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独秀晚年:太太小他31岁让朋友之妻看不顺眼

2012-09-29 03:36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蔡佑祥 阅读

  初到江津的陈独秀

  1938年7月2日,陈独秀同妻子潘兰珍来到重庆。同年8月3日,受同学邓仲纯之邀请,夫妻俩乘船到达江津县城。他不会想到的是,江津是他叱咤风云大起大落的人生最后一站,他在江津的短短数年成了他生命里程中的最后岁月。

  陈独秀夫妻到达码头时,正是烈日当空的正午时分。由于在来之前没有告诉同学,邓仲纯出外就诊去了,也没人来迎接。夫妻俩请上脚夫担上行李,一路打听着好不容易找到邓家。不料邓的太太躲在室中不见客人,吩咐护士打发陈独秀夫妻到其他地方去住。

  邓太太为何如此刻薄对待远道而来的陈独秀?这其中自有隐情。一是陈在北京领导新文化运动时,警察署以涉嫌妨害社会治安逮捕陈独秀,给邓太太带来过惊吓。那还是1919年6月,陈在北京散发传单,当晚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了陈的住宅,住在附近的邓太太被吵醒后吓得惊恐万分。自此,邓太太认为陈的所作所为很可怕;再有邓太太更怕丈夫也像陈独秀那样“风流”起来,这样她的家岂不完了。基于这样的心理,邓太太对陈独秀的退避三舍也在情理之中。

  朋友之妻拒绝接待,陈独秀无可奈何,在江津的旧友方孝远的帮助之下,到江津的名流曹茂池的“郭家公馆”住下。邓仲纯当日外出回家后,得知老婆如此对待陈独秀夫妻,和老婆干了一架。随后,他十分内疚地请陈独秀夫妻到他住家兼行医的延年医院去居住。考虑到邓夫妻刚刚干了架,陈没答应。过后,邓再三邀请,陈住到了延年医院,不料受到了邓太太更大的羞辱 。

  陈独秀年近花甲,而他的妻子小他31岁,这样的老夫少妻使邓太太看不顺眼,经常无事找事地难堪陈。一天天气十分炎热,陈也顾不得斯文,赤裸上身出入在三家人居住的延年医院的男男女女当中。一个小男孩觉得陈这个样子很好玩,跑到他背后去摸他的屁股。陈生气说了几句,意邓家的小孩缺教养。邓太太一听,指着陈独秀训斥道:“说别人没教养,你也不说说自己,都要到六十了,还骗人家大姑娘做老婆,还好意思说别人没有教养!你也不看看,你赤身裸体地在这么多人中转来转去,你这是啥子教养!”陈独秀气得差点吐血,他觉得再不能在此安身了,再加上日机常来江津轰炸,便开始另找房子,陈独秀不久就迁到离城30多里的施家大院居住。

  1939年3月22日,陈独秀的养母谢氏在江津溘然长逝,这打击对他可想而知!谢氏虽非他的生母,但她对陈独秀给予的关爱,非一般的母亲能做到!

  陈独秀2岁那年,父亲病逝,17岁时,他过继给四叔陈衍庶为子,谢氏即成为他的养母。后来他干革命,惹怒了各路封建残余势力和国民党政府,家里常受到抄家和兵丁的侵扰,给他的养母带来了无尽的惊吓和苦难。她尽管不理解儿子的革命到底是什么,但她仍尽职尽责地为陈独秀排忧解难。陈独秀从南京出狱后,在安徽得知消息的谢氏不顾年事已高,毅然地同陈松年夫妇跟随陈独秀一路到了重庆,后到江津,不料客死他乡。

  隆重地办完养母的丧事之后,陈独秀郑重地对儿子陈松年说,等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把祖母的遗骨带回安庆去,不然心里不安呵!他在后来写给友人的信中说:“母丧后,心绪不佳,血压高涨,两耳日夜轰鸣,几乎半聋,已五十日,未见减轻。尚长久如此,则百事均废矣!先母抚我之恩,等于生母,心丧何止三年!”在信中,陈独秀对继母的一往情深溢于言表。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