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四川新都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8-01-08 09:3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新都诗群包括黄啸、易杉、阿维、黄莞心、向东、谭宁君、余小曲、何适8位诗人。

黄啸的诗

黄啸

黄啸,四川新都人,著有诗集《迟缓到静止》,《圈养之地》。

◎濠水

十年前,蒙札市议会
就禁止把鱼养在弯曲的鱼缸里。
这是相当伦理的问题。

霍金蜷缩于轮椅:除非金鱼
游到鱼缸外面,否则扭曲的图像
就自有扭曲的合法性。

我用不着跳入濠水,
再来一次子非鱼的高论。
我与议会隔着几个世纪,
与霍金隔着几个光年。

问题属于伦理学,
还是属于物理学或生物学,
与我无关,我不养什么宠物。

也拒绝将此类问题
由一座城市扩展至一个国家。
我不会狂言地球是另一口鱼缸。

倘若真有人把圆形鱼缸换成方形,
我无条件相信。
但不意味着我相信全部,所有。

就像不相信那圣驾般在我身上
临幸的猩红标记
突然有病愈者醇厚的体温。

2017-3-25

◎蛋壳原理

既然缺乏最起码的鸟类知识
我们认不出这是何种鸟蛋,
就允许它有丰富的可能性——
永远是未孵出的新鲜的幼鸟。

想什么羽毛就什么羽毛,
想是苍鹭就一定不是白鹭。
不管是什么,它的胸腔
都有一颗被星空震荡的磁针。

我可以试着描述蛋壳的颜色:
一圈淡蓝的光,像护着它的
一层细茸,月光下恰似湖水,
却比蓝宝石更有虚无的美。

它未来的形状,当然展翅于
空中,或在树梢严肃地整理翅膀。
此刻,它浑然寂静。像细雷,
在深谷缓缓释放它的回声……

2017-3-1

◎巧合

从书架众多诗集中随手抽出,
米沃什和辛波斯卡就请入了购书袋,
偶然,但不排除有意的巧合。

他们像自己书中的黑色句点
那般矜持,还是以一种
耳蜗测不出的音频倾心而谈?

