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

2019-02-18 08:4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所谓美的社会

  所谓美的社会,是由性学博士张竞生提出来的。它和康有为所设计的大同社会一样,同属于乌托邦。康有为所设计的大同社会,虽然达到了智慧的顶峰,但却不免有许多的荒谬;而张竞生所设计的美的社会,则陷入了声名狼藉之中。那么,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呢?难道美的社会根本就不可能?难道在这里没有对美与艺术的执著?难道在这里没有精妙绝伦的道理?还是在这里所有的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妄想。坦率地讲,美的社会在理论意义上是可能的,更何况,人们往往把美作为最高的追求,所谓“美学是中国人的最高境界”即印证了这一点;但是,美的社会在现实意义上是不可能的。一个社会,不能没有美;但是,也不能只有美。即便只是单纯地从美学的角度出发,也是“物一不美,声一无听”。也就是说,只有各种美好的东西,交织在一起,美本身才是可能的。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相容的。也就是说,各种美好的东西在现实中是相互冲突的。面对这种冲突,我们的思路很简单,那就是用美好的东西制衡美好的东西。当然,这也就是我们所讲的用观念制约观念,用乌托邦制衡乌托邦;而乌托邦的相互制衡即意味着现实本身。其实,美的社会所以在现实意义上成为不可能,也就是因为它把美本身孤立了起来;而被孤立起来的美,就很容易走向自己的反面,甚至陷入声名狼藉之中。当然,在美的社会这里,还是有非常可贵的一点的,那就是对美与艺术的执著。而因为对美与艺术的执著,所以,就不免以比较开放的态度,来看待男女关系。其实,在研究青楼文化的时候,我们就提出了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而由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则引导出了自由的男女关系。虽然我们并不认为自由的男女关系具有现实性的基础,但是,我们也承认一点,即在这里有人类理想的表达。在美的社会里,自由的男女关系倒是可能的。而能够保证这种自由男女关系的恰恰是情人制。当然,就情人制本身而言,实际上是根基于私欲的,但是它本身又难免用自由男女关系的人类理想把自己伪装起来。我曾经讲过,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当然,这里的自由伦理是以自由的男女关系为基石的;虽然在青楼文化中,这种自由伦理贯彻得并不是那么彻底;但是,在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里,这种自由伦理显然具有了现实性。正因为对以自由的男女关系为基石的自由伦理的执著,所以,美的社会必然对伦理道德构成挑战。在我看来,所谓自由的男女关系,虽然有人类理想的表达,但是,在现实意义上,又真的不过是洪水猛兽。也就是说,在这里,我们必须重视现实的伦常;亦即,我们必须把男女关系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而不是让男女关系去挑战伦理道德本身。可以说,在这里,是需要一种双向的改造的,一方面我们需要自由的男女关系合乎伦理道德,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求伦理道德尊重自然人性。当然,在这里我们也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即自由的男女关系是否合乎自然人性。我们可以这样说,自由的男女关系有合乎自然人性的一面,但也有违反自然人性的一面。从阅尽人间春色的角度来讲,自由的男女关系是合乎自然人性的;但是,从爱情忠贞的角度出发,自由的男女关系又是违逆自然人性的。在前者,难免博爱而心劳;而在后者,则有情爱的升华。其实,在美的社会里,人体艺术本身倒可以得到非常合理的解释。因为无论是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魅力,还是自由地展现女色的魅力,都有对美与艺术的执著;而且在这里,实在把美与艺术发挥到了极致。在美的社会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则,一个是美,另一个则是爱;而在美与爱中都贯彻着自由的精神。实际上,在美的社会里,我们是不愿意讲自由的限度的。然而,所谓的自由,无论在哪里都是有限度的;即便在乌托邦里同样如此。美的社会的乌托邦性质,是显而易见的。那为什么要创造这样一个乌托邦呢?难道仅仅为了表达善良的愿望?或者说,在这里还有更为高尚的动机。然而,善良的愿望与更为高尚的动机的背面,却隐藏着无限膨胀着的私欲本身。

