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追忆出版家范用:他是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

2012-09-28 14:41 来源:新京报 阅读

\

著名出版家范用先生

   -人物小传

  范用原名鹤镛,曾名大用,笔名叶雨。祖籍宁波镇海,1923年生于江苏镇江。1938年春,经人接纳,入读书生活出版社做练习生。翌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战时期,曾在桂林、重庆任读书出版社分社经理等职,1946年秋调上海读书出版社工作。1949年8月调北平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委员会,以后在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出版局、新华书店总管理处、人民出版社工作,历任科长,期刊出版处副处长、秘书室主任、历史编辑组组长等职。

  1959年起先后任人民出版社副社长、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第一、二届理事。1985年底离休后,仍在编稿、写文章、给出版社推荐稿件、设计封面,乐此不疲。

  人民出版社前副社长、前副总编辑,北京三联书店前总经理,著名出版家范用先生因肺功能衰竭于9月14日17时40分在协和医院逝世,享年87岁。正在台湾参加两岸图书交易会的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聂震宁对本报记者表示,“范用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出版界的重大损失,更是中国出版集团公司的重大损失。”

  生前 老伴去世打击大

  范用先生的儿子范里对记者表示,父亲是前几个月因病住院的,去世的主要原因是器官衰竭。前天(14日)去世时,自己和妹妹范又都在身边。

  范里称,母亲生前把他照顾得特别好,夫妻俩感情特别深厚。母亲去世后对他打击很大,经常坐在床上,连饭也不想吃。上世纪80年代,体检时医院怀疑他患胰腺癌(后来又排除了)他自拟了一份讣闻。14日当天,自己和家人加上了日期。这份讣闻内容是:“家父范用(鹤镛)于9月14日17时40分辞世。遵从他的嘱咐,不追悼,不去八宝山,遗体捐供医用。他留下的话:‘匆匆过客,终成归人。在人生途中,若没有亲人和师友给予温暖,将会多寂寞,甚至丧失勇气。感谢你们!拥抱你们!’范里、范又,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

  身后 周六举办追思会

  正在台湾出差的北京三联书店总经理樊希安称,范用先生去世后,自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也及时通知了同在台湾的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范用先生去世,是我们三联书店的一件丧事,三联要继承他的出版理念。”樊希安称,三联书店将组织一批出版人和文化界人士共同撰文,在范用先生参与创办的《读书》杂志上纪念他。

  人民出版社代总编辑辛广伟表示,因为范用先生生前留下的遗言是后事从简,人民出版社将与北京三联书店在本周六上午共同举办一个范用先生追思会,并共同编辑出版一本纪念范用的书。辛广伟说,“范用最可贵的是他不计名利,胸怀宽广。以他的出版资历和出版贡献,以及创办《读书》《新华文摘》的经历,得韬奋出版奖没有任何问题,但他从不报名。只要对社会、对历史有价值的书,他克服重重阻力出版。”

  1982年进入人民出版社工作的三联书店现任副总经理、副总编辑潘振平表示,自己在人民出版社工作期间与范用先生来往较少,后来在三联书店做总经理助理后和他来往较多,“他是一个性格很单纯的人,对出版,对文化,甚至对一些社会现象的看法,可能与一些人格格不入。”

  事业 爱书如命,喜欢设计

  三联书店副总经理汪家明说,自己受范用之托,正在编《书痴范用》一书,此书集结了张中行、李辉等文化人讲述范用如何爱书的文章,画家黄苗子题写书名。他没想,范老没等到书出来就离去了。范用爱书成痴,见到有思想、有文化、装帧又很得体的书就会买来跟朋友分享。即使躺在病床上,范用最喜欢的也是看书。

  在范用的出版生涯中,巴金的《随想录》,陈白尘的《牛棚日记》和《傅雷家书》影响极大。书籍装帧艺术家宁成春曾对本报记者表示,范用喜欢自己做设计,北京三联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书籍,不少封面都是出自他的创意。有很多书,都是他构思好了,甚至找来图片,然后交给设计人员制作完成。生活中的范用“书多,酒多,朋友多”,家里收集了很多酒瓶。三联书店副总经理潘振平称,范用一直到晚年都很喜欢喝酒,“我前几年去他家,知道他有时还是会喝一些。”   -追忆逝者

  沈昌文:“哪壶水不开提哪壶”

  范用的继任者,北京三联书店前总经理沈昌文称没有人通知他范用去世的消息,也不愿再提范用。

  此前,沈昌文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时曾表示,自己是范用一手提拔起来的,作为自己的前辈,范用和陈原在出版理念上基本一致。但是,在具体的操作方法上,两人区别很大。陈原喜欢“夹带私货”,范用喜欢“正面突击”,用一位资深出版人士的话说,范用出书的主张叫“哪壶水不开提哪壶”。你不让我做我偏要做,所以经常行不通。但是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巴金的《随想录》,香港联合出版集团出的时候已经删了不少。到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的时候,范用当时是第一把手,吩咐全部恢复。大家就照做了。他嘴边始终挂了一句话,有谁问就说是我干的。但是,真有人问,下面人也不会这么说。

  沈昌文说,相对而言,在范用和陈原的出版方法之间,沈昌文更认同陈原的做法,两人因此产生分歧。此后数年,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往来。

  (沈昌文三联书店前总经理)

  樊希安:他一直很关注三联

  范用先生是建国以后北京三联书店首任总经理,他从小就进入三联书店工作,对三联书店很有感情。对于三联书店优良的出版传统,他领会很深。在言传身教中,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他对文化的传承和坚守,并牢记为读者服务,从形式到内容,他多次叮嘱我们要有利于读者。

  我在三联任职的五年里,曾经几次到范用先生家里去看望他。他住院后,我们几个三联的领导班子成员也去过医院看他。对于三联人员的调整,包括《读书》杂志人员调整,我们都征求过他的意见,他也给了我们很多支持。

  曾经有一段时间,范用先生反映,由他创办的《读书》杂志变得很晦涩,有一些文章他看不懂,要改变这种风格。就《读书》杂志人员调整的问题,我们征求过他的意见。后来,三联的领导班子认真听取了他的意见,并综合各方因素做出了人员调整。为此,他专门写了一封信表示支持。

  (樊希安三联书店总经理)

  宁成春:他是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

  我1969年到人民出版社工作,范用先生1970年从干校回来。后来我们又到了三联书店,到他1989年真正停止出版工作,我们在一起工作了近30年时间。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