系上铃铛
一个女孩挂在父亲的脖子上
撒娇。太甜了
睁开眼睛,什么都没了
流在脸上的蜜,被无情的寂寞啃噬着

◎在黄花岭,一朵黄花认出了我

一个叫黄花的姑娘告诉我
黄花岭刚刚经受寒潮袭击
一部分在我来时已冻坏
另一部分正在悬崖峭壁间悄悄
开放
黄花姑娘说着便跳进她万千姐妹中
她漂亮的裙裾
淡淡的色泽和秋水般的眼眸
像极了我爱做梦的女儿
我将手伸出去
试图摘一朵
风停止了吹动
叶子静静地沉睡
整个过程竟像一场无声的
犯罪
一朵黄花认出了我
她迅速地扑向我并露出浅浅地
浅浅地笑魇……

木窗棂的诗

木窗棂

木窗棂,本名王华军,1979年生,山西汾西人。现居甘肃兰州,民办教育工作者,诗歌爱好者。

◎在乡村

在新式院落的西式套房里
看牛棚暧昧地杵着
我想把牛棚还给牛
把斜阳还给青砖,把鸡
还给黄鼠狼
犬吠还给陌生的我
我就可以被救出
从这张饥饿的蜘蛛网

◎见字如面

出门遇见一茬茬
像自己一样穿行的生物
竟轻快潦草起来,不再
工整 寡欢,渐渐
习惯以撇捺描出
群组像,分不清
你我
就这样行走
偶会嗅到熟悉的味道
像宣纸上跳出的字块
读出来,便
清晰了
一颦一笑

◎在冬天的深夜里埋葬所有飞鸟

一曲婉约葬于花下
来时的斑斓
深深浅浅隐在明暗之外
看得见的挥舞和
看不见的挣扎
心照不宣
都消失在同一时辰
捕捉到合拢瞬间
像沙漏的最后一滴
黑色,如初见
羽翼

沙木的诗

沙木

沙木,诗歌爱好者。喜欢用简单的文字记述,表达着却又表述不清的空旷和远方。

◎我的身体里养着一只鸟

贴着地面行走
从昆仑山,唐古拉山到羌塘草原
最不缺的就是雨雪,烈风和空旷
那些鼠兔,藏羚羊,牦牛,一个或几个人偶然出现,过于弱小和轻微
常以成群的方式出现,避免
可能面临的危险
像是活在无声电影里
从寂静中来又归于寂静

◎放一个人出来吧

漫长青藏线上几百公里见不到一个人
适合去流浪
雪山和路旁的草场仿佛要浮起来
有风甩过来一阵响动
经过的人需要不断地包裹自己,减少
空旷中与冷的距离
放一个人出来吧,对望中稀释身体中无边无际的孤独

◎像植物一样活着

活着活着就死了
前几年栽下的班公柳大部分只活了一年
它们没能熬过那曲寒冷漫长冬天的低温
云衫的命运稍好一些
干枯的枝条绝望地刺向人们和天空
它们就像那些在高原反应中睡过去的人一样
与活下来的几株保持距离而又对望
而一批又一批在这里生活的人
就像是移动的植物
风吹过,雪雨疯狂袭卷过
只是一边沉默着扎下根须,另一边
吞咽下明显而又不能说出的细微痛楚

阿蘅的诗

阿蘅

阿蘅,山西临汾尧都区人。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扬子江》《诗潮》《诗林》等。有作品被选入《2019天天诗历》《2018年中国诗歌精选》等选本。

◎春天快要过去了

我还有未了的心事,时间是不言而喻的悲伤。
这也是一种委婉的道别,含蓄而快乐
女孩儿的破洞牛仔裤一样美好。
昨天下午听一个失恋的人倾诉,我就像旁观
一个人宰杀一只死兔子
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宽慰一颗受伤的心

河边的植物开花和凋谢同时进行,一种香覆盖
另一种香
站在路旁繁花浓香的楸树下
想起前些日子:榆叶梅,黄刺玫,丁香,迎春
次第开花,又忘记。
犹如一个喜新厌旧的人过上朝生暮死
的生活,轻佻的让人讨厌。

◎贵族青年

在这里平等得到完美阐释:
文艺女青年苏三被流放
泪涔涔的移民道路上蚂蚱一样串成串的
男人,女人,爱情,婚外情
不管身份和地位都受到了相同待遇

快告诉民国青年李云泰穿越到这里
那样他可以娶心爱的杜拉斯
美国姑娘斯嘉丽一定也如愿以偿嫁给阿希礼
那怕只是做个偏房。
快告诉他们——
心怀爱情的贵族青年们移民到
明朝时期的洪洞县。

