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四川眉山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8-01-10 08:5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眉山诗群10人:华子、林歌尔、邓平、沈荣均、孙文华、乡下蚂蚁、徐昕、许岚、张世明、邹和忠。

华子的诗

华子

华子,男,在数十种报刊发表诗文三百多篇(首),出版过诗集,入选过多种诗文集,获过多种奖励。1994年成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眉山市青少年作家协会主席、眉山市东坡区作家协会主席。在成都创办有文化公司从事编辑出版和全民阅读推广工作。

◎丹棱古村

秋深了, 
谁能和南瓜一起,安静地
坐在通向仓房的木梯上,
坐在通向冬天的柴禾上?

早上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父亲……你们在泥土里
一再回来,像手牵手的玉米棒子
聚集在屋檐下唠嗑家常。

妹妹,你还是
在赵桥那头等我吧,
荒草和苔藓盖得住我们的脸庞,
盖不住爱吵闹的童年和蛐蛐。

我愿意腾出手来,
给蜻蜓编插歇脚的篱笆,
给雨水铺设青石板和红马石路。
我小心捧起脚下的土木耳,
鸡蛋一样轻轻放进竹篮里。

只有风米机能分清秕壳和谷粒,
只有水车能挽留一条小溪的记忆。
走过万水千山,我还是
想做一条看家狗。

◎黄金峡

在我们之前,
来过晓雨不湿衣的人,
来过九月披雪的人,
来过半夜听琴的人,
来过喊一声天就下雨的人,
来过一夜凿通黄金堰的人。
到了黄金峡,
我们,又是一群什么人?

我知道你是一个辛劳的人,
但若不向这地下泉、红马石和茅草
弯下腰来,
你一生也拣不到一两真金。

你看见了黄金峡的有名无实,
但没看见我,在哗哗作响的瀑布中
提炼语言的黄金。
我存下有名无实的黄金,
就像存下一贫如洗的黄金岁月。

除了简单的生活之需,
我的积蓄都要带往人迹罕至之地。
我惊起深谷幽洞的蝙蝠,
唤引濒临灭绝的流吓鱼:
这亟待救赎的家人。

注:流吓鱼乃眉山市丹棱县黄金峡独产,长七八寸,重斤余,喜食岩浆,肉质鲜美细嫩,与江团齐名,古时被列为贡品。

◎大雅堂

地域再小的一张请柬,
一旦有了大雅量,
就没有邀约不到的古往今来。

从词语的小雅间出来,
上得一首诗的厅堂和厨房。
在比喻的丛林里披荆斩棘,
一条大路在你身后大海一样劈啪作响。

皇帝微服私访,他的眼光
扫过残山剩水,满含脂粉。
锦绣文章大都下放给布衣和乞丐,
大臣和将士大都热爱别处的生活。

最能同病相怜的不是夫妻,
是前人和后人,
是白丁和鸿儒,
是银子和诗歌。

没攀过高山和高原的人,
平原就足够让他气喘吁吁。
我们谈起中国女人和法国女人,
就听见埃菲尔铁塔上吹起唢呐声。

或许你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这个展览太精彩了,但就是
出恭之处好难找啊!

或许你也曾有过这样的念头:
一把泥土被握成精致的茶杯,但怎样
让它又回到泥土的呼吸来呢?

跟着陶渊明、孟浩然随乡入俗,
李白毕竟不是王维,
在蓬蒿和柴门中饮酒挥剑,差点睡去。
没有谁不是下里巴人,
没有谁不在阳春白雪的路上。

出于私交,我邀约了
苏东坡、西川和未来的一个诗人,
结伴走过你们面前。

◎中岗桃花

与桃花合影,感觉你我之间
有道桃花编筑的城墙和栅栏。
“桃溪浅处不胜舟”,
我们的车辆和人群却步在哪里?

桃花即悬崖。粉身碎骨的
美人、壮士、贫民与帝王,络绎不绝。
种桃人和赏桃人互不往来,
显者和隐士互不往来,
但最终都在桃花庵进退维谷。

一把桃花扇出没于皇宫与民间,
如今落在我这个文弱书生手里,
我该扇起二月的春风还是七月的流火?

