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四川绵阳诗群诗歌作品专辑(下卷)

2018-01-11 09: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绵阳诗群(下卷)13人:程永宏、柆柆、丛文、葱葱、雨然、姜合、衡丽、杨海燕、赵克强、张思刚、赵净、周薇、雨田。

程永宏的诗

程永宏

程永宏1966年生人。祖籍重庆江津。四川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刊于《人民文学》、《星星》、《山花》等刊物,并入选台湾《创世纪诗选》、《2002中国诗选》等选本。

◎我反对我自己

我反对我自己
我的左手反对右手
我的右脚牵制左脚
我的胃背叛了心
我的心逃离了脑
 
我反对我自己
我怂恿白天反对黑夜
我教唆冬天审判夏天
我放纵春天污蔑秋天
我命令花朵摧残果实
 
我反对我自己
我用麻木反对懦弱
我用暴力抵制欲望
我用规则拘役自由
我用腐朽迎合胜利
 
我反对我自己
我赞成死亡反对啼哭
我支持沉默对抗呐喊
我拥护梦想掩盖苦难
我迎合谎言贿赂真理
 
我反对我自己
我用反对反对我的反对

◎我是一棵精神错乱的树
 
我是一棵精神错乱的树
我找不到故土,家园是一道绝壁
失去了天空和方向
我赤露着根,倒悬着
摇落所有的叶片
 
我是一棵精神错乱的树
我疯狂生长
扭曲着身子和道路
拒绝春风的抚,逃避阳光的抽打
粗糙的皮肤溢出大片蓝天
 
我是一棵精神错乱的树
我的季节迷路
我胡乱开花,随性结果
放荡每一片云朵
但花朵从来不颠到黑白
果子也不搬弄是非
 
我是一棵精神错乱的树
我是自由的敌人
只要轻轻晃动一下树枝
鸟儿就能飞遍大江南北

◎时间的滴哒
——至父亲

时间加速,我和你
还在同一轨迹吗
时间的另一头,你驾着祥云
看我,受苦的样子
我全然不知。苦难和我同体
我闸起流水,自以为时间的湖
浩大无垠。其实
你的眼底,我在一湾池水中
洗涤岁月的残渣
洗不清的清苔,一种绿
渗进坚硬的石头,滴落的水
飞流直下。滴哒着锅碗瓢盆
滴哒着,我的七情六欲

滴哒声中,我和你离天隔地
街巷,车水马龙
田野,花红柳绿
梦里,归去来兮
你抽出一根根骨头,为我
掂量生活的重量
丈量前行的艰辛
把日子一寸寸绷直
将嵌在刀刃里的苦难一点点抠出

时间的滴哒,身体里破裂的星空
爬满了你的眼睛

◎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快乐的人
 
从今天起,不再拒绝伤痛
伤痛也是快乐的
我要帮助那些伤害过我的人
剔除他们身体里的荆棘
打通通往快乐的道路。我要为他们祝福
原谅他们将玻璃渣洒在我的床上,蹂躏我的睡眠
原谅他们用沾满鲜血的手擦拭我的悲哀
原谅他们轻易偷走春天,肆意囚禁梦想
原谅他们把刀子塞给路人
制造仇恨和敌意
 
从今天起,我不再否定苦难
苦难也是快乐的
我不再惧怕病魔缠身、惶恐生死离别
我要让泪水更清澈,一遍遍清洗亲人的墓碑
我要一颗颗拔出身体里的钉子
让生锈的血流出,使日子更加坚挺
 
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快乐的人
我要撕开时间的封套,打开陡峭的山崖,
寻找绝望的源头。让每一棵树木都自愿
为我拽出的闪电做证

