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晓梦诗歌美学讨论

2017-10-26 08: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亚平 阅读

  诗性美学:一种新视角
  ——赵晓梦诗歌美学讨论

  陈亚平

  陈亚平,独立学者,内意识空间哲学的创始人和诗化-哲学文论的代表。著有《内空间意识论》《生成的哲学》《过程文学论》原创学术著作。学术文论见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符号学论坛》《前沿理论与研究》,及《亚平哲学空间》专栏。2015年受邀于美国过程哲学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联合主办的美国克莱蒙大学“世界过程哲学论坛”。2016年学术研究成果入选《第一届文化与传播符号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学术文集。

  我主张对诗性美学的讨论,应该扩展到诗性美学的发展范围中。这个问题的导向本身就是发展中的。我的策略是,以后续视角的续思和重复后思为目的。就像东亚诗性美学、中国诗性美学、欧洲现代主义诗美学,绝不只有一种,还有发展出的后发的诗性美学思想。诗性美学从过去到当下,确立了它自己在历史进程中的多样化。这让我想到利奥塔对“后设”[1]这个术语的使用。我负责地说:人们思考推进中产生的那些扩展,只能是思考对思考本身的一再领先,它给了原思考某种差异的规定。因此“后设”在我的用法里,就是一个限定和全体、这时和那时…… 相关联的但要变化的概念。很明显,人们思考过程中的深与浅、前环节与后环节……就预含着单一和复多的关联。后设的过程,表面上是自由的,其实被限制在不断后退变程和前设的矛盾中。因此,后设过程并不自由。这样,“后设”概念本身也不可垄断。每一后设阶段都有对后设再次后设的使用方法。朦胧诗美学之后必然有后发的后朦胧诗美学。

  可是,我想用一种的关联的可能性来改造“后设”的最大指涉,特别是对当前诗歌一些后发性的美学特征。至于“后设”概念在国外早期、中期和当下用法,和我对“后设”改造性的构想没有关系。当有人问什么是“后设”的改造性?我回答:就是我称为的“超设”。因为意识,它要继续意识的是还没有被意识的那个未知意识。如果我用超设模式,沿着过去的诗性美学线索,就可以推进到过去诗性美学留下的空白中。超设,既是在精神地图中探索存在的幅员,又同时是修改精神版图的空间。诗性美学要创造性地在当前时代发展,必须要有特殊敏感的超设的改进。诗性美学的常规也该这样:超设的内容决定它最适合的形式。

  我的讨论可分下列几项:

  (1)诗与现实相互审美
  (2)诗美与现实美的差异
  (3)现实世界与生活世界的诗性扩展
  (4)诗性审美的超常状态
  (5)抒情叙事结构的扭结空间

  一、诗与现实相互审美

  我曾说,诗,借现实回到诗自身。因为现实既是人们能外观的客体,又是能让人们思想对现实做出反思,而反思,恰恰是对源自现实对象的反思再做意识上的改进。这样看,意识既是对自己意识改进的主体,意识又是移植到对象客体中可外观出来的等待改进的客体。我这一提法,主要是对胡塞尔“生活世界”[2]概念和对国内“生活美学诗学”[3]外源概念,做出一个后设视角上的区分。

  我们首先要弄明白,现实——生活世界——日常生活诗学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这些关系又怎样能帮助解释我说的——诗与现实相互审美?我说:现实,就是生命在日常生存与能动中的活性总和。而胡塞尔的生活世界,是一个日常现实性从来很难达到的地方。胡塞尔式生活世界以先验为内容,又要想反过来沉浸在日常事件里,这除非是我说的:先验无外在,经验无内在的道理,把两个结合到一起的生活世界。

  生活美学的说法,是从胡塞尔“考察我们直观地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希望按照它们最原初的在直接经验中向我们显现”中脱胎而而发展出来的,他的“直接经验”就是“最原初的”,可我明显看到,最原初的在本质上是没有直接经验的,只有先验的。所以,他的生活美学的定义植根在单极中。

  利普·拉金与菲凯·瑞安[4]的日常生活诗学,我看就是,生存性÷在场时空的愉悦。也就是,日常生活只是来源于生命的接续,同时也把生命注入了接续的时空,只有在生命每秒的活现中,日常性,才有了事态的存在性。这样就说清楚了,现实——生活世界——日常生活诗学三者之间的联系和差别。而我提的诗与现实相互审美的观点,正是从胡塞尔、拉金、瑞安没有构想到的空白中,超设出来的。可以这样下结论:诗既是一个意识主导创化的内心主体,又是这个意识可移植到社会事态中被外观出来的客体。例如诗人赵晓梦在他写的《劝酒的人》诗中领悟的情景:

  “这河里的水绝不是空头的假水”
  ……
  “这盆地边缘沉淀岁月精华的高粮”

  从诗句中我可说,“这河里的水”是现实物的原型,“沉淀岁月精华”是向现实物原型做内心审美的意识升华和跨越。我假设一种新的审美原则:自然实物原型与艺术意识升华的现场,就是日常事件的物境和恒常认知的知境两极之间,发生了一种相互关联相互交叠的形态共融场,同时,这一形态共融会产生一种共在,让现实在审美时已经连接了诗在审美的整个两级极。因为存在是相互的。日常的在事是生活的片面,是生命的时间性截流;恒常的在心是生命的全面,是生命的空间性序列。在两者的内在对立或内在差异中,谁也分不开谁。我概括,诗只有在现实性中才是美的,因为诗的思主体才可显化出和认识出现实性。同样,现实也只有在诗性中才是美的。因为现实客体存在也是被诗的思主体显化的、认识出的。恰如“自然的谜底向一个好奇多思的心灵敞开” (赵晓梦诗选《时间的爬虫》)。那么,诗人是咋个解说的呢?

