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傅雷之子:造成父亲悲剧的根源还未彻底铲除

2013-11-15 09:05 来源:南方都市报 阅读

傅雷和朱梅馥

傅雷和朱梅馥。韩福东翻拍

  南都首席记者韩福东发自上海

  傅雷(1908.4.7—1966.9.3),著名翻译家、文艺评论家。“文革”中与妻子双双自杀,1979年平反。2013年10月27日,傅雷夫妻合葬于上海浦东福寿园海港陵园。

  傅雷、朱梅馥夫妇的骨灰,合并在一处,葬在了上海浦东福寿园海港陵园内。10月27日,著名翻译家傅雷在自杀47年之后,于长子傅聪弹奏的莫扎特和肖邦的钢琴曲声中,与他挚爱的妻子名正言顺安眠于斯土。

  墓碑甚为简单,一块高1 .8米的普通碑石,上面镌刻着《傅雷家书》中的一句话:“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左下方是傅雷夫妇的生卒年:傅雷生于一九零八年,朱梅馥生于一九一三年;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祭日:一九六六年的九月三日。

  骨灰合葬仪式结束后,早已享誉国际的钢琴家傅聪站在墓碑后,伫立良久。在傅雷夫妇自杀之前,留学波兰的他搭机去了英国,成为一名“叛逃者”。等他可以返国的时候,父母已经过世十年。而在他们所留遗书中,以这样的方式提及长子:“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何况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更何况像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早应该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

  早在1979年被平反时,傅雷就恢复了他的舞台。作为拨乱反正的一种表现形式,上海龙华革命烈士公墓容纳了他的骨灰,但其妻子朱梅馥只能葬在家乡青浦公墓。“当时只让父亲的骨灰进革命公墓,不让母亲的骨灰进去。但实际上,当时我就将父母的骨灰各一半做了混合,他们早就葬在一起了。”傅雷的次子傅敏对南都记者说。

  而今正式的合葬,让傅雷的后人又勾连起伤心的往事。傅敏说:“这是一个悲剧,有着特定的历史根源。这个根源还没有彻底被铲除,但我坚信随着时代发展,邪恶的东西终将被阳光所取代。”

  后人曾长期反对迁葬

  在安葬仪式举行之前,傅聪说:“我太伤心了,心里很乱,做梦都梦见父母,请转告记者们,不要采访我。”

  他是在北京家中对王树华说这番话的。王树华是上海浦东傅雷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这次傅雷夫妇合葬仪式,就是他提议并挑头完成的。

  “迁葬是我的意见。我觉得傅雷的骨灰安放在革命烈士公墓,既与事实不符—他不是烈士,也不符合傅雷的意愿,他不应该被葬在那里。而且他们夫妇一起自杀,如能葬在一起应该更好。”王树华对南都记者说。

  但他的这个想法,却难以征得傅雷后人的同意。“这个工作我做了4年,他家人反对的理由主要是,认为人死了不要树碑立传。傅雷生前坦荡,反对陋习,也不会希望身后搞这么多复杂的名堂。傅聪和傅敏都反对迁葬。”

  傅敏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证实了这个说法:“他们一直做我们的工作。父母生前向来低调,我们原本打算将骨灰都撒到大海里。但是浦东那边很看重,说想要留个缅怀的地方。”

  在王树华看来,作为浦东人的傅雷,不仅是上海也是中国优秀文人的代表,应该将他们的墓碑以看得见的形式保存下来,供后人缅怀与瞻仰。他最先做通傅敏的工作,并请求傅敏与他一起做傅聪的工作。

  “傅聪到今年八九月份才同意。但签字委托浦东傅雷文化研究中心具体负责此事之后,还连续打电话给我,他有点想不通:这是否符合傅雷的精神?”

  傅敏对墓碑制作和傅雷生平展览的参与相对较多。一开始,王树华请雕塑家将墓碑设计为一个纪念碑的样式— 用上好石料做成类似于两本书的外形,其中一本线装书表征传统文化,另一个精装本的译著,指向傅雷在翻译领域的杰出成就。这两本书都是不完整的,意味着傅雷的写作事业没有完成即早逝。而碑上则有傅雷夫妇的头部雕像。但是这个方案最后遭到傅聪的否决。

  “傅聪希望简单一点,不要搞得太复杂,他提出不要傅雷夫妇头部雕像,并要求只用普通碑石。”王树华说,后来傅敏提出更具体的意见,在墓碑刻上‘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

  傅敏说,“这是父亲家书中很精彩的一句话,显示出他是一个拥有赤子之心的人,大写的人,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爱人民、爱艺术、爱朋友……父亲生前不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他很朴实。我们也希望将墓碑弄得朴实。”

  墓碑的最终定型,基本遵从傅雷后人的意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11-1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