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晓梦:我触摸到了季节深处的柔软(组诗)

2014-11-18 09: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赵晓梦 阅读

  我触摸到了季节深处的柔软(组诗)
  
  赵晓梦

赵晓梦

  赵晓梦,笔名梦大侠,重庆合川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自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有20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天津诗人》、《星星》诗刊、《四川文学》等全国上百种报刊,获奖50多次,出版有作品集《爱的小雨》、《给雨取个名》、《把门打开》、《最后一个问题》。
  
  九月
  
  这都九月了
  秋天的消息还是不明朗
  潜伏在云朵背后的老虎还在潜伏
  无叶可扫的清洁工 扫着满地的烟头
  
  好消息和坏消息 像零星小雨
  想来就来 由不得你接受不接受
  比如这穿城而过的河流开始变得犹豫
  比如这楼顶的向日葵学会了随风摇头
  
  九月的天空和云朵 心事多起来
  辽阔的原野一再挑战裸露的尺度
  倦鸟总能在黄昏找到更多过夜的树
  忙着秋收的父亲 总在报怨日头太短
  
  屋顶的三分一厘地 只开花不结果
  这些花单调得跟九月一个色
  比如菊花 丝瓜花 洋姜花
  它们支撑起了秋天的审美趣味
  
  比八月多一月比十月少一月的九月
  发生了太多流传千古的悲欢离合
  一切只因八月十五的月在九月亮
  一切只因十月的长亭从九月发端
  
  如今九月已经过去一半
  秋天的消息还在云端摇摆
  那只叫秋的老虎不出来
  所有人都没法彻底释怀
  
  端午
  
  阴天。大地潮湿闷热
  人们挥汗如雨,暴雨即将来临
  赶路的人越来越少,看不清表情。
  身体的毒素越来越烈,开始长疮。
  陈艾和菖蒲到底还是来迟了
  米和叶已经合上夏天的日记本
  就要投江。为了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
  就要投江。无药可救的米和叶
  在落水的路上完成婚礼
  在入水的瞬间自我解毒
  一些人在岸上冷眼旁观
  一些鱼在水中迎接。
  闷热的端午,河边一片潮湿。
  
  芒种
  
  节气的疼痛往往从胆囊开始
  这石头膨胀的疼痛
  往往比胃收缩痉挛来得更清晰
  芒种在这疼痛中醒来
  我们能想到的,首先是解决吃的问题
  和粮食有关的问题。我们把它交给父亲
  父亲手握镰刀走出家门
  成片倒伏的麦地,麦芒刺痛绝望的父亲
  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水
  阻击了这场事先张扬的血案
  没能成为凶手的父亲,愧疚万分
  愧对我们饥饿的胃,担心石头
  撑破我们的胆。他说
  孩子喝口水吧,这是新鲜的雨水
  饱吸粮食的雨水。埋在地里的麦子
  明年长出来的还是麦子
  
  立秋
  
  都说天凉好个秋
  但你是疯狂的
  疯狂地下雨,疯狂地做
  爱的梦想,盼望叫秋的老虎
  把你带进十万个月亮照耀的夜晚
  在日月潭的最深处洗个冷水澡
  在天涯海角的沙滩上理理头发
  但夜是疯狂的,疯狂的闪电
  驱赶着疯狂的天雷,疯狂的天雷
  驱赶着疯狂的雨水,一刻不停
  从黑到白,十面埋伏
  拼命地下,拼命地下,拼命地下
  粗鲁地砸碎十万个月光下的梦想
  粗鲁地压断路边站岗的行道树
  粗鲁地冲垮心脏刚刚搭起的桥
  十万盆的雨,十万响的雷,十万道的闪电
  就这样把叫秋的老虎,就地正法
  但你是疯狂的。澎湃的心中
  另一只老虎已经开始磨牙
  
  处暑
  
  又是一夜雨。
  短命的雨,短得夜都没淋穿
  黎明的光亮,谈不上霞光万丈
  肉眼看得见的,除了太阳还是太阳
  逐渐升温的太阳,把一夜的宿醉
  连同短命的雨彻底埋葬
  
  谁来处决这肆虐一季的暑
  成为这个早晨阳光照不到的心事
  这心事像杯中的茶,温度越高味道越浓
  我并不是一个季节的行刑官
  对这个二十四节气的第14个儿子
  也没什么好感。只是对雨的偏爱
  变得对太阳多少有些排斥
  
  肆虐一季的暑,最后交由太阳来处决
  这多少让人心生遗憾。
  心有不甘地走在楼下的林荫小道
  空气干净得不忍点燃嘴角的烟
  明晃晃的太阳,仿佛张开血盆大口的老虎
  在处暑后不远的云端张望
  这个时候,多么渴望夜晚早些来临
  哪怕短命得只有一场雨
  
  出伏
  
  雨水堆积的夜晚
  世界清晰可见
  天空小如米粒
  闪着白光,一道一道
  砸碎夜晚,灼伤大地
  清晰可见的米粒
  安慰着受伤的河流
  填补着沟壑的欲望
  整个夜晚都在下雨
  整个世界都在落米
  