是男人就会命犯桃花,
是女人就该桃之夭夭。
我习惯用一杯好酒、一坛清水
照临全天下的桃花。多好啊
她从《诗经》一直开到我案头的这首诗,
那么宜我宜他宜家,甚至
那么般配我多年收藏的一把好刀。

林歌尔的诗

林歌尔

林歌尔,本名程春红,毕业于成都师专中文系。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中国移动眉山分公司。与文学有缘有情。喜于笔耕。先后出版了散文诗集《夏天的女人》,散文集《月亮与生活》,诗歌集《到你的梦里去唱歌》。

◎旅人

进得酒店房间
拿出个人用具
分别放进衣橱、舆洗间和该有的位置

睡了一晚,临出门
把这些散落各处的物件
一一清理
收进一个尺寸仅60X30厘米
的小小旅行箱
离别前
回望每一角落

重复这样的动作
在人间这个驿站

◎车中有感

驶进十月的山中
车子密封良好
并不影响另一个自己起身
甚至飞出车窗
扑进溪谷,山脊
我看见漫山遍野的自由
站在山水的转弯处,折叠,延伸,拍打
翅膀上秋色斑斓
一身发光

◎不必着急

夏天没来得及开的
最后一朵栀子花
在寒露凝结的深秋
从枝头开了
白莲花般空灵、庄严
面目澄净
这隐藏于内心
一阶一阶上升的秘密小径
一定有原因是我不知道的
一切自有深意
沿着自己的节奏,前行

◎忽然

秋虫的和声中,忽然觉得
自己浮在无边无际
既非方也非圆的空中

三千大千世界
是一朵硕大无比的
无根的花朵
悬在空中

地球、太阳系、银河系、超星系……
是一层又一层各色的花瓣

男女、树林、鱼鸟、山河、季节
还有这只
哼着小曲的蟋蟀
是花间细密的纹理

人间在时光中
若隐若现
轻轻握了下
我正在剥豆子的手

邓平的诗

邓平

邓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眉山市诗歌协会会员。 彭山区《彭祖山文学》编辑,彭山区作协副秘书长,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荒原》《中外文艺》等刊物,有作品选入2013年《诗家》第九卷。

◎流年

爱情无非就是
被月光舔舐过的花朵
垂在枝头想象黑夜的白
白里散落一地的缤纷
与流年却各执一词

指尖的时光瞬间镂刻了
光阴爬过的脸颊
当你还是少年
你甘愿去等待远方
和青鸟一起不知疲倦的歌唱

而我只看你婷婷翘首过的心
在最好的地方开成
另一朵月夜下的娇宠
时光无比矫情地
与寻觅共舞了一曲

我无法叫出你的名字
甚至在苏格拉底的教诲下
也无法还原你来时的模样
轻轻地一瞥眼时
却又忍不住流泪

◎鸢尾花

时光能医好
一束熄灭的光么
那从此暗淡的心火
抚摸黑夜深沉的黑
卑微地遥望旋转过的身姿

如同翩翩的鸢尾花
碰开青春的门
摇曳尽繁华
在等待里消耗
最后的色彩

刚刚好的阳光
落进步步逼近的迟暮
影子的黑和夜的黑
描摹出生命的剪影
装满鸢尾花的梦境

那年匆匆弹完的曲子
爬满夜的墙角
谁把青涩的季节
煮成了酒
一饮便醉

拥抱一阵风
撩拨舞蹈的裙
而你偏偏是那场心雨
所有淋湿的翅膀
都睁不开眼睛

时光能医好
另一段时光么
当所有的语言
都缄默成一片
凋零的落花

◎陌路

林荫下的小道
曾经的曲径通向幽静
也通向一条只有你我的
心灵的路
而今条条都成陌路
我的红裙沾满四月的雨
一滴一滴
不是眼泪
那年的红嫁裙
在箱底折叠出岁月的痕迹
这一生再也无法
用青春着上那个羞涩的早晨
我只能用一条崭新的红裙
与你送别
送别一个
开过花又结过果的故事
没有忘记的初心
只能用四月的剪刀
裁一抹红抛在风里

沈荣均的诗

沈荣均

沈荣均,中国作协会员、在场主义成员,思想及文艺史随笔作家。在数十家主流文艺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百万字,入选十多种权威文学年选。出版散文随笔集《天青色等烟雨》《倾城的土著 》《斑色如陶 》《内心的花朵 》,与人合著《原生态散文十三家 》等四种。获二十四届、十八届孙犁文学奖散文奖、二00六年滇池文学奖提名奖、首届四川散文奖、在场主义散文奖新锐奖。

◎开在寺院后厢的红花

八月有一种红花,清姿
艳如秋阳出浴。午后寺院的
空旷,被她瞬息间照亮

被照亮的还有我。通体血红
安静而澄明。似有什么在弥漫
看不见边际,了无声息。

不见花的叶。枝和根茎也没有。
开在空中的花朵,千丝连理。
飞翔的花朵。天堂鸟数到五只了

过往的香客,行色匆匆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级。拾级而上。
佛在高处拈花,微笑开启幸福