如此不同的两种风格,自当炼就
一种缺失的方言——纵令巧舌
如簧,也难解它透明的配方。

更大的可能:他们羞愧于活着时
说了那么多废话,现在只想坐下来,
在云层,用眼神互敬一杯茶或咖啡。

川西深冷而无雪,自是残废之冬。
他们本可以像毫无教养的人一样
诅咒,又担心我听懂他们的波兰话。

在书与书守护的空隙,一张
更空白的纸锁住了庞大的帝国,
却有人冒充续上了他们的下一句。

2017-3-20

◎抒情诗

浅薄的人有福了,我算一个,
至少春天是这样。他们抒情,
从不避俗套的修辞。

最无文采的,开口也自带
“啊”的高音。鲜花喻美人——
别说三次,一万次都是新的。

是否真美又另一回事,
好在时政横于春风外。而我
挤胖了人群,深呼吸——

比所有人贪婪,像一个
刚逃离病区的证人,喉管
也埋伏粗蟒蠢动的腰身。

“为这个世界,万物都贡献了
它们的血。”我没什么好贡献的,
体检刚出来:相当标准的三高。

2017-3-15

 易杉的诗

易杉

易杉,四川新都人,出版诗集《螃蟹十三梦》,《拐角蜗牛》,《圭臬》诗刊主编。

◎园丁
 
一如幼虫的枯叶
它们斑斓的身躯
仿佛一夜风暴的耳轮
 
还是夏天
一座花园的意志
它们布置
色彩和尺寸的玄机
 
所有的修剪
听从眼前的细枝末节
铁的伤,在潮湿的树上
只剩下短暂的雷霆
 
自由在露水里
仿佛金属的案头
那一款
我们用病痛摁下的手印

2017-8-20

◎灰鼠
 
一只灰鼠
从我的眼前
溜到席梦思的间隙
比想象快百倍
 
挪开笨重家什
把门窗关死
当我的眼神与灰鼠的
碰在一起

阳光如刀子一样
快递过来
我想,不仅仅是因为
我与一只灰鼠
都在此刻
呼吸了同样的杀机
而且都在
密封的时间里
病得只能够翻动眼皮

2017-8-23
 
◎欢喜的雨
 
一阵寒冷
抖动轻微的遗忘症
连天空
也没有一块干的疤痕
 
夜晚与闪电的争论
加剧了
腐朽和灵魂的近视
加大了
果实与根须的距离
 
一天天
悲欢的轮回
仿佛此刻我们必须
经历的
 
无论心跳的体味
还是
走向深渊的流金铄石
雨水
此刻是欢喜的
如同
我们念叨的欢喜

2017-8-25
 
◎定根水
 
昙花开过一次
秋天就有了惊奇
一直在头脑中悬着的
是细毛刺
散落下来的香粉
 
但是蚧壳虫
在干燥与怠慢中
爱上肥硕而光滑的身躯
它们啃吃了
这个夏天太多的汁水
 
刚刚过去的雨季
惊艳持续升温
直到白露
昙花开始失水
但它四个花苞  如鬼魅
在夜晚的边缘爬行
 
把破罐的泥土翻出来
同新土掺合在一起
然后在黄昏
浇上钻石般明亮的定根水

2017-8-27

阿维的诗

阿维

阿维,本名陈维勇,1965年生,新都人,自由职业,事装帧设计。

◎二楼上的广告牌

那个叫啥教育的广告牌
在二楼已经存在了很久
从不干胶到电脑喷绘再到LED
与时俱进

某个周六的下午
广告牌没遮住的那扇窗户
探出一副心不在焉的眼睛
天上没有云彩、飞鸟
也没有猫和老鼠
没有玩具总动员

楼下的按摩店正在
准备着夜晚的营业
妖冶的小妹也同样心不在焉地
懒懒地练习着撩人的笑颜
她已经忘了或者根本不愿想起
曾经有过的学历

2016-12-3

◎卖音碟的小店主

他的店里摆满了各种音碟
他的店里总是响起优美的或是激昂的乐曲
绕梁不绝
看得出他很是陶醉于这些商品
毕竟他就做着这个营生
当然他也很是爱着抽烟喝酒打牌和广场舞
以及按摩洗脚消费一顿打折的火锅

他的生意似乎很秋却谈兴很浓
剔着牙打着火眼嗝从奥总统数落到朴总统
他痛斥发生枪杀案的黑暗国度
叹息某地区青年游什么行不懂得享受生活
他没钱到某国旅游开某国车买某国马桶盖
但他会义愤填膺猛吸一口劣质烟香烟
吐出
义正辞严

不过他最近却开始惆怅了
他不晓得自己能否熬过65岁
盘算着让闲赋了好久的儿子接手经营
奈何眼下
小店的墙上什么时候已经漆了一个拆字
还画着一个大大的
大大的
圆圈

2016-12-3

◎捡来的蜡烛

神龛上的蜡烛就快燃尽
摇曳着,却拼命挣扎着
要证明自己几千年的寿命
是鹤寿龟龄吗
世世代代
经历龟老子、龟儿子
直到龟孙子

燃烧吧燃烧吧呵呵
洞房花烛不过是些羞羞的污污的哦耶
纸船明烛不过是些真情的假意的呼天抢地
庙堂庄严木鱼笃笃
袅袅青烟不过翻卷着大把的随喜功德
哦,南无阿弥陀佛

天好黑
我也点燃了我的蜡烛
是从海边那个广场捡来的
我不奢望它照亮我的房间
只想借它读完喜爱的那本诗集
直到天明

2016-12-3

◎栅栏

据说,安装在家庭的栅栏
为着阻止盗贼溜进来

据说,安装在监舍的栅栏
为着阻止盗贼逃出去

那么  安装在嘴上的呢?

