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重庆璧山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9-11-28 09:2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重庆璧山诗群5人:赵兴中、梦桐疏影、石子、巴丁、张萃。

 

赵兴中的诗

赵兴中

赵兴中,1963年生。中国作协会员。一个坚持了38年练习诗歌的人。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诗选刊》《中国诗人》《中国诗歌》《散文诗世界》等。有诗入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年鉴》。出版诗集(小镇书)等6部。《捕风者说》获第六届重庆文学奖诗集奖。

◎我是你梦中那一条小小的银蠹鱼
 
你不知道,我
是怎样进入了你抱紧的梦里的
我胆小,无毒,无味
我体弱,尾分二歧,形肖若鱼
有银白色鳞,有暗香
夜窥文字,也没穿衣服
我不是夜光中蛊惑的虫鱼
而是不小心装进了蓝墨水玻璃瓶的玉米
我是酣梦中书籍里的虫
我啃书本,经史枕席,惊骇于汗牛充栋
想象虫鱼,是怎样进入了你的梦里
你梦中缠绕的香气,是我沉湎的欢喜
真的,我不是夜里发光的鱼
我是书籍里的虫
躲过了你杀虫的芸香
还要断了我那银色的小尾巴么?

◎我爱河流的蜿蜒

胜过美人的细腰
想象她们的蜿蜒
这是多么美妙
尤其在县城的拐弯处

迎面走来一群婀娜的少女
她们的迷恋是蜿蜒的山川

石拱桥下有飞鱼
这是多么美妙
我爱河流的蜿蜒
胜过美人的细腰

◎献给圣诞节

一小区的蒜苗,青葱,兰花花
向着更为宽泛的芳草地进发

初生牛犊不畏虎
跑进浅草的旋转花园,啃风景

燕子请假回乡下老家省亲
空出的窝,鹊巢鸠占

雾霾被孩子们踢来踢去
走在南街的人都是多情者

他们的废话
找不到后悔药

◎晚香玉

香浓,壳有毛,肉白色
具乳汁,子夜尤烈
夜色也不能减轻果实的重量

捕捉蝴蝶的小女孩
放飞一万朵油菜花的萤火虫
在梦中,梦见了一个穿黑袍的人

落英缤纷,远山青黛
曙光抱紧燧石和石榴
春风抱紧沉醉,晚香玉抱紧我

◎在半山公园望雪

偌大的森林公园
布满了鸟巢和偷窥者
算不算是非法的

梅花香自苦寒来
蜜蜂是误读者
也是迷恋者

音乐在喷泉中梦游
散尽了冉冉的晚霞
白云快递的手绢还没送到

 

梦桐疏影的诗

梦桐疏影

张鉴,笔名梦桐疏影,重庆璧山人。在《诗刊》《诗选刊》《星星》《红岩》《诗潮》《中国诗歌》《扬子江》《延河》《现代青年》《美文》等上发表诗文1000余篇(首),并入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散文集、人物传记等十余部,获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重庆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重庆市文艺创作项目资助,入选重庆市都市作家系列丛书,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一、二、三等奖。已出版诗集《如果有一个地方》《慈悲若云》,诗歌合集《北纬29度的芳华》,散文集《背着花园去散步》等多部。

