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张强访谈录:面向当代视野 构建视觉文化体系

2013-02-07 09:2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面向当代视野 构建视觉文化体系
  ——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负责人、张强教授访谈录之一
  
  张强/何林
  时间:2002、12、02
  地点: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主任办公室
  形式:录音

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负责人、张强教授访谈录之一

  何:四川美术学院设置“美术学”专业,而且有了独立的美术学系,这已有4年的历史了。尽管如此,我们对“美术学”概念本身以及相关的诸多内容,还未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和把握。

  到现在为止,好些院校都设置了“美术学”这门学科,并且都各自进行着不同程度的学科建设。出于这种形势,我们首先如何认识这门学科设置的意义?

  张强:在美术学院设置史论学科的一般性意义毋庸置噱,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甚至现在的某些学院已经将整个学院“美术学”的基本水准,联系到其整体的学术水准与学术底线的设置状况,进行一个最基本的评价。并且,在其操作的过程中,将这些指标进行了具体的衡量。中国美院正因为其“美术学(史论)”是国家级的重点学科,并且有了招收美术学博士生的20多年的经历,所以,其某些实践性的学科才会能够具有“搭车”的可能性。比如其人物画的博士生,名称为“中国人物画学”,其山水画的研究生为“中国山水画学”,诸如此类,其实践是建立在其深厚的学科功底与大量的学术成果之上的。
  
  何:目前,我国国务院学科委员会已经确定了中国美术院校的学科界限,即“美术学”。所以在国内,作为这门独立的学科,与西方的美术院校及与相关的学科相比,“美术学”的学科体制和学科的设置方式有那些不同呢?
  
  张强:在国外的一些大学中,如欧美,则严格地将美术史作为独立的人文学科,设立在综合性的大学中,如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美术史系。但是,另外与实践距离较近的批评,则设在了具体的美术类学院,如芝加哥美术学院有美术策划与批评专业。另外的一些美术理论学科,则设在了一些综合性大学的哲学系的美学专业之中。

  我曾于2002年应邀赴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在英国的一个月内,先后考察过剑桥、牛津大学、伦敦大学的艺术史专业。剑桥有专门的美术史系,在牛津大学笔者曾经与几位来自于中国香港、台湾的博士研究生进行过交流,他们的专业就是“中国美术史”。其中现在撰写的论文分别是中国汉代的美术与明清瓷器中的佛教纹样。我曾经问他们为什么不选择一些理论性较强的课题,他们的回答是古典文献阅读障碍太大。

  伦敦大学的亚非学院中,有我的一位十几年前在山西一次国际性的美术史学术讨论会上结识的朋友——中国美术史专家韦陀先生,以及来自于中国大陆的学者王涛先生在此任教,了解到亚非学院所设置的是“考古与中国美术史”专业。而韦陀先生在不久前曾经为大英博物馆买进一幅中国元代工笔花鸟,韦陀先生据此专门撰写了一本书来进行研究。而在大英博物馆内的工作室中,也可以经常看到一些学生、专家模样的人在翻检资料,进行研究。于是,我们可以联想到这样的一个有关资本主义国家的隐性商业的运行逻辑。

  我们知道,博物馆、美术馆已经成为伦敦的一个重要的产业,很多观光客到英国都要去博物馆和美术馆,而这些诸如泰特美术馆、国家画廊、大英博物馆都是不收门票的。也就是说博物馆自身没有经济效益,而主要是这些观光客到了伦敦之后所带来的消费。博物馆、美术馆的免费参观,给予伦敦当地的艺术教育带来当然的便利。

  于是,提高馆藏品的学术含量、扩大其知名度,从某种意义上,专业人士的介入是一个最好方式。就这样在专家、学者、教授与风马牛不相及的观光客之间,就这样有了一个隐性的逻辑链串接起来。

  不过,在美术史作为人文学科与其它学科之间,有时候也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诸如我在大英博物馆的展览策展人,戈登·白若思的夫人,是著名美术史家贡布里希(以图像学闻名于世,中国美院曾经是他在中国影响的策源地)的学生,原来是研究中世纪圣像画中的星象,结果现在是格林威治天文台台长。

  综上所述,由于中国美术学(史论)的特性,要照搬西方的学科体系恐怕不是办法,而且其中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学者要研究“美术学”的基本理论,必定要囊括中国的艺术。而西方学者所研究的一般性世界美术史和美术理论,则必然地会忽略中国的艺术。

  何:针对“美术学”在中国美术院校的设置,这种设置具有哪些自身的特性?
  
  张强:目前,从学科体制上来讲,国务院学科委员会已经确定了中国美术院校的学科界限,即“美术学”,按照以前倡导美术学的专家的意思,就是要包括史、论、评在内的学科建制,并且是在专业院校,而非综合大学。当然,目前在综合性大学设置美术学院、艺术学院,其旨意在于看好生源,基本上与学术无关。

  而在中国的美术学院,将面临着一个更为严峻的局势,就是任何协调这些学科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学科形态的分别建立。这就是:

  A、美术史与考古学、宗教学、历史学之间的基础关系;美术理论与美学、哲学、文化学之间递进关系;以及美术批评与艺术思潮、艺术家、艺术作品的对象关系。

  B、还有贯穿于三者——美术史、美术理论、美术批评之间的基础理论,亦即“美术学原理”的建设。这无疑是一个更为艰巨的工作,因为美术学原理,不是将这三者进行的重叠与堆砌,而是在深层学术逻辑上的穿越。

  C、针对于浩如烟海的中国绘画理论,迫在眉睫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整理,而是在现代学科意义上的解读与建构。它可能会涉及到对于中国绘画学原理上的阐述而建构的“中国绘画学”,在不同门类的子学科诸如“中国山水画学”、“中国花鸟画学”、“中国人物画学”等。

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负责人、张强教授访谈录之一

  其实,针对于美术学而言,最终的意义并不是对于绘画的直接作用,诸如是纪录还是描述,而更为重要的是帮助艺术建立起来的判断力,因为判断力是一位当代艺术家重要素质的体现。

  同时,对于美术学学者与美术学学科而言,重要的不是对于不同的美术现象做出一般的判断与取舍(当然,这些是必要的),而更为关键的是,要建立起美术学学科的自身的秩序和体系,它包括由美术学自身原理中抽绎出来的艺术经验所提升的人文智慧。这才是美术学作为独立学科的价值所在。

  也就是说,美术学学科的独立性是建立在与其它艺术学科与人文学科的异同之上。相同的人文学科背景、相关的时代文化,共容的学术视野;相异的是独立视觉经验与智慧差别中,建立起来价值系统、认知体系与语汇表述。

  也唯其如此,美术学才会提升为一门独立于美术现象之上学术科目;

  也唯其如此,美术学才会与其它学科具有同等的存在价值;

  也唯其如此,美术学才会在美术院校的教学与科研具有真正的基础与导向的双重涵义……
  
  何:基于以上我们对“美术学”的认知状态,我们把问题直接回到四川美院来。张强老师在11月底正式任我系的主任,那张强老师对我们系目前“学科定位”有什么看法呢?比较国内其他美术院校,我们存在哪些优劣势呢?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