当嘴说“啊——亲爱的妈妈”
栅栏没有阻止
于是生母养母继母以及什么都不是的那谁
纷纷扔过来一沓钱币
以示奖励

而当嘴呛满了英文字母2.5
带尖刺的栅栏却敏捷地阻止了“咳、咳、咳”

2017-6-4

◎矮个子的教书匠

一个矮个子的教书匠
一个黄皮寡瘦却偏要蓄着浓密胡须的教书匠
你就本本分分教书不好吗
做什么匕首投枪

本来我正幸福着
如同在某个频道
本来我可以一直幸福的
我甚至还知道了人血馒头可以治好癌症
从四万万到十四万万

本来我正骄傲着
我正在用祖先发明的罗盘勘测着自己的墓地
什么八国联军
统统是妈妈的
我用鞭炮驱鬼的时候你们还在玩冷兵器呢
儿子打老子
唉  本来我可以一直骄傲的

你坦白地告诉我
那个被咔嚓的癞头
究竟有没有和吴妈上床
为什么我会有着他的DNA
从四万万到十四万万

黄莞心自选诗:了不起的梵高

黄莞心

黄莞心,70后,新都柏水人,四川省散文学会新都分会副秘书长,四川省诗词学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会员。诗人,摄影师,个人工作室—聚贤书画艺术,从事国画、书法培训工作。

我的作品……我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的理智几乎全沉没了……
——文森特.梵高

◎赖伐尔路上的小公寓

叹息或者自言自语
焦躁或者独自沉思
或者自嘲
失眠的靴子摇撼着赖伐尔
公路上的小公寓

画布  画笔  空颜料管
脏衣服  破碟子
挤出来的颜料------
一个孤独的灵魂跪在地板上

哦 上帝  他问
你认为我能行么

◎圣雷米的星空

圣雷米的夜空 沸腾了
海浪一样翻腾的星云
一轮明月 从漩涡里挣出来
那棵被他打量无数次的巨型柏树
黑火舌一样  直上云霄

他的身体里燃烧着火焰与柔情
火焰制造出这活力四射的苍穹
以及涌动闪耀的星星  而在大地上
村庄保持永恒的  静穆与安宁

◎当他独自在海牙

当他独自在海牙
他以为   他是唯一的  完美的
至少在心里  他像个艺术家
像个杰出的画家  愉快的活着

他到过巴黎   置身所谓的艺术大都市
那里每天涌现出成千上万庸俗的图画
他明白   必须逃离 

他属于田野  属于火热的太阳
属于那枚点燃画画欲望的太阳
那枚足以让一切烧个精光的太阳
他要去 找到它

◎从未正常过

好吧他说   我从未正常过
我仍要遵循自己的道路
为一种极端的  伟大的艺术
纵使一生被所有人抛弃
像“疯子”一样的活着

◎艺术家的一生

此刻   人们穿过画廊 
艺术家的一生被缓慢打开
它吟唱痛苦
也吟唱成熟
它见证一次命运的激变
一次 迸发
尔后 粉碎
然后  为再次发光而奋战
直至  慢慢的衰落  衰落

我的作品
我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他说

向东:四月的新都桂湖公园

向东

向东,男,生于1968年,土家族。诗人,摄影人。毕业于四川大学国民经济管理专业,后入四川大学法学院深造。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见于《成都晚报》,《四川诗词》,《桂湖文艺》,《世界汉诗》等各类刊物。任四川省诗词协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副秘书长;新都区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新都区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

鸟虫继续猫鼠的游戏
花蝶排练古老的情剧
阳光约谈湖水
风儿顽皮
摆弄着老树的胡须
四月在笑
一脸的灿烂 悠闲而风趣

四月的公园
适合打牌 喝茶 聊天

偶尔也有小插曲
譬如今天 有老人栽倒
就在十几米处远
头朝湖水背朝天
双手抱紧石栏杆
有人高呼 有人搭救
更有问讯 看护 和陪伴
好在有惊无险
结局没有悬念

四月的公园
人们在打牌 喝茶 聊天


(想 我是那位老者)

