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诺奖得主君特·格拉斯:用文学表达我的立场

2012-09-28 14:13 来源:新京报 阅读

\

法兰克福书展上,格拉斯在“蓝沙发”电视直播现场

  ■ 法兰克福书展系列报道

  君特·格拉斯

  在正在举行的2010年法兰克福书展上,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携新书《格林的词语:爱的宣言》多次亮相,每一次都引发活动现场大堵塞。在10月8日下午聚焦书展名人的“蓝沙发”电视直播现场,全场最显眼的,就是格拉斯脚上那双紫红色的袜子。虽然这次是来为新书做宣传,但无论是格拉斯还是记者,都乐于将话题延伸到更广泛的社会与时政话题上。而格拉斯的作答,也引得现场不断的掌声。

  谈新书 词语随社会语境变化而变化

  新京报:《格林的词语:爱的宣言》是诗篇与自传的混合体。为什么选择这种体裁?

  格拉斯:我慢慢地在变老。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老是在琢磨要怎样才能写好自传。《格林的词语:爱的宣言》虽然写格林兄弟,但跟大家熟悉的格林童话无关。我写的是格林兄弟当时编撰的一本字典,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了。德国在历史上屡屡分崩离析,但语言始终连接着各个地区,字典也可以说是德国统一的载体了。

  新京报:新书里还提到了一些现在已经不再用的、已经失去的词,是从那本字典上来的吗?

  格拉斯:格林兄弟编撰字典时说过一句话:“词语是会变化的,他们给出了新的含义,然后谋杀彼此”。语言是不断在发展的,不断会有旧的词语消逝,然后社会语境会产生新的语言。格林兄弟里面的哥哥雅各布·格林说过,日耳曼语言研究是一种很不精确的科学。我喜欢这个说法,有批判性,也是事实。德语很丰富,也很有创意,但同时也很不幸,因为很容易就会被删减,有些词也会被外来语所替代。

  新京报:你对当下年轻人的街头语言和新词又怎么看?

  格拉斯:我喜欢。我喜欢看到我们的语言开放又开阔,看着今天的年轻人说话带着很多新词,我觉得这是语言的目的所在,也是语言存在的意义。我所不喜欢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再也不愿意写长信了,而且就算是用手机发短信也懒得打出整个词,而只用缩写。这是在不断删减语言。

  新京报:电子书渐热,你对这个怎么看?

  格拉斯:法兰克福书展上出现了很多数码出版的内容,我个人对新技术不反感,可我也得承认,我是不会去用的。直到现在,我都是先用纸笔起草稿,再用我那台老式打字机打出来。但我想,如果本来不怎么读书的人,通过电子书发现自己喜欢文学,那是件好事——那他们很可能就会回过头来找真正的书看。

  新京报:现在你还画画吗?想过要给你的旧作,比如说《铁皮鼓》画插画吗?

  格拉斯:我还是很喜欢画画啊。最理想的就是,我出一本书,里面既有我写的文字,也有我画的插画。但为旧作画插图倒没考虑过。

  谈统一 两德还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

  新京报:上周正逢两德统一20年纪念日。从今天来看,德国统一进程如何?

  格拉斯:20年前,东德的老百姓对统一进程并没有太大影响——很可惜,两德统一的动机是为了经济着想,政客们并没有花工夫去打探人民群众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这一点对于今天的环境依然存在很负面的影响。东德失业的人还是很多,这迫使东德的年轻人常要背井离乡,投靠城市,这是个问题。如今两德还是处于磨合期,要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还需要很漫长的路。

  新京报:德国前央行理事提罗·扎拉琴新近也出了一本书《德国自取灭亡》,这书挺具煽动性,里面也说两德人们并没有真的融合在一起,引起了很多关注。

  格拉斯:我不喜欢这样的书,因为这不是文学。名人出了书,媒体就总是围着去说,我可不想加入这个行列,所以我们就别说这个话题了,还是回到真正的文学上去吧。

  但是说到关于德国移民的问题,我完全站在移民群体的一边。融合的问题当然存在,可是你看德国现有的移民政策多么苛刻:如果你要留在德国,就需要跨过各种门槛,通过语言和德国文化知识的测验。我知道,移民局想要保证德国民众的文化素养,但如果让德国人去回答这些问题,很多人也不一定知道答案的。真是难为了可怜的外国人。

  如果移民群体总是遭到拒绝,总是要去考试,那真的会很伤人心。回过头来想想,二战后的德国“经济奇迹”:那时候德国的劳动力不够,就去把南欧的劳动力拉过来帮忙。50年前需要人家时,招之则来;而现在,人家几代人都在这里扎了根,可是这些新一代的土耳其、意大利移民,却还是不能真正与社会交融,这是不公平的。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当然,身边也有一些正面的德国移民例子,比如足球,德国国家队里有好些人都是移民背景。我记得,在二战结束后,一千四百万的东德难民——(包括我家,我从但泽来),都需要到西德去做安顿,当时就有很多人碰壁。你去和这些人说起这段历史看吧,就算60年过去了,他们心里面依然留着伤痕。

  新京报:你认为作家都应该像你这样关注、介入时政吗?

  格拉斯:就在昨天,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今天早上看报纸,看到所有媒体都在赞美巴尔加斯·略萨说:他的贡献不光在于文学方面,还因为他对于政治的介入。可恰恰是同一份报纸,以前却老是批评君特·格拉斯说“他怎么那么的政治化”。多年前,甚至有过联合起来要让我闭嘴的人。可我是不会闭嘴的,我用文学表达我的立场。他们是不会赢的。

  摄影/采写

  本报特派记者 张璐诗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