◎我是一条被放生的鱼

第一次
顺着袅袅的诵经声
我被到进河里。之前
我被岸边的香烛呛了一口气
自由来得太突然
心跳从鱼贩的刀口滑落
陌生的河水,安抚着未定的惊魂

第二次
醒来时,我又回到河中
老妇人在岸上诵经
香烛在岸上燃烧
我在河底拚命呼吸
惊恐着我的死里逃生

第三次
我再次被诵经声惊醒
大雾弥漫。诵经的的人尚未离去
捕捉的网已在不远处张开
我空白的大脑里站着一个佛
在生与死的轮回中,我被迫
用生来抚慰人们对死的恐惧

第N次
我记不清被放了多少回生
每一次都有一只网让我和死擦身而过
感谢善良的老妇人
感谢不怕诅咒的捕鱼人
感谢见钱眼开的鱼贩子
你们让我不再是一条鱼
成为一个符号,每一枚鳞片
都是分分角角,都承载着一个美好的愿望

我是一条被放生的鱼
我想回到池塘里。或者
回到饭桌上
生生死死,顺其自然

柆柆的诗

柆柆

柆柆,本名杨娜,居绵阳,现为四川省作协会员。诗作在《诗刊》《山花》《西部》《诗林》《诗歌月刊》《四川文学》《山东文学》《上海诗人》《延河》《诗选刊》《诗江南》《扬子江》《中西诗歌》等纯文学刊物发表,曾获高校原创文学作品征文一等奖、绵阳市青春诗会二等奖,部分作品入选《当代女诗人诗选》《90后诗选》等国内权威选本。已出版诗集《冷藏的风景》。