只有我在关注她,为她和她的姐妹们写诗
我一个人的情感,并不能打乱花朵
既定的厌世。也许我的诗歌比我自己还世俗

朋友发来短信告诉我,花的名字叫
生死不见。她或开在彼岸。
我们在此岸,中间横隔一个世界。

◎转世的月

转世的月,想来
或背负六瓣轮回
从朔到望
从望到无望
从无望到下一个
无望。烟业已成
往事。晕如深渊
且慢,要多少个缺
才能够三百六十度
要多少个三百六十度
才能捧出冥想中的
巧合,那一个中天的
唯一分明,从晦暗
始,终于日复和流年。

◎安多女子

都说细辫梳满头
女子就成熟了,如黑色的摇曳
但我还是放不下
我的心跳始终被谁揪着
碎呵!那一泻而下的青春和爱情
一泻而下的嶙峋和陡峭
漫过额端,漫过眉际
漫过十六七岁的婀娜。俯向原
我的牛羊,我的亲人
我的神灵,我的佛
五步一小叩,十步一长跪
双手合十,两膝贴地
深处的骨骼和磐
血液里的坚韧和暖
五体之外还有什么用以奉献
六字真谛又会不会是吉祥的全部
唵、嘛、呢、叭、咪、吽
神圣呵!莲花上的珠,吉祥!
神圣呵!安多阿家拉,吉祥!
一千次一万次的长夜将去黎明即至
一千次一万次的疼并且上路
一千次一万次的吉祥,柔软无边
终于成了阿妈拉或者养莫拉
终于看见佛在观音庙,在色达
更大的佛在扎什伦布,在大昭寺

◎羊之菊

或许是菊
但我只能确定羊的眼神
羊走在雪际的边缘
视陌生如旧亲
眼前的枝丫和叶都枯萎了
剩下木乃伊式的
消瘦,挺拔和灿然
这大约是它能捧出的
最后的那点干净了
羊不忍注目
以最虔诚的低首
小咩和绯徊
告别,然后踯躅前行
羊知道羊道不会枯萎
羊也知道它们一定会在
不远的远处
安静地等待
只是羊不知道
自己还能不能走到
那个经幡升起的尽头

孙文华的诗

孙文华

孙文华,笔名二月草芽,四川眉山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眉山市东坡区诗歌协会秘书长。有作品在《中国青年报》《中国散文报》》《中国社会报》《作家报》《四川日报》《青海湖》《新星》《鸭绿江》《参花》《椰城》《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国诗词》《西部时报》等报刊发表,出版有诗文集《你看月亮的脸》等三部。作品入选《2014中国诗歌选》《中国青年诗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等,多次获眉山市政府“苏东坡文艺奖”。

◎溪上吟

你来,到马涧沟村
脚步跟上向往
念着山,山就在村落的背后
想到水,水便在村落前蜿蜒
先到张家的院落走走
后到李家的院落看看
王家的院落又吸引了眼球
走过村头,来到巷尾
河边院落间绿树成荫
有鸟儿欢鸣
雏鸟在巢里探出头
 
就做一块红石或青砖吧
砌成马涧沟村的模样
再不分离
 
◎雷洞村
 
一个千年的古村
有千年的古树在诉说
一不小心就掉入了千年古寨
天机不可泄露
这儿便是世外桃源
鸡鸣桑树颠
 
“客官,你是借宿的吧
这儿上好的客房随你挑”
 
那就借宿一生好了
坐看天空云卷云舒

◎回乡

走在梦中的小径
耳畔是潺湲的溪流
鸡鸣桑树颠
 
醉美关坝凉风桃源
 
桃是画中的福桃
老人坐在一朵祥云上
 
小孩呢
抱着一条金灿灿的鱼儿
正在画里走
 
走进梦乡渔村的深处
走进神笔马良

◎简单生活

我想在关坝梦乡渔村
购置一处临水的房屋
永久居住
呼吸清新透明的空气
肺开合自如
每日准点上班
踏上愉快的工作之途
下班拥着妻儿老小
享有一个普通的梦乡村人
平凡的难以言说的幸福
周末学学悠悠垂钓
日日不忘打打太极
日子啊,健康滋润般地过
我还要学那古人
在溱溪河上泛舟
与三两友人对弈
吟诗作赋,把酒当歌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