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先锋可值六个亿?

2012-09-28 15:43 来源:新京报 阅读

  对于习惯去东单的先锋剧场或东直门的蜂巢剧场一遍又一遍观摩《两只狗的生活意见》或《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的一票北漂文艺男女青年而言,孟京辉踏进保利,意味着他要带领他们由小资趣味向中产趣味阔步迈进了。当年他们追捧孟京辉,是因为他以及他的夫人总能说到他们的心坎上,那些悲观主义的花朵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他们很年轻,心里填满破碎而凌乱的爱情,脑子里装满新鲜而热辣的糨糊,男生嘴里大嚼着口香糖,女生嘴里则塞满冰糖葫芦,呼吸着被别人呼进又呼出的汽车尾气,一遇到挫折就哀叹命运不公,进而寻求星象与塔罗上的解释与启示。孟京辉夫妇将他们从街上招呼进剧院,用《琥珀》《恋爱的犀牛》让他们纠结的心灵更纠结——毋宁这样说,平庸与日常就是没有纠结,而先锋与实验即纠结。

  明白了以上这些,我们再踏进保利剧院鎏金的大门,便不会恍若隔世。由廖一梅编剧、孟京辉执导的新戏《柔软》,从运作方式上来说,的确是一部以夫妻档博取国际化的经典案例。此前的发布会上孟导6亿票房的豪言看来并不是梦话,首演非常不错的上座率无疑令孟导夫妇开心异常,开演前在阶梯上碰到的孟导尚且眉头紧锁、一副愁容,而演后谢幕环节,即将年满五十的他竟然抱起廖一梅在舞台上兜了几个圈。

  无疑,这是一部精致的戏:最精致的场地,最精致的舞美,最精致的音效,甚至,连故事也是最精致的。这个存在多元阐释可能的故事所言说的,依然是人性的复杂与幽微。《柔软》可以说是一部中产阶层的福音书:发现你自己的真实需求,然后实现它。穷人的需求是由胃传递给大脑的,而中产阶级都鼓着一个胀鼓鼓的肚子,他们的真实需求到底是什么?《柔软》尽管没给出答案,却给出了寻求答案的方法,那就是关闭大脑。是的,只有放弃思考,真实的需求才能从身体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喷薄而出——从这个思路来看,孟京辉夫妇依旧认为他们的作品是先锋的,因为它继承了20年前的先锋逻辑:旧的不好,新的好;理性的不好,感性的好;头脑的不好,身体的好;宏大的不好,精微的好;外在的不好,内在的好……他们继续布道:人之所以为人,是因其体现了人性的复杂与精微。

  当然,任何言说都不会削弱本剧的标本价值,它将最好的元素集中到舞台上,试图让观众群情洋溢,但观众像任何教养良好的中产者一样,在每一次转场时礼节性地鼓掌,在演员谢幕时礼节性地起立、转身并离场,然后消失在北京阴冷的大街上。

  马陌上(剧评人)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