◎地铁站

他深陷人群中
凝视一条涌动的河。
从异端闪退至半地面,
以直接有力的招式
打破无声的浪潮。

岛式车站:上层与下层建筑
那虚构的场景里,
无数审判的眼睛游离
于极端的黑暗与光明。

安德门地铁站
他站着冥想 
在浪潮涌动的半地下,
任凭一列驶过的地铁
将意识切割

像空茫中的雪花飘落
那般无助  听命于
开往小行的广播
此时此刻  他已上车

他站着冥想  一粒
灵动之体将消失殆尽
将沉默在涌动的黑河

◎钝刀

我该为什么而称颂
泥浆中打捞的一颗星
溃烂时代中的一颗智齿
你是持刀者  刀尖钝而有力
在无常的灌木丛
你教你的双手投下坚定的影子
 
双手在追逐中紧握钝刀
安抚伤口的荆棘
你在良知与暴力的判决书上画押
你为正义投掷钝刀
心却在黑暗中感知到光明
 
教堂里发出阵阵钟鸣
钝刀落地
席垫上摆放的餐具
留有血的痕迹
 
我该为什么而歌唱
这是黄昏的声音
一点悲伤  一点月光奏鸣曲
丛林中的一束光亮
让我们仿佛听到瞬间的希冀
 
列车向一个终点驶去
深夜里列车向一个
终点驶去  有雷鸣闪现
空气中仿佛存在一种信号
暗示着恐慌  我紧靠椅背坐着
翻看一本书  庄园里
康妮和她的情人邂逅
 
使我谨慎阅读的
我想我看见庄园的月光
打在了列车的玻璃上
沉寂中从人的腹部
我看见了生命的雏形
 
婴儿朝我微笑
大提琴在我体内奏响
像狂躁的鼓点在烈火之间
强力的捶打  灼烧
而我被迫啜饮这来自黑暗的
孤独力量  一种不属于我的渴望
 
疯狂中谁知道我的灵魂
月光颤抖着  黎明类似
一头猛兽躲在安静的回廊里
继续未完成的生活
 
◎黄昏未名

这天 黄昏被一本诗集嚼碎
在妩媚的湛蓝天空里
鸟见证了这个奇观
 
我徒步向前  她紧握手稿
她自信的目光里长满六月的野刺
 
与多数诗人不同
刺疼了未名湖的旧伤
 
黄昏从诗集的封面下沉
她手捧这字词间的光芒
似在守护婴儿的泣声
襁褓中从未与世俗有过交情
 
我已然这样默默地旁观
文明的暴行根植于云层一端
她像是从石头里蹦出
头枕在黄昏的泥炭上
 
惊人的未名湖畔
诗人的旧帽子慢慢咬碎沉重的落日
用僵硬的时代的牙齿
 
◎傍晚的灯在山间迷失

傍晚的灯在山间迷失,
它明亮如刀尖
为砍下一丛树枝、磨平一吨山石
彻夜未眠。
 
认定的终极意识的善
附着在精心雕琢的风景之上,
断裂的树桩呵
开始显露房屋的隐痛,

八蒙山拥有刚硬的小脚,
采砂船借助铁质之身
从河面高出的部分深锥至底。
我们说好了,在冷僻的词汇里
谁都没有义务
承担一个无关的罪名。

碎石在铁网中淘洗、筛检
在卡车的隆隆声中搬离原有属地
又一批孤独的易碎体
在夜间秘密行动
前往另一处
荒凉之地,修筑现代性

◎储藏室

一间封闭的储藏室,
一百间封闭的储藏室,
限制我的牢门和被戏谑的
脑细胞的寿命相等,是短暂的

山河的咆哮沉溺于海浪翻腾,
而我带着痛苦行走的
将呈现在一场实景独幕剧中:
日复一日  活着
像火炉的太阳带着粗鲁和
暴力,在每一片萦纡之地
流血的伤口成为思想的绿荫。

我躲在储藏室潮湿的底部,
豢养从伤口长出的绿荫。
死亡的前奏如此响亮。

时间,无数张脸压着墙壁急促
呼吸的声音。一股强劲的力
压迫于均匀起伏的肺部,
孤独在阴冷的铁锁中行走,
边走边把手中的玄铁扔向铁质的房门。

丛文的诗

丛文

丛文原名卢从文,1966年生,四川广汉人。现居四川绵阳。

◎海的别名(断句)

