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师永刚:照片是会说话的历史 远比我们的描述真实

2012-09-28 09:25 来源:每日新报 阅读

\

  师永刚:总在给自己找故事

  作者:王小柔

  关于师永刚

  现为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作家、图书策划人、媒体研究人。内地画传热潮的策划与发起者,策划出版过《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雷锋1940-1962》《蒋介石1887-1975》《三毛台北地图》等书。

  讲述历史的新潮方式

  新报:为什么策划的图书都是画传类?

  师永刚:我们的出版业,一直都非常传统,一个封面,加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千年不变。但是时代已经变了,如今电视、电影、网络,各种娱乐方式占据了太多的时间,留给阅读的时间太少了,一部30万字的书,能静下心来读完的人很少。更多的时候,视觉化的阅读占据主流,比如一本很厚的杂志,可能一个人10分钟就翻完了,我把它叫做翻阅时代。

  新报:你选择的人物几乎都是被人做了无数次的大人物,比如策划出版过《宋美龄画传》《邓丽君画传》《雷锋1940-1962》《蒋介石1887-1975》《三毛台北地图》等书,为什么这么选择呢?

  师永刚:尽管我笔下的人物、事件以前都有无数的书籍写过,但我有自己的视角,比如宋美龄,我们大陆说的宋美龄是“这样”的,是从大陆的角度看,而我到了香港、到了台湾,我发现,别人描绘的宋美龄是另外一种样子,有一种对比。到台湾我又看到了不少有关她的新图片,那是我之前没看到过的,和我平常看到的不一样。我觉得图片所表达的那种东西,是超越了两岸的价值观的,图片上上个世纪30年代她的眼神、气质,这种表达比我语言的表达要准确得多,OK,我就直截了当地用图片来说话,于是有了《宋美龄画传》。我在写作的时候尽量减少时代的特征、个人的意见,把历史还原成最初的景象。

  新报:找这些跟人物相关的历史图片一定非常辛苦,你是怎么收集到的?

  师永刚:近代史不像古代史,很多资料都是有版权的,特别是图片,大多数都要自己去收集,从珍藏者手中购买,一幅图片3000到5000元人民币,如果是在外国,需要美元结算,一幅500到1000美元很正常。为找到《宋美龄画传》一书的理想图片,前后花了三年时间,还跑到香港、台湾谈版权,实地采访、二次创作……有时为了买一张好图片,得打上几十个电话。收集难、费用高,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常常会出现误解。

  新报:通常我们所看到的历史只是在看那几个人的表演,他们谢幕后,历史突然静场,显得没有力量和高潮。历史被他们带走了,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各取各的记录与表达方式。你选择了一种新潮的方式讲述历史。

  师永刚:照片是会说话的历史,它远比我们的描述真实,也比我们发现的历史解读方式真实。因为照片拷贝着当事人的一举一动,甚至眼神的细枝末节。我们只是在反映历史,但我们拒绝评价历史,包括人。我一直觉得,中国需要有另外一种视角的历史书。我们原本的关于历史的书籍,其中有太多时代的痕迹,它们多是和当时特殊的价值观相联系,时效性不强,往往是在一个时期能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是因为我们在历史中加入了太多特殊时代的色彩。 

  讲不完的故事

  新报:除了名人画传,你还写过一本《迷失的兵城》,西部的沙尘、戈壁、巨大的风、黄亮亮的土都向我们扑来,你为什么喜欢西北呢?

  师永刚:西北也许是这个时代唯一可以寄存一点关于战争、神秘、沙场甚至传奇的地方了。这里的每一块沙地、孤独的炊烟、暗红的圆太阳、西倾的姿势、稠密的风沙,几乎每一种意象都是一种诗、一种幻觉。甚至你不经意看到的旷野中,偶尔出现一具白骨,那具白骨的手上还有把锈了的刀,你会有什么感受?当我1986年10月来到西北时,我才发现,很多传说其实只是一种精神的谎言。

  新报:我看过你写的《最后的骑兵》,人与马的故事很感人,怎么会想到写这么个小说呢?

  师永刚:在一座小山上,我看到一座奇怪的马坟。那座坟被修得很整齐,坟前竖着一块很大的碑。后来听说,这匹马的主人原是国民党的一位师长,这匹马屡次将骑兵师长从险境中救出。有一次,骑兵师长所带领的部队被解放军围在这座小山冈上。围至第四日,敌方粮断水绝,我方料其必降,但没有想到,第五日夜间,竟有一骑如闪电般蹿出我方包围,就在愕然间,又浑身湿淋淋地跑回山上。事后才得知,此马身覆棉被,跑至山前一水渠处,浸湿之后又跑回山上,以此救活了山上被围的敌方兵士。我方骑兵团长最后在水渠边设计,将此马俘获。

  新报:抓一匹马也得设计?

  师永刚:这匹马被俘后,整日仰天嘶鸣,水草不沾。十天后,被围于山上的敌骑兵师长自杀。此马似乎得到召唤,冲破围栏,直扑山上。三天后,人们在悬崖下找到马尸。骑兵团长沉思良久,下令将其下葬,并竖碑纪念。我被这个故事深深震撼,就写了这个关于马与骑兵的故事《最后的骑兵》。   当兵是一种诗意

  新报:你为什么选择去当兵?这个选择很诗意吗?当兵对自己日后有什么影响?

  师永刚:我当兵,是因为诗。我很喜欢诗,特别是边塞诗。上学时我学习不好,各门功课都不及格,唯独喜欢诗。我当兵的地方是甘肃的武威,也就是古凉州的所在地,无数的诗篇曾描写过那里,我有幸能够在那个诗人们留下足迹和诗篇的地方当兵,遥望先贤的风采。我在部队也是做新闻工作,工作之外还写诗,后来又转型成了作家。西北的经历,给我的积淀至今让我受益。当兵十五年,感觉也就是一天,你的一生用一句话就可以说完,我经常想,难道我一辈子就这样?我要投入到另一种生活中去,有更多更有意义的事情让我渴望去经历。所以,要改变。

  新报:为了改变,你给《凤凰周刊》毛遂自荐,据说提出那本刊物的十大缺陷,还说只有你才能去弥补?

  师永刚:就是这么进的《凤凰周刊》。当时任何一个小青年都有资格看不起我,因为我是从落后的西北来的。西北有什么新观念能给深圳特区提供呢?但是两个月后,大家对我就非常客气了;三个月后呢,我是编辑部主任。当时的月薪只有3000元,仅是深圳一个普通马仔的工资额,但是我更在意的是这份工作。

  新报:人生有很多的路口,但这些都是无法预测的。

  师永刚:当你读书读得越来越多,当你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你必须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我总是在给自己找事。当兵的时候我以为当兵就是我找的那件事,那个时候最大的梦想是我能写一本书。能发表一首诗,我高兴得睡不着觉,把它放在胸口,现在,写一本书,顶多就是翻一下,不会有那种快乐。当了十五年兵后我发现这件事不是我要干的那件事,发现还有另外一件事,于是我去《凤凰周刊》当主编,但是当了主编后我发现主编也不是我要干的那件事,我那件事是什么呢?于是我写书、出书,那写书是不是我要干的那件事呢?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不是,到底是一件什么事情呢,我现在不说,相信三四年内你会看到我的另一个变化。

  意见不过是过眼烟云

  新报:很多人喜欢当意见领袖,从微博上就能感觉出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