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四川都江堰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8-01-05 09:0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都江堰诗群包括文佳君、董柳、程莉莎、朱军、杨奇旭、何民、李春苹、李秀珍、尔玛梅吉、王骊雯、文君、王国平12位诗人。

文佳君诗选

文佳君

文佳君(1971—),当代实力诗人,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上世纪九零年代开始自娱自乐写作至今,不曾想过停止。20余次获得四川省新闻和报刊副刊奖。出版有诗集《果然》、《黎明的河流校正夜的黑》、《迎面而来都江堰》。

◎我在角落里为谁而哭泣

角落明了和镇定
就像此时的泪雨
一场雨 一场彻夜的淅淅沥沥
屋檐上,芭蕉上,月光下的小路上
打湿了深夜却不知温润谁的面容

必须有个地方让我哭泣
必须有个人值得我哭泣
我在都市里寻找洞穴
我在人群里寻找背影
我宽阔的大地啊明亮的天空

敏感的泪雨 焦虚的泪雨
这并不是空虚的长度
正因如此让我恐惧不安
多少年了 多少年啊
我怎能学会在原地逃跑

我满含热泪时我终于知道
泪雨的围歼是觉醒
我在角落里为谁哭泣
谁又在角落里为我哭泣
泪流满面 我们拯救了自己

◎祭祀

在父母交欢的进程中
我们的终点已经出现
一秒  一天 一年 一百年
我们别无选择地出发了
漫长或短暂
终归是出发的终点

原来,出发是死亡的过程
终点,终归是沦陷

在衣衫褴褛的队伍中
在华丽的礼宾席
都可能出现同一个自已

不是逃兵
也可能是失败者
太多的进程告诉我们
既然结果如此
我将为我的进程设置祭坛
我将为我的进程撰写祭文

我是靶子  也是盾
靶子被枪弹撕裂
那穿透的眼
可以看清身前身后
靶子看清这些的时侯
正一脸苍桑  一脸安祥

盾,永敢也许悲壮地迎接射击
身躯早已凹凸不平
曾经光芒的盾
面色青春光鲜
岁月的子弹已使盾暗然
盾的回忆斑斑驳驳

我必须回到自已的祭坛
我和你们一样
想挺拔着享受祭祀
但此时我已只能躺下
甚至会有人将我扔下祭坛
我早已无能为力挽回这一切

在光辉中或角落里
回忆才是自己对自己的祭祀
请不要为我点烧香火
请不要送来香车美女的祭品
我的祭祀在那次交欢中已经完成

◎空间

天地太大
一只蚂蚁的勤劳
常常被我们视而不见

在我赏玩琥珀之时
我发现化石的泪水
包住了蚂蚁的一生

在微黄的空间里
蚂蚁形象且动感
完成我又一次跋涉

我看见了自己的空间
在历史的包裹中
我慢慢变成时间的琥珀

在我微黄的空间里
女儿,请不要放大你对我的爱
几分秃头的爸爸只因爱了些许

这是我此时唯一的空间
这是我一生不多的悄悄话
这是我留给自己和女儿的空间

◎和一棵树一起清净

此时,那树还站立着
树木会沉思吗
我站立在树旁
但我终究会离去
树总会比我站立得更久
此时,我拍了拍树的肩膀
并用力踢了踢沙土
然后,趁无人抱了抱树
旷野如此静悄悄
我能听到树扑扑的心跳声
我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站立  

◎鱼智花家的樱桃熟了

鱼智花家在桃坪羌寨
她家种了33棵半樱桃树
那半棵是因树冠茂盛
伸了一半的树枝去了隔壁老王的地里
老王是寨子里的读书人,帅气
就这些理由,好好的一棵树变成了半棵
我有些愤愤不平:我也是个读书人
还会写诗的我为什么得不到半棵樱桃树呢
其实,我并不认识鱼智花
半棵樱桃树就无从谈起
现在,我正在赶往桃坪羌寨的路上
我坚信鱼智花家的樱桃更大更甜
鱼智花和我同岁,已当了外婆
她的幸福是怀里的孙子和枝头的樱桃
说起这些,我好想飞快地来到樱桃树下
望一望红润丰满的樱桃
以及挂有高原红的鱼智花
在去桃坪羌寨的路上,更多时候
我在想一个叫做鱼智慧的女人
她是鱼智花的妹妹,漂亮,在都江堰做餐饮
就是她为我讲起了鱼智花
讲这一切的时候她好像又回到了寨子
眉飞色舞的讲解多像那枝头挂着的樱桃是红润诱人的
而她一闪而过的眼中忧伤
却像那些被风吹落的樱桃散乱一地,尘埃布身

