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泪水洗不掉的悲伤

2015-06-05 09:5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阳春三月,桃花开了,梨花开了,轻佻蹩脚的诗里歌里常常被用来比喻彝女的索玛花也开了。乖巧懂事的狄嫫耶岑却没心思看这些,像个大人般忍住悲伤,安慰着痛哭流涕的妹妹。妹妹狄嫫耶秀才两岁。她的痛哭流涕仅仅因为想要妈妈抱抱,忙乱中的妈妈却没时间搭理她,也没像往常那样把她抱给爸爸,让总是那么幽默可亲的爸爸逗她玩耍。她还太小,还不能明白家里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发生了多么可怕的变故——哥哥狄惹耶嘎成了杀人犯;也不知道今天,一直静静躺在众亲友呼天唤地的哭喊声中的爸爸已经再不可能起来逗她玩耍。

  狄嫫耶岑却似乎什么都知道。她已经十岁。已经是小黑箐乡中心小学三年级学生(学名卢小芬)。她知道十八岁的哥哥少不经事,与人口角,一时糊涂,失手杀死对方,成了可恨然而也可悲可怜的杀人犯;她知道为了表达深深的歉意,爸爸妈妈拿出了省吃俭用许多年才积累下来准备今年用来翻修房子的一点钱,又到信用社贷了些款,想尽办法凑了三万元给对方做丧葬费;她知道对方父母看在她爸爸妈妈态度的实诚,看在她家家徒四壁甚至四壁都已残破不堪的惨状,同意不起诉哥哥,但提出了十万元的赔偿要求;她知道家境稍好的姑姑,为了挽救一时糊涂犯下死罪的侄子,挽救从小就痛失双亲然后就兄妹俩一起相依为命着长大的哥哥的家,竭尽全力,满足了对方的要求;她知道为了养活家人,偿还债务,再凑点钱去打点打点据说还需要打点的地方,好让儿子早点回来,爸爸也曾拼命打起精神干活,干完地里的活,还曾砍柴卖到她所在学校的伙食团;她还知道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关心她,爱护她,希望她能继续上学,有个不必辉煌灿烂但也不至于太过悲惨的未来。

  然而,狄嫫耶岑似乎又什么都不知道。她毕竟才十岁。毕竟还只是个小学三年级学生。她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那么辛苦却还是那么贫困;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继续上学;更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痛苦压垮了总是那么幽默可亲的爸爸,选择了那么惨烈的方式结束生命——火药枪枪口对准下颌,脚趾扣动扳机,枪子穿头盖骨而过……当送葬的烟花爆竹骤然间哔哔啵啵响起,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已失声痛哭,她却只熟练地背起了妹妹,眼睛里有困惑、有茫然、有不安,还有些恐惧,就是没有泪水。她把目光投向了蓝天。蓝蓝的天空,蓝得一如既往地平静。平静得仿佛一场足以荡涤人间所有悲伤的春雨早已准备就绪,只等某个天使一眨眼,顷刻间,就可以铺天盖地。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