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解读与批判

2020-11-23 10:42 来源:山西大学学报 作者:陈常燊 阅读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
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1889-1951)奧地利哲家

作者简介:陈常燊(1980- ),男,江西瑞金人,哲学博士,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教授,主要从事分析哲学、维特根斯坦哲学、道德哲学等研究(山西 太原 030006)。

原发信:《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期

内容提要: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具有反理论化特征,它主张“从字面上看待现象”,通过“综观式表现”等概念考察方法,恢复理智生活的安宁;它在语言哲学上支持一种意义紧缩论立场,其对立面则是意义实在论、自然主义或本质主义观点。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可以划分为彼此联系的四种形态,即语义学寂静主义、本体论寂静主义、语用学寂静主义和方法论寂静主义。针对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的批判有两个:“寂静主义的两难困境”和“寂静主义终结了哲学”,然而在作者看来,前者乃是基于对“定界悖论”的误读,后者则是源于对寂静主义与哲学之关系的误解。

Wittgensteinian Quietism is characterized by anti-theorization,advocating "seeing phenomena at the face value" and restoring the peace of intellectual life through conceptual investigations such as "surveyable representation".It supports a position of meaning deflationism in linguistic philosophy,while its opposite is the viewpoint of meaning realism,naturalism or essentialism.Wittgensteinian Quietism can be divided into four interrelated forms,namely,semantics,ontology,pragmatics and methodology Quietism.There are two kinds of critique on this kind of Quietism:"the dilemma of Quietism" and "the end of philosophy of Quietism".However,the former is based on the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paradox of demarcation",while the latter is based on the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Quietism and philosophy.

关键词:寂静主义/意义理论/语言哲学/维特根斯坦Quietism/theory of meaning/philosophy of language/Wittgenstein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现代西方公共理性前沿问题研究”(14CZX043)

一、引言

人类思想史上的“寂静主义”(quietism)具有多种不同形式:亚伯拉罕传统、基督教神秘主义、伊斯兰政治寂静主义、中国道家寂静主义等。本文聚焦于一种相对狭义的“哲学寂静主义”(philosophical quietism)版本,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维特根斯坦(Luidwig Wittgenstein)哲学所引发的:语言的本质及其与世界的关系问题,通常被视为语言哲学的基本问题;作为当代语言哲学的一个思潮,寂静主义者在诸如语言本质及其与世界之关系问题上的看法,明显地与后人对维特根斯坦哲学的解读密切联系在一起。然而,考虑到寂静主义是对维特根斯坦哲学的诸多解读方法之一,况且还是其中富有争议的一种,他本人又从未直接使用“寂静主义”一词定位自己的哲学,因此不便称之为“维特根斯坦的寂静主义”(Wittgenstein's quietism),而只是一种“维特根斯坦式的寂静主义”(Wittgensteinian quietism)。此外,我们将会看到,维特根斯坦式的先验进路为我们理解寂静主义提供了一道绝佳的风景,而某些经验视角则对之提供了必要的补充,最终拓展和丰富了我们在语言的本质及其与世界之关系问题上的寂静主义观点。

二、寂静主义的哲学特征

首先我们来看“维基百科”对寂静主义的权威解释:哲学上的寂静主义是一种看待哲学的方法,它把哲学的作用视为广泛地诊断性或治疗性的;寂静主义的哲学家们认为哲学没有积极的论点可以作出贡献,认为它的价值毋宁在于消除包括非沉默主义哲学在内的其他学科的语言和概念框架中的混乱;通过以一种使错误推理显而易见的方式重新表述假定的问题,寂静主义者希望终结人类的困惑,并帮助恢复理智的安宁状态。[1]