董柳诗四首

董柳

董柳,女,1990年7月出生,四川省都江堰市人,诗歌散见于《中国新诗》《草地》《中国乡土杂志》《山东文学》《辽宁诗界》《青年作家》《成都晚报》等杂志报刊。

◎偶遇东坡

从三苏祠穿越,宋朝在指尖划过
不见东坡的月亮,便没有多余的离别
舀一勺古井之水,洗手,洗眼,洗心
依偎在旁的黄荆条将日光摇晃着,取下寻觅之人
会心一笑

一尾鱼轻轻撩开荷塘,那些诗词便汹涌着
从一个人的声带转移到另一个人的嘴角
君不见,明月之光早已爬上柳梢
倒影在洗砚池的蚊帐中,惊羞狂草

喝一杯知己,时光便加速运转
仿佛宋朝到此也就一步之遥
你刚落笔,我已腾出满池故事

◎借我

东坡,我已喝下古井的水,是你递的
青苔乖巧的浮于水面,像极了我
东坡,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难以启齿
必是你有求必应的

你说,拧巴是一个女人最致命的
真与假不是交集,就是陌路。可以请你
借我一双豪迈,默念呼之欲出,澎湃
将鱼骨都清理干净。多么清爽啊,东坡

东坡,这人世太复杂。有的东西越黑越走向光明
而有时,接近了光,深渊也急不可耐
那些没有让我们消失的,都将重塑坚硬
借我洒脱。甩开袖子,写出一个亮堂的我

◎青神

原谅我,见你之前从未认识你
但我相信,偶遇有时比慕名前来更加惊喜
此时,阳光穿过大巴玻璃,额头微暖
一切都恰如其分,连内心的涟漪也波动的适可而止

竹以一贯的站立姿态极致着青
风一动心,它们就顺其自然的拥抱,亲吻
睫毛偶尔“唰唰”掉落于裙摆,窥探两只金鱼
回应我,这日常的生活被我撞见
更多的初恋,你收藏着,小心翼翼

一个女子走过,你无需理会她

◎一切的故事都是天意

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是天意
彳亍,从一个十字路口,到另一个路口
除了美,并没有其它指引

丢掉方向感,丢掉目标的包袱,在岷江流入日落之前
云未散尽,青草拨弄着风的琴弦
扑面而来,再一次自我介绍

你瞧,月光已经浮上东湖的脸庞
那荡漾着的,被打捞,被欣赏,被琢磨
日落与月出之际,一个故事刚结束,一个故事
又悄无声息的跳入。所有的故事
东湖都看在眼里,却只字不提

程莉莎诗五首

程莉莎

程小殇,原名程莉莎,四川省都江堰人。诗歌爱好者。

◎区别

年年写到雨
年年淋到感冒,淋得
不人不鬼

却从来都淋不湿骨头
淋不湿旧情人的欲望
淋不湿,她从不肯摘下的
面具,与面具后冷漠表情

那么,日月星河有什么区别
春夏秋冬有什么区别
东西南北有什么区别
你不在我身边同我死了又有什么
区别

2016.7.24

◎适合

像今晚这样的夜,只适合
看风
看黑夜
看浑浊的水底
唯独
不能看灯光
不能看人

光,不应属于夜晚
看得见的人影也是

2016.7.29

◎继续

继续养鱼,养水草
养我那只同主人一样
脾气诡异的胃
谨记:重质,而不只是量

继续不断老去
阅读和音乐如同粗粮与清茶
不可荒废,应继续用于
装逼

继续迷恋多肉和铜钱草
并由此,爱上
整个世界

2017.1.28

◎葵花

葵花是失去温度的太阳
我是冷血动物
我和葵花紧紧相拥

2013.11.5

◎在南桥的夜

在南桥
每一缕风,都是
一个故事

到如今,难得风这么大
吹乱了视线,还要
吹乱我头发

等了再等,依然觉察不出
等不到的是你,还是
我的心

而心冷后
再也忍不了昨日的酷暑
更抵不住,今夜
骤然降温

其实岁月年轻着呢
苍老的,是我自己

2017.9.1

朱军诗选

朱军

朱军(1987—  )笔名忘忧草,四川都江堰人,都江堰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写作、摄影、旅游。偶有作品见于《青年作家》、《广安文艺》、《四川日报》、《成都日报》、《都江堰文艺》等刊物。喜欢随性而作文以自乐。现从事公司行政人事管理工作。
 
