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晓梦:海南,我是你身体新长出的一块礁石

2018-04-25 08: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赵晓梦 阅读

赵晓梦

赵晓梦,笔名梦大侠,1973年生,重庆合川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协全委会委员,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等上百种报刊,入选20余种选本,获得鲁藜诗歌奖、杨万里诗歌奖、2017首届中国当代十佳诗人、《西北军事文学》优秀诗人奖等奖项60多个,出版《接骨木》等6部诗文集。

 

◎博鳌的好声音

这是声音汇聚的殿堂
海的声音鸟的声音花的声音
阳光的声音,不同皮肤的声音
都在万泉河水清又清的迎宾曲里

一年一届的世界声音大会
让每一个声音都有平等表达的权力
让他们代表的每一条江每一条河
沿着玉带滩敞开的胸膛漫游扩散

每一个声音都能让世界变得安静
无论深情还是激昂,分歧还是共鸣
所有的声音都直抵人心,都在
喷泉广场留下持久回响的大合照

顺着声音的目光,“人类命运共同体”
正在放大东屿岛的朋友圈
在南海之滨的博鳌独立潮头
让每一个走进的人都能找到母语

 

◎为人民读诗的茅屋

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这夜晚本来就属于人民
就像飘飞的细雨本来就属于诗
诗人和人民相聚在同一屋檐下

为人民读诗,是陵水这条小巷
仅有的一栋茅屋的出生地
亮着灯光的门迎接南腔北调
也迎接每颗为诗疯狂的心

屈身高楼下的这间茅屋
你能听到原生态的大海声音
生命中难掩的尴尬都能在一首
诗中和解,为明天博得几许光彩

赞美夜晚的潮湿,赞美透光的窗
梦里不会有台风翻动书页
属于每一个人的出生地
都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回赠给人民

 

◎黎家小院的绣娘

她们的快乐比生活简单
几根针线和几根竹杆
就能织出穿的衣跳的舞
向过路的外乡人交换审美趣味

三岔口这个逆着光的黎家小院
像高大的椰树密集的五色苋
阻挡了那只射向我们后心的响箭
犹如地图上某个空白处的桃花源

没人知道她们要在布上绣出什么
即使白银装饰了她们的发际线
她们也不会认为海风属于自己
真正爱着的恰恰是那些没用的事物

从北方到南方,从阴天走来的
一群寻找诗和远方的外乡人
在中廖村把自己变成一棵波罗树
只需要阳光和水,就能与虫子一起生长

 

◎被复制的船说

锐利的阳光刺痛了船板的眼睛
八百年漫长的中场休息止于水面
沉睡海底珊瑚砂让我记忆有些凌乱
忘记入水的姿势是否有过痛苦和慌张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文明的正午
大地的尽头,太阳从海上升起
海面像暗处抖动的锦缎闪着幽光
人心像鸟一样在更大的世界中翱翔

和光同尘。繁星般密布的海岛城绑
将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在喧闹的集市
我将交换随身携带的精致瓷器
改善热带雨林原始居民的生活日常

迎着海水透明的目光,世界像箭一样坠落
丝绸如酒瓷器如糖,软化异族的胃和身体
精于买卖的宋朝人在大航海时代如鱼得水
南海冬季盛行的东北风却在华光礁布下迷宫

一个巨浪结束了我这次没有终点的旅行
晕眩中忘记了入水的姿势有无慌张和痛苦
在漫患的梦中感到自己成了某种透明的物体
一个渔民轻而易举就看到了我的隐身衣

洗去厚积的泥泞,黏结破碎的裂痕
被珊瑚砂软埋八百年的我又活了过来
在博物馆卸下万件印证荣耀的瓷器——
刺痛每一双眼睛,让参观者被潮汐充满

 

◎海南,我是你身体新长出的一块礁石

以南中国海为背景
从一滴水一粒沙的精华里
我以石头的名义裸露黝黑身躯
长出岛屿新的海拔高度

这不是聚沙成塔的文字游戏
这是年轻的力量在向上生长
从透明的海水里
长出海南身体的一块礁石

坚硬的石头迎风吹拂
仰望星辰坐看云起潮落
犹如灯塔温暖远航或回家的船只
让大陆的视线在大海延伸

比起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辽阔
我这块透明海水里新长出的礁石
放大了这片海域的取景框
足够你在上面勾画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椰子树的故乡