在笔者看来,这个观点简直是为维特根斯坦后期的“哲学治疗学”(philosophical therapeutics)量身定制的,尽管没有直接提及维特根斯坦的名字。也许有人会说,作为一个简明扼要的定义,它仍然可能忽视了某些更进一步的细节,譬如它未能考虑到维特根斯坦前期哲学中的寂静主义特征。此外,即便仅就其后期哲学而言,“没有积极的观点”(no positive thesis)这样的说法也应当有所限制。对此,威廉·恰尔德(William Child)的观点可以补充进来,他认为,紧缩论(deflationism)或寂静主义是这样一种哲学立场:它“从字面上看待现象”(taking phenomena at face value),承认它们具有我们通常认为的那些特征,但拒绝任何一种通过诉诸哲学理论来解释这些特征的企图。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常被视为某种紧缩论或寂静主义。一些评论家认为,《逻辑哲学论》对形而上学问题也采取了紧缩论的态度[2]261。

就其拒绝任何一种理论化企图而言,寂静主义哲学的确并不急于提供任何一种“积极的观点”,但它同时坚持的“从字面上看待(语言)现象”,本身仍然是一种“观点”,尽管它不像理论化企图那么“积极”。举例来说,《逻辑哲学论》反对就自我与世界本质、逻辑形式以及“神秘之域”提供任何一种积极的观点,后期他在《哲学研究》中围绕遵守规则的悖论,同样拒绝任何一种积极的观点。但在笔者看来,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治疗学,内涵并不限于此。我们未必能在其前期哲学中领会到什么叫“从字面上看待现象”,但不管如何它都是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的应有之义。

类似地,托马斯·赫卡(Thomas Hurka)认为,维特根斯坦主义者的这种沉默态度,是“坚决反技术的和反理论的”[3]249,“他们否认(常识的)道德观点可以被系统化或抽象的原则所俘获”,因此他们断定“伦理学理论化从根本上是错误的”[3]249。此外,大卫·斯特纳索(David Sternalso)还强调了寂静主义的反理论特征:据这位寂静主义者说,维特根斯坦对生活形式的诉求并不是一种积极的实践理论或实用主义意义理论的开端,而是旨在帮助读者摆脱对心灵与世界、语言与实在的理论化的沉迷。[4]169

然而,在对维特根斯坦的寂静主义的所有解释中,最有影响的来自当代著名哲学家约翰·麦克道威尔(John McDowell)。作为他对维特根斯坦后期哲学的一种解读,同时也作为他自己在《心灵与世界》中所追求的目标,寂静主义是一种不发表哲学论文而从事哲学的方式。他用维特根斯坦的方法来举例说明后者的规则遵循,他特别关注跟随“路标”的简单情况,它被看作是到达目的地的规则的表达。在他看来,维特根斯坦揭示了一个挑战,我们将会发现从“路标”中学习如何走这一点是很神秘的,维特根斯坦不是通过发起一个哲学议题,而是通过提醒我们关于“路标”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从而化解了这个威胁,用维特根斯坦自己的话说,“哲学只确认人人认可的东西”[5]599。就维特根斯坦的工作而言,其目标就是要让哲学回归安宁,因此“寂静主义”的标签是合适的。麦克道威尔进一步认为,维特根斯坦关于寂静主义的文献,并不代表他揭示了对“积极的哲学工作”的需要,而只是使用寂静主义作为拒绝自己做这项工作的理由。然而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不是自满或懒散的姿态,维特根斯坦所做的事情既困难又费力,它需要准确而有同情心的参与,其中积极的哲学似乎又是必要的。[6]365-372