◎远方的你

今夜
月未圆
不知远方的你
可曾入眠
我愿
化作一缕清风
轻轻吹过你的脸
今夜
噩梦不再
不知远方的你
可曾安睡
我愿
带着爱的温度
温柔抚摸你的脸

明日
阳光依旧
我愿
奔走于街巷之间
送上爱的早餐
远方的你
我正为你祝福永远

◎等待

炎热的下午
风也开始发烧
坐在车里无聊的看着手机
等待
约好了一起吃晚饭的人
看着时间慢慢的走掉
不时的将眼睛落在
反光镜
几个老人在那里说笑

旁边的车一辆接着一辆
带来的风偶尔跟我打个招呼
又忍不住往后瞧了瞧
依旧还是那几个老人
在那里有说有笑
就这么继续等着
那个约好了一起吃晚饭的人
 
◎独自等待

那一年
初春的桃花还没开
你说
让我在门前的小溪边等着你归来
那一天
小河边的桃花开的好艳
我说
我会等待
你对故乡的那一份情怀

这一年
桃花正如你离开时的那般红艳
那是你扎着马尾的笑脸
桃花又一次在故土的怀里无眠
我仍在
门前的溪水边
独自等着你的归来

有一天
门前的小河里落满了桃花
你说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渐渐忘了对故乡的情怀

这一天
门前的桃花又一次绽放枝头的时候
我懂了
独自等待
是孤独最好的表白

◎今夜好黑

深夜里
周围是孤独的
黑夜还在延续冬的冷
一双手却抓不住眼前的光明
没有路灯的夜晚
夹杂着冷的风
偶尔瞥见的一束光明
却早已远去
路在继续
我亦在前行

◎祖祖的一双小脚

祖祖走了
带着那一双封建时代留下的小脚
永远的走了
祖祖的脚很小很小
还没上幼儿园侄儿的脚大
一双小小的布鞋
装着一团硬邦邦的肉疙瘩

祖祖的脚很小
随身带着的一根拐棍
那是她前行的依靠
无数次的梦里
祖祖还是那样慈祥地抚摸我的额头
颤巍巍的拄着拐
牵着小小的我

祖祖走了
这一次
不再需要拐杖
她亦走得如此安详

杨奇旭诗选

杨奇旭

杨奇旭,一个地道的庄稼人,忙时田间耕着,闲时诗酒自娱。

◎火把节

扎一束山柴
燃起跳跃的火苗
便燃起了彝人剽悍的生命

点一堆篝火
把绚丽的长裙轻撒四方
鲜艳的山花便绽放在姑娘脸上

当一路火把穿行于山道
一个神秘的部落就从远古
走向了文明

荞麦花顶一张花头帕
洋芋地散一领黑斗篷

火把下嘹亮的山歌
阿哥把大碗的酒从喉间吼出
篝火边欢快的舞步
阿妹鲜活的情从眼中淌出

火把照亮了彝人的生命
火把温暖了彝人的生活

◎致岷江

雪山是你伟岸的父亲
草地是你粗犷的亲娘
于是,你有了一个强健的名字
——岷江!

你的血液里
有经幡在飞舞
有牦牛在奔跑
流淌着多吉的歌声和卓玛的舞蹈

向着远方
把原始的风情恣意张扬
快乐的去吧
海是你梦中的天堂!