谢谢啊 好心人
仿佛捞起一片落叶
你捞起我的残身

别怪我贪心
你终是捞不起我的余生
譬如这根不离不弃的拐棍
不堪委以重任


(想 我是那位好心人)

原谅我的迟疑
有些结局 我负担不起
也不必感激
一份平常的善 我力所能及

这像极了一片红叶
在风中跌落 又被你拾起
藏进秋天日记

◎柚子 熟了(新繁柚子园)

那些药香的小花儿
如今已成正果
等着谁
给撕心裂肺的痛
解苦麻酸甜的衷

谭宁君:乡愁是生命的脐血

谭宁君

谭宁君:定居成都的重庆开县人,民企高管。四川省作协、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四川省诗词学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成都市作协诗工委委员、新都区作协常务副主席,作品见《星星诗刊》《诗神》《莽原》《神剑》《三峡文学》《四川文学》《西南军事文学》《传奇文学》《芳草》《青年作家》《文学报》《青年时代》《休斯顿诗苑》等报刊,获第九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首届天府文学奖、首届四川散文奖以及诗圣杯、芳草杯、中华情、华语爱情诗大赛等多种奖项,出版诗歌、散文集《土地与梦想之间》《月临西窗》《无悔之旅》《守望乡愁》等七种。

◎薅秧的父亲是轻灵的歌舞者

踏进秧田,父亲僵硬的身段
顷刻间灵动,在绿云之上
旋转华尔兹的凌波微步
叶子烟呛熏的嗓子,骄傲的
摇滚。夹岸青山,悠悠和声
脚下秧苗是为父亲伴舞的少女
花枝乱颤着初夏的羞怯

手中竹棍分明是点穴神针
每一针都点中大地的笑穴
笑噎的风眯缝了阳光的眼睛
粗砺的光脚充满父性的挚爱
抚摸着生活的命根子
温柔的触碰,让清纯的田间水
一次次泛起浅浅的红晕

从来都一是一二是二的父亲
此刻,最有旋律的和着稀泥
调和着快乐,描绘心仪的秋色
间或,漫不经心的拔出稗子和野草
扔到田埂上暴晒,滚吧滚吧
离我的孩子们远些!狗杂种
温和的语气,绿汪汪的亲切
 
◎顶针,是母亲用得最好的修辞

一枚白铁的顶针
就是母亲的结婚戒指
锁定了她终生的时光
顶针壁整齐满布着凹点
恰似微缩的城墙
母亲用它为我们构筑起城防
那小小的圆圈里,芳草如茵
阳光总是编织细雨斜风
儿女们追逐着蜻蜓蝴蝶
与门前小树一起,快乐成长

饭不够汤来凑,半碗米一筷子盐
肉票省下过年,花钱以毫厘计算
日子破绽百出,可是母亲
一双巧手,一枚顶针
纳出千层底,白垫青面的布鞋
让我们行端走正清白做人
两张印花手绢,旧布条做成吊带
时尚凉爽,艺术范儿了姐妹的夏天
千针万线缝破补旧,总把日子
打扮得整齐如新,昂扬起尊严

每当生活的车遇到浓雾重霾
母亲自己,便化作一枚顶针
母爱凝成针尖,勇敢无畏顶上去
压顶黑云,就被顶开针尖大的一个洞
一丝丝阳光,从这里透过来,透过来
无边的暗,就被一点点撕裂
岁月,依旧花环体一样美丽圆满

◎春节临近

腊月的台历,金属质感的阿拉伯数字
竟然散发出稔熟的肉香
若有若无,在呼吸之间
在半睡半醒之间,弥漫
带来一些场景,不经意的打扰视线
渴望与拒绝,两军对峙
这个节日,就是楚河汉界
故乡在彼岸,异乡在此岸