麦克道威尔所解读的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被认为是一种实践整体论(practical holism),它诉诸维特根斯坦后期哲学中的习俗、实践和生活形式等概念,强调遵守规则活动的非语义的(non-semantic)、非意图的(non-intentional)、非规范的(non-normative)特征。在《心灵与世界》中,麦克道威尔指出,寂静主义回避任何实质性的哲学问题,这一点恰恰是其关键所在。诸如“意义如何可能”之类的问题。“表达一种恐怖的感觉,维特根斯坦的观点是,我们不应该沉溺于恐怖的感觉,而是要驱除它。”[7]176在其他文献中,麦克道威尔进一步指出,如果把维特根斯坦看成是提供了关于意义和理解如何可能的建构性的哲学解释,吸引那些用没有预设意义理解的术语来描述的人类互动,那么人们会直面他的哲学所体现的明确观点:这里没有所谓的普遍原则,也没有实质性的理论诉求。这种哲学观是克里斯平·莱特(Crispin Wright)所说的“寂静主义”[8]277。

笔者发现,当代学界对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的主流解读侧重于《哲学研究》中著名的遵守规则议题。在威廉·恰尔德看来,规则的紧缩论者或寂静主义者认为,正确运用规则的重要性是以“从字面上看待现象”为依据的。寂静主义者认为,关于正确性规则和标准的事实是基本的和不可还原的,它们不能通过诉诸任何哲学理论来解释。因此,寂静主义者拒绝了规则的建构主义观点:他们会说,在某个给定点上,什么算作系列“+2”的正确延续,并不在于我们达到那个点时将什么样的做法预先在理论上判断为正确,而在于在那个位置时实实在在地做了一件“+2”的行动。此外,寂静主义者还驳斥了柏拉图主义者所主张的如下观点:存在一种延续一个数列的绝对正确的方式,它绝对比其他任何方法都更加简单或更加自然。[2]261

三、寂静主义及其对立面

前述威廉·恰尔德、托马斯·赫卡、大卫·斯特纳索,尤其是约翰·麦克道威尔对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的解读,呈现出如此面貌:寂静主义反对传统上那种实质性哲学,后者主张对问题进行理论化,通过诉诸“超级概念”,获得对于实在、心灵或语言的某种本质主义理解,最终使得整个哲学变成康德所说的“形而上学上纷争不息的战场”[9]viii。与之相反,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力图使哲学摆脱纷扰和喧嚣,回归安宁和寂静。用“从字面上看待现象”取代传统上那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用“实践的观点”取代传统上那种“理论的观点”;从概念考察和经验描述,取代传统上的范畴演绎或理论建构。

然而,理论建构的工作即便在当代仍有很大市场,寂静主义的事业任重而道远。布莱恩·莱特(Brian Leiter)在新近出版的一本名为《哲学的未来》的著作集导论中,将英语世界哲学分为“自然主义者”和“维特根斯坦式的寂静主义者”两个阵营。关于后者,他总结道,寂静主义者的一个宗旨是,哲学上并不存在什么与众不同的研究方法,哲学也不能像其他学科那样实质性地解决问题;哲学变成一种智性治疗的工作,它消解(dissolving)哲学问题,而不是解决(solving)它们[10]2。在他看来,自然主义者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在很大程度上,后者同意维特根斯坦学派的观点,即哲学家没有能够解决问题的独特方法,然而不同于维特根斯坦学派的是,自然主义者相信困扰哲学家的问题(思想、知识、行动、现实、道德的本质,诸如此类)确实是真实存在的。”[10]2-3在莱特看来,自然主义者是当代的实在论者,而寂静主义者则类似于当代的唯名论者,二者分别体现了对待传统哲学问题的两种态度:前者把问题看作是实质上的,进而探索某种实质性的解决方案;后者则把问题看作是表面上的、似是而非的,并针对我们深受其困扰的一系列伪问题开出智性治疗的“哲学处方”。

理查德·罗蒂(Richard Rorty)在《自然主义与寂静主义》一文中,进一步将这种分歧解释为当代英语哲学世界中最深刻、最棘手的分歧。根据罗蒂的说法,寂静主义者,至少就他本人所隶属的那个寂静主义阵营而言,支持以下观点:

(1)寂静主义是一种实践哲学,“对实践没有影响的东西不应该对哲学家有影响”[11]149。

(2)寂静主义是语言哲学或概念哲学,“一个人的重要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使用的词汇。”[11]149