  “总有一些事情让你力不从心
  比如蟑螂站在时间的齿轮上”
  (赵晓梦诗选《时间的爬虫》)

  黑格尔说:“艺术美高于自然。因为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美” [5]。问题是,艺术美高于自然美,是咋个区分出它是“高于”自然的呢?我看,艺术美的“高于”,只能是被最终的意识标定出与划分出的“高于”,必须是要靠最终意识来统领意识河流中的各个支流意识,因为最终意识就是向后发不断过度的意识。没有了最终意识就没有了对艺术美高于自然的支流意识的最终区分。诗的形而上也是被意识认识出来的。试看诗句:

  “我相信,每个人的经书里总有正义
  就像最邪恶的人身上也会有某种美德
  (赵晓梦诗选《剑桥印象》)

  我断定,诗,只有在日常现实条件中发生的人的思维存在方式中,才是美的。例如,日常现实性就有着看不见的某种构造,并按这一构造自身而自行发展。这就是日常现实性要按运动着的序化的结构,来完成日常性的某个形式。那么,日常性的形式有哪些构境呢?我觉得应该有下列几方面:

  1. 不同的事态以相同的时空形式发生——对称性;

  “这河里没有两张相同的脸
  也没有两个相同的灵魂”
  (赵晓梦诗选《徐志摩的石头》)

  2. 相同的事态以相同的形式样式发生——平行性;

  “如果一杯咖啡是剑桥的早晨
  那一杯红茶就是康河的黄昏”
  (赵晓梦诗选《剑桥印象》)

  3. 事态发展顺序在序列中产生变序——无序性。

  “在这密封的镜框里,你看到爬虫和自己
  坐时间门槛上。我讲述的就是正在发生的
  如同你亲眼所见一样准确无误——
  迫使你把丢掉一边的事情都捡回来
  (赵晓梦诗选《时间的爬虫》)

  这些日常现实性的对称、平行、无序状态所产生的差异,就构造出活性的、动变的、增长的质态……这就是日常性现实的美感境界的基本结构,也是诗性美感境界形成的基础,但这一结构和基础,都首先必须是要在人们的意识中得到思考。试看:   
 
  “逆流而上的鸭子像是在翻阅书籍
  一场暴雨责备了它们的漫不经心
  河边吃草的奶牛听不懂我的母语”
  (赵晓梦诗选《剑桥印象》)

  诗句里,那波渗透的牵引力量越过了远处飞旋的鸟影,同时,它们加诸事物外形以一个蓝色的光环,诱使我把时间中变化的一切设想成为一个梦的推动。

  二、 诗美与现实美的差异

  我要说明的是,诗与现实相互审美的层次中,又孕含着诗美与现实美的差异。诗的艺术美与现实美的差异,人人都知道。但为什么诗的艺术美与现实美有差异呢?我可以说:因为艺术美的意识是在做永续深思的超越,光这一点,可变的可超越的艺术意识,就高于不可做主观超越的现实。都知道,诗艺术高于现实原型,反映了诗美与现实美存在一种差异。可是,这种差异本质上,是意识与意识自己不断新生思考与后发思考的差异。啥意思呢?我换句话说,诗美思想与现实美思想的差异,是被一个最终思想本身区分出来的,诗美与现实美的差异这一认识本身,就被更高思想测验出来的,本身就是意识对自己意识永续深思的超越。现实美只是意识自己分化给现实的那部分的美,看看这个差异在诗人的作品特质和见解中是怎样一番境况:

  “想停却停不下来。钟摆永恒摆动
  就像十字架上的耶稣有滴不完的血
  ……
  我将不会为我的灵魂找到休息”
  (赵晓梦诗选《时间的爬虫》)

  有人把诗美与现实美的差异,简单分成、艺术美带有集中性、纯粹性、永久性。现实美带有分散性、芜杂性、易逝性。我觉得,美学不应该变得没有思辨。照我说:现实美的短暂性也有不断后设的永久性。只要现实美被意识所观看到,“易逝”的现实美,就已经从内在上有了艺术美那种被意识全体构境所观看的无限性。现实美不只是有外在感官时空上的“分散性、芜杂性、易逝性”,重要的是,它同时也有让意识不断生成新的、显异的超越时空性,而让现实美带有了无限性。因为,现实美是意识制裁的产物。只要意识的自我变化是超越的、是过渡的,意识制裁的一切思考就都是超越的、过渡的。包括现实美。《时间的爬虫》诗里是这样代言的:

  “注视和谛听时间的人有的是时间
  ……
  只要风不停止吹佛灵魂就不会飘落”
  (赵晓梦诗选《时间的爬虫》)

  任何人,只能按人的意识自为进程和自律,而归化到不同角度和程度的意识所进入的意识的总环节里,虽然这个思考本身就是处在的意识进程中。诗美学的构境也是这样……。这就好像,突然从阴云中投射出一两个光环或明晃晃的斑点,但往往又被薄薄弥漫的雾尘弄得很迷茫。大多数阳光是中午那瞬间的事,静静地制造着懒散,和对下午未来事物的兴奋。它按照自身的导引,去完成无限的形式。在赵晓梦《唱酒的人》诗中,诗意暗喻了原思想生出次原思想空间的诗性,好思想本身就预含了某种诗质的成分,好思想诗审美的:

  “时间是流水
  这条波澜壮阔的大河
  就是我们酒后永恒的抒情
  挽留属于赤水河的诗意空间”
  (赵晓梦诗选《唱酒的人》)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