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他,她以及它们:评黄梵《第十一诫》

2012-09-29 22: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梁玉洁 阅读

\

梁玉洁

  这是一位诗人的小说,同时也是一部继《围城》之后探讨知识分子价值缺失的小说。作者黄梵用诗性之手像我们描摹了一幕“学场现形记”,正如唐晓渡所描绘的那样,“慢性中毒的阴郁氛围孕育出冷静的疯狂。”黄梵像一匹在黑夜中独自行走的狼,漫步在阴暗潮湿的礁岩下,冷静而又极其审慎的观察这个让他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在风光无限,令人崇拜羡慕的校园净土里,用流畅的语言不动声色的向我们展现这个貌似繁华宁静的外表下,伪善龌龊的一面。

  这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小世界,在地球保持着自转公转的同时,这个小世界按照它自有的潜规则不着痕迹的缓慢运行,主人公姜夏是个腼腆优秀的大学生,因为同学马厉的性贿赂使他丧失了留校的机会。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姜夏休学一年,等待学校的重新分配。于是一场有关权利,追逐的战争悄然拉开了帷幕:

  他

  他是谁?

  齐教授,是个让人崇拜的弹道研究专家。外面光鲜亮丽,内心却虚弱无力:在学生面前颐指气使,在领导面前点头哈腰,在老婆面前低三下气。在年轻貌美的老婆面前,他不可遏止的感觉到自己内心的衰老以及由此带来的身体上的复杂变化。面对妻子的冷嘲热讽,作为一个丈夫,或者说作为一个男人,他的尊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质疑。他甚至希望自己的老婆能够丑一点或者说老一点,以此能够和他保持同样的生理代谢速度。

  同样是男人,面对同一个女人,他——慎教授,却陶醉在这个女人的艳丽之下,喜欢挽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情人傲然走在街上,接受众人嫉妒的检阅。因为在这种目光里,他得到的不仅是女人,还有男性的尊严。似乎男人和女人都在验证着一个奇怪的悖论,大家彼此需要——女人需要身边团团转的男人来表现自己的花容月貌,魅力四射。而男人则在对女性的追逐与把玩中确认自己的身份和价值。

  她

  她是谁?

  这是一个特别的女人——师母。她没有名字,只是对齐教授身份的确认,在这本书里,作者通过姜夏对她的性幻想,描写了这个女人惊人的美貌:硕大的乳房,白皙的皮肤,不老的容颜,这个拒绝地球引力,拒绝时光流逝的女人身上仿佛具有一种魔力,她亢奋的不休止的性欲与她不老的容颜形成正比,像一个美女蛇攀附在男人身上,用自己与生俱来的优势来处心积虑的改变自己的地位,永不满足成了这个女人的代名词。她始终在算计,在物欲与性欲之间做着精心的测量,像一只蜜蜂让自己小心翼翼的在这片男性的花丛中翩翩起舞,采集花蜜,又避免自己被某一枝花朵绊住其射猎的脚步。齐教授面对这个尤物,纵使自己身上带着七彩光环也没有任何办法,不得不出现令人尴尬的疲软状态。为了重展男性雄风,他把欲望的脏手伸向无辜者,利用自己身上的光晕干着让人不耻的勾当。在与她——女摄影师的偷情中,他重新找到了自己作为男人的快乐,而当女人意外怀孕时,他又立即撇清关系,偷情时的甜言蜜语与事出之后的冷若冰霜,让这个在光环下发晕的女人变得清醒,开始审时度势,考虑自己的后路。

  它们

  知识者,这个被历来尊崇和顶礼膜拜的称号,在黄梵的笔下,全被剥去了神圣光辉的外衣,作者用犹如手术刀的笔剖开了一个个虚弱苍白的灵魂,而又血淋淋的展示给我们看。所有的人都沉迷于物欲,权欲,肉欲的泥潭而不能自拔。在黄梵看来,人实现欲望的能力似乎永远赶不上欲望的能力,于是无节制的欲望使人丧失了人性应有的道德和尊严,变得丑陋不堪而沦为动物的它,于是一场有关它们的闹剧在净土上轮番上演。

  男人们陷入了一种无休止的猎艳和偷窥中,女摄影师的幡然醒悟,让齐教授将目光对准了自己的女徒弟;年满四十的老李忍受着女厕所里的臭气冲天,窥视女性如厕;新主任在接替齐教授职位的同时,还享受着他的女人。

  面对偷情这样的丑事,《第十一诫》中的女人们俨然失去了女性应有的忏悔与自责,身体的欲望成了偷情最好的注脚,完全没有了以往传统小说中那种面对家庭与儿女时的自责。女摄影师和师母的回归,并不是源于内心的羞愧,而是考虑到自己将面临年老色衰才做出的决定。在这里不得不震惊于黄梵的冷酷,他撕开了女人柔弱的外表,刻画出一个个自私的女性,是的,不管是年老的,年轻的,丑陋的,漂亮的。汤苓和小璐的献身都在考虑着是否以能够和姜夏达成婚约为前提。处女之身成为未婚少女的筹码,她们并不在乎处女膜背后所代表的贞操,在乎的只是这种失身的代价是否能够俘获一个男子的心,从而获得法律保障的婚姻,而这一切都已与爱无关。我们的已婚女人没有了处女膜的约束,反倒在对性欲的渴望面前变得无拘无束,不再以强烈的理性来遏制内心的需要,她们似乎更加洒脱。因为在已有婚姻的保障下,这种偷情的隐秘给了她们难以言传的快乐,而重要的事这将不需要彼此双方的负责。如此一来性变得无比纯粹,而只和肉欲有关。不过这也许正是姜夏最后不能容忍师母的原因。他做好了与这个女人厮守终生的准备,但是这个女人却并不把这位年轻男子的爱当回事,她所需要的也许只是片刻的欢愉。而这位初出茅庐的男性还是太年轻了,他一边在被汤苓逼婚,在无爱的交易中做着最后的挣扎,一边渴望与自己爱的师母厮守终身,而他的错误在于对这个女人动了真情,而这个女人只是想玩一玩,厌倦了枯老衰朽的齐教授和慎教授她渴望的只是一个年轻男人的拥抱,而这个男人是谁将无关紧要。不过姜夏事业有成,家境显赫的话也许会另当别论,不过这只是个平庸的男人,也许在师母的心理早就算准了一笔账,这个男人是不会给她幸福的,他爱她,但是无法给与她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人是最不能等待的,她不需要爱,而需要的是一份无忧的晚年。她要趁着年轻多为自己找点出路,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她会选择与那个在丈夫死后落井下石,且还有肝病的主任上床的原因所在。

  作者对姜夏的态度颇值得把玩。一方面姜夏善良陈恳,他悉心的照顾卧病在床的齐教授,为自己病重的奶奶寄钱,在奶奶死后又请假去送奶奶最后一程。他无力于这个社会的尔虞我诈,只是选择像一根稻草一样随波逐流,他无力改变环境,更无法在时代的大潮中逆流而动,他的软弱为他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伏笔,他值得我们同情,但另一方面他对女人的态度又值得我们怀疑,一方面他对师母真诚的爱着,一方面又对汤苓怀着一种占便宜的模糊意识。姜夏与汤苓以及师母的这场拉锯战,更像是张爱玲笔下的《倾城之恋》,一个想获得真爱,一个想获得婚姻,只是没有一座城池的倒塌来成全这段爱情,所以烦恼的生活仍在继续。而且商业社会的发展以不同于张爱玲四十年代的上海与香港,这场争夺没有诗情画意没有相互调情与相互揣摩,而是更加的赤裸裸,更加的直切出题。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