(3)寂静主义反对原教旨主义,主张没有什么比其他任何东西更重要。

在罗蒂看来,寂静主义有三个对立面:一是“理论哲学”,也就是那种认为一种东西的重要性首先体现为其在理论上的重要性的哲学立场,从这里可以看出罗蒂的实用主义背景;二是“语言工具主义”,也就是那种认为语言或概念只是思想交流或哲学论证的工具,对于实质性的哲学讨论并不起决定性作用的观点;三是基础主义或“原教旨主义”,它认为有些东西是其他一切事物的基础,任何事物的重要性或合法性都必须基于它而得到辩护。

此外,菲利普·佩蒂特(Philip Pettit)提出了一种“哲学在两个极端之间发挥作用”的观点:一方面,存在一种“寂静主义”的观点,认为“(传统理论化的)哲学在实践中没有地位”[12]304。在生活中,它是一种安宁而惰性的存在,并不执着于对其他领域发挥其自身影响。[12]304而另一个极端是“存在主义”的观点,它肇始于克尔凯郭尔,接着在马克思、萨特以及当代的法兰克福学派那里产生了极大反响。这种观点认为,从许多方面看来,哲学“应该改变探索它的人,重新塑造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方式和行为方式。哲学最终能够通过付诸实践而得以实现……这种哲学能够为哲学家自身的人生经验和人格塑造带来一种全新的方向或品质”[12]304。在佩蒂特看来,寂静主义持有一种非常彻底的实践观点,这种观点认为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天堑是不可跨越的,理论化的哲学对人们的实际生活很难产生正面影响;存在主义则是一种广义的实在论,它不仅认为哲学问题是实质性的,并且不管是对于哲学家们所处的那个时代还是对于他们自身的人格塑造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变革作用,人类生活唯有在哲学的指引下,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实践,人们所感知并对之有所行动的世界才能称得上是一个有意义的世界。

四、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的四种形态

根据前述哲学家的解读,维特根斯坦关于实在、意义、意图、遵循规则之本性等议题,持有一种寂静主义的态度。当然,毋庸讳言,其中有些解读是富有争议的。下面我们尝试将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划分为四种相互联系的类型:语义学寂静主义、本体论寂静主义、语用学寂静主义和方法论寂静主义。

表1 寂静主义的四种形态

语义学寂静主义:“不可说”之物        本体论寂静主义:对象的“简单性”

语用学寂静主义:“从字面上看待现象”        方法论寂静主义:反理论化、非意向性、非规范性

(一)语义学寂静主义

在《逻辑哲学论》中,维特根斯坦认为有三个领域中的东西存在于可理解的语言(intelligible language)的限度之外,换言之,它们是“不可说”的,因此只能以沉默待之:语言和世界的逻辑性质;伦理学、美学、人生意义和“神秘之域”;哲学自身。

6.41 世界的意义必定在世界之外。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真实的,一切都是按它发生的那样发生的:其中不存在价值——如果世界之内确实存在价值,那么世界本身将没有价值。

6.42 也不可能有道德命题。

命题可以表达更高的东西。

6.421 很清楚,道德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伦理学是先验的。

(伦理学和美学是同一个东西。)

6.432 超越世界之上者,对世界上的事物是怎样的这一点毫不关心。上帝不会在世界上显露自己。

7 对于我们不能谈论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13]7。

关于伦理、美学、生命意义和“神秘之域”,我们对它们的寂静主义特征没有太多争议。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维特根斯坦坚持说,这些词的命题本身就是无意义的。此外,关于逻辑形式和世界的本质,我们遇到了与伦理学不同的情况:如果伦理学超出了可理解语言的界限,那么逻辑形式就是界限本身。换句话说,即使在《逻辑哲学论》中,我们仍然面临着维特根斯坦式寂静主义的其他形态。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