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施政明:当代书法家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成通病

2019-03-21 10:3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施政明 阅读

  中国书法在写字与书法艺术之间并无多大区别。一张草稿,一封信、一份中医方子既是写字,也是书法艺术。书法家在各种场合以一种情感,一种笔画书风书写各种文字内容,导致用庄重的情感及笔画书风书写《江南好》、《春晓》、《春夜喜雨》等之类描写清新秀丽的诗文,或用平和的情感及笔画书风书写《燕歌行》、《塞下曲》、《从军》等之类抒写浴血奋战的边塞词句等,创作情感与内容思想情感相冲突相矛盾,这样的书法创作在当代既是普遍,又习已为常。书法家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已成通病。

  启功先生论词绝句二十首之七——潮来万里有情风,浩瀚通明是长公。无数新声传妙绪,不徒铁板大江东。这首诗赞赏苏词气势如潮,出语不凡。然而,启老清新、隽永的笔画似乎不能达到诗中的意境。尤其是启老常用的细瘦清秀笔画,在这首诗的浩荡气势前显得力不从心。书写笔画所蕴含的思想情感与诗的思想感情各行其道,大相径庭,两者是相矛盾、相背离的。站在诗的思想角度来欣赏这幅书法,无法引起情感共鸣。

沙孟海先生书写的唐代诗人韦应物《秋夜寄丘员外》。

  沙孟海先生书写的唐代诗人韦应物《秋夜寄丘员外》。这是一首怀人诗。全诗以其古雅闲淡的风格美,给人玩绎不尽的艺术享受。而沙老浑厚峻险的笔法与诗中“古雅闲淡”的感情怎么也合拍不起来,似乎是牛头不对马嘴。虽然沙老的这幅书法字字浑厚峻险,但站在诗的思想意义角度欣赏该作品总觉得两者的感情不对称、不和谐。

  周慧珺的书法《诸人共游周家暮柏下》(陶渊明诗),其雄健的笔画,开张的气势,怎么也表现不出诗人淡然无为的情操,书法意境和诗的意境相矛盾,书法创作情感与诗的主题思想情感相背离,这样的书法同样无法引起观赏者的情感共鸣。

  还有沈鹏书法“天行健”句子,笔画纤细飘逸,情感平和,怎么欣赏也“自强不息”起来;欧阳中石书法《沁园春·雪》俊朗古朴,与词的壮美、豪放、雄浑不合拍,其创作情感与词作者的情感相差很大;张海以劲健的隶书书写《旅夜书怀》,书法创作情感与诗深沉凝重的情感不统一;苏士澍篆书惠风和畅笔力刚健强劲,其书法创作情感与主题“和畅”舒心的情感相背离;李铎书法《春日》书风博大沉雄、气势恢宏,其书法创作情感与《春日》表现美好的景致,追求美好愿望的主题情感不融合;孙伯翔书法《湖上》,笔画坚挺、劲实,与诗文柔美情感不相通;范曾书法《枫桥夜泊》,笔画锐利强劲,其书法创作情感难以表现诗的孤寂忧愁的思想感情;王镛书法“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拙朴的书风无法达到诗句包含的远大志向和豪迈气概的力度,其书法创作情感与诗句情感不相等;王冬龄草书《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笔画豪放飞扬,多处折笔大胆有力,尽显遒劲,但其书法创作情感与本诗表达对友人深情的眷恋之情不统一;孙晓云书法《赤壁怀赋》书风秀美柔和,其书法创作情感与本词豪放大气的思想情感格格不入……

  为什么当代书法家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如此严重又不去改变?