◎刺绣

风烟俱净的午后。和往常一样 
她坐在樱花树下

安静地拿出刺绣。一针一针完美着
镜中女子的容颜。此刻,雪片一般的花瓣飘落身上 
君影草轻摇铃铛,向隐入深处的 
记忆招魂

浮云聚首,鸟儿归巢 
牛羊和花都倦了。锦绣上 
田野的植物依旧汹涌着季节的暗语 
和风一起,咏叹抒情 

三月的水边,她的枝头挂着一枚饱胀的蕾 
孩子即将出生。望夫石上,时光翘首以盼 
夕影中,她是失了方向的蝶,低垂翅膀 
天黑了。偶有小鸟路过 
叫声唤醒水底的云

那个女子。坐在世界的动静中 
针尖的光亮,一点点 
攻破她,某种表达和欲望

黑夜不说话,孤盏 
一朵女子的开落

◎菊花·母亲

她含苞,开放,颤抖 
容颜在风中凋零 
苦涩的香,一生缠绕,沉淀 

我是蝶 
俯身花蕊,吮吸她的甜蜜 
同时,慢慢缩小为其中一瓣 
和她一起 
在荒草尽头承担岁月的风霜 

◎面对一条河

面对一条河,我是有些索然无趣,且十分颓败
——那水,被一双巨手分开。那山,也被
一些个强盗五马分尸
我们曾经笑谈的呼吸,在空气中抖动起
微澜。一条灰色的长蛇便呼啦啦
杀将出来,杀进胭脂桃花
杀进初春院落,杀进黑茫茫的森林
和乾坤……握在手里的笔
变成秃笔,画出的山是秃山
画出的水是秃水。可是
我还有什么办法
一颗宋词的心,被一匹
瘦马拖进依依呀呀的声带上
破空而去。徘徊在开满菊花的
竹篱下,吟诗,喝酒,谈古,
数典,都是
下辈子的事了

◎今晚,一个沉默的孩子

今晚的月,走丢了。沉默的孩子 
坐在墙角,听灯盏和影子说话 

父母的大海,一定比黑夜辽阔 
帆船高扬希望,浪涛吹奏梦想
未来紧挨着他的眼眸,迟迟不肯坐下

一个人的日子,种小南风,万里浩荡 
父母回来,并肩站在梨树下
微笑,笑到虚无

梨花雪纷纷扬扬
他奔跑着,笑了,哭了,谢了

◎游太原永祚寺

怀揣春天的人迟迟未到,只有我
披一冬乌云,独自游荡在两座寺庙的天空
这世间多么拥挤,暗塔之内无边无际
我和黑暗成群结队,从塔底爬到塔顶
没有见到诸佛,连塔尖都有坏人留下的刻名

人生经常这样,人群中走着走着就消逝不见
而在黑暗的塔里,却遇见自己
我摸着光滑的石头
分不清谁走了,谁来了

石头是坐化的菩萨
他们曾在世间反复念经,喝茶,看戏
风化之苦,独自消解

终究放不下红尘,就像满园的蔷薇
放不下春天
这一切,不需要安排,也不要解释
我看见欲望在枯枝里又一次露出了新芽

 

石子的诗

石子

石子,本名欧文礼,男,1965年生,供职于重庆市璧山区委党校。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一地阳光》《风中的蓝》、散文集《花醉雨》。

◎再写海龙屯

海龙屯有多老?
可以问一下古老的播州
海龙屯有多重?
可以称一称遵义的斤两
海龙屯是啥模样?
石头是骨架
山林是血肉
野花是眉眼
云朵是峨冠
海龙屯姓啥?
经营播州七百多年的土司早就赐姓

海龙屯还有一个异性兄弟
叫钓鱼城
一些游人在攀登
一些游人在下山
攀登的人,要去摸一把
海龙屯的硬
下山的人,在海龙屯王宫的遗址上
当了一回自己的王

◎父亲与桃花一起私奔

我的父亲,是在春天的夜晚
同桃花一起消失
桃花催得急,他走的时候
来不及和我说一句话
甚至忘记看我和妈一眼
我怀疑,他是不是和桃花一起
私奔
那个夜晚,月光为他们打掩护
流星,是桃花发出的暗号

又到三月,我看见桃花红着脸
怕见我
怕我追问她把父亲藏在哪里?
四年了,我把父亲想了一千遍
一万遍
我想对桃花说
我认你做小妈吧,条件是
你把我父亲找出来

◎白玉兰说

白玉兰仰望天空,说
云朵,你啥时来我的枝头坐坐
我们是同一家族
血脉相连,有共同的姓氏

我们秉烛夜谈
让我学学你的高缈、洒脱
学学你的真性情:
高兴时笑靥如花
红霞万朵
愤怒时脸色如墨
拿把利剑杀死玉帝
白玉兰正如痴如醉
一只鸟飞来
用翅膀扇他一耳光
丢下一句:痴人说梦

◎湖边渴死的树

守着一湖水
整天看涟漪招摇
看水鸟戏水,溅起浪花
整天嗅着
水莲花的芬芳,嗅着
风中水气的清新
整天,听
水波荡漾的旋律
听日月划过湖心的心跳
甚至,自己的倒影
也在湖水中摇曳多姿
枯萎的枝柯
想把湖水揽入胸怀
自己也心心念念
想站成湖边的一道风景
风流倜傥,诗人一般
然而,脚下是干石坝
天公也不作美
几十天连续高温
自己纤弱的根须
伸不到地底下
伸不到水边
自己,只能默默守望着一湖水
渴死
虽然,死不甘心