在海南,与一棵椰树对视
你需要准备好眼泪的渣盘
无论海边还是路边,任何一棵树
都能卸下你四面八方的杂念

风的括号里,椰树排名不分先后
接续向你诉说大海的辽阔
天空的深邃和人世的沙子
都在激情的烂泥中化为灵魂的粪土

对视。身高和距离不是问题
只要眼睛是平等的
即使坐在树下的空长椅上
我们也能与石头和故乡和解

站立,以椰子树的名义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人是人
这个岛屿从来不靠废话生存
即使保持沉默也是不被浮辞蒙蔽

即使海风停止吹佛,椰树的灵魂
也不会飘落。越过那些洗净杂念的
空长椅,镀金的天空中
飞鸟带着故乡的语言闯入

 

◎一个人的海滩

天空在她的臂膀里阴沉着脸
霏霏细雨让浪漫变成无效合同
五源河湿地公园的这片海滩
她像草茎的阴影摇晃在沙滩上

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
她重复着弯腰的姿势
捡拾别人留下的矿泉水瓶
不让灰尘在沙的呼吸中燃烧

偶尔抬头仰望守护大海的椰树
那是她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这片海滩造得如此美丽,仿佛
在设计时就考虑了她的位置

为了排遣她的孤独和劳累
我故意在沙滩上留了一行字
“我决定去谷仓里度蜜月”
——为了让她过得体面些

 

◎坡村的微花

坡村很小,像你看到的花一样
无论蓝花草还是锦绣苋
哪怕是阳桃或者红花羊蹄甲
都只有在微距里才能放大效果

坡村执著于这份小而美
就像雨珠留念含羞的花朵
母鸡带着小鸡把屋前变成屋后
水牛把外乡人的目光留在田地里

在坡村,距离总是慷慨大方
不用去时光邮局寄出经书的正义
你抬脚就能沿着来时的路从心出发
经历革命老区厚重历史的洗礼

坐到公社食堂的饭桌上
“革命大鹅蛋”让胃铁骨铮铮
勇敢就是关键时刻你能不能
像千日红一样顶得住风吹雨打

 

◎吹口琴的老人

他/她已经老得看不出性别
一把口琴却吹得那样青春动人
他/她从我身边走过
一把口琴吹得那样动人

坡村的时间流动得如此缓慢
看不出性别的老人
在琴声中消磨着岁月
占有我所没有的东西

就像在看到大海之前
我感觉到血在身体里激荡
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事物
都在口琴的结尾处呈现

而黎乐园舞台上拉二胡的老人
接续了一个村庄的文艺演出
在这个黎韵悠长的世外桃源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表演者

 

◎锦母角的灯塔

在一次偶然的回眸中
我望见你戴在山顶上的红帽子
傍晚的云雾隐去了你的下半身
却无限抬高了你的天际线

你每天都在与大海做交易
为航海人指明方向
就像一位古老的智者
所知甚多而所说甚少

你的目光拉得很长
一望就是几十上百年
看清大海的关节与筋络
解开大海无穷无尽的秘密

而我们的眼里只有此时此景
哪怕一千次回眸也看不清
你脸上的表情和内心的丰腴
即使藏身于黑暗也服侍于光明

岁月的折磨让你保持沉默
你眼里早已没有好人与坏人
最邪恶的人身上也会有某种美德
好一个被夺去头衔的孤独守望者

你照亮的不是航海人的方向盘
而是大海无穷循环的迷宫
对你最好的赞美和想念
就是捡个贝壳回去让大海澎湃汹涌

 

◎三亚的玫瑰

那些曾被漠视的生命和疾苦
都在这块盐碱地里重拾尊严
你要寻找的没有时间的居所
不在大海深处在这开满鲜花的山谷

风从一朵玫瑰吹向另一朵玫瑰
花开的声音回荡脚步的起点和终点
属于每个人浪漫的那一部分浮现出来
神圣的爱情契约订立于一支玫瑰

三亚的阵雨让玫瑰在花园陷入沉思
人与大地的疏离就是人与自然的疏离
每个人的精神生活中有无数朵玫瑰开放
我们在自己的名字中被眼泪识别

近距离凝视这挂着雨珠的玫瑰
熟悉的事物总令人安心
落日跌进花瓣,海水提纯相思
蝴蝶煽动翅膀让雪花飘落北中国

阳光下,每个人都是移动的花篮
香气的鼻子顺着海风伸进唐诗宋词
成为芸芸众生日常生活的情境——
在格律精严的仪式中发泄身体的快感

听海观山吟风弄月,玫瑰的一缶之香
让亚龙湾的浪漫无限延期
如果灵魂不能在这里安息
生活将会变得不可救药的无趣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