  (二)精妙绝伦的道理

  关于美的社会,我们确实可以讲出许多精妙绝伦的道理,譬如美学是中国人的最高境界、从道德之善走向心灵之美、生活的艺术化、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以及自由的男女关系等等。但是,在这里,我却对精妙绝伦的道理有许多的怀疑。或者说,美的社会,只有在精妙绝伦的道理中才是可能的。一旦没有了精妙绝伦的道理,那美的社会也就暴露了自身的乌托邦性质。但是,我却发现,在人本身,是需要这样一个乌托邦的。其实,我们所思辩的人体艺术,何尝不是这样一个乌托邦呢?当然,对于人体艺术的乌托邦,我们同样可以讲出许多精妙绝伦的道理,譬如按照美的规律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的魅力,照美的规律自由地展现女色的魅力,感官欲望的净化、升华以及诗意化,化欲为美,感官的解放,身体的解放等等;而且在我自己,是很容易陶醉在这些精妙绝伦的道理中的。但是,这些精妙绝伦的道理真的就可靠么?也许,这本身不过不切实际的妄想。但是,我们又怎么能够要求所有的道理都切合实际呢?实际上,精妙绝伦的道理是有超越性的;也就是说,它只有超越现实本身,才能够表达人类的理想。当然,在这里,我们要看的就是隐藏在精妙绝伦的道理背后的人类理想。那么,在人体艺术本身,究竟表达了怎样的人类理想呢?首先,在人本身应该是美的,当然,在这里就有对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魅力以及自由地展现女色魅力的认同;其次,人本身是感性的存在,我们应该在感性的基础上来建立理性的精神,并且这理性的精神,同样要以感性为归宿;再次则是人本身的解放,当然,这包括人之身体的解放;可以说,人之身体的解放,恰恰把精神的解放推向了崭新的境界。当然,在这里,我们还要注意一点,即人类的理想与人的理想是具有同一性的。一方面人类的理想只有落实到人本身,才具有现实性;另一方面人的理想必须上升为人类的理想。我们虽然在对人体艺术本身,进行理性的思辩;但是,就人体艺术本身而言,却是弃绝理性的思辩的。在人体艺术本身,实在是诉诸审美的直觉的;即便在这里有形而上的精神意蕴,它本身亦是为审美的直觉所领略到的。当然,要把为审美的直觉所领略到的形而上的精神意蕴传达出来,同样要借助理性的思辩。所以,在这里,我就比较怀疑把审美直觉与理性思辩对立起来的思路了。也就是说,我们要谋求审美直觉与理性思辩的统一;而关于人体艺术的哲学思考,所做的就是这项工作。首先,关于人体艺术的哲学思考,是以审美的直觉为前提的;或者说它就是通过理性思辩的语言,把人本身在人体艺术的鉴赏中所领略到的形而上的精神意蕴传达出来。虽然在这里,我们重视审美的体验,但是并没有对任何一幅具体的人体艺术作品进行详细地思辩。当然,这未尝不是一种局限;但是,这种局限恰恰印证了一点,即我们所进行的思辩是哲学的;它虽然以具体的审美体验为基础,但却并不为具体的审美体验所牢笼。当然,对具体的人体艺术作品进行思辩,并不是不可能;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就会影响我们整体的哲学建构。人体艺术本身是具有无限的可能性的,这一方面由于身体之自然,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自由的创造。而某一件人体艺术作品,固然可以具有形而上的精神意蕴,但毕竟只是无限可能性的一种;也就是说,具体的人体艺术作品终究是有限的。所以,在这里,我们就不解剖麻雀了。那么,人体艺术所具有的无限的可能性,是如何实现的呢?当然,就是在艺术的创造中。不过,在我看来,还是把人体艺术本身保留在诗意的想象中吧。实际上,如果没有诗意的想象,那么对人体艺术的鉴赏将成为不可能。实际上,我所以主张从形而上的视角出发来看待人体艺术,那就是为了保留诗意想象的空间。但是,在这里,我们也必须承认一点,即所谓诗意的想象,恰恰是以感官欲望为基础的。实际上,在美的社会中,同样有感官欲望的基础,虽然在这里重点感官欲望的净化、升华以及诗意化。我讲过,在人体艺术本身实在创造了美与爱的乌托邦;实际上,这美与爱的乌托邦,也就是美的社会。