  积攒四十个夜晚的雨水
  就这样一泄千里
  米粒一样的雨水
  长达三伏的酝酿
  饱满如汗,味道如盐
  落在嘴里,咸咸的
  你兴奋地卷缩着身体
  用力把身体的结石
  都在这个夜晚排出
  
  四十个夜晚积攒的火焰
  在米粒一样的雨中
  彻底熄灭。世界清晰可见
  世界清新如初
  这七年来最凉爽的出伏
  已经在黎明的晨光中
  打开门窗,让打扫干净的心房
  准备迎接秋天的高阳
  
  白露
  
  空心的绳子,有什么样的忧愁
  让一滴小小的露珠一夜白头?
  能把门吹动的风,
  能把角落照亮的月,
  能把鸿雁引往南方的霜,
  没人能回答,回答绳子的忧愁。
  
  这满是忧愁的一滴露珠
  带着无边的困惑,离开水的部队
  在后半夜的光景,潜入棉花地
  潜入辽阔的大豆和高梁地
  潜入北方的麦地南方的稻田
  满地的红黄白,满地的露水狂
  来日一定是毒太阳
  把忧愁刺穿,把困惑晒干
  
  在这露水白头的夜晚
  再多的忧愁,一张床也足以放下
  有了枕头依靠的露珠,可以暂时忘记
  那些还未收割的谷子采摘的柿子
  白露的花,有一搭无一搭
  已经在秋水伊人的河边盛开
  
  2014,9,9
  
  中秋·喜月
  
  每一条街道都有一轮明月
  无论你在红星路还是长安街
  无论你在南滨路还是二七街
  满街都是月,满城都是月
  这么多的月光,把你照亮
  照亮你满脸的喜悦
  照亮你心底的乡愁
  
  并不是每个夜晚都有这样的明月
  也不要误会这是中秋佳节的馈赠
  润九月,一百年里或许有一次
  中秋遇白露,三十八年难得一见
  即使你熟读古诗词,李白苏轼
  也没有这样的奇遇,也没留下这样的诗篇
  2014年9月8日,中秋遇白露
  这一次,月亮也不想错过这幸福的重逢
  
  谁让我们都是有福之人
  有福被这轮明月照耀
  放下手中的酒杯或者键盘吧
  走出窝居,走到街上
  向着故乡的方向
  在这一夜凉一夜的白露秋风夜
  让明月照耀,让明月照耀
  
  中秋·望月
  
  一年一年累积至今
  你被赋予太多的形象比喻
  虽说名不压身,但你明显为名所累
  有些精疲力竭,有些力不从心
  在八月十五这个万众瞩目的日子
  面对几块乌云的纠缠
  脱不开身,姗姗来迟
  让等了三十八年的白露
  急得白了头,眼泪成了霜
  
  毕竟你是见过大世面的
  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让抱不平的桂花彻底释怀
  看来你已习惯应付这样的场面
  不用彩排,张口就来
  谁让你是这个夜晚唯一的角
  想看就得等,规则你制定
  越是大牌越是迷人。
  
  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
  看得见的人和看不见的山
  都在抬头望着天空的舞台
  为你疯狂。为你着迷
  等待你高兴时送出的洁白飞吻
  等待你天籁的歌喉送出祝福
  这个世界,谁都想在别人的光芒里
  书写自己的传奇。
  
  幸福的表情都是一个样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
  我得回家了。趁着明月清风
  趁着夜未央,菊未残
  把兜里不必要的东西都扔掉
  能走多快就走多快
  回家关上门窗,把身体盖住
  ——再抒情的月亮,看得久了
  也会跟墙角的喇叭花一样
  一夜月光辐射后,人老珠黄
  遍地都是昨日黄花。
  
  秋分
  
  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
  你抓紧最后的一点时间
  把从白露开始收集的雨水
  全部倾泻而下 毫无准备的夜
  来不及关上临街的窗
  现在我的左边脸全湿了
  右边脸还裸露在风中
  身体薄得像张纸,眼看就要被风洞穿
  天凉请加衣,女人最温暖的词语
  怎么看都是事后的虚情假意
  
  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雨下得饶有兴致
  满大街走着的,都是回家穿衣的人
  寒冷的速度快过车速
  坚持成为男人最好的安慰
  不怕冷的小孩,在街边玩着竖蛋游戏
  他们的家人都已上山摘秋菜
  那些生病的胃复发的支气管炎
  都在等待一碗萝卜老鸭汤润肺生津
  都在等待一棵秋葵滋阴壮阳
  在他们看来,粮食从来都比衣服温暖
  
  现在我的右边脸也湿了
  好在这些都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秋雨已经过去
  越来越明朗的天空下
  南山的红叶、桂花和菊花
  正在平分秋天,日光与夜色
  正在平分9月23日这一天
  
  2014—9—23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