飓风临近时
海浪仍在犹豫
是站立

还是
一直匍匐

1

你的孤独

一片镜子里的虚空
一样深邃

2

很久以来,我都
回避着大海

它急促得呼吸
总让我想起
患哮喘的老父亲

3

一只,两只,三只
行进的帆只,切入大海

多少词,才能唤醒
一座海的沉默

4

她说她喜欢这一带
海浪优雅的弧度

我告诉她,在我们南方
多数人不会
把舌头翘起来说话

5

夕阳被送上断头台
没有人反对,燃烧的细浪
燃烧着沉默

自然助长羞耻,而我
用交替的韵步平抑内心

6

一个浪雕刻
另一个浪

一个沉默鼓舞着
另一个沉默

7

他引诱词里的风暴
为了再一次撕开自己

奚落肚子里
肥胖的法西斯

8

她身上过期的
山岳和沟壑

仍藏有
美张开时
腼腆需要的虚空

9

在海边,我们
又一次谈到1989

谈论到身体里
那个日渐细小
日渐尖利的影子

10

空无的海面
需要想象,需要想象一把空椅子

想象椅子上,坐着一位
心率失常的老人

11

透明让你成为一个
包容的人

而收罗芜杂的内心
让你成为一个
永远的异议者

12

当海浪终于
站上礁台

它却忘了
所有的台词

13

她靠近窗户,一声尖叫
然后,结结巴巴地
对大伙儿说:我……我……

我看见上帝,他……
他蓝幽幽,赤身裸体

14

漂浮的尸体上
一块破裂的红色衣袂

点燃大海上
一个正午
灿烂的虚无

15

海浪说嘀咕着
我凑近倾听,他说
来,我们一起推开
这块岩石

16

你们争执了很久
大脑一片空白

快艇,就在这一瞬
把大海
切成了两份

17

闪电用奇想
犁开大海

随之而来的沉寂
又将它缝合

18

我理解你的纠结
一方面
你受雇于大地

一方面
你又受雇于虚无

19

月亮
调低了亮度

海湾
在波浪中
敞开自己

20

鱼群飞跃起来
它们用背脊
比喻闪耀的星辰

21

飓风临近时
海浪仍在犹豫
是站立

还是
一直匍匐

22

日光停在海面
等候浪花

给自己
佩戴上一颗碧玉

23

我把沙子捧在手里
让水慢慢滴尽,我用排除法

为了看清
大海的原形

24

很多次,我说
海啊,你
能不能

轻一些
把浪花放上石垛

25

她终于借助于闪电
轻触到她仰慕
已久的天空

26

倾慕陡崖得
海浪,一次次

试图
从沙滩上
站立自来

27

每当我想起
父亲,大海

的蓝就会
变得略深一些

28

她躺在那里
不说话
不针对任何人的沉默

是为了唤出身体里
连绵不绝的涛声

29

一个词,为了
一个隐喻,竟然撕破大海
和自己

30

女儿诞生后
我就一直犹豫,是否该
给大海
取一个新的别名

◎玻璃杯

命运注定
一次次,被渴念
吸空

你的双眼
注定会被透明焚毁

空心人,空握
刀柄
磨皱的掌心

◎时间概论

嘀,前半秒钟过去
哒,另一个半秒钟紧随其后
一个召唤,一个回应
它们都小心翼翼
迈过那空旷、汹涌的间歇

◎偶然的美学概论

一只蜻蜓,它飞飞停停
一会儿,在湖面点水
一会儿,在草尖探测风力

此时,它一一清点着
自己的草地、烟柳和灌木
检阅着美需要的各式装备
它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它的每一次飞升
转动和俯冲
都能,将偶然
提升到美所必须的高度