  (三)不切实际的妄想

  其实,精妙绝伦的道理,并不能够掩盖一点,即所谓美的社会,实在是不切实际的妄想。也就是说,美的社会并不能够成为现实本身。虽然人类社会在追求美本身,甚至就人类而言,实在是按照美的规律生产的,但是在人类社会中,却不只有美,而且还有真与善。也就是说,人类社会容纳着许多美好的东西,并且这些美好的东西还相互制衡。如果我们把一种美好的东西孤立出来,那就很容易让它本身走向自己的反面。实际上,人类也创造过各种各样不同的乌托邦;而各种不同乌托邦的相互制衡,也就意味着现实本身。美的社会,不过各种乌托邦中的一种;没有乌托邦的相互制衡,所谓美的社会不过形而上的虚幻。我们知道,美的社会是按照美的原则建立起来的;或者说在美的社会中,实在贯彻着美治主义。所谓的美治主义,也就是以美为治。或者说,美的社会的统治原则即是美本身。说到底,这实在是把政治给美学化了。在这里,最多的是美与艺术的天真,而没有政治的现实有效性。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美;但是,也不能够仅仅有美。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所以是不切实际的妄想,就是因为它孤立了美本身。美本身,可以是终极的理想;但是,却不能够成为政治的原则。如果有人把美本身变成政治的原则,那也只能说明一点,即他不懂美学,也不懂政治。实际上,从美的原则出发,是不可能建构社会本身的。因为人类社会的基础并不是美,虽然美本身可以成为人类社会追求的终极理想。我觉得,不切实际的妄想可以存在于美与艺术的虚幻中,但却不能够成为现实本身。当然,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同样在表达人类的理想;虽然这种理想并不能够成为现实本身,但是同样具有不可磨灭的价值与意义。并不是所有的乌托邦都要成为现实;甚至要求乌托邦成为现实本身,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已经为人类历史所印证。好在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只是学者的理想,而没有形成社会的运动。不过,这样的乌托邦,也很难形成社会运动的;因为它本身并没有表达现实的利益。也就是说,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并不能够给人们带来切实的利益,甚至它也没有许诺这样的利益;相反,它只是以天才的想象把美的社会诗情画意了一番。实际上,不切实际的妄想,同样是有深刻的现实根源的。就像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的建构,同样根源于为伦理道德所牢笼的社会本身。或者说,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是具有反对封建礼教的意义的。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是非常尊重自然人性的。也正是因为尊重自然人性,所以才会反对扼杀自然人性的伦理道德。实际上,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就是要充分地发展自然人性本身;而在这里,自然人性本身,恰恰是以美与艺术的世界为归宿的。实际上,不切实际的妄想,有的时候也可以是非常可贵的。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表达了美的理想。我们当然不能够说美的理想即是现实利益本身,但是,它却是有现实利益的根基的。或者说,美的理想在超越现实利益本身。如果说美的社会是不可能成为现实本身的,那么它在乌托邦的意义上如何可能呢?实际上,这就要呼唤一种精神的解放了。这种解放的精神,一方面要求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另一方面也要求自由的男女关系。如果说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意味着美本身的话;那么,自由的男女关系则为美本身提供了保证。实际上,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已经为现实的人类社会所接受;但是,自由的男女关系,却很难为人类社会所接受。实际上,自由的男女关系与自由恋爱并不具有相同的内涵。其实,自由的恋爱,还是要婚姻的保障的;但是,自由的男女关系却冲破了婚姻的束缚。张竞生在设计美的社会的时候,提出了情人制。其实,这情人制就是为了给自由的男女关系提供现实的保证;但是,这本身无疑会破坏现实的伦理。在我看来,所谓情人制,不过是为了满足私欲,它本身并没有理想的表达。如果一个社会实行情人制的话,那在伦理上,只有一个归宿,那就是复归于禽兽。当然,在情人制这里,是非常重视情感本身的;但是,所谓的私欲,何尝不能够化装为情感呢?

