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今天的太阳

2015-07-28 09: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校门口的小山包上,歪歪扭扭的几棵松树,多少年了,一直在那儿,就那样在着。饭后或课间,一些零零碎碎的时间,我常常来到门口的土坎上,或站或蹲,将目光随意、散乱地放在它们身上,再轻轻掏出烟袋,卷上一支叶子烟,在烟雾缭绕中,有声无声地感叹一下,这清静无为的乡居岁月的乐与苦。天高,云淡,风轻,太阳好,人得闲的日子,我则会轻轻地来到它们中间的草地上,放平了身体,松弛了心,看看想看的书,想想愿意想的人和事,或者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就那样躺着,躺到睡着,睡到自然醒。恍惚间,来到这个地方卖嘴巴混饭吃,已经十几年。十几年间,曾经熟悉的一些面孔因为升了官、发了财,或者因为升不了官、发不了财,已经面目全非;还有一些,更已经正常或非正常地,彻底消失。我却大体上没怎么改变,一直在这儿,就这样在着。我常常语重心长地告诉自己,这样很好。有几分无奈、几分悲壮,也有几分豪迈。比如今天。

  今天是某年某月某日。对于别人,也许又是个什么节、什么日,也许不是。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算是,那命名在我这里也肯定是无效的——散漫惯了的我,甚至传统的火把节和彝族年都已经懒得认真对待。对于我,只需记得这一天是星期几,按时站到所任班级的讲台上,站够该站的时间,上完该上的课,基本上对得起确实不算多然而也能将就着把生活维持的那点工资,就“很好”了。好就好在,剩下的时间就都完全彻底地属于了自己:可以回寝室关起门发发呆或发发情——乱吼几声、乱画几笔等;可以去办公室把那些狗屎一样的报纸翻了又翻;还可以散逛到不远处的矮郎街上,看看高山上下来的燕麦、洋芋、苞谷卖多少钱一斤,顺便再视察一下干亲家老高家的猪肉摊子生意如何;当然也可以轻轻地走几步,躺到“属于”我的那一小块草地上,晒晒太阳——如果太阳很好的话。而今天的太阳,就很好。

  很好的万万千千年如一日地热情似火的太阳下,四脚朝天躺在行星地球,一个小小的无名山包上,作为千千万万种生物当中的一种,一种当中普普通通的一员,领受着天然地属于自己的一份温暖,睡意很快袭来。我随手把一本原本打算随便翻翻的书轻轻盖在脸上,宽容地对自己说,想睡你就睡吧,那汉语的励志格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等,其实很过分。左边的树上却飞来一只喜鹊,叽叽喳喳地叫啊叫。不一会儿,右边的树上,也飞来一只,叫得更起劲。我有些反感。反感它们自以为是的喋喋不休、高高在上的滔滔不绝,干扰了我的瞌睡。我悄悄把盖在脸上的书移开,闭左眼,睁右眼,伸出左手做成手枪状,瞄准了左边的那只;然后又闭右眼,睁左眼,伸出右手做成手枪状,瞄准了右边的那只。我一边做射击动作,一边在想,假如手里真有一支枪,自己会不会开枪。结论是,不会。不会的原因是,我从小就被妈妈告知,喜鹊是一种有灵性的鸟,会给人类报喜,它们的肉是不能吃的——也不知是说它们好心好意给人类报喜,人类不应昧着良心吃它们的肉,还是说它们的肉因“灵”而有毒,吃了会危害身体健康,反正我因此从来没有伤害过它们——不仅没伤害过它们,小时候,馋得要命的我,还曾经非常喜欢它们,总是期待它们的叫声中轻轻走来某位重要客人,以便沾光捞几坨许久不见的猪肉、鸡肉或羊肉;成人后,孤僻偏执的我,虽然不再喜欢它们,不再幼稚地期待它们报喜,有时还在内心深处,把它们作为伪善的象征,施以鄙视,但是,对于“喜鹊”本身并无恶意。我于是转而批评自己:大家都是动物,既然你有权力在此、在今天的太阳下,做做白日梦,那么它们也应该有权力领受着天然地属于它们的那份温暖,说说话。我开始饶有兴趣地猜测它们之间的关系,依据猜测的某种关系,再来猜测它们的谈话内容。若有若无的微风中,时不时地拍打着花里胡哨的翅膀,晃动着略显滑稽的头,它们的谈话热烈而持久,直到下面的树上来了一只黑乌鸦,或许不满这位不速之客的打扰,或许担心机密被窃听、破译,才终于住口,飞走。

  黑黑的乌鸦,照例比较低调。仅在刚刚莅临时勉强叫了两声,算是和方方面面打打招呼,随后就专心致志梳理着自己乌黑发亮的羽毛,不再言语。不言不语中却自有一种矜持和高贵,看上去很美,很有派头。我的精神为之一振:那深沉迷人的黑,正是我诺苏一族,自古以来最爱的颜色;从小我就知道,它也是一种有灵性的鸟,也会向人类报告消息,不过,选择的却是坏消息——这勇气、大爱,绝然不是讨巧卖乖、溜须拍马、吃软饭说瞎话之徒所能模仿和复制的,也正是彝子我作为诗人心仪已久的风度和气质。

  再一次轻轻盖住脸,闭上眼睛,松弛了心,不要了过去,不要了未来,就在生命中的这个今天,张开黑血(nuosu)奔涌的四肢,睡成一个实实在在的比“伟大”的“大”还多了一点的“太阳”的“太”字,我感觉自己的睡相也很美,很有派头。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