有时,它一直淡定
在同一个位置
把偶然,悬挂在空中
让美,安静地小憩一会

◎ 太空行走

1

三个人,带着一舱虚空
去探望另一片虚空
 
2

那里很寂静,但却真实
恐惧被隔在仓外
虽然,死亡没有任何暗示
因为你们的解调器
还解不开宇宙的喃喃低语
 
3

不用言词,不用沉默
当空间被速度扭曲,割裂
当流星,那不死的流亡者
还没有来得及从中窃取走永恒
 
4

徒劳的人生,虽然
无法验证,但是也不要
教那里的人民撒谎
失眠、做噩梦、呓语
如果,在那里
还没有暴君和恐惧
 
5

即便可以想象,一个虚无
容下一个更大的虚无
即便,你们真的带回了什么
但是,这破碎的大地
它孱弱的引力
怎么能系住那浩渺的太空

葱葱的诗

葱葱

葱葱, 本名张益聪,四川富顺人,现居绵阳。诗作见于《青年作家》、《江南诗》、《诗刊》、《绿风》、《诗歌月刊》等刊物,获绵阳市迎春诗会一等奖等多种奖项。

◎红灯笼

时间的种子在荒原结出青涩的果
无法安顿的岁月有你年少的怅惘

泡开的每一片茶叶都是眼泪的形状
冰冷的冬天拿走我身体里翕合的暖

理智的声音从枯萎的草木丛中冒出来
你所有自私的拥有终将失去

生活的意蕴暗藏决断的勇气
你现在的血液里牵不出一串往事的数据

在新年抽芽的拥抱、亲吻
全都感染了霉变的情绪

浑身带刺的聪明人
早已扎伤生命的根茎叶

每一句退缩的诗行都在力求美好
时间的大智慧却不能借新忘旧

是否不一样的事物之上
都缀满看似喜庆实则伤痛的红灯笼

◎一天

过完一天
就像在碗边敲了一个鸡蛋
打开一个缝隙
搅拌缓慢落下的色泽
明亮的黄
和清澈分离又融合
像我们承受的日出日落
最后借助一场梦生还

◎秋天的第一口酒

夕阳飞快沉下河底
紫薇花轻轻脱下紫色衣裳
我的瞳孔里有悲秋伤怀
带着雾蒙蒙的水汽
注视你留给我的幻觉残像

我裹着风前进 带着雨奔跑
没有人从我身上抢夺罕见的孤独
落日余晖下的虚空
纵容每一个路人甲乙
我拿着一束用眼泪做成的花
放在你的胸口
终结忧郁之爱

黑夜里焚烧的枯叶
是落在大地上的苍白 空虚 不可改变
你安静的眼里游着一尾鱼
刺破喧嚣 染红了我所有的海星星

我所有美丽的恐惧的经历
被这座城市粉饰升温
我却冷得快要枯萎凋零
谁能证明秋天的第一口酒不会醉人呢
谁说向往广袤的世界不是一场灾难呢

此时
我的愿望多么可笑
要你孤独的弹唱一首明日之歌

◎诗意不会轻易落在谁的肩膀上

亲爱的
生活的汁液会倾洒在你的白裙子上
你的书页已经在角落蒙尘
一副画里 色彩也会爱憎分明的呈现
窗外的雨会吻掉不属于你的妆容
昨日的誓言都长了一双轻飘飘的翅膀
穿过城市的眼耳口鼻都在撒谎
诗意不会轻易落在谁的肩膀上

◎虚实之间

梦中
我的子宫里有块生铁
有个孩子举着生铁在玩
他有一张倔强的脸
水灵的眼珠子滴溜地转
正在看前世今生的预告片

我在春光乍泄的早晨醒来
套上轻盈的短裙
把春色撩人再生动一点
再形象一点

这微妙鼓胀的日子
河边飞行的鸟下意识停留
我走过去靠近生离死别
所有的际遇都怅然若失

没有人会承认自己的愚昧
谁都恐惧
生命的树上
结了不同颜色的果实

雨然的诗歌

雨然

雨然,80后诗人。2010年至今发表诗文百余首(篇),散见于《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经典美文》《扬子江诗刊》《中华文学》《小小说大世界》《中国当代爱情诗精选》等刊物和选本,三十余次在全国各种诗赛中获奖。

◎动机

你把粉红色的不知名的花
齐枝折断。还有淡黄色的、深红色的
你完成这个动作只用了十九秒
其间筛选过一次用了五秒
你想留把春天带进房间,布置在茶几上
虽然只是多余的时间瞥一眼
放进花瓶就会不管不顾

我们只是喜欢拥有的感觉
而不一定是为了拥有。这些很快就会枯萎的
昨天和今天,很真实地呈现着
它们呈现的时候只是人类认为的
出于某种目的的动机
他们在喝酒、谈论,以驱赶寂寞的方式
驱赶星期天下午某个阴影

◎马俊子和他的干草堆

他在数百具或四十六年才成型的肉体上隐藏起来
云是云,不被稀释、溶解或以另一种方式解释
一个叫马俊子的男人,用镜片的弧度拉伸亚麻布上不断扩张的
掌纹,那双手摸到任何一个部位都略带风声
乳峰坚挺,这些表象和理论是含糊的
除了两棵分明的树,有些影子是永远无法被复制的
否者他不会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暴露对远方的迷恋
所以区分的重要性,是层次、色彩和削尖的画笔
他要在纠缠在一起的肉体里区分自己
然后抱头痛哭,在一条没有浮力和重力的暗河里垂死挣扎
在预设或不以任何规律的模式里,为眼角膜插上吸管
抽取那些被无端编制在一起的命运
他只是在不断地寻找,一具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肉体

◎雪,是门外的事物

也许更冷一点。我会趋向于
被纸巾擦拭的空气,和远方少得可怜的
信仰。抹白的鼻尖不是为了某个微不足道的角色
从遥遥无期到推门而入,一个人的冬眠
是放下手中的玩具以后,习惯
藏匿各种表情,言谈举止和衣着的端庄
即便蜡白的纸面上毫无血色
一群有体温的生物不敢轻易试探冬风的深浅
正如惊弓之鸟的原理。伪装就是一把刀子
正面和反面都是锋利的

◎过敏症

挑出纠纷、病根,目数是不可以过滤的
降低三分之二的概率,穿透力比手势和语言更加
耐人寻味的是少女的芳龄。初春的阳光
笔直地打下来。厌倦是而立之年的某个空档
没有注入足够的压力和经验
我的判断失误通常是因为血液里还有太多不安的成分
当然冲动往往是致命的隐形的刀子
我不具备开刃的能力,无法将自己一分为二
我看待的有机物和无机物使用同一种逻辑
而不是将一切降解。我们能够筛选的日子并不多
大部分的叶子其实是秋天的后遗症