愈来愈重的脚步声,喘息声
从高速,高铁,机场,码头
盘山公路之上,惊涛骇浪之上,云霞雾霾之上
交响。叠印。搅拌。融和
冲出重围,向除夕夜靠近。那是
梦变成现实的节点。怔忪间
只听见父亲一声干咳
生活隐秘的内核,被湿漉漉剖开

◎布谷鸟又叫了

布谷布谷!布谷鸟又叫了
可那些板田还是干裂的
跟冻疮跟皴口一样
秧苗青涩的情窦,还在
谷子壳里等待开启的钥匙
布谷鸟脆生生的叫声
伴着昨夜的暴风骤雨
把田埂上还没来得及摘的
豌豆胡豆,敲成满地星星
掉落的声音,在河沟里回旋
敲得人心慌

姐姐放学后下地去捡拾那些
可以当饭,可以换学费的星星了
弟弟守候着空荡荡的屋子
守候着爸爸妈妈甜浸浸的气息
守候着坡上嗖嗖上窜的毛竹笋
依偎着饿得眼睛无神的半大狗
枕着布谷鸟向远方传递的呼唤
盖着月光
睡得好香

◎农家屋檐下的干豇豆
 
立秋前后,村子里家家屋檐下
都会有晾晒的干豇豆
无论青白的还是紫红的
最后都变成深褐色,和
爷爷的手臂非常像
干细,却十分紧实

在秋老虎火烫的孤独里
与消瘦的山道一起
坚强的展示山野的孤独
展示,耐嚼的生活
偶有风来,流苏般轻轻摆动
以含蓄的台词问候阳光
俯下身子探望日渐清晰地
那些青石板上的脚印
向卑微而坚毅的主人臣服

干豇豆出现在城里的大小饭馆
炖鸡炖排骨,炒回锅肉炒牛柳
阳光拌和山野的清香与嚼劲儿
总让人朵颐大快
而它,曾经记录的那些
栉风沐雨曝晒的坚韧与抗争
早被油脂和调料
改变了原初的滋味

2017年8月4日于新都黄鹤路

余小曲的诗

余小曲

余小曲,笔名晓曲,1965年10月生于四川渠县,定居成都。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诗词协会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会会长,会刊《格律体新诗》诗刊主编。诗观承“新月”之风,诗歌及诗学论文在《星星》、《诗学》、《四川文学》等国内外多家刊物发表并入选多种选本。出版格律体新诗集《视线内外》,合著有《在阳光中绽放》等多部。