◎油菜花黄了

天空中响起了鸽哨
风筝的线渐渐拉长
阳雀的歌唱上了树梢
油菜花黄了

檐下的蜂来回奔忙
小溪的水漫过了石桥
行路的人戴上了草帽
连陌的麦掀开了绿浪
油菜花黄了

油菜花黄了
黄亮了农人金色的希望

◎孤独的鼓手

中秋的月亮
躲在十六的云里
一场夜雨宣告
守候一年的圆
终究残缺

已经连醉三场
孤独的鼓手,在水边
把秋思或相思
敲拍得如泣如诉

荻花,残荷
相对沉默
一声鹤唳划空而去

吊脚楼的马灯亮着
筏子上的竹篙横着
水车向着夜色
倾倒着一斛斛孤独的心事

冰凉的水面荡漾着冰凉的鼓声
……

◎山妹赶场

哼着山歌
踏着石板路
山里妹子的背篼
装着和她一样动人的故事

流过岩石的泉水
漏到松下的阳光
把许多藏在深山的故事
逐一开启

笋干,蕨菜
山泉酿成的苞米酒
山风吹干的老腊肉

淳朴的脸上
写着昨天和昨天以前的风景
灵动的眼里
装着明天和明天以后的憧憬

何民诗选:都江古堰四季风

何民

何民,男,四川成都都江堰市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都江堰作家协会副主席。有诗歌、小说、散文等作品散见于《星星》《四川文学》《青年作家》《散文百家》《中国青年报》等报刊,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青春之神》散文集《川西手艺人》。

◎一地金黄

我从都江堰大道走过,一地金黄
我的日子连接着大道,一地金黄
深秋的诗句在大道上闪闪发光
一眼望不到头啊,那金黄
 
风车车在微风中转啊转
巴朗鼓在童车上左摇右晃
萨克斯吹奏着迷人的“小苹果”,
红纱巾和牛仔裤在阳光下纵情奔跑
白发的岁月穿梭在两棵老树之间
来来回回,捡拾两个人的印象
追逐童年,也追逐快乐的时光
 
风吹过都江堰大道,一个秋天的童话
飘飘洒洒地落下,一地金黄
随手拾起的叶片上,你都可以读到
最美都江堰的诗句,一行接着一行
你闯入了我的镜头,我留住了你的目光
都江堰大道的周未,就这样
被装进金色的相框

◎古堰秋雨

秋天的雨从秦岭那边淅淅沥沥地下过来
树枝上的绿叶渐渐地变得粗糙和僵硬
前不久还在用遮阳伞遮挡的阳光
一下就变那么温柔,让人觉得十分可爱和期待
谁在用画笔恣意地挥舞涂抹山川、河流
也涂抹着女人们欲舍难离的告别
 
小鸟躲进了刚筑好的鸟巢
怀着对冬天的敬畏不停地换置新装
猫咪则找到余温尚在的灶炉
伸着懒腰,回想着春日阳光下的美梦
展露了一个季节的夏天好声音
被红纱巾裏得严严实实
在雨伞下静静地期盼着
期盼着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心情

◎龙池踏水
 
这个夏天太热了,只有到龙池去
龙池的深溪沟,有清洌洌的溪水
踏进龙池深溪沟的水中
世界就变得清凉了
 
刚才还喷着焰火的太阳
落在水中,一下就溶化了
大人和孩子们都在水中打仗
捧起水花,奋不顾身地扔给
龙池的夏天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认不认识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踏进龙池的水中
这个夏天就是快乐的
 
挡不住的诱惑,在龙池
你也下水了,他也下水了
踏着水,岁月在溪水中穿越
你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他也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四处飞溅的水花中
我们都回到了童年

◎冬天到龙池去看雪
 
这冬天,雪越来越少
这城市,已看不到雪的影子
偶尔有星星点点的雪花
还没着地,就化了
没有雪,就少了冬天的味道
 
走哇,到龙池去看雪
去寻找一个真正的冬天
去寻找一个冬天的心情
去寻找一个干净的童话世界
 
冬天一到,龙池便纷纷扬扬
恣意飘洒的雪花覆盖了大山
也覆盖了大山中,许许多多的故事
银装素裹的森林藏起了
春天的娇羞和夏日的狂放
那些淙淙流淌的溪水凝固了
凝固成一首诗,悬挂在崖壁上
偶尔从雪团中露出的红叶和青枝
是为它作的插画
 
走哇,到龙池去看雪,
看一场真正的大雪
龙池的冬天是真正的冬天
看的是雪景,享受的是冬天的心境

◎夜行柳街

太阳落山的时候,天色暗下来了
田野暗下来了,村庄也暗下来了
我的心情却依然明亮
到柳街去,去还是不去
去不去柳街都在前面
 
柳风吹过来一声呐喊
咋个呢,还没走拢
还有薅秧妹妹的歌声,时断时续
穿过秧叶上的水珠传来
带着露水的温润和芬芳
那是致命的诱惑
 
春天的夜是看得见的夜
有阳雀子的叫声和蛙鸣,你不会迷路
无论你是否熟悉去柳街的路
只要你听到薅秧歌的旋律,便可抵达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0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