◎未知

标识牌是新的。教练车是蠕动的爬虫
雨水洗过。没有尘埃和旧的事物
没有划线、命名、红绿灯和限速照相
从壶口到内壁,密封良好
不需拆出多余的灰边,也没有时间形成的卷边
木龙河像一条偌大的吸管
慢慢地抽干乡村的事物,或被抽干
清晨、黄昏,这场变异摸到油菜花根部
死亡——,这个可怕的动态过程

姜合的诗

姜合

姜合,男,生于1969年,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写作,后一度中断,近年重新提笔。曾在《四川林业报》《四川文艺报》《剑南文学》《贡嘎山》等报刊及各类文学网站发表诗歌散文五十余篇(首),有诗作入选《当代青年微型文学作品选》。现任职于梓潼七曲山风景区。

◎遇见

回想起来,不是每天
都能遇见

更多的时候,我重复
多年以来的动作,一个人,缓慢或匆忙
有人成群结队,有人默然无声走过
有人对我笑,有人甚至向我招手
而此时,树在树中,水在河中
你在人群中,我在生活中
风轻轻地侧身而过

而一些时候,树蓦然地从树中走出
水升到天空,远山绕过河床
款款卧至窗前,轻诉时间的隐密
我寄身远处,而你身披积雪
也从很远的地方走来,轻叩我的柴扉
那时,我们不期而遇

◎我删掉了那个手机号码

突然有一天,在手机联系人名单中
我看到了那个名字,和名字后面
那个曾无数次拨打过的号码

我惊异于它的存在,惶惶地
快速删掉那个名字和号码。我怕有一天
因为不小心的触碰,无意中拨通号码
那边响起的依然是熟悉的声音
而号码的主人早在一年前死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这样
删掉了一个又一个号码,并且
也逐渐地删掉了那么多过往的白天和夜晚
但我不知道的是,我自己的名字和号码
存在于多少人的手机里,我是不是
也会在某个无意之中的瞬间,就这样
被那些不可预知的手,从这个世界
轻轻地删去

◎澄静的湖

当我抬头,我看到澄静的湖
从极远处,岁月慢慢地将水蓄积
将水面扩展,以至于无数个夜晚
无数次风霜雪雨之后,澄静的水
逐渐漫上来,到我的窗,到我的胸,我的眉
我成为湖的一个部分,也许湖是我的一部分
我用轻轻漾起的水波代替呼吸

湖的四周,是一些高高低低的树
还有翠绿的草滩,凸起的石头和摇曳的芦苇
有几棵高大的树特别显眼,它们姿态各异
在澄静的湖心,留下深深的影
它们亲近水面的姿势,像极了我的亲人
它们和所有虚幻的光影一起,装点着湖面的风景

有时候,会有鸟影掠过
似曾相识的鸟,曼妙的鸟,挟风而行的鸟
有的鸟飞过了,不能知晓是否再次回来
有的鸟停歇在湖岸,或在湖面游弋
澄静的湖面映照鸟影,映照天空和流云
也轻易地映照偶尔的回望和如水一样的生活
而黑夜降临,所有的光影消失,所有的鸟各归其所
只有那些高高低低的树,一如继往地站立湖岸
和澄静水面一起,守住每天固有的宁静和欢乐

◎我们的路

有些路,我们走过了
就没有再走,我们
如河水一样流过,而路
留下来,等待或者死亡

有些路,我们走过了
也没有再走,而路
却尾随我们,在天空
低低飞行,一有时机
飞进我们的梦里
让我们泪流满面地再走一次

有些路,我们从未走过
也许,一直不会走
而路,长发及地,一袭薄衣轻纱
总在远方向我们招手

有些路,我们无数次走
而渐渐地,我们走不出路,路
也走不出我们,像一匹温顺的马
载着我们,在生活的轨道上
来回奔波,在简单的快乐里相依为命
有时候,厌倦了,想要逃离
路总是说,路之于人是宿命
而人之于路,是过客