◎母亲给我的胎印

在我的胸脯偏东的区域
有一块纺锤形的胎记
是母亲浓缩的永恒记忆

看着母亲给我的胎印
和自己的胸膛平行
那分明是宝岛的缩影

我的经脉绕成了纺线
肋骨是那撑起的锤杆
一生纺着母亲的期盼

我把胎印又传给了儿子
呵护在胸脯同样的位置 
让世代记住那不变情思 

◎叶子十四行

叶子,你本先于花朵抵达
紧抓住每阵刺骨的寒风
才有后来的花朵
在枝头招展动容

叶子,也有迟于花的时候
你抵达是为把风寒包裹
才有后来的花朵
随春风言辞闪烁

叶子,你与花的那些往事
已经传说得很热
而我分明地看见
那些动容的枝头谁是主角

你说你不在意别人怎么说
那些冷风已从你身体穿过
 
◎冬天里死气沉沉

冬天里死气沉沉
股票大把地埋入天坑
行情失去了光明
股民在焚烧自己的心

冬天里死气沉沉
石油点不燃冰冻的芯
油价跌穿了桶底
世界掏空自己的命门

冬天里死气沉沉
危机祸害了国际民生
繁华褪去了丽影
旧袄打上了腐朽补丁

冬天里死气沉沉
中东死灰复燃了战争
自由地吞噬生命
谁能斩断这深埋的根

◎不只是一片落叶

一片枯叶被抛落在枝下
再也无力抓住最后的支点
就这样背叛一树的翠绿
也背弃了最初的春风化暖

曾经如旗帜般迎风招展
低处的技叶都在为你狂欢
仿佛天地都在联袂庆典
共享那鲜花与果实的盛宴

你却从绿到黄到黑地演变
并不断地向着腐败转换
最终遭致凛烈的寒风清点
幻灭了累积一世的光鲜

就在有人为此愤然的时候
我看见了又一个新的春天

2016-11-17

何适的诗

何适

何适,男,汉,1976年2月生于四川省巴中市。现居成都。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四川省诗词协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理事,上海行吟诗社会员。作品见《成都晚报》《企业家日报》《诗词四川》以及《四川文化网》《世纪诗典》《中国当代爱情诗典》《当代诗人》《世界诗人》《文学与艺术》《中外华语作家》《江南文艺》《文学顾事》《文艺传播》《中国现代诗歌文化传媒》《江湖最后一位诗人》《世纪诗典文化传媒》等选本和各大网络平台。生活之美赋予诗歌。诗歌之魂源于生活。

◎秋天象一根忧伤的琴弦

天空飘着雨
飘着唇齿下的讯息
枫树开始着色
一张通红的脸
站在秋的前沿
比花儿还好看

天空飘着雨
飘着唇齿下的讯息
那一池秋荷
褪去了千华
无力的手举起一朵莲蓬
躲进红尘的背后

天空飘着雨
飘着唇齿下的讯息
低头的柿子
急红了眼睛
吊在枝头上
为乌鸦唱出疼痛的歌

天空飘着雨
飘着唇齿下的讯息
岁月的稻田里
深深浅浅的谷桩
结上了蛛网
举起半截丰收的头­

山风徐徐 
打着太极
拾起那片掉落的羽毛
和树作别
借一捧黄泥
奉供一场轮回的宿命

秋天象一根忧伤的琴弦
抚过那些时光的村落和世俗的荒草
在瑟瑟的山梁上
披一件褪色的风衣
那些忧伤
一不小心就会夺眶而出

◎初秋清晨

阳光的头­还未探出地面
新雨后的清晨
闷热象一群逃兵纷纷后退

晨练的老人活成太极
风化的时光显得格外年轻

那些婀娜多姿的身段
随音乐舞成另一种风景

几个年轻人穿着运动鞋
把短裤跑得冒汗

一群麻雀在榕树上
激烈的讨论着一个老话题
每次开音乐会能不能不再跑调

路边的月季花又开了
开成牡丹的模样
蝴蝶的样子还是那样安静

锦水河畔的杨柳
以床笫的姿势排列
表情开始变黄

那一树红彤彤的柿子
一半留给乌鸦一半完美谢幕
秋天伸手可摘

鲜活的心事风轻云淡
慢生活的清晨
一起醒来

◎隔着一片雪花喊你

树叶还未落尽
冬天就出了门
象北方的孩子
雪花也跟着出了门

风插上了翅膀
雪花摆开道场

冬天的忧虑开成树树银花
前生后事透明得象水晶

昆虫开始冬眠
兽们忍着饥饿也懒得出没
内敛的故事在炉火旁打盹
门外只有风在大声讲话

隔着一片雪花喊你
仿佛又听见木心开花的声音
泥土潮湿的眼眸里
正在赶往春天的路上

◎山乡

旷野无垠星空依旧
我庆幸我是大山的儿女
在那云雾飘落的地方
连绵的山脉便是我的故乡

一层梯田
被晨光洗过
清清的溪流莽莽林海
那里是天然的氧吧

黄昏把血
洒在山峦的时候
橱窗的烟火
便是乡村的眼睛

是谁
亵渎了思念的期限
织成一张网
锁住故乡的图腾

我骄傲
我是大山的儿女
巴山的深处有根有梦
有我割舍不断的眷恋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