  (四)满足私欲的情人制

  用情人制去取代婚姻制,这自然在现实意义上成为不可能。如果从伦理道德出发去批判情人制,我们可以说它是以满足私欲为目的的。但是,在这里,我也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这世界上,有谁没有私欲呢?如果没有私欲,公心也就无从发见了。不是更有所谓的“合众人之私,以成天下之公”么?所以,在这里,我就不怎么认同从伦理道德出来批判所谓的情人制。或者说,即便情人制在现实意义上成为不可能,在伦理道德意义上以满足私欲为目的,但是,这依然不妨碍一点,即在情人制这里,同样有人类理想的表达;或者说,在这里表达的是人类爱情的理想。实际上,美满幸福的婚姻,往往在现实意义上成为不可能,托尔斯泰所谓的“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即可以印证这一点。所谓的婚姻制,就是把两性关系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至于在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爱情,那并不是紧要的。让爱情成为婚姻的基础,这往往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要在婚姻中保持爱情,同样非常困难;所谓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在一定意义上是具有真理的意义的。实际上,我们所谓的爱情,永远都只是一个过程;它本身并不具有永恒的意义,虽然人们把永恒意义赋予了它。既然我们看到了爱情的诞生,所以,就没有理由怀疑它的消亡。也就是说,无论在现实的婚姻制中,还是在理想的情人制中,爱情本身都会消亡。在现实的婚姻制中,爱情消亡了之后,依然坚守着坟墓一般的忠贞;但是,在理想的情人制中,爱情消亡之后,男女双方也就好聚好散了。是否爱情本身,一定要生死以之、忠贞不渝?其实,对于这一点,我早就开始怀疑了。或者说,我们不应该在形而上的意义上来理解爱情本身,虽然我们完全可以赋予爱情以形而上的内涵。爱情本身,要获得现实性,必然与世俗的欲望交织在一起。而与世俗的欲望交织,亦打开了爱情多元化的大门。当然,人们并不愿意在理论上讲爱情的多元化,因为这很容易犯忌讳。但是,文学本身早就开始深入地探讨爱情的多元化了。实际上,爱情的多元化,同样可以在自然人性中得到解释。虽然在爱情的多元化这里,人本身难免博爱而心劳,但是,在这里,人之生命却呈现了惊人的丰富性与多变性。或者说,爱情的多元化,恰恰是导向自由的男女关系的;而所谓的情人制,又可以给自由的男女关系提供保证。其实,在情人制这里,是不追求爱情的天长地久的;因为在真实意义上,爱情的天长地久不过形而上的虚幻。或者说,情人制要保证的是爱情的自由。只有男女双方在爱情中是自由的、真诚的,这就足够了。当然,自由的爱情也会消亡;但是,我们何尝见过不曾消亡的爱情呢?爱情的消亡,决不会成为情人制的负担;相反,情人制是以乐观的态度来面对爱情的消亡的。因为在情人制的背景下,一段爱情的消亡,往往意味着另外一段爱情的开始。爱情本身是多元的,所以,在男女关系这里同样打开了无限的大门。我讲过,爱情的多元化,可以在自然人性中得到解释;但是,在这里还有相反的一点,亦即多元的爱情,同样会伤害自然人性本身。虽然人本身可以享受自由爱情的美好,但是毕竟是伦理意义的存在。虽然在爱情的多元化以及自由的男女关系这里,有人类理想的表达,但是,这本身并不具有现实性;如果定要执著于此,不仅会造成现实人伦的悲剧,而且会造就自由爱情的悲剧。所以,对于“爱情的多元化”这个命题,我们必须拥有足够的谨慎。在这里,我的思路是用爱情的忠贞来制衡爱情的多元化;当然,这另外一层内涵,就是用婚姻制来制衡情人制。当然,这个思路是局限在施行情人制的美的社会里的。而在现实社会,施行的自然是婚姻制;但是,在婚姻制之外,还有情人制的存在。当然,这里的情人制,就不再有理想的表达了,相反,它是挣扎在现实的污泥浊水之中的。其实,在美的社会里,实行情人制,不过是魔鬼在表达自己的理想;而这样的理想,在真实意义上就是妄想。情人制,是为满足私欲而存在的;所以,在现实意义上,实行情人制的美的社会,难免陷入声名狼藉之中。