◎那么多寂静的光芒

我的到来只是偶然
在此之前,那些不知名的鸟儿
早已占据春天的高地

那些眼睛,深藏在草丛和丰茂的枝叶间
守着无从知晓的梦,是否看到
四月是怎样在我们看不见的
温暖和光亮中,将沉寂和荒芜一点点剥离
将生命的蓬勃堆积在每一个可能的角落
每一次声响都是对季节的表白,每一簇
有名或无名的花朵,在高高低低的树上
在起伏的野草间,早已蔓延成明亮的火焰

这样的时候,我的脚步,只能是
阳光的脚步,虫子的脚步,轻微的
风的脚步,最多可能是那些嗡嗡的蜜蜂的脚步
但无论怎样,我们的惊异
怎么能够抵达,那么多的芬芳
那么多寂静的光芒

衡丽的诗

衡丽

衡丽,80后,生于四川盐亭,现居绵阳。中学时开始诗歌习作,诗歌散见于《诗歌周刊》《剑南文学》《绵阳晚报》《绵阳日报》等刊物。

◎有风刮过

有些遭遇是躲不过的
风来了它带着天宫的使命
趾高气昂的吹过大地
耳边响起老树骨折的声音
被撕烂的雨棚无力的敲打着我的窗
诉说它的委屈
狂的风来了
和那些救命稻草成为我的羸弱
我怎么也造就不了七级浮屠
殊不知 狂风来时吾等蚁辈也只能瑟缩 在那四方的壳里
犹如被咒骂的乌龟
对于求救者
也只敢顺势说一句
这就是作为人的宿命

◎瓶颈

属于夜晚的猫头鹰
白天也休息
惧怕眼睛的干涩
看不清事物
世界已没有真正的宁静 总有杂音
北极星所指的路就在前方
乘最快的交通工具也不能到达
聪明的乌鸦也冲破不了思维的瓶颈
戴着高帽的大厨可否将书中的精髓  熬汤收汁
打开我的天灵盖
来个醍醐灌顶

◎寻找李白

李白  你在哪里
可否一叙
你喝米酒  我喝啤酒

你走后再也没有回过故乡
如今你的青莲遍地诗意

面对着四通八达的路
就是青莲居士也会在此迷路
我的心也随之在寻找远方

它们还在无限延伸
试图朝你的唐朝靠拢

算了  你还是别回来最好
你骑惯了白色的马匹
现在  却未必坐得惯宝马

你陈酿千年如今在何处
我在诗里寻你 在大地上寻你
原来在杯里
我喝光天下所有的酒
都没有找到你

◎告诉世界

冰冷暗黑的空间
已将我囚住太久
白色的眉毛  白色的头发  透骨的脸
可以说明时间
只有白色的蛇虫鼠蚁
安然于此
没有光芒的世界
白也是黑
蝙蝠晚出早归
试图衔回那第一丝晨光
点亮这暗黑幽怨的空间
去吧  告诉外面的世界
既然逃脱不了
我决定化身为泥  死在这里
让飞升的灵魂来祭奠太阳

◎一条河在秋天老去

这个秋天有些诡异
气温不断缩紧
怕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故乡的弥江河像是老了
已见不到透底的净澈
呈现酱黄的色斑
此时  我有些慌乱
不知去哪才能寻回你曾经的气血
寒风从中作梗
这落井下石之辈
就怕我为你抚平满脸的堆褶
阻挠你继续
做众生的港湾
弥散的白雾
试图替你掩盖
这一脸的憔悴
虚构出一片潋滟
却如女人满脸的浮粉
毫无美感
本应停留的白鹭
熬不住清冷
急切地攀上高枝
每多见一次面
我也随你老去一点
哆嗦的嘴唇
竟说不出下次相见的时间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1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