如果你爱我,我也恰好爱你。在这里
所有的问题将都不是问题。

◎中年写信

一个不惑之人给另一个不惑之人写信
不过如此。春日无性事,无心爱之人让我醉酒痛哭。百无聊赖
读书,听诗人们聊诗艺、写作

昨天那场电影《布拉格之恋》
托马斯和他的女人们欢爱画面撩人魂魄,也仅止于当时

近来我的眼睑兜不住混浊泪水
一想起那场大火带走的那些孩子就流泪不已
卖栀子花的老妇人,夕光里打盹儿的老头儿
每一个在我眼前往来而过的老人
越看越像我的父母亲,越来越止不住的泪水

养心兰的诗

养心兰

养心兰,本名张翠平,山西霍州人,有作品发表《诗刊》《诗潮》《星星》《绿风》《黄河》《都市》 等多种刊物。

◎在村里参加一个葬礼

逝者被安放在大门外
芦笋荒芜,比一个人还茂盛
葱花那么大
又圆又满,又好看

◎礼物

扶桑花开了,蟹爪兰开了
在极寒的日子,总有那么几天
庄户人家也能收到神的礼物
你在清扫卧房
我在洗刚卸下的窗帘
多好,我们共处一个屋檐
每天出去回来
就像把自己投入冰下捕食的企鹅
上岸后,有棉衣穿
有开心的事可谈

◎大雪

我的父亲是一片
落地不见了
母亲是一片
落地,也不见了
我的大哥,我的小哥
地上湿漉漉的,没有一片雪花存活
现在的大雪不是原来的大雪
原来的铺满原野
移动的几个黑点都有温暖的手掌
我被粗布大衣牵着
我和梅花一个色

妙语的诗

妙语

妙语,本名刘海霞,山西襄汾人。中国电力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诗歌作品发表于《脊梁》、《黄河》、《散文诗》、《山东诗歌》、《浙江诗人》等刊物。

◎剃度

从海云寺出来
天就晴了
雪最不经晒
每棵树披着厚厚的盔甲
都只是虚拟的伪装
我几乎忘了四小时前
雪一直在下
陡坡上积雪一步一滑
在会堂围坐,顾不上看窗外
什么时候太阳已经出来
树举着空空的枝丫
像和我们经历了时间的剃度

◎在风中凌乱

分别太久,相见让一场饭局
始终保持应有的热闹,没有因为
外貌,体型甚至口音和曾经相去甚远
说了该说的话和不该说的话
而有所改变

就在刚才,我们倾斜身体告别
像一面旗子顺应风势
摆了摆手
谁也没有注意,身后一只倒空的瓶子
迎风摇晃又迎风倒地
破碎的声音,像刚刚扎进体内
又像刚刚从彼此身体里冲出来

◎如斯

从岸上看过去,河水在春天
更急于找见诉说的人
积攒了一个冬天的沉寂
轻易被打破
我们称之为岁月的水
有不疾不徐的脾性
隔着栏杆,我们也始终没有停止说话和奔跑
风在梳理脸上的皱纹
有时是你
有时是别人
有时也是自己

兮颜的诗

兮颜

兮颜,山西临汾人,习诗数年,有作品收入各种诗歌选本。

◎一个人想杀死自己

他去跳河,水很清
他照见自己亏欠水很多

他去上吊,树接满果子
他不忍心给树增添重量

他拿起刀子,刀很锋利
可以轻易割断

然后,抡起刀子
砍掉树下的杂草

来到河岸,和着流水
释放出苦涩的泪水

◎不买账

水加土,变成泥
泥加根,变成树木
树木加光,变成果实
果实加火苗,变成食品
食品加我,变成超大胃口
超长利爪——

抓出一个黑洞

我说我是他们一切
我要把黑暗分摊
他们不买账
毁灭我——

洗白,得再来一遍

◎条石搭

可以和条石组合的
有石牌坊,石狮子,石柱垫
青砖,青瓦,红灯笼

三层高的木楼,雕花繁饰,彩漆佚尽
那就看钻雕,把缺失补齐,在含糊处想象
石雕呢,要凑近看,入图浅,立足深

那就齐全了,如果夕阳如血
如果残照如筛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