◎惊蛰

今天,无论雷声炸响,还是躲起来
我都要醒来
我要在光秃秃的枝头
萌动芽苞,长新绿
我要开出满树满枝的灿烂
让春天升高体温
我要在南风中做深呼吸
扩展我的肺活量
我要用雨水洗一把脸
把冬眠的残梦擦拭干净
我要走出这斗室
与流水一道追逐桃花
像蜂蝶一样,伏在花蕊上
汲取蜜汁
我要捕捉鸟声,收割阳光
捡回凋零的玉兰
再放几滴自己的血
熬制成药丸
治疗我前一段日子的疲惫和慵懒

 

巴丁的诗

巴丁

巴丁,真名龙泽平,男,供职于重庆市璧山职业教育中心,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两片叶子

两片叶子在枝头相遇
在花前月下相知
在风雨中山盟海誓
两片叶子
在枝头上手牵着手
一起绿
一起黄
后来,一起飘落到大地
一片落在东
一片落在西
彼此都期待着重逢的奇迹

◎赏花

在争奇斗艳的季节
并不是所有的花都在绽开
有的开了,很热烈
甚至是不可一世的奔放
有的静静含苞
养花人拧着水壶站在一旁
他的手下万紫千红
他身上的泥浆只开黄花
赏花人看花
养花人看花也看人
他想的是
花开了,是一时
花不开,是一辈子

◎稻草人

昨夜梦见父亲
我便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尤其是想起了
用稻草人吓唬麻雀的往事
扎稻草人,也算是我
跟父亲学到的简单手艺之一
我先把一长一短两截竹竿
绑成一个十字架
再把稻草绑上去
做成脑袋、身子和手臂部分
给脑袋戴上破旧的草帽
给身子穿上破旧的服装或者蓑衣
将两张笋壳,一左一右
拴在稻草人的手臂上
我把稻草人插在稻田里吓唬那些
偷吃稻子的麻雀
那些成群结队的
一贯不劳而获的家伙呀
只觉得守护在田地里的稻草人
深不可测
风一吼,它就动,不动也骇人
不像是装神弄鬼

◎种子不同

我以前是见过睡莲开花的
那些姿色各异的小美女呀
让你恍惚置身于童话世界
我今天看到的睡莲花呈鹅黄色
那是清一色的黄啊
我问这是为什么
人答:种子不同
类似简单的问题也有人问过我
我也是习惯性地回答种子不同

◎你在哪里

你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脾气
跟刀子没有区别
刀子是用来切割物品的
你的脾气切割的是恩情
青山在暮色中
月亮在湖水里
我在桥头
你在哪里
我东张西望看到的面孔
在越来越浓的暮色中都是模糊的
都不是我梦中见过的人

 

张萃的诗

张萃

张萃,生于1990年,重庆铜梁人,现为重庆璧山作协会员。作品散放于个人诗歌微信公众号“游弋四月”,偏爱远行,歌与痴。

◎一首

为一个地方写一首诗
那我还得在此住上一年
十年 或是一生
最终
也造不出一句
这一生
便成了掩饰我才浅的借口
过完了
再在墓碑上留下半首

◎我喜欢大风吹起的时候

我喜欢大风吹起的时候
风掀起世界的混沌
尘土嚣张

我喜欢大风吹起的时候
暴雨如期而至
扑灭大地燃起的污浊

细雨是优柔的哭声
大雨是洒脱的狂笑

站在距离城市一公里的山坡上
让风吹乱我的头发
我和风的方向始终一致

风割下金色稻田里干瘪的空壳
我不和起风前的稻子道别
我踏入雨后世界的沉默

◎旅途

就这样走散吧
像天边的云
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飘摇
找不到最初那一朵
最后,化作各自的雨
被时光的泥土淹没

就这样走散吧
像顽皮的孩童
为了自己的玩具
追赶,争吵,摔倒,哭泣
然后忘记

我们终将走散
像吹散的蒲公英
沿着风
飘向不同的远方
落地,生根
再开出花

返回的路,离最初很远
旅途的回想,风景犹在

◎答案

我们赞颂伟大与高贵
是否因为我们生有自私与卑劣的根?
我们怀抱理想
又难以长出翅膀
我们寻求自由
又无力拥有

我们渴望永恒
但一切的渴望和追寻
终将同躯体被掩埋在时间的沙漠

那隐约摇曳的一株绿色又是什么?
是勇气? 爱?希望?自我?

我们追逐纯粹
却又始终矛盾
我们热爱群居
但又注定孤独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