  (五)陷入声名狼藉之中

  其实,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陷入声名狼藉之中,并不出人意料。我们曾经讲过,唯美主义的命运是掉到世界上最不干净的地方去。可以说,在这里所有的逻辑是相通的。为什么美好的东西会陷入污泥浊水之中呢?实际上,要解答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在人们,曾经有有过一种核心的信念,那就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相容的;而这实在根基于和谐的观念。如果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相容的,那么美好的东西自然不会陷入污泥浊水之中。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不只丑恶与美好的东西对立,就是同是美好的东西,也会相互冲突。或者说,我们所有的那种和谐的观念,实在是靠不住的;虽然在这里有辩证理想的表达,但是,我们却不得不面对美好的东西相互冲突的基本事实。也就是说,美好的东西陷入污泥浊水之中,不只因为所谓的丑恶,更由于美好的东西的相互冲突。实际上,单纯地执著于美好,是不成的;因为这既忽略了美好的对立面,也忽略了美好东西的相互冲突。当然,我们也可以用精神的洁癖来解释对美好本身的执著。但是,在现实的污泥浊水面前,执著于美本身,往往会造就玉碎的悲剧,正所谓“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当然,在这里我们还是看一下为什么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会陷入声名狼藉之中吧。我以为有两点,一则在于对美本身的执著,二则在男女关系方面提出了比较开放的观点。实际上,我们的传统是要男女关系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的。也就是说,在男女关系这里,并不重视对美的追求,也不重视所谓的爱情;相反,在这里,所强调的实在是“德”。我们知道,有所谓的“女子无才便是德”。或者说,在传统伦理道德的背景下,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是不被容许的;亦即,只有遵从“三从四德”,才不管成为伦理道德所赞美的女性。实际上,如果不能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就无法引导出自由的男女关系。虽然我们也并不以为自由的男女关系具有现实性的基础,但是,它本身毕竟有人类理想的表达。在自由的男女关系这里,既有对美本身的执著,又重视真正的爱情。自由的男女关系,既以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为前提,又为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提供了保障。我在想,作为乌托邦的美的社会,实在是把人体艺术的理想给现实化了。因为在人体艺术就是以自由展现女性身体魅力为灵魂,并建立了美与爱的乌托邦。坦率地讲,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魅力比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更具有挑战性。因为自由地展现女性魅力,并没有重点突出身体的意义;相反,在这里,重点强调的是心灵美、精神美。而在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魅力,则重点突出了身体的意义,而且是以身体本身来展现心灵美、精神美。我也在想,这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魅力,只有在美与爱的乌托邦里才是可能的吧。如果把这本身拉回到现实社会,那就很容易被视为伤风败俗。而从这里,我们实在可以见出一点,即感官的解放、身体的解放以及精神的解放是何其艰难。当然,感官的解放、身体的解放以及精神的解放,主要有两个对手,一个是理性的精神,另一个则是伦理道德本身。我们曾经分析过一点,那就是把感官囚禁在理性之中。如果把感官囚禁在理性之中,那么,以自由展现女性身体魅力为灵魂的人体艺术同样成为不可能。因为在所谓的理性精神,同样是强调所谓的“非礼勿视听言动”的。然而,只有把感官从理性的囚禁中解放出来,自由的审美才是可能的,自由展现女性身体魅力才会得到认同。或者说,自由展现女性身体魅力本身,就具有感官解放的意义。有了感官的解放,才有身体的解放。那么,身体的解放,具有什么样的内涵呢?一方面身体本身不再是臭皮囊,或者罪恶以及淫欲的象征;另一方面身体本身成为了美与艺术观照的对象,我们所反复讲过的“女子身体的艺术化”就可以印证这一点。当然,无论是感官的解放,还是身体的解放,在深层次上都是精神的解放。也就是说,人之精神,已经进展到了可以解放感官以及身体的阶段。当然,我们所谓的感官、身体以及精神的解放,所通向的就是美与爱的乌托邦;但是,这美与爱的乌托邦,与施行情人制的美的社会并不具有完全相同的内涵。

  2015年6月14日——2015年12月31日辛若水于冷月斋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2-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