  首先,当代书法家大多数都是形成一种书体书风,这种书体书风所呈现的形象和情感也只是局限于一种,因为书法一直以来还是以文字书写为表现形式,并没有创作情感与内容思想情感相统一审美要求,所以,很多书法家都会用已形成的这一种书体书风书写任何文字内容。这一种书体书风,书法家几十年都会用它书写,而且,从古到今的书法家都是如此,这似乎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书法发展至今已成为一门独特的书写艺术,我们站在艺术审美的高度来说,一种笔画,一种书风对应的就是一种情感,或者相近的一两种情感,不能对应“喜怒哀乐”全部情感。过去,笔画书风还处在形成阶段, 还没有足够的条件做到书法创作情感的正确对应,但今天,这一条件已成熟,但遗憾的是,书法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似乎早已习惯,并没有主观改变的意愿。

  其次,当代书法创作情感的实践和研究停止不前,也是造成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的原因之一。经过五千年书法发展,书体书风已基本形成,篆、隶、楷、行、草等书体与清峻、豪爽、遒劲、典雅、飘逸等书风所蕴含的思想情感已凸显。明祝枝山说:“情之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则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吕凤子先生也说过:“根据我的经验,凡属表示愉快感情的线条,无论其状是方、圆、粗、细,其迹是燥、涩、浓、淡,总是一往流利,不作顿挫,转折也是不露圭角的。凡属表示不愉快感情的线条,就一往停顿、呈现出一种艰涩状态,停顿过甚显示焦灼和忧郁感。有时纵笔如‘风趋电疾’,如‘兔起鹘落’,纵横挥斫,锋芒毕露,就构成表示某种激情或热爱,或绝忿的线条。人们对汉字结构和笔画的情感认识越来越深,天下三大行书就是后人在创作情感与内容思想情感相统一审美潜意识下产生。但是,当代的我们只注重传统的形式表现,没有把这种潜意识发扬光大,特别是权威书法组织或人士在书法创作情感与主题内容思想相统一的研究、实践和倡导上少之又少,当代中国书法界缺少书法创作情感与主题内容思想相统一的环境。

  再次,书法审美发展滞后也是导致书法情感缺失或错用的重要原因。书法审美一直以来局限于“形神兼备”、“以形传神”上。虽然我们有时也讲情感创作,但这一情感是书法家自由发挥的,与书法形式、主题内容之间没有多大联系,缺少书法形式服务内容,形式美与内容相统一的审美要求,造成书法创作情感的缺失或错用。比如,有的书法家感情澎湃激昂,但书写线条是秀丽的,内容可能是平和的;有的书法家在《春江花月夜》音乐伴奏下以狂草书写这首诗的内容;也有的书法家因为应付,在没有任何感情的情况下匆匆忙忙抄写一首诗文了事等等,这就造成了创作情感的缺失或错用,书法形象、思想和情感相矛盾,书法形式美与内容美相背离。这是当代中国书法审美发展滞后的悲哀!

  无论是什么艺术,情感很重要。歌唱家只有用情感歌唱,才能唱出心声,唱出感动;演员只有用情感演戏,才能演得活灵活现、声情并茂,受到观众喜爱。情感在艺术中是血肉,是生命。书法是一门独特的艺术,它具有诗的韵味,画的美感,舞的节奏,歌的旋律,所以,书法家更需要用感情书写,只有做到形象、思想和情感相融合,形式美与内容美相统一,才能写出神采,写出韵味,写出意境。虽然情感创作是书法发展的一个里程碑的高度,至今未能实现足见其难度之大是历史性的,但是,五千年中国书法底蕴的积累,已经把这一重任落在了当代的我们身上,因此,无论是书法家还是书法爱好者,都要勇于担当,积极地去研究、实践和倡导书法情感创作,要多学一点诗文,懂一点绘画,听一点音乐,看一点舞蹈,参加一些社会实践活动,攫取书法艺术创作所需要的素材、睿智、和灵感,提升自己的全面素养,用真情实感创作书法。

  总之,当代书法家在书法形象、思想和情感相融合,形式美与内容美相统一基础上必须用对情感,真正从书写走向艺术,创作出具有丰富感情色彩的书法作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3-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