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夏志华:人类发展相对于人的本质而言其实是静止的

2012-09-28 09:1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夏志华 阅读

  人类发展相对于人的本质而言其实是静止的
  ——数化人概念辨析⑴

  夏志华

  人的行为已经改写了“人”这一概念。知识告诉人们,过去一系列关于人的概念虽然具有相对的科学性,但是,已有的科学、宗教、哲学、意识形态理论已经无法解释当代人的行为了,这一事实说明,关于人的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可能是因为人跨入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除非那些知识是非理性的。这让我们不得不面对如下问题,一,数化人是什么样的人,是非本质的人吗?二、人具有非本质性,如果不借助一种新思想、新理论,用过去的哲学、宗教、科学、政治学能否证明这一点?三,文化史显示,哲学、宗教、政治学关于人的概念只有短暂的、相对的、或者在特殊的社会环境才有的适宜性,到现在一系列关于人的概念都有不准确性,是因为人的本质具有可变性,或是人没有恒定本质吗?四,利益没有永恒的标准,以获取利益为最终目的的人,利益动力会改变人的本质吗?五,人进入消费一切的年代,连爱情都成了消费品,精神世界还会作用于人吗?那么道德呢?六、江河不能因为流动就不再是河流了,人变化了还会是既往概念意义上的人吗?七,哲学、宗教、科学、政治努力了几千年取得的成就,如果不再适应于二十一世纪和更未来的人,人类发展过程还称得上是文明史吗?八,面对数化人——非本质人,文化审判对于人类还具有价值吗?哲学、宗教、科学、政治还有意义吗?

  如果现在再拿既往的一些关于人的概念来检验二十一世纪的人,那些过去的概念显然显示出许多不适应性,或者说有其不准确性。因为二十一世纪的人,无论是文化行为、生命动机,还是终极存在目的,都发生了本质性变化。比如现在的人拒绝思想,不再需要用艺术交流情感与思想,只需要用符号和文学交流信息就可以了;在社会生活中,上帝基本上被收藏进人的文化精神神龛,某某主义也不再是生存目标,这些都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的文化特征。行为特征表现为消费一切,既消费商品,也消费精神产品,在日常生活中甚至连爱情都是消费品。人对物资与利益有着苍蝇驱臭、蚊虫嗜血般的绝对嗜好。人的一切行为仅仅只为创造利益,而绝不再创造在未来更具适应性的文化价值,这种变化用“人越来越物化”已经不能说明问题所在。人的存在目的与哲学、宗教、科学的命题大相径庭。如果以全球拥有如此特征的人的平均多数为起点来衡量人的本质是否已经变化,中国人在达成这个平均数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人本质再一次较大的变化就可以从第二个千禧年到来的前后算起:二十一世纪的人,只用了短短的二十多年时间,就把哲学、宗教、科学、政治、文学艺术几千年努力取得的成就归诸于零了。

  仅从人的一些表现特征我们还无法测定人偏离既往的概念有多远,但就其行为表现,我们似乎可以相对于科学人(理性)、宗教人(精神)、哲学人(抽象)、意识形态人(政治)而提出数化人(以自然性为基础,由利益驱动的物质与精神的混合型人)这样一个概念。与古希腊科学(古希腊哲学与科学几乎是一体的)、宗教、康德哲学、马克思主义思想界定的人相比,数化人确实有着绝然不同的地方。

  古希腊哲学家认为,人是集宇宙理性精神于一体的智物,人虽然拥有许多认识事物的知识与能力,但人首先是理性的存在,是其理性才能使人与宇宙和谐一致。宇宙关系与宇宙精神构成了人类社会关系,以及人类存在的精神与存在目的。

  古希腊哲学对人的概定的精准性,在于古希腊哲学介乎于科学与神学之间。古希腊人以其自身的行为,和对宇宙万物的思考,确认人的本质是理性的,人的存在是对理念的把握过程。苏格拉底对格劳孔说,“任何人凡能在私人生活或公共生活中行事合乎理性的,必定是看见了善的理念的”⑵。一个行事合乎理性的人,必定不是那些只能看到投射到洞壁上的影子,而不能发现自身、同伴及其他事实的人,“他们的心灵永远渴望逗留在高处的真实之境”⑶,人的存在是一个拔开形而上和形而下的迷雾发现并拥有真实的过程。

  古希腊哲学把人与宇宙万物平等看待,人是万物之一,认为人与万物的存在具有一致性。带有启智性、科学性,源于对宇宙的认识的最质朴的古希借哲学具有平衡观念。这在古代中国被称之为中庸学,不取物之一端而强持其理。罗素也是如此认为的,“‘哲学的’人生观与世界观乃是两种因素的产物,一种是传统的宗教与伦理观念,另一种是可以称为‘科学的’那种研究……至于这两种因素在哲学家的体系中所占的比例如何,则各个哲学大不相同,但是唯有这两者在某种程上同时存在,才能构成哲学的特征”⑷,才具有科学性,才能对某一事物作出准确的判断。古希腊哲学正是在知识还没有过于门类化、精细化,还有能力总体把握事物的情况下,对人做出了上述概定。泰勒斯、毕达哥拉斯(有译为毕泰戈拉)、苏格拉底等哲学家,在探究物的起源的同时探究人的本质,人虽属于智物(也称灵物),与山水等体物不同,但是人不是高一级别的,人对于利益的要求不能大于其他事物,在古希腊哲学中,理性与精神首次在人身上完美地结合起来。

  理性与精神的统一,是古希腊民族的人的一种客观状况。罗素分析说,“事实上,在希腊有着两种倾向,一种是热情的、宗教的、神秘的、出世的,另一种是欢愉的、经验的、理性的,并且是对获得多种多样事实的知识感兴趣的”⑸。关于事实的知识组成了希腊哲学和宗教内核,加上热情的对象是从中获取知识的物与事,精神也没有被绝对化、抽象化,以致没有宗教的绝对性,因而达成了物质与精神的平衡,理性成为人和所有文化的核心,古希腊人本身为人类提出了一个关于人的概念。古希腊式的理性成为烛照人类发展,甄别错误的唯一明灯。

  人类早期宗教源于哲学,甚至可以说源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得哲学。宗教关于人的概念既是哲学发展过程中被抽象化的产物,也是打破了古希腊关于人的概念上的物质与精神平衡,将人绝对精神化的一个过程。我们在此讨论宗教关于人的概念,少不了借鉴一些“宗教哲学家”的观点,但我们必须把宗教与哲学分开。之所以这样,可以从罗素的分析中得到解释。仅以基督教来说,基督教包括三种要素,一是宗教的一些信念主要来自柏拉图主义者和新柏拉图主义者,部分也来自斯多葛学派,二是来自犹太人的道德和历史概念,三是救世学说。《圣经》这部著作告诉我们,从上帝创造万物,到未来的结局,都掌握在创世者手中,而上帝的一切作为都是公义的,产生于创造说的人,在宗教理